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不负相思引9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文丨老猫枕咸鱼

组内成员:老猫枕咸鱼蔷薇下的阳光潇凉月

《第九章:也无风雨也无晴》丨不负相思引目录丨上一章


这世间,不是所有的爱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更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得到祝福!正如第一世的他与她,一个是探虎穴兮入蛟宫的大将,一个是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的闺秀,成婚后,是夫唱妇随、珠联璧合的一对,只是乱世之下无平民,更何况戍边的将军与将军夫人?待他绕到敌后直捣黄龙再回边城时,城已破,人已亡,他孤愤一生,郁郁而终。是乱世拆散了他们!

还如第二世的他与她,他是满腹经纶心怀天下的直臣,她是单纯直爽坦率浪漫的碧玉,在野时造福乡里,在朝时兼济天下,怎奈朝局混乱改革艰难,他负棺入宫直言进谏,被赐脊杖一百命丧当场,她闻言,惊惧、悲伤过度,昏迷九日,终无药可救。是时局拆散了他们!

而如今的第三世,是伦常拆散了他们!人妖殊途!!!更遑论,轮回道中,连城默念的那句——愿我来生,生为了你,死为了你,以偿我误你两世的情债——注定了此生的错过!

造化弄人啊!

惊惧过度的引儿心神俱裂,三魂中应归地府的命魂久久徘徊不肯归来,失命魂,便失因果,即使转世为妖界公主的引儿也不知前尘往事,更因缺了命魂,三魂不全的凉月带着个“活不过二十岁”的诅咒,这诅咒只有迟慕季得解。因为只有他,才能引领徘徊在阴阳路上的命魂归来,三魂七魄俱全,凉月身上的诅咒便不解自消。然而,若如此,迟慕季与凉月这一世的情缘便止步于此,迟慕季转世投胎,凉月继续活着。

妖王妖后对前生今世自然了解通透,从凉月降生之日起便在三界中寻找连城的转世,只是三界众生无数,寻找一个凡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艰难,幸而还有命定之人神魂中那抹浅浅的、淡淡的相互吸引,吸引着凉月与迟慕季有了在人海中的一瞥,吸引着凉月手臂上的四叶草印记显现,更吸引着她的命魂走进地府、走到轮回道前,望着发生的一切!心伤,心痛,命魂却一动也不肯不动!

轮回道前,神佛魔鬼,众生平等,谁也不能强迫引儿的命魂跳下去,只有连城走到她身边,才能让她魂魄合一,凡人迟慕季只有死才能想起前尘往事,才能走过生死、轮回,“推”她一把!

所谓诅咒,无非情劫一场!


老猫与蔷薇是修行近千年的大妖,一般的妖兵妖将还真不是他俩的对手,他两人一边应对着奔过来的妖兵妖将,一边还有心情说笑,“不是有句话说,紫月现,邪魅出,今晚的妖魔邪祟就只有妒妖?”“哼,你我身边可不都是妖魔邪祟吗?”“此言差矣!在妖界,迟慕季才是妖魔邪祟呢!”

妖王妖后本就烦躁,一边是激烈着要奔向迟慕季的凉月,一边是聒噪不休的老猫与蔷薇,妖王怒火中烧,一个甩手,两道气浪幻化成绳索,绑缚住老猫与蔷薇,令她二人动弹不得。

凉月趁机挣脱父母的钳制,跃身上前,握住迟慕季的手,将他渐渐飞起的身体拉回到身边,抱在怀里。他胸口有一道紫光,像流水涌向自己右手的紫色印记,紫光减弱,而四叶草状的印记却渐深,仿佛是迟慕季的生命渡到凉月身上一般。“不!”凉月低吼一声,双手按在迟慕季胸口,试图按住外泄的精气,怎奈精气如光,从她指缝间逃出,汇至右臂。

凉月的执念是她要迟慕季活,迟慕季的执念是他要凉月活!

“唉,有情人终成眷属不好吗?”蔷薇叹一口气,虽然人妖殊途,但何妨一搏?

“住口!若不是你们两个小妖作祟,月儿何至于此?”妖王怒喝一声,手中用力,老猫和蔷薇身上压力陡升,脑袋垂到一旁,顿时没了半分力气,“月儿,月儿,你是妖界身份尊贵的公主,他迟慕季哪里配得上你?妖界好男儿无数,父母帮你另寻一位良配如何?”

凉月感到掌下迟慕季的体温渐凉,她的心越坠越深,“父亲!母亲!求求你们,救救他!救救他!”


远处,葵姑捧着一颗鲜红的果子跑过来,也不知道她是从多远的地方跑来,脸上竟有些薄汗,站定后稳了稳气息,对妖王说:“试,试试吧!”葵姑是看着凉月长大的,她怎么忍心凉月受这样的折磨,索性盗来朱果,只要使用得当,凉月与迟慕季都能活着,相忘于江湖好过阴阳相隔。

妖王面色一凛,“葵姑,你好大胆,竟敢如此放肆?”

被束缚住的老猫与蔷薇眼前一亮,天,葵姑手中的那颗果子竟然是朱果,并且是成熟得恰到好处,刚刚采摘下来的!对大妖们来说,朱果能够促使妖力大增,对凡人们来说,朱果则可以起死回生!虽只是小小的一枚,却鲜艳欲滴!馋的老猫伸了伸舌头,她转头望了望蔷薇,做了个垂涎欲滴的表情,被蔷薇狠狠盯了一眼,无声说了句,“狗改不了吃……”

朱果,生长在妖宫禁地,除了妖王妖后,连凉月都无权进入,何况葵姑这样一个外人?更何况她不单入了禁地,还摘下这枚千年得熟的朱果!

“妖王,公主已经想起来前尘旧事,就算诅咒得解,她这一生都不会快乐,那件事何妨一试?”葵姑跪着前行几步,将朱果高举过头,送到妖王妖后面前。

妖王妖后脸色同时一变,妖王闭口不语,妖后面有戚戚,说:“妖不入鬼狱呀葵姑!”

葵姑重重磕了个头,“我去!”

一旁的凉月身心俱疲,一心都在迟慕季身上,而老猫与蔷薇却听得清楚,也不由得变了脸色,这两人猜测葵姑是想用朱果镇住迟慕季的身体,带着他的魂魄去鬼狱,寻回凉月失散的命魂。这方法原本可行,可是妖与鬼在千余年前有过一次大战,双方定下铁则——各安其界、互不干扰,偶尔有个小妖小鬼喝醉了走错路都会被驻守边界的大妖大鬼们劈死,更不要说故意为之的葵姑?

妖王妖后不是舍不得一枚朱果,而是舍不得葵姑,为救一人而死一人,不值得!妖后弯腰扶起葵姑,凄然说道:“凉月这一世的命数一定,熬得过就过,熬不过,我也认了!”

葵姑不想认命!她低眉顺眼地站起身,却是突然甩开妖后的手跑向凉月,趁她不备将迟慕季从她怀里拉了出来,葵姑一手捏着朱果,一手拎着迟慕季,却丝毫不影响她迅捷的身手——脚下轻盈,动作快捷,顺势还将朱果塞进迟慕季嘴里,低喝一声,“随我去吧!”


第九章完……丨不负相思引目录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