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边陲之旅

清晨抵达山脚下的基斯洛沃茨克,前脚才刚下火车着月台,后脚就有人举着牌子问你要不要SPA,需不需要疗养。但据我观察,这里拉客的人相对比较文明,不会做出一看到客人就蜂拥而上的举动,也不会一直追着跟着你,嘴里叭叭说个不停。他们只会在你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用并不响亮的声音询问:“Санаторий?”“Такси?”

这座城市很小,小到我并不确定是否还要用“城市”这个词来形容它,也许用“城镇”比较恰当。全城90%的建筑都是疗养院和酒店。从入住的酒店窗外就可以俯瞰半座小城。


安顿后到街上随意走了走,发现这里并不像传说中“特别乱的高加索”。整洁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商铺,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切井然有序。只是,流浪狗有点多。


这一地区的城市都有个共同点,就是处处可见高加索的标志——鹰。


几个当地人在广场上下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棋。棋盘上的花纹很美,布棋的方式也很特别,还很讲究地给椅子铺上黑白相间的垫子,可惜我没来得及问它的名字。


紧接着就到了天然矿水饮用处。矿水有两种,一种是сульфатный(含硫酸盐的),凉水,味道很难让我接受;还有一种是доломитный(白云石的),温水,味道可以。公众可免费饮用,唯一要求是不能浪费。有巡逻员时不时地来回走动,如若被发现恶意豪取,你就会被吼一嗓子。这里的水主要功效是治病,不能经常饮用。


环形山。不大,也不高。但山脚下有一个由当地老太太聚集而成的小集市,主要兜售手工的羊毛制品。几十块钱就可以买上一件当地纯手工纯羊毛的围巾、帽子、袜子或者披肩,物美价廉。


同样,高加索人也爱马。公路沿途随时可以看到自由放养在天然草场的马。近些年,这些马的主人们也纷纷做起了马场的生意,大约五六十块钱就可以骑马一小时。我们选了一家近厄尔布鲁士的马场,主人带我们沿着一个小山头绕了一圈,在高岗上合影留念,下山返程,喂马。


在奥林匹克公园的缆车上俯瞰,发现一朵浪漫。


来到哥萨克村落做客,迎门酒是伏特加,配上面包肥肉和酸黄瓜。同行的姑娘都不喝,怕醉了,我恐连连拒绝了好意老太太会对我们有看法,只好一口闷了。那后劲,不可言说。


进屋后所有人都围桌而坐,主人给我们盛上了一大桌哥萨克特色食物和各种酒。我原以为中间那盘圆滚滚的是大枣,结果咬了一口赫然发现竟是土豆,没削皮的炸土豆。我原以为左上那盘是炸肉合子或是蔬菜合子,结果发现还是土豆,削了皮的炸土豆,一点馅都没有。还有那最大盘的肥肉,他们就这么生生地吃得很开心。整桌菜,唯一合我胃口的就是右侧白色的奶酪,一共5片,我吃了三片^-^。


4点多起床,清晨5点50出发去雪山,忍着困意,慢慢地看沿途风景从平原变成丘陵,再变成峻岭。上至1000多米处时停车休息,这里盖了几间开放式的房子供游客歇脚。若是你想吃点东西,在你做出掏东西这个动作的时候就会有流浪狗靠上来,眼巴巴地望着你,想要点吃。只有厕所是收费的,每人20卢布,2块钱左右,十分简陋,蹲坑式的,而且那坑,深不见底。


抵达顿巴依,准备坐缆车上山。缆车分为两段,第一段为包厢式,每厢8人;第二段为开放式,每趟6人。坐前一段的时候很舒适,后一段就有些冷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不敢把手机拿出来拍照。沿途下方的雪地里不知埋着多少东西。


原以为山顶会很冷,所以穿了很多衣服。可到了才发现,阳光太强烈,又听旁人说现在是5摄氏度,更是醉了。山顶有好多滑雪设备出租,50元一小时,滑两趟就热了一身汗。


下山,一路伴着溪流,村庄和牛羊。


途经一处山泉,清澈见底,可直接饮用。我尝了一下,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清冽。


隔天来到五山城,是的,它之所以叫五山城就是因为有五座山,但是我一直都没能弄清楚这五座山该怎么数。


地陷湖。莱蒙托夫曾在这里疗养。


回程的清晨醒来,突然觉得这样的格局可能以后很难再遇到了,便顺手拍下这张照片留作纪念。对面上铺法国女孩,下铺德国女孩。这面上铺我,下铺俄罗斯老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