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不负相思引7

不负相思引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组内成员:老猫枕咸鱼蔷薇下的阳光潇凉月

上一章《第七章:不知生死依》目录

前情提要:妒妖不置信地看了看睁开了眼的凉月,她用落雪的簪子沾了落雪的一滴心头血,施法后,插入凉月胸口,她知道这样的法术伤不了妖界公主,但可封住凉月的五感,与死人无异,只有这样才能刺激迟慕季作出维护的动作,以致落雪嫉妒心更重,而妒妖则可变得更强大。
谁能想到,凉月竟醒了!

这对于妒妖而言太过惊讶,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凉月会醒来,然而此时此刻,凉月睁着眼睛看着妒妖,妒妖居然怯怯地往后退了一步。凉月趁此连忙扶起迟慕季退到一边,“在此好生休息,我去去就来。”凉月坚定的神情让迟慕季感到了一丝丝情意。

追着妒妖跑出了很远,凉月双手托起一个球状朝妒妖袭去,“别做无用功了,还是束手就擒吧!”

妒妖瞥了一眼凉月,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别忘了这具身体想要你死!我只不过是寄生在她的体内罢了!”

凉月并不听妒妖的话语,继续向她袭击去,妒妖左躲右闪,终耐不过凉月的法力受了一击,落雪笔直地倒了下来。妒妖被打散了,这是凉月所没有想到的,凉月也觉得甚是奇怪,明明葵姑说过,有些妖她也要忌惮三分,可是此时此刻,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量,仿佛要从体内呼之欲出,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了体内的那股强大的力量。

“为什么,为什么!”妒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渐渐响起,失去了嫉妒,妒妖也就无法光明正大地存在于凉月的周围。

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浊气终于渐渐散开,凉月感到浑身无力,尤其是掌心,隐约觉着有些发烫,摊开手掌一看,在她的掌心处有一朵四叶草状的叶瓣,若明若暗地闪现着,难道说刚才的那股力量来自这个吗?

之前明明没有这个东西,它到底是怎么来的?还是说这个与自己身上诡秘的诅咒有关?越想越觉得头有些沉重,身体也不自觉地跟着沉了起来,慢慢地倒了下来,唯有那手心的四叶草叶瓣还在若隐若现地闪着。

受了伤的迟慕季不放心凉月,正要起身去看看情况,就看见孟白与蔷薇赶了来,此时已过月圆夜,孟白与蔷薇恢复了力量,可是还是来晚了,他们一人扶起一个,“凉月姑娘呢?”

迟慕季摇摇头,“就在你俩去云城外樵山后,落雪姑娘独自一人回了家,凉月姑娘不放心便跟了出去,君凌与我不放心她们俩便也跟了出来,谁想落雪不知道被何物迷了心智,挟持了凉月姑娘,可我与君凌毕竟只是习文之人,又怎敌得过迷了心智的落雪,就在忽然间,凉月醒了来,落雪落荒而逃,凉月姑娘便追了过去……”

“你这书呆子!蔷薇,你且在这里照看他们俩,我去前面看看。”孟白的神色不是很好,希望不要出什么大事,否则甭想那朱果了!

孟白很快找到了晕倒在地的凉月与落雪,她蹲下身,探了探落雪的鼻息,飘忽不定,看来是被那妒妖给看上了,世间妖魔诸多,唯有妒妖是他们忌惮的,因为妒妖无形,它可以是任何一个东西,只要有嫉妒的地方,就会妒妖的存在,看来落雪这个女子怕是对凉月产生了嫉妒之心了,否则又怎会被迷了心智?

孟白摇摇头,往落雪的嘴里塞了一粒药丸,但愿嫉妒之心早些远离她吧!转身再看凉月的时候,她的脸上都是汗水,眉头紧皱着,是看到什么了吗?

来不及多想,她背起凉月,扶着落雪回到了迟府,落雪交由迟府的丫鬟照顾,孟白和蔷薇看着躺在床上的凉月若有深思,而慕季却站一旁干着急,“孟白,前日无意间听到蔷薇说你们要等的人就是凉月,她……你们认识?”

蔷薇看了一眼慕季,点了点头,“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对于她,我希望你不要做过多的留恋,你和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蔷薇说话的时候有些严肃。妖和人相恋本就没有好结果,何况凉月是妖族公主,又怎能与一个凡夫俗子相爱呢?

“我……好!”慕季硬生生地说了出来,然后退出房间。

“老猫,我们怎么办?凉月现在是不是遇到什么梦境了?怎么到现在都还没醒来?”

老猫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你看她胸口的那个伤口,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伤口便是源头,那妒妖一定是用了落雪的血滴在簪子上插入凉月的胸口,你想办法在这个房间周围设下结界,你我二人合力一起去凉月的梦境瞧瞧。”

“嗯。”蔷薇用花瓣将这个房间屏蔽了起来,此刻任何人都进不来,但是她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所以老猫和蔷薇以最快的速度钻入凉月的梦境之中。

在凉月的梦境里,她们俩竟然看到了迟慕季,“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早就相识?”

“我不这么认为,老猫,你看到没有,这个迟慕季与我们所见到的迟慕季不太一样,或许我们可以这么理解,他有可能是迟慕季的上一世。”

只听得梦境中的迟慕季对着凉月说道,“引儿,自古文死谏,武死战,我不能眼看着朝局如此败坏却袖手旁观!引儿,离开我吧!”

“不,我不要,连城,让我陪着你好吗?我不想和你分开。”

“引儿,你我茫茫人海相遇是缘,可今生我入朝堂,便已生不由己,不想连累你……”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你若死谏,我便相依。”

梦里的那个连城或许就是迟慕季的上一世,看他们对话,想来上一世的迟慕季应该是一个文臣,为了冒死觐见,希望爱人能够离开,大抵便是这个意思吧,可谓生死相依,却终究一人赴死。

连城推开了引儿,“下一世,只愿你我为凡夫俗子,能够好好相爱一场!”

老猫与蔷薇原以为他们之间的上一世情缘就此结束,可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接下来的那一幕,让老猫和蔷薇都哑口无言,连城虽为文臣,为了冒死觐见,惹怒了皇上,赴了刑场。

可事实却是,引儿因为相思过度,陷入昏迷。

在她弥留之际,头顶处出现了一处紫色光环,那绝非常人所说的回光返照,而是一瓢药引子,是的,那是连城。虽然老猫和蔷薇都十分讶异,可就此老猫估摸出凉月这一世诡秘的诅咒一定也和这个药引子有关,莫非……

透过梦境,他们大抵了解了上一世的凉月应该为大户人家的姑娘,慕季则是文臣,因为心系百姓,所以冒死觐见,却不知道这不过是个引子,最终他的死只是为了凉月的活!如此,怕是凉月知道了一切!

老猫和蔷薇离开了梦境,回到了屋内,看到此时的凉月眼角处的泪水,想来她真的恢复了前世的记忆,然而这一世看来,慕季不过文人才子一个,莫不是又要用死来解除凉月身上诡秘的诅咒吗?

梦随风万里,几度红尘来去。人面桃花长相忆,又是一年春华成秋碧,莫叹明月笑多情,爱早已难尽。你的眼眸如星,回首是潇潇暮雨,天涯尽头看流光飞去,今世情缘不负相思引,等待繁花能开满天际,只愿共你一生不忘记。

她们俩面面相觑,就在这个时候,凉月醒了……

【七夕接龙】不负相思引8

组内成员:老猫枕咸鱼蔷薇下的阳光潇凉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