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36)

96
李一十八
2017.09.01 15:17* 字数 5094

02003(1)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35)
死神背靠背目录

                          真实的分手 杀人者无罪

有些事情终于结束了,而有些人的生命也终于结束了。所以不该看到的事情都看到了,所有不可能看到的事情都看到了。可是到最后,依然是一出悲剧,一出无人生还的悲剧。

“赵阿姨,现在看来,确实不是周芒杀了胡郁儿,这个应该是肯定的,绝对没错。”我说,自信地端起茶杯,悠然地喝了一小口。

直到这里,我才觉得所有的事情已经完了,所有该解决的事情都解决了,周芒都在监狱里等着死刑到来的那一天,还有什么可以疑惑的呢!

“应该是这样的。”小鹏说。

“可是我,就是一直放不下啊,就是放不下啊,你们说,胡郁儿这样一个人,在遇到金银以前,她还是个孩子,如果没有遇到金银,胡郁儿一辈子都是个孩子,可是瞬间长大了,长大了却没有个好结果,没有变得更成熟,也没有结婚,就这么没了,没命了。”赵阿姨说,端起茶杯,好半天,才喝了一口茶,无尽的唏嘘尽在那一口茶之中。

“没办法,人都已经死了,节哀吧!”我说,毕竟是从一个警察的角度听故事的,所以我并没有当事人那么的悲戚,只是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赵阿姨是个警察,可是这么多年过去,赵阿姨对待那件事情,早就不是个警察了。或许赵阿姨曾经是个旁观者,但是一遍遍的回忆,一次次的思考,一回回的分析,赵阿姨早就变得很当事人感同身受了,我觉得赵阿姨就是已经死去的胡郁儿内心的一条寄生虫,胡郁儿想什么做什么她都知道,她都理解。

“那您的调查继续进行了吗,妈,关于金银的,也关于这个胡郁儿?”小鹏问,毕竟他知道自己妈的专长,而且赵阿姨的这个专长几乎成了她的爱好,没有钱没有回报她依然会继续做。

“当然,调查一直在继续,直到我离开横街派出所的前几天,这方面的调查仍然在继续。而且一直不断有新的资料出现,我获得了更多更多的资料,有些资料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可那些事情就是事情,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赵阿姨说。

“在胡郁儿和金银之间,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吗,妈!”小鹏问,眼神里是期待,看着自己的妈妈,也是我一直称呼的赵阿姨。

“臭小子,你当我是犯人啊,你还审我了!”赵阿姨诡异一笑,她心底知道,自己的儿子清楚,胡郁儿和金银的事情还没完。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完,一切应该都说完了,胡郁儿和金银怎么认识的,一直到两人结束的时候,关键的地方一个都没落下。

“其实在金银出事以前,胡郁儿和金银之间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赵阿姨说。

“做爱??!!”我脱口而出。

“小龙,你嘴巴干净点,高中还没毕业,怎么思想这么龌蹉,还是我同学呢!”小鹏说,找到机会就玩笑我。

“你还是我同学呢,是你影响了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你把我带坏的。”我随口就敷衍过去了,我对自己的口才是有自信的。

“拜托,你无师自通自学成才,什么时候怪上我了,逃避责任!”小鹏说,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你们俩脑子里是不是在想那个雷同啊!”赵阿姨趁机插嘴,不住地嘿嘿坏笑。

“姓雷的,嘴巴干净点!”我说。

“我姓孙,认识我两年多了,你个白痴,居然我不知道我姓什么。”小鹏说,眼神里仿佛我真的是个白痴,十八岁才小学毕业的那种。

“我姓王,你也是知道的,没老装什么糊涂,而且装得一点都不像。”我说,我和小鹏两年多了,这个时候还要自我介绍,到底是谁的责任。

“狗见羊!!”赵阿姨小声说,忍不住笑了,端起茶杯赶紧掩饰一下,可那张脸依然笑得很明显。

“小狗狗,别乱叫,小心在我的嘴巴里死掉。”我说,不知道怎么的,有点激动,没察觉说出的话押韵了。

“老山羊,看冬天到了,你的肉能卖几块钱一斤。”小鹏说。

“羊肉可贵了,三十几快钱一斤。”赵阿姨平静地说,并不太过打扰我和小鹏的对话。

“听到没有!!”

“听到没有??”小鹏赶紧接过去,说:“你的肉三十几块钱一斤,真不知道吃了多少草,这么贵。”

“我还吃你头发!!”

“来啊!!”

说着,我俩又要动起手来,赵阿姨赶紧制止了,冲我挥了挥手,然后按住将要起来的孙小鹏,说:“你俩别闹了,以后有机会,以后再闹吧,现在这样闹着,让人心烦!”

“听到没有,死苍蝇,嗡嗡的!”孙小鹏说。

“你还蚊子呢!”我说。

“听我讲,听我接着讲。”赵阿姨忙说,端起茶杯,见我俩不闹了,才继续讲刚刚的事情。

在金银死以前,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金银和胡郁儿之间有了不可化解的冲突。

本来这个事情没有人知道的,金银应该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包括金银的其他情人,而胡郁儿只对他爸爸讲过,而且这个事情是赵阿姨去找胡志,找他不知道多少次了,胡志才说出来的。反正赵阿姨每找一个人,总会或多或少有些收获,直到有一次,胡志说了金银死之前胡郁儿和金银的事情。

那天胡郁儿和金银大吵了一架,哭哭啼啼回到楼上的家里。

胡志感到,莫名其妙,胡郁儿怎么会跟人吵架呢,无论是谁,胡郁儿都不会跟他吵架的,因为胡郁儿根本就不会吵架,有时候在外面碰到陌生人,陌生人欺负她,她也只闷不做声一个哑巴的样子。胡郁儿什么时候学会吵架的呢!

而且胡郁儿怎么会哭呢??胡郁儿以前也流过泪,但不能算是哭,只是流泪而已,曾经看电视看到流泪,二十几年的日子中,有过两次挨打,也是流泪而已。只是流泪,没有声音。可是那天,胡郁儿哭了,不光有泪水,还有声音。

胡志一头雾水,不知道胡郁儿怎么了。

几番询问之下,胡郁儿才说,金银要跟她分手。

金银说他是个有老婆的人,虽然两人暂时还没有孩子,但有自己的事业,而且两人合得来,有共同语言有共同爱好。所以金银想跟胡郁儿分手。

胡志左思右想,觉得不可理解。金银在胡郁儿身上并没有花太多的钱,不可能因为钱不要胡郁儿了。再说了,胡郁儿并不图他什么,只是像妹妹一样依恋着他,并不会搞垮他的家庭,那金银为什么不要胡郁儿了呢!难道仅仅是因为金银玩腻了。可是凭胡志对金银的了解,虽然金银是一个老板,但金银不是个唯利是图的人,而且两人楼上楼下的,不至于做这种撕破脸的事情。就算金银真的不喜欢胡郁儿了,也不会用吵架的方式和胡郁儿结束,他应该会单独找胡志聊聊,然后和平分手。

金银这么做,一定有他背后的原因,表面上是踹开胡郁儿,其实他心里另有打算。

“那是什么原因,赵阿姨??”我问。

“很简单!”小鹏打了个响指,说:“金银想胡郁儿结婚了,但不是他。”

“对,胡志话里的意思也是这样的。胡郁儿已经好多了,而且金银找一个朋友看过胡郁儿,说胡郁儿有可能脱离药物,毕竟看起来已经好多了。所以金银才有这样的打算。虽然胡志并没有把这个话说得太明白。”赵阿姨说。

“那胡郁儿呢?”我问。

赵阿姨说,胡志跟胡郁儿明白了说了金老板的想法,可胡郁儿不是不相信,却是听不懂的样子。她好像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另外一个人结婚,她也没有理解金银为什么会抛弃她。所以只能更汹涌地哭泣了。

“好可怜的人啊!”小鹏说。

“好让人揪心的人啊!”我说。

“没办法,从来只在言情小说里面见识真爱,那一次是在现实场景中,在现实生活中见识了真爱,一个有钱人和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真爱,而且还是三角恋爱,一个已婚的有钱人。”赵阿姨说。

“说得胡郁儿这么做多对似的!”我说。

“对啊,妈,胡郁儿毕竟是一个第三者是个小三,在她认识金银以前,金银和周芒已经有了婚姻。她这么做是不对的!”小鹏说。

“不能用平常的眼光来看到胡郁儿,毕竟胡郁儿和外面世界接触得少,从她内心的角度看,她这么做是没有对错的,她不是对的,也不是错的,她只是喜欢跟金银在一起,她只想想粘着金银,天长地久。”赵阿姨说。

“可最后……着实可怜。”我说。

“揪心!!”小鹏说。

闹分手就闹分手,从那天以后,胡郁儿再也没有去找过金银,金银也没有主动上楼找过胡志或者胡郁儿,两边人瞬间就形同路人。

只是胡郁儿依然爱玩那个游戏,就是敲门的游戏。不过她的第一句话变了。

“请问这是金先生的胡郁儿的家吗??”

没有人知道她和金银的关系,只有胡志知道。只是胡郁儿大家都认识了,不过不能表现出认识胡郁儿来,毕竟胡郁儿就站在眼前,一般邻居都是说:“金先生上班去了。”

然后就关门了。

这样过了一个月,胡郁儿喜欢敲金银对面那家的门,一天敲个七八次。

那家人烦了。

“金先生上班去了。”

“金先生出去了。”

“金先生出国旅游了。”

各种说法换过去缓过来说,那家人实在烦了,最后只能说:“金先生在对面。”

“哦,谢谢!”胡郁儿每次都这么说,然后就不打扰别人了。

别人见这一句话有效,于是总说这句话,金先生在对面,然后胡郁儿就说谢谢。然后房门就安静了。

其实金银对门的人,并不认识金银,也不知道对门的人姓金,只是随便说的,没想到暗合了胡郁儿的心理,胡郁儿的打扰保持在一定频率,并不过多。

可是又过了一个月,胡郁儿的病情加重,自杀未遂。没办法,胡志把胡郁儿的药加量了。胡郁儿这才平静了很多。

胡郁儿依然喜欢出去玩,依然有时候整夜不回家。胡志问她去哪里了,她也不说去哪里了,只是对胡志说,没事的,没事的,就是出去玩。次数说了,胡志也就麻痹了,只要隔几天能够看到安然无恙的女儿就行了。

“赵阿姨,你觉得金银那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问。

“什么问题?”赵阿姨不明所以,眼神里的意思是,这个事情还有她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吗!!

“不可能的,小龙,周芒早就知道金银有情人的,虽然不知道胡郁儿这个人,但她早就知道金银有情人了。”小鹏说。

“不是,会不会是那个时候,金银的公司已经出问题了,他想把胡郁儿踹开,完整她的生活,他当时或许都觉得自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为了不影响胡郁儿的未来。他才在当时这么做的。”我说。

“这个没办法确定,因为很多事情,胡志只是记得有那件事情,他可以确定有那件事情,但胡志往往说不出具体的时间来。所以,这个事情,是一个无法确定的事情,金银公司出状况的时间是可以大致确定的,但胡郁儿被踹的时间始终无法确定。”赵阿姨说。

“赵阿姨,金银真的是洗钱了吗??”我问。

“如果估计没错,就是,只是没有证据,我想当时别人也是在收集这些证据的,只是没有证据,金银却死了。”赵阿姨说。

那段时间,胡郁儿就有点疯疯癫癫的了,而过了一阵子,就传出来金银死了的消息,胡郁儿的疯疯癫癫更明显了,一个人玩儿是一个人玩儿,可是经常一个人到很远的地方去玩儿,一个人走个三天三夜的路都行,然后一个人又走回来。开始胡志听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根本不信,这么远,一个普通人都不一定找得到路的,何况胡郁儿!可是总有人说在哪里哪里看到胡郁儿了,很多次了,胡志才信了。这种情况下,胡志才去问胡郁儿有没有这些事,胡郁儿只是说自己识路。鬼知道她是怎么识路的,但胡郁儿就算走很远的地方,依然能够回来,几天几夜滴水未进粒米未沾也能回来。

有一天,胡志还是记不得是哪一天了,反正是某一天,胡郁儿一脸狼狈的回来。胡志问她怎么了,她说她杀人了,用绳子把一个人勒死了。胡志以为她只是说胡话,谁知胡郁儿说得很详细,每个细节都很到位,不是亲身经历,不会这么详细生动。

而且,勒死的那个人就在金银的墓前。

“哦,这么说,死的那个人回甜了。”小鹏说。

“金银的墓前。”我说。

“没错,杀死回甜的人,就是胡郁儿,回甜不是在山上遭到劫杀。”赵阿姨说。

“那杀死胡郁儿的不是周芒吧!”我说。

“应该不是的。虽然我一直担心是周芒做的,可是一切证据表明,根本不是周芒做的。周芒也确实不认识胡郁儿。周芒没有这么做的动机,而且仔细考虑当时的场景,周芒不一定有作案的时间,她不能保证进去以后,胡郁儿就在金银的屋子里。那一幕,只是巧合。”赵阿姨说。

“这样就放心了。”我说。

“可是周芒的内心是很难平静的。”小鹏说:“毕竟在钱月星的现场,她都敢承认是自己杀了钱月星,在这样一件事情上,是她的责任,我想她也不会回避的。”

“钱月星是周芒杀死的,不是周芒雇人杀死的,周芒是一个死了丈夫的人,她做一切事情都有勇气的,所以如果她说钱月星是她杀的,那钱月星就是她杀的。”赵阿姨说。

“赵阿姨,钱月星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说杀就能杀的呢!”我说。

“就是因为她不是傻子,就是因为她聪明。钱月星知道周芒管不住自己的老公,放任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有情人,而钱月星知道周芒清楚她和金银的关系,但她拿钱月星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钱月星根本想不到周芒会做出冲动的行为,所以才这么一下子,就是一刀,直接刺中了钱月星的心脏,当场死亡。”赵阿姨说。

“您应该在一开始就说这些,赵阿姨,磨蹭这么久了。”我说。

“我倒是想呢,那时候根本不了解周芒,而周芒杀人后一直在监狱里,要了解金银,我也去看过她几次,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了,也跟狱警询问过她的状况,时间久了,我才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再加上我手头的不断获得的新的资料,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判断。”赵阿姨说。

“一切以调查为基础。”我说。

“一切结论都必须有理有据。”小鹏说。

“是啊,办案就是专业,没有永远的答案,只有永远的谜题。或者倒过来吧,倒过来也一样,只有永远的答案,没有永远的谜题,在心中,是这样。”赵阿姨说。
死神背靠背(37)

死神背靠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