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身体里,都有一个埃迪,一个毒液。

“Have a nice life!”

和蜘蛛侠是死对头的销魂反派——《毒液》

此刻,它成为了一名英雄。

这促使我不得不去电影院一探究竟

毒液发生了什么?

《毒液》上映之前,就被漫威迷们万众期待。连上 5 次 微博热搜;并和国内大火的女团——火箭少女101联合推出推广曲《毒液前来》MV。

漫威的预告片中给了我们一个答案 ↓

The World Has Enough Superheroes!

是的,世界上的超级英雄真的太多了,超人、蜘蛛侠、美国队长、黑寡妇、钢铁侠等等,他们勇敢正直,思想伟大,我们依然爱他们,但这个世界的审美观,已经在悄悄改变。这次站在我们面前的英雄有点纠结,二合一组合体,玩世不恭,运气不佳,死心眼式的刨根问底,一度被怀疑,是不是剧本写歪了。这名字着实起的不错,很配宏大震撼的特效场面。主角有点拧巴,体内两种真实存在,三观相悖,先邪后正。现实生活中,人们本身会不会也存在一种和自己 Fighting 的情况呢?Emmmmm...也许,大概,真没准。

毒液是谁?

毒液它是宇宙中的共生体,被宿主称为“寄生虫”。其本身是一坨黑色粘稠状的共生态;在地球中只能依靠人类的力量生活。他侵蚀人类的身体,控制人类的思想,甚至,连孩子都不放过。但它的可爱在于,遇善则更善,遇恶则更恶。毒液的前世是蜘蛛侠的对头,曾经侵入了我们的英雄蜘蛛侠的身体,使他变成了强大的黑色蜘蛛。而这强大的力量,使蜘蛛侠泛起了邪恶的力量,使他脱离正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蜘蛛侠最终剥离了共生体。而今世,毒液侵入了我们的正能量男主埃迪身上。埃迪本是一名记者,却因调查反派张扬正义,被解雇,被分手,成为了一无所有的男主。但仍未放弃调查真相,却也因此被我们的毒液盯上,侵入了男主的身体。

蠢萌痞子毒液

本以为毒液会凶恶无理,没想到却是一个蠢萌痞子;猝不及防的搞笑和血脉喷张的特效,让人欢乐又过瘾。一个看起来长相巨凶,獠牙长舌,身材魁梧的壮汉,却让人 get 到了可爱。这种形象的反差萌让影迷们直呼不要太着迷。侵入男主的身体之后,被追赶时,竟然玩起了飙车。骑着一辆摩托满街的窜,车速估计是飙到顶了吧。你飙车就飙车嘛,中途还要调戏一下别人。并且吃人之前还要舔一舔的仪式感;像在吃奥利奥,扭一扭,舔一舔泡一泡才好吃。

和男主的互动是一对最佳 cp 了,这对颜我磕了,必须站队。动不动就带着男主爬高楼,吓的男主直呼心脏要跳出来了。男主下楼时不愿意跳下去要坐电梯,还被毒液骂怂包,真是对儿欢喜冤家,一人一怪,一勇一怂。还神助攻男主和前女友在一起,男主不敢做的事都让毒液给做了。

英雄技能样样精通

作为一个暗黑系英雄,技能弱怎么吊打被人,当然要技能满满,样样精通了。关于吃,一定要与众不同。毒液最爱的是生肉,男主爱吃的熟食。俩人既然已经为一体,男主吃的不合口味怎么办,吐,必须给我都吐出来;毒液就是这么任性。

毒液拥有超强的速度、耐力和力量。飙车那段就能看出来。开个摩托像开个战斗机一样的速度。被枪打中还能自动愈合。攀爬弹跳更是不在话下,一口气爬到 50 层,一下子能跳到 20 层。抗击打能力极强,你随便打我,我就是不受伤。战斗能力一百级,能将自身双手幻化为各种各样的冷兵器、护盾、铠甲,双手随情况变化武器,教招拆招,天下无敌。

超强的治愈能力,破皮伤与割伤都可以轻松痊愈,断肢也可以轻松再生;就算你把我撕成两半,没问题,我分分钟钟愈合。更可怕的是,他还会吸收学习宿主的超能力;估计多附在几个宿主身上,就无人能敌了。世界并无完美之物,毒液也有 bug ,那就是怕高温和超声波。

毒液是善是恶?

按蜘蛛侠的套路来说,当然是恶了。但是今世,就完全不一样了,脱胎换骨,改头换面。前面说,毒液是根据宿主的善恶来决定的。见善更善,见恶更恶。虽然毒液一开始侵入男主埃迪身体时,各种调皮捣蛋。却和埃迪相处久了,变成了一个善良的毒液。毒液被迫和埃迪分开之后,(被埃迪喜欢的女生分开的,看来毒液也败在了女生的石榴裙下)想通了要一心从善,竟要拯救地球。于是在埃迪危难之时,和埃迪继续合作,联合对抗大 boss 。俩人珠联璧合,和大 boss 开展了一场生死之战。在即将胜利之时,毒液调皮的对大 boss 说了一句“Have a nice life.”,(这句话在埃迪被解雇时,他的上司对他说的一句话)反讽的话语真是调皮极了,随后大 Boss 灰飞烟灭。

电影的最后,毒液像是孩子一样,被埃迪教着如何分辨善恶,控制自己。想吃人吃不到的样子委屈极了。但在看到劫犯第二次在抢劫超市的阿姨时,吃掉了劫犯。并洋洋得意的要求埃迪夸奖自己分出了善恶。如果问毒液是不是坏人,我觉得不是;它是一个像被教育混世魔王,你教它善,他就不会恶。

漫威的首个暗黑英雄,也证明了现代的审美在改变,一改常态的英雄,却很是受大众欢迎。各大排行榜都排名一位,连老衲的朋友圈都是毒液的影子,让人不得不服。

奇葩说第五季中,臧鸿飞曾经说过一段话,现在的年轻人判断对与错,判断情感的时候,变成了一种二元对立,非黑即白,非对即错的价值观;对于毒液来说,它不是一个绝对恶面的角色,却也不是一个就绝对正面的角色,之所以受喜欢,一是它的多样化,二是它能贴近现实中对正反评判的价值观。

生活中,每个人都有两面,古语有云: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男一作为一名记者,坚持报道事实的真相,不畏压力,不畏势力;为了一份免费报纸,可以给流浪大姐 20 美金;拥有了强大能力后,克服胆小懦弱的过去,向黑恶势力亮出黑面獠牙。

现实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常人没有概率具备超级能力,遇到伸手可得的利益,遇到凌弱的个体,应当如何做抉择呢?把便宜占了,把 Ta 欺负了,是不是就会浑身清爽?充满那种久违了的快感吗?答案一定是:否!先把人做好了,路走正了,有便宜不占 XXX,有钱不拿 XXX,那是「暴乱」!

我们的身体里,都有一个埃迪,一个毒液;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造就了如今的自己。它们互相牵制互相羁绊;却有一个不能跨越的道德底线。毒液能读懂人类大脑,教他去适时表白,追回前女友;埃迪告诉毒液,关于善恶的界限,不要饿了就随意杀戮,害人性命,不要乱发脾气,要友好相处。作为主体,必须要有最终的控制力。不要让你的思想强奸了你的心;人是被思想控制的,你的思想不停的撞击,不管你是自责,后悔还是懊恼,困惑等等的方式,都是在惩罚你的肉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