死神背靠背(33)

96
李一十八
2017.08.30 14:48* 字数 4333

02003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32)
死神背靠背目录

                            来者胡郁儿 死者陌生人

有些事情本身就很意外,有些事情本来是安排的意外,有些事情追根问底还是个意外。本来有很多的事情渐渐从水底浮出来,可是当某些事真的来了,毕竟却还是意外。

“你们还记得那个回甜不??”赵阿姨忽然说。

“赵阿姨,你好像漏掉了什么啊,到这个时候才提醒我们,到底谁是事后诸葛亮啊!”我说,有点冒火了。

“确实,回甜的案子,结案的时候判定的是劫杀。”小鹏说,一副帮我和赵阿姨忆往事岁月的样子。

“难道不是劫杀吗,回甜是怎么死的?!”我问,毕竟金银死了这么久了,而且和金银有关的人差不多都死完了,这个时候旧事重提,我瞬间搞不明白回甜到底是怎么死的了。

“回甜是怎么死的,现在不说,我要说的也不是回甜。”赵阿姨说,一点玩笑的样子都没有。

“那你干嘛起回甜的头儿,赵阿姨,你有病啊!”我说正碰到茶杯的边缘,赵阿姨一把抢过去,说:“你才有病!”赵阿姨斜斜地看着我。如果不是她人老珠黄有了岁数,我觉得她的样子挺像一个叛逆的非主流少女。

“要不,欧小龙医生,你给抓两副药吧!”小鹏说,端起赵阿姨放在桌上的茶杯,悠然喝了一小口。

“给你抓八副,臭小子,药不死你,也苦死你。”赵阿姨说,脸上并不显得太愤怒。

“你先弄两斤冬虫夏草来,妈,我要吃这个。”小鹏说,不甘示弱。

“吃得你鼻血横流全身发烫。”我说,仿佛真的是一个老中医。

“我不怕!!”小鹏拍拍胸脯。

“你不怕,我怕,儿子,我怕你这张臭嘴早晚给人缝上。”赵阿姨说,一脸严肃,仿佛训斥下属的样子。

“没事,妈,我会擒拿,夺根针算什么,手到擒来。”小鹏说。

“就你那水平,还擒拿??!”我说:“抓挠还差不多!!”

“我说了,你爱信不信,臭小子。”赵阿姨说,话题就此打住了,赵阿姨说:“其实在调查进行后,还没有过半年,周芒那个时候还在监狱里,我把自己对金银的判断说给她听,她是知道这个事情,她还没有执行死刑,但是又有另外一个人死了,恰好那段时间周芒还在监狱里,周芒还在服缓刑。”

“为什么这个时候才说这个,妈,您讲故事的一点都不高明。吊胃口变成倒胃口。”小鹏说,俨然一个评论家。

“臭小子,我想家里的牙膏该换牌子了。半年没漱口了吧!”赵阿姨说,看眼神,她真想现在就拿针线把小鹏的嘴给缝上,免得以后被人给缝了。

“妈,我是无辜的,小龙不也是这样吗!干嘛针对我一个人。”小鹏说,意思是针线他已经准备好了,该缝我的嘴了。

“别看着我,我没你帅,孙小鹏!”我端起茶杯,又放下了,却没有喝一口茶。

“好了,不跟你们两个浑球死耗了,一点意思都没有。”赵阿姨说。

然后赵阿姨解释了一下为什么现在才讲回甜的事情。确实她要讲的不是回甜,而是另外一个人的死,不过这个人和回甜或多或少有些关系。

她之所以现在讲,是因为调查一直在进行,可是回甜的案子已经定性了,如果想要翻案,几乎没什么线索,所以赵阿姨也没有注意往这方面查下去。

可是关于回甜的案子,一条线索自动冒了出来,但却是一个死人,但这给回甜的案子带来了转机。

虽然回甜已经死了,而这条线索中的人,也已经死了。

这个人叫胡郁儿。从来在金银的朋友圈里面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之前也没有一个人听说过有这么个人,有这么个叫胡郁儿的人。

但就是这么人,她就叫胡郁儿,她死了,和金银有关,和回甜有关。

那天是闲得无聊的一天,赵阿姨闲得无事,在所里转悠,就像在公园里散步一样。其实派出所外面就是花园,而且有阳光照着,不过赵阿姨并没有出去,她只是楼上楼下随处逛逛。同事们也不介意她什么,她要去哪里就去哪里,没人管她,就算赵阿姨偷着进男厕所,也不会有人来过问。

只是赵阿姨在同事们心目中的印象已经变了,毕竟调自从查和金银有关的很多事情,她获得了充足的资料,而且很多东西都可以论证的。只是档案依然没变,原先是什么就是什么。而赵阿姨的调查并没有停止,她只是想还死者一个安宁,想给自己的内心一份安宁。

接警处又接到报警了。

一分钟不到,朱明明慌慌张张地上楼,在楼梯间和赵阿姨装了个满怀。

“我正找你呢,赵明泉!”朱明明赶忙说。

“怎么了??”

“死人了。”

“哪里啊??”赵阿姨问。

“金银家里。”朱明明说。

“什么???”

这个消息也太让人不敢相信了,和金银有关,而且又死了,而且是在金银家里??这是哪门子传说!!

赵阿姨带着田兵和刘强赶了过去。

在那个时候,赵阿姨和田兵刘强一般都是一起出警的,三人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有事都是一起干,没事三人也喜欢在一起讨论金银的事情,很多推论都是借助田兵和刘强的脑子完成的。

金银家的位置,三人都再熟悉不过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报警人居然是另一拨警察,不可思议。

“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赵阿姨看到门口的两个警察,颇为面生,不知道哪里来的,为什么到这里来,只是穿着制服,不像是有名堂的人。

“我们是看守周芒的,周芒在里面。”一个警察指了指里面。

“第二次了!!”田兵一听就冲了进去。

赵阿姨和刘强也跟了进去。

周芒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脸的惊愕,颚骨像是脱臼了一般,需要进医院的那种。眼珠子瞪得老大,白眼仁分外明显。

周芒的身体只是那么僵着,一动不动,仿佛一尊雕塑。如果不是胸膛控制不住地起伏,根本不会以为她还是个活物。

赵阿姨进去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周芒的手没有戴手铐,是空着的。

地上躺着的人就是胡郁儿,匍匐在地上,胸口一把匕首,地上一滩鲜血。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刘强一声大叫:“人都死了这么久了,在金银的家里,居然还是死人了。”

田兵和刘强在里面察看尸体,顺便看住胡郁儿。

赵阿姨到外面来和狱警交涉。

“周芒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赵阿姨问。

“麻烦你客气一点,我们也是警察,大家平起平坐。”一个狱警说:“我叫李东。”

“我叫李念。”另一个警察说。

“好吧,好吧!”赵阿姨深呼吸了几次,说:“接警的那个蠢货没跟我说还有警察在这里,实在很意外,完全没有想到。我们可以交流一下现在的情况了吗??”

“别这么客气了,不用的,直接问就是了。”李东说。

妈的,你存心逗我玩啊!

“好吧,好吧,周芒是什么时候回到这里来的??”赵阿姨问。

“上午九点我们就出了监狱。周芒在监狱里表现得很自觉,她知道自己是死刑,所以对未来也没有打算,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前段时间,他申请回金银出事的屋子看看,也就是现在这间屋子。”李东指了指里面,说:“狱长找她面谈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同意了,所以我们今天就来了。”

“你们跟她一起进的屋子吗??”赵阿姨说,这是在怀疑一切的态度。

“没有!!”李念说。

“什么???”赵阿姨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意思说这个死刑犯周芒有一段时间脱离了狱警的视野,这怎么可以!!

然后李东说了一下刚才的事情。

到了楼下,周芒要求一个人回到金银的屋子,李东和李念都表示这是不被许可的。可是周芒不要脸一般的苦苦哀求,还说大不了回去重新申请。而且说这栋房子就一个进出口,没有其他的出口,她只是想一个人和自己的老公待待,她不想被打扰,她想让自己的内心安宁一下。她也表示知道自己的罪过,没有任何越狱的想法,她只是想安静地和自己的老公待待。

李东和李念察看了周围,确定这里只有一个出口,这才对周芒的恳请放心了。

于是两人根本没有上楼,周芒是一个人上楼的。

“你们不考虑出什么意外吗,哪怕是周芒意外死了呢!”赵阿姨说。

“大不了跳楼了,也是死。”李东笑着说。

“也不可能躲在某人的家里一直不出来啊,这是不可能的!”李念说。

“看来我真得多看看小说了,就我这智商不看小说是不行了,再过两年就老年痴呆了。”赵阿姨说,懒得多理会周芒是怎么进到金银屋里的事情了,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

“金银的屋子里什么时候进的人的??”赵阿姨说。

“这个……我们真的不知情,根本没上楼。是周芒在阳台大叫死人了,我们才上来的。”李东说。

怎么蠢货全都在自己周围??!!赵阿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遇到的一个个警察都是蠢货,连狱警也是,为什么就没有一个聪明的!这个世界怎么了!!

没办法,调查还得继续进行。

赵阿姨回到屋子里面,门外那两个傻狱警依然站着,像超市里面站岗的保安一样。

“怎么回事??”赵阿姨问。

田兵一直坐在周芒旁边,周芒嘴里一直不停念叨: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刘强一直在检查伤口。

“看样子人真不是她杀的,赵明泉!”田兵说,一直在看那具尸体,不知道是在观摩艺术品还是怎么的,反正那眼神不是在瞧一具尸体。

“何以见得??”赵阿姨说。

“血都凝块了,而且尸体都僵硬了,伤口的血都没有往外流了,虽然我不能准确地判断死亡时间,但绝对不是今天死了。死了都不知道好久了。”田兵说,半专业不专业的样子,真是一群让人恐怖的蠢警察。

“好吧,差不多就行了。你呢,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周芒??”赵阿姨坐在周芒的另一边说。

“人,不是,我,杀的!真,不是,我!!”周芒说。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赵明泉,半年以前是我审讯的你,也是我们三个人抓的你。”赵阿姨说。

“我知道,我记得,我知道啊!”周芒说,说话有点哆嗦,但意思是明确的。

“你安静点,既然不是你的事儿,你就安静点,你说说是怎么回事?”赵阿姨问。

“我进来的时候,这个人就已经死了。我不认识她。死亡,真是太恐怖了。”周芒说,怔怔地看着地上的胡郁儿,仿佛胡郁儿会瞬间立起来,僵尸那样。

听到最后一句话,赵阿姨才知道周芒已经变了。可是眼前的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果真不认识这个人吗??”周芒问。

“不认识,金银也从来没有提到过有类似的人,没有这种身材超瘦浑身筋骨突出的人。”周芒肯定地说。

“金银这里的钥匙,其他人有吗??”赵阿姨说。

说了以后,赵阿姨才明白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前面已经推断过很多次了,金银这套房子的钥匙,不可能在别人手中的。

可就这样一个傻问题,却没有得到一个傻的回答。

“不知道。”周芒回答,沉着冷静。

这个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虽然这个不知道的背后可能还有其他的内容。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进到金银的屋子里的??”赵阿姨问,本来是自言自语,周芒却回了一句:“不知道。”

“这应该是另一个金银的情人吧,赵明泉!”坐在另一旁的田兵说。

“我看是。”站着的刘强说。

“这个结论应该是没错的,可是为什么这个时候死呢!”赵阿姨说。

“拜托,你不会想她死吧,赵明泉!”刘强说。

门口两个站岗的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什么话都没说,继续看门。

“不是,反正和金银有关的人,这些那些情人,早晚都得死,为什么不早点死,弄来弄去弄得案件这么复杂,我腿都快跑断了。”赵阿姨说。

“这个人不是周芒杀的。”田兵说。

“现在可以这么确定。先带回所里吧,交接的事情你去办,刘强。”赵阿姨说。

然后一行人回横街派出所,赵阿姨给她带上了新的手铐。

“这个案子,还是那个字,怪!赵阿姨!”我说。

“是啊,自杀和他杀以同一种方式出现,简直莫名其妙。”赵阿姨说。

“一个人一般不会死在自己家里,更不不能无缘无故死在别人家里。”小鹏说。

“难道真的只是情人这么简单吗?!”赵阿姨说:“我想不至于。”
死神背靠背(34)

死神背靠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