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楚乔爱燕洵?还是宇文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 | 葶苈

-1-

热播剧《楚乔传》终于迎来大结局,冰湖虐战,楚乔、宇文玥纷纷坠入湖里,生死不明,看到这里,心里顿时涌起一万只什么马。每个人都期待一个结局,偏偏小编留足了悬念,恨得牙痒痒,但又能怎样……

《楚乔传》从开播至今,感情线一直不明朗,扑朔迷离,小主到底爱燕洵还是爱宇文玥,不得而知。而这样的结局,更是让人迷惑,到底为爱?为情?为道义?

人猎场上,楚乔奋力搏杀,最后终于逃脱凶狠的狼牙大口,却逃不了冰冷的奴隶桎梏。生在这个命如草芥的时代,奴隶任由贵族娱乐射杀,生死由人不由己。当宇文玥的冰雪箭穿云划空而来,救楚乔于生死一线之间,他们的命运早已紧密相连。

楚乔被收入青山院为奴,宇文玥赐名星儿。踏入这个势力门阀的是非之地,便注定了勾心斗角、暗潮涌动,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死无葬身之地。星儿目睹兄姐惨死,人命至贱,一个个沦为权利的玩物和牺牲品。楚乔恨,恨权利的凶残,恨奴隶制度的不人道。

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护妹妹周全,带她们逃出牢笼。而生命弱小如她,她能怎么办?成为宇文玥侍寝婢女,是让自己拥有权利,一步一步变得强大的第一道桥梁,唯有如此,她才能保护妹妹。经过宇文府婢女重重苛刻选拔之后,如人所愿。

星儿,在人猎场上与狼群搏杀的果敢、冷静;在贵族欺压之下,为姐姐挺身而出的勇敢无畏和仗义;在选拔大赛之中,表现出来的随机应变、灵动聪慧,这些宇文玥都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楚乔,是天生的战士。而这样一个女子,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俘获了他的心,包括燕洵。

-2-

宇文玥爱得深邃,而燕洵爱得坦荡。

燕洵,常常嬉皮笑脸的出现在楚乔的视线里,一脸的温柔灿烂,逗她开心或是寻她开心,说着那个遥远的燕北,说着要带着她去驰骋草原。燕洵的爱,就这样直白而温柔地踏入她的生命里,如一泓甘泉,涓涓细流,沁心入脾。

楚乔,感念这个男人的好。她感激他,无论是人猎场上的生死相护,还是面对众人欺压时的挺身解围,还是被人陷害时陷入危难之时的奋不顾身,燕洵都为她心甘情愿。爱,是生死相护的果断,是嫣然一笑的期许。如果没有宇文玥,这样一个深情的男人,又如何不让她动心呢?

但她在意宇文玥。最初的选拔大赛,成为宇文玥的贴身婢女,只是她上升通道的首选路径,而不可预料的是,这样的选择,阴差阳错中将他们彼此都刻进彼此的生命里。

宇文玥,不言辞,但他所有对星儿独有的温柔和爱,都幻化在行动里。他教她识文写字,教她人情世故,不断的训练她、培养她,在她危难的时候,时时刻刻暗中保护她,替她解围,为她做过的所有事和付出,他只字不提,就好像从未有过。

训练她出于本意,是为了让她成为优秀的谍者,为他所用。可他不知,他早已动心动念,在点点滴滴里。为她取名星儿;当燕洵来要人时他的沉默和不甘愿;一方面严厉的训练她,一方面又时时刻刻关心她的进度、她的安危;暗中派人保护她、为她扫清障碍;送残虹剑、送指尖刃;也包括为星儿擦拭眼泪的丝巾,想扔掉又不舍的犹疑……

身份地位的悬殊,使命担负的责任,宇文玥要考虑这些,要顾忌这些,所以他刻意压制的这份爱,还是超出了他的控制。他的不经意,他的不自主,他的不受控,只因为她早已在他心里。

-3-

在朝夕相对的时光里,楚乔又如何逃得掉这样不设防的柔情?宇文玥的外冷内热、大智大慧、是非分明,能沉着果敢、又能心怀大义,都一点一点的吸引着楚乔。也许这远不是她的本意,但她还是不经意动了情。

她在宇文玥面前的小心翼翼,不似宇文怀面前般的机警,而是小心和在意。在意是不是说错了话,小心是不是又惹恼了他,担心是不是她自己哪里又做得不好。但她,在他面前又依旧是恣意的,说话冲撞,有意试探,执意率性。

而这些都没有办法掩盖她那颗雀跃的心,当他对她好时,她不自觉的开心;当他为她在危难时暗中维护她时,她的万分感动;当不经意发现指尖刃是刻意为她而做时,她推门而入的兴奋和欣喜;当在灯市他给她买小兔子时,洋溢在脸上的笑那般随意而甜美……如果说,这些都是人之常情,那潜藏在她心底的念,又如何挥之而去?

宇文玥是贵族门阀之后,而楚乔只是一个奴隶,这样对等悬殊的身份,又如何奢望对方的垂爱,楚乔从未想过,也不敢想。但她心里掀起的涟漪,证明着她还是在意的。

当无意中在密室听到宇文灼和月七的对话:“玥儿培养她,就是为了让她效力,让她做死间。”此句一出,如雷轰顶。曾经所有过的美好或是期待,都变成最深的绝望,给了她致命一击。

她失魂落魄般地躺着,大脑停止了思考,只剩下一句话在脑海中飘荡:“原来,在他心里,我不过只是一个死间而已。”他的祖父宇文灼,明明活着,此前的风光大葬不过是将计就计,而自己的哥哥,却沦为了牺牲品,此为一恨;所有的温情,所有的训练,不过是为了训练她成为他忠实的死间,此为绝情;如此绝情绝义之人,不过是一场痴心错付。

所有的荒凉,其实都比不过你的不在意,你的不爱。他不爱她,她以为,他不爱她。所以,这份深情,才变成了绝望和撕裂。公开和宇文玥决裂,负气而坚决的离开,只因为她的悲伤、心痛、心灰意冷,无处可藏。

-4-

九幽台上,燕洵孤立无助而绝望。父亲被魏帝派人于乱战之中砍死,姐姐怀胎数月也被一箭刺穿心脏,哥哥也死了,母亲也惨死九幽台上。残忍、残酷而血腥,活着对于燕洵来说是什么呢?是无意义的绝望深渊。

而楚乔,是燕洵生命里最后的点点星光,支撑着他活下去的希望。在见证了人世的悲凉和残酷,楚乔,愿意守护着他,愿意陪着他,度过岁月里最艰难最难熬的毫无希望的日子。

他们彼此依偎,彼此取暖。而此时,燕洵给予楚乔的爱,不合时宜的击中了她那颗残破不堪的心,是温暖,是感动。

当宇文怀抓住时机,要置星儿于死地的时候,宇文玥赶去营救;却在危险之极时,毫无办法,出于下策为保全星儿性命,铤而走险,用银针刺中星儿身体,封住气息,造成假死之象;更为了掩人耳目,宇文玥冷冷地说:“无法掌控的女人,还不如死了干脆”。

楚乔目瞪口呆地望着宇文玥,鲜血不断地从她口中吐出,最后晕倒在地,毫无生气可言。他要置她于死地,毫无半点的留恋,宇文玥的一言一行,早已如利刃,刺穿了她的心脏,连他们之间最后一丝一毫的眷恋也撕得粉碎。楚乔不恨了,恨也显得多余、苍白和可笑。只是心死了,万念俱灰。

而,燕洵给予她的爱,如温暖的臂膀,可以心安的依赖。不害怕被抛弃,不害怕轻易离开。而燕洵,处于人生的重创期,他需要她,她可以被需要。而曾经燕洵给予过她的温暖和保护,都值得楚乔为之去守护这个男人。

这是一份责任,更是一份道义。在他们彼此相护守望的日子里,楚乔把燕北视为自己的家乡,把燕洵的理想视为他们共同的理想,把燕洵视为最最重要的人。燕洵,在楚乔的心里有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

-5-

多年以后,楚乔、宇文玥再度重逢。那一句“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说得多么云淡风轻,却饱含了多少缱绻辗转的深情思念。

当曾经所有的误会都清楚明了,当曾经所有的绝情都是假装,当曾经所有的冷漠都是守护,当此时此刻的相遇还是一如既往地如昨日般紧紧相护,原来爱一直在,只可惜星、玥早已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所以,楚乔说:“我这一生从未辜负过任何人,唯独对你,宇文玥,我亏欠的终归太多……”曾深爱的人,却早已回不去。

楚乔坚毅而执着,她曾说过:“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种东西,凌驾于爱情和自由之上,值得你为之付出一切去守护,这就是我的信仰。”在这个命如草芥的世道里,她要打破这些不平等的纲常律例、三教九规,她要改变这吃人的世界,她要“释奴止戈”,她要重建一片新的天地。

她在战场上说过:“我带你们回家”,这是她曾许下的誓言,这是她可以为之努力并付出一切的信仰。而燕洵,曾经给过她期许,她相信他,深信他,以为燕北就是那个她可以实现理想和信仰的养土。

楚乔,心怀天下。儿女情长,于她而言,又何足轻重呢?不是不爱,只是大是大非面前,大义大爱面前,她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她早已不再为她个人而活,而为了肩上责任、道义和使命。

守护燕北,是母亲的遗言;守护燕洵,是肩上的责任;守护苍生,是生命的信仰;每一份的重量都沉甸甸的,何去何从?

-6-

楚乔,一直抱着这样一个信念,一直期望他们新的理想天地能如愿而至。而事与愿违,燕洵在仇恨的深渊里越走越远,沦为权利游戏的奴役者,他的天空早已不再清明。

心思缜密、工于心计,手段阴狠毒辣,猜忌多疑,燕洵的所作所为,无异于在纯真善良的楚乔心里,划上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这条线,界地分明。只是楚乔不甘心,不忍心,她不忍心眼睁睁看着燕洵在仇恨里无法自拔,越陷越深,即使拼尽全力,也要渡他上岸。这是一份责任。

燕洵听信谗言,利用宇文玥对楚乔的感情,诱杀宇文玥。楚乔心痛至极,她所有的坚持不堪一击,悲愤之下,与燕洵决裂,如她所说:“我要去找宇文玥了。如果宇文玥死在燕北,那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当看到宇文玥在冰面上,力不从心的历经重重搏杀,鲜血溅满一身,头发凌乱,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的跪倒在地。星儿恨不得将所有的敌人撕得粉碎,那份悲痛和愧疚,戾气冲天。宇文玥拼尽最后一口气对星儿说:“走,快走啊。星儿,听话,走啊。”

星儿心痛得窒息,心碎一地,此生无你,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星儿哭着说:“我哪里都不去,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这份绝望和心痛,远不是当初在九幽台上捍卫燕洵的那份坚决、悲悯和同情,而是楚乔心底最深的呼唤。

正如我爱你,如滔滔江水决堤而来……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