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在水一方

字数 10034阅读 272

“蒹葭,快点!”一个拉着黑色拉杆箱的女孩儿在门口催促着,而那个男孩带着大包小包慢吞吞的走出来。

“你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女孩儿有些不满地问道。

男孩儿认真的解释:“这个兜子里面是零食,我们在路上吃。然后这边这个兜子里面是我的两件比较厚的衣服,如果冷了就比较好拿出来。然后后面背的也是零食,我怕你刚一去了吃不惯那里的饭菜,就多带了一些。然后……”

“阿姨,我和蒹葭就先走了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别婆婆妈妈的了,走了!”女孩显得有些不在意,可转身的时候眉稍间却带着笑。

“爸妈,那我们走了。”蒹葭还是有一些不舍的分别。

“蒹葭,到那边有事儿给我们打电话,路上照顾着点你采采姐。”

蒹葭闷闷地哦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我分明是他姐,我怎么还需要他的照顾,分明是我照顾他才对呀。”采采摇着头嘟囔的说,可全被身边的蒹葭听了去。

“我不就比你小两个月吗,现在我也是男子汉了,我怎么就不能照顾你呢。”

胡采采扬着头给了他一记白眼,然后就钻入了计程车。

火车上的时光难免有些无聊,蒹葭就在那里怔怔的看着胡采采,眼睛里都是盈盈笑意。

胡采采在他面前晃了晃手,“你干什么呢?”

“额,嗯,我想问你饿不饿,都已经坐了半天的火车了。”蒹葭挠着头。

“你怎么这么关心别人的呢,是不是要在我身上练一练,然后好到大学找一个女朋友啊?”胡采采有些狡黠的盯着他。

蒹葭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目光,“没,没有。怎么可能呢!”

傍晚时分,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坐了一天的火车,二人都是有些疲惫,胡采采都不想从火车上下来了,行李几乎都是蒹葭拎下来的。入学报道、交学费什么的也是蒹葭跑前跑后才弄完的。然后又给胡采采收拾好床铺才离去,他进女生宿舍,舍友没有嫌弃什么,反而很羡慕,羡慕她有一个这么贴心的男朋友。胡采采的解释有些无力,加上她很疲惫,也没多讲,以后总会明白的,所以她吃了一些零食就睡了。

天刚亮,胡采采就被恼人的手机震动吵醒了。“喂,谁呀?”胡采采有些不高兴的接了电话。

“采采,我。昨天晚上看你很累也没让你吃饭,你饿了吧,我给你买了饭,就在你们楼下。我也帮你们宿舍的带了点饭,你下来拿吧。”

“你怎么总是这么婆婆妈妈的,你等我一会,一会就下去了。”

蒹葭放下手机,看了看放在怀里的油条,还有些烫,凉不了。又看了看那栋楼,嘴角勾起一个帅气的弧度。

不一会就有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女孩走了出来,蒹葭又笑了笑,跑了过去,到了女孩面前,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

“别摸我头,会长不高的。”胡采采有些嫌弃的打开了他的手。

蒹葭还是笑着,好像看到她是很高兴的事情。“已经不矮了,不长也没事。”

“那我还要找男朋友呢,让别人误会了怎么办?你赔我一个男朋友啊!”

“我是你弟弟,谁会误会。”笑容还挂在脸上,眼底却闪过一丝落寞。

“哎呀,逗你玩的!”胡采采好像看到了他的不高兴,捶了他一拳。

蒹葭从怀里拿出油条递给了她,好像没有丝毫的不高兴。“给你,趁热吃。”

“你都放怀里了,臭不臭,谁还吃啊!”胡采采向他摆了摆手。

“那我拿走了啊。”

“哎!算了算了,也就姐姐不嫌弃你吧。”胡采采抢过油条和老豆腐小跑的上了楼。

楼下有个人捂着肚子嘟囔着“怎么不问我吃了没?”,然后慢吞吞地走了,还时不时的看看楼上。然而,什么都没有。

以后,蒹葭还是每天给她送早餐,时不时地给她买点零食水果。

“他真的不是你男朋友?人长得那么帅,还超级暖,而且还挺有钱的吧,不是你男朋友才怪!”

“采采啊,别藏着掖着了,他就是你男朋友对不对?他看你的眼神就知道!”

……

胡采采有些无奈的解释,“他真的只是我弟弟,我们从幼儿园到大学一直是同一所学校,小时候一直是我罩着他,正好我比他大两个月,我就成了他的姐姐了。”话语间好像有点无奈似的。

“真的?那他成了我的男朋友你不介意吧。”弥霜接过一句话。

“巴不得呢!”胡采采扬起了下巴。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采采,来拿饭吧。”

“不会还是油条老豆腐吧。”

“呃,你不是爱吃么?”

“我也不能天天吃啊……”

弥霜突然间说了句,“我觉得挺好吃的!我去拿!”说着也不管胡采采的反应,就跑下了楼。

“你是蒹葭吗?”弥霜有些气喘吁吁的,不知道是因为跑下来有些累还是因为紧张的。

“嗯。”

“那个,我是你姐姐胡采采的舍友,她肚子有些不舒服,着急上厕所,我就帮她来拿了。”

“她肚子不舒服?真不知道有乱吃了什么。她严重吗?”蒹葭把饭扔到她的手上,盯着她。

“没,没事,不严重。”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声音还在她的耳边回荡,人却没了踪影。

果然,不一会儿人就回来了。

“给,她不严重的话就饭后一粒,严重的话就两粒。快回去吧,让她吃了饭在吃药啊。谢谢啦!”说那句谢谢的时候才稍稍展开了皱着的眉头。

他着急的样子看的弥霜一阵大脑空白。蒹葭催促了她一下她才走。

“给你饭和药,严重吃一粒,不严重吃两粒。”弥霜把东西扔在桌子上,便躺在了床上。

“什么药啊?什么严重不严重的?去了这么一会魂就丢了?”胡采采一脸的状况外。

可惜,没人回应她。不,有人回应她,回应她的是手机铃声,然后是蒹葭的关切的声音。而此时的弥霜脑子里都是蒹葭皱着眉头的笑容。

“若晞,你觉得那个蒹葭怎么样?”晚上弥霜突然钻进对铺柳若晞的被窝里,蒙着头悄悄地说。

“很爱胡采采的样子。”语气里有几分戏谑。

“一边去,我明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你问的是哪个?”

柳若晞一直不往正题上说,总是插科打诨,弄的弥霜一直在袭胸。最后弥霜忍无可忍,用出了杀手锏。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们蒹葭怎么样了,因为你觉得你们家徐溯一点都比不上他。哼!”

柳若晞倒是一点都没有生气,“你要是声音再大点,胡采采听到了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啊。”

“听到就听到,反正早晚都要知道!蒹葭就是我的男人!”

柳若晞又损了她几句,便把她赶回了自己的被窝让他睡觉去了。她自己却没有睡觉,黑漆漆的夜里睁着眼睛,不知道想着什么。

本来很安静的早晨,可是又被那个吵人的震动吵醒。有人厌烦,有人期待。

“采采,你好了没有,还不舒服吗?今天我给你换了换口味,买了小笼包,你不是说味道还不错嘛。一会你下来拿吧……”

蒹葭就跟倒豆子一样说了好多,胡采采只是在电话里迷迷糊糊的嗯啊,最后最多来一句“好的”,可蒹葭却很高兴,把包子也藏在了怀里。至于小米粥,捧在了手心里。因为他知道采采要等会儿才能下来,他不着急。等了好久,等来的却是昨天的那个小丫头。

“她呀,可能还是有些不舒服,不想起床。然后我这个好心人就来拿爱心早餐了。”弥霜没等他开口就说明了原因,然后小嘴一嘟,两手一摊,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又好像再说,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好心人。

蒹葭笑了笑,问她是不是采采没有吃药,或者是不是又乱吃东西了。又嘱咐她让采采快点洗漱吃饭,要不饭凉了吃了不舒服,还要按时吃药。再者,衣服穿厚点,别着凉……蒹葭可能觉得自己有些婆婆妈妈了,挠挠头笑了笑,把饭递给弥霜,说了声谢谢就落荒而逃了。

弥霜还站在原地,看着他逃跑。心里想着:真会关心人,总是那么的贴心,超级大暖男,还长得那么帅,反正采采不喜欢,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想着想着,脸都红了。

“唉!采采真的暴殄天物,不懂得珍惜。”

之后的生活还是傻小子每天来送饭,女一号无动于衷,有些懊恼,女N号则成了殷勤的服务员每天来拿饭。要么就是傻小子请女一号出来玩,都让女一号用长辈一般的语气拒绝,可他还乐此不疲,心里一直念叨着那几句古诗词“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傻小子就是傻,傻的偏执到死,可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死。

“弥霜,你就和她说是你们宿舍姐妹们聚餐,然后我在偷偷的跑去,这不就行了。没事,我请客!地方你随便挑!”等了会,电话那头也没有什么声音,“以后每天早上我都让你下来拿饭!”蒹葭最后又加了一个筹码。

弥霜真的很无语,她不知道为什么蒹葭在对待有胡采采的事情里就傻的冒泡。他就真的一点也感觉不到自己喜欢他吗?就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可以帮他追到胡采采的朋友吗?她自己想着想着,突然发现自己变的好傻,理解了蒹葭的所作所为,她跟本不能让自己不喜欢他,纵然知道他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啊,好吧。不过你要送我一份礼物啊!”声音里透着欢快与俏皮,与她的面部表情完全不符。

“好的!没问题,送你一份大礼!”放下电话的蒹葭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可随后弧度落下,叹了一声气,好似有些懊恼自己。

弥霜回到宿舍里又恢复了她叽叽喳喳爱说话的本性,说着什么都来了两个多月了,一个宿舍的人都没有一起出去玩玩吃个饭啥的,不如这个周末出去吧,其他人也是一呼百应,讨论着那里有不错的景点,在找找美味,决定嗨上一天放松放松。可能觉得只是四个姑娘出游不太安全,顺便就让那些有家属的带上家属,让他们充当苦劳力和护花使者。而家属,就只有柳若晞一个人有,于是在其他姐妹的撺掇下,蒹葭也光荣的成为一员,看来他不用偷偷的去了。当弥霜告诉他这个消息时,他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了句“爷也是有身份的人”。

六个人的队伍已经来了五个人,蒹葭早上早早的就起来“梳妆打扮”了,还特地的去理发店吹了个头发。不过,他的身上挂着胡采采和弥霜的大包小包,略显狼狈。另一旁的柳若晞轻靠在她身旁的男生胸膛上,柳若晞介绍过他,叫苍苍,有几分柔美的名字。可他的名字与他的长相却截然相反,身材高大,肩膀宽厚,皮肤略黑,面部线条硬朗,剑眉浓密,鼻梁高挺,是一个非常英俊帅气的男生。而蒹葭却有几分阴柔美,两个人好像是在两个极端诠释男人的帅气。

“刘秋怎么还不来,一会她来了看我打她!”弥霜嘟着小嘴,挥舞着粉拳好像要真的打一样。

果然,一说要打就来了不过,来的却是两个人。刘秋是个很内向的姑娘,即使在宿舍也不怎么爱说话,怎么突然间就有了男朋友。奇怪归奇怪,众人还是对她投去了你懂得的目光,她没有说话,脸涨红着,动作很不自然。

“别误会,我是刘秋社团的部长,我叫刘溯。听说你们一起出去玩,我就一起来玩了,不介意吧。”刘溯满脸堆笑,本就不大的眼睛就眯成了一道缝。

“不介意,都是一起玩一玩,学长比我们更熟悉这里,可以带着我们玩啊。”弥霜应道。

一路上刘溯向众人介绍着当地的一些旅游景点,有哪些特产,哪里的小吃比较有名,可以说是简略的把这个城市给大家介绍了一遍,让大家对这个城市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通过这些聊天,刘溯和他们也熟络了起来,谈着自己以前的趣事,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采采,是吧,应该没有记错,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好的。”刘溯扭过头说到。

“学长,我叫胡采采,谢谢。”胡采采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那副小眼睛就格外的不舒服。

刘溯没有在意胡采采的不理不睬,继续说道,“这是你的男朋友吗?你俩挺般配的。”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是啊,这是我的女朋友。”蒹葭抢一步说。

胡采采瞅了他一眼,眼底满是坏坏的笑意,“我可不喜欢小时候总是被说成是我妹妹的男孩,相比较来说我还是喜欢若晞旁边的苍苍那种类型。”

刘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略显尴尬。蒹葭则是第一时间向苍苍投去了敌视的目光,好像在告诉他,这个人是我的。苍苍则因那句话有些不好意思,柳若晞站起来笑骂了胡采采几句,气氛又活跃起来,谁都知道那是在故意气蒹葭。柳若晞又重新做到了苍苍身边,低着头不知想着什么。

蒹葭却因那一句话,便死活也要和苍苍挣个高下。

餐桌上,游戏中,刘溯无不在对胡采采大献殷勤,好像是中了那一见钟情的魔咒。蒹葭恨不得上去一拳把他打死,那个刘溯真是个厚颜无耻之人!在场的人都这么觉得,因为他们都知道蒹葭对采采的情意,突然间出现的刘溯就好像个第三者插足。可又一想,胡采采也没有答应蒹葭,蒹葭只是个比刘溯出现的更早的仰慕者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横刀夺爱,第三张插足之说。唯一让蒹葭高兴的就是,他有了目标!采采不喜欢柔弱帅气的男孩,而是喜欢血气方刚,棱角分明的男生。

一天下来,蒹葭真的连杀人的心情都有,刘溯丝毫不掩饰他对胡采采的爱意,各种明送秋波,暗送秋波。不过,这倒是给了他动力,他要尽快成为血气方刚的汉子!

回来后,蒹葭一有时间就去锻炼,他很坚持,想着要让胡采采更喜欢自己一点。可是锻炼了一个多月都没有多大的成效,平时他的锻炼就是跑步,俯卧撑,仰卧起坐,蹲坐等等,可是自己有些瘦了肌肉却没有多少,这让他自己很无奈。于是他找到了采采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生,苍苍。他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后,苍苍想了想,就问了他一句话。

“你有补充蛋白质吗?看你以前就瘦瘦的,估计挑食吧,只是锻炼而不补充营养,怎么可能锻炼出肌肉来。”

“啊。”蒹葭从嘴里蹦出来一个字。

“以后就跟我一起锻炼吧,我在交给你该如何饮食,早早的成为我这样的身材。哥交给你怎么撩妹。”说着他的剑眉一挑,嘴角咧出一个邪魅的笑。

“悬直垂腿,主要是锻炼腹部肌肉。别动!坚持着,再久一些就能变成我这个样子,你的采采喜欢的腹肌。”苍苍撩起衣服,显示着自己的八块腹肌,蒹葭则咬牙坚持。

“仰卧起坐也是锻炼腹肌的一个方法,你不来健身房的时候,在宿舍也可以练。我再给你说练习臂力肌肉的方法……”

苍苍在那里讲的滔滔不绝,时不时的做一下示范,蒹葭在那里练了半天,他就真真正正的了解到了体育生的痛苦,他那小身板,差点散了架。虽然这样,蒹葭每天都给自己留出一定的时间来锻炼,他一心想着胡采采看到自己肌肉隆起的样子,想想自己就笑了。以至于最近都有些冷落了胡采采似的,他心里还想着,可别让徐溯钻了空子,还好胡采采并不喜欢那个小眼睛。不过,他和苍苍、柳若晞熟络了起来。

这天,三个人一起出去吃饭,苍苍又一次喝醉了。每次出来喝酒,苍苍都是不醉不归,用他的话来说,喝就要喝的尽兴!蒹葭和柳若晞把他送了回去,送到了那个苍苍和柳若晞租的屋子。

“你好好照顾他吧,又让他喝多了,哈哈。”把苍苍安顿好了后,蒹葭在门口搓着手。

“算了吧,今天他喝的不是很多,我回宿舍,我们一起回去吧。”柳若晞在门口挽了一下头发,看着蒹葭。“你等一下,我拿点东西。”

等了一会儿,柳若晞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了,衣服很衬她,勾勒出了女性身材的美。而且,她的面容更美了,不知道是灯光的原因还是她偷偷的在里面补了补妆。

“蒹葭,我想和你说个问题。虽然你可能会觉得我很,很……”柳若晞手扯着裙角,低头看着鞋子。

“怎么了?苍苍对你不好?”

过了会,柳若晞抬起头看着蒹葭,好像鼓起最大的勇气来说下面的话,“我知道你和苍苍是好兄弟,我也知道我现在是苍苍的女朋友,可是,可是,可是我喜欢你!”

许久,蒹葭没有说话。

“你……你喜欢我吗?”柳若晞咬着下唇,站直了腿。

“有点喜欢的,你让我考虑……”

没等蒹葭说完,柳若晞的红唇就覆盖了上来,吻得很火热,舌头如灵巧滑腻的泥鳅,双手抚摸着那刚凸显的肌肉。蒹葭停顿了一秒,下一秒便如一只挣开牢笼的野兽。

柳若晞躺在蒹葭的怀里,小手抚摸着胸膛,“明天我就和他说分手好不好?”

蒹葭没有说话,手轻轻地敲着柳若晞的手。

“你不会生气了吧,我就是现在打电话和他说,他也没有醒啊。”柳若晞巧目盼兮,美艳不可方物,却多了几分妩媚。

“没有,怎么可能呢,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蒹葭摸着光滑的背,“不过,先别和他说,在委屈你几日。等我让胡采采爱上我,我们在他们两个人面前公布我们的关系怎么样?”

柳若晞怔了怔,但又很快的恢复笑容,“你真坏,还说你不小心眼!”

蒹葭关了灯,微弱的月光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之后,蒹葭很少去找苍苍锻炼,说是最近冷落了采采,要多陪陪她。蒹葭有空就来找胡采采,可她经常已经被刘溯约走了。这一天,蒹葭又约她,可又如往常一样的被刘溯约走了。蒹葭放下手机,攥紧了拳头,狠狠地在空气中挥了一下,怒气冲冲的回了自己的屋子。他和柳若晞有了那层关系之后,他也偷偷的租了个房子。

进了房子根本没有开灯,即使是在傍晚阴暗的他他很准确的拿了罐啤酒,打开了就猛灌。他把喝了一大半的易拉罐狠的摔在桌子上,面部狰狞,又打开一罐啤酒灌了起来。好似魔怔的嘶吼着:

“你爱的是柳若晞,你爱的是柳若晞!是柳若晞!不是他!你不爱他,哈哈,你怎么可能爱他呢!不可能……”

突然,铃声响了,来电是“姐姐”。

“蒹葭,快来!我在……我在奥威斯酒吧!快……”

“你个小婊子!还特么的敢打电话!考老子我今天不收拾你!”那小眼睛眯起来,就像一道杀人不见血的刀芒。

蒹葭扔下易拉罐就跑,疯了一样。

离得不是很远,蒹葭打了个车很快就到了酒吧。酒吧里灯红酒绿,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踪影,打电话更是什么也听不见。他找到那个畜生一定打的连他妈妈都认不出来!蒹葭想到了厕所,果然,里面还有挣扎的声音。

“砰”!蒹葭把门踹开,正准备扬起拳头揍的时候却尴尬的发现不是。

“蒹葭!”

蒹葭踹开了门,那畜生竟好像全然不知危险在靠近,还在撕扯着胡采采的裤子,上衣已经被撕掉了。门被踹开狗,他才转身。

“小兔崽子,坏了老子的好事,你姐姐虽然不喜欢我,但是也不喜欢你。我知道你现在在锻炼,可是就你那小身板,呵。本来以为会晕倒那娘皮,没想到竟然他妈的买到了假药!妈的,晦气!”

“你就不怕我们报警嘛!这可是强奸罪!”

“要不说这回他妈的晦气!以前的迷晕了,醒了知道后谁他妈向外说自己被强奸了!妈的,老子走了!”说着就那些上衣向外走,看也不看瑟瑟发抖、泪雨阑珊的胡采采。

本一动不动的蒹葭上去就给了他一拳,然后拳头就如雨点般落下,让猝不及防的刘溯根本无从还手。蒹葭就像嗜了血的猛兽,打红了眼睛,拳头都打破了,好似不知疼痛和疲倦。

“算了吧蒹葭,他都这样了,咱们走吧。”胡采采从地上拾起刘溯的上衣给自己披上。

“不行!报警,必须让这种人绳之以法!”

胡采采皱着眉头,面露苦色,“算了吧,以后让姐姐怎么做人。他都被打成这样,也算罪有应得。”

“可是,不能让这种人在逍遥下去!”

“蒹葭!走吧!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好不好!”虽然平时有些慵懒但骨子里很倔强地胡采采,眼里噙着泪水,乞求着。

蒹葭叹了口气,又踹了躺在地上的人几脚,扶着胡采采离开了。

“蒹葭,这件事以后就再也不要提了,好不好。”

“知道了,姐。我送你到我租的屋子里休息吧,今天你就别回宿舍了。”

胡采采也没有问什么,她的心里实在是很不舒服,她需要时间自己冷静冷静。

清晨,一抹阳光从窗子透了进来,照在了胡采采的脸上,依稀还能看出泪痕,本没有睡踏实的她被阳光照醒了。昨天的事情真的就像恶梦一般,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不敢想象,那种事情真的发生了自己会怎么样,辛亏蒹葭救了他。她想着,他不在是个男孩子,而是个英勇的男人了。说实话,还真的不错。

“姐,我给你买饭了,油条和老豆腐,你以前最爱吃了。”蒹葭早上买了饭赶紧给他送来了,昨天就没怎么吃饭。这个情节像极了他们刚一开学的时候,可心境一点也不一样了。

“我现在也爱吃,不止以前爱吃。你怎么最近总是叫我姐,你不是喜欢叫我采采吗?”胡采采看到他后好了许多。

“我……你本来就是我姐啊!快吃饭吧,要不凉了。”蒹葭赶紧岔开了话题。

“蒹葭,通过昨天的事情,我确定我是喜欢你的。以前我也喜欢你,只是不确定而已,你可以……”

“姐,别逗我了,你这不开心就拿我寻开心啊!快点吃完饭,一会带你出去玩会。”蒹葭逃避着胡采采的目光。

胡采采更加失落,一下子躺在了床上,眼睛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就是……就是因为……因为昨天的事吗?”

“怎么可能!不是的!是……”蒹葭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都是我自己自找的,都怨我。”胡采采依旧躺着,眼角默默地流着泪。

蒹葭张了张口,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用拳头砸了自己的手掌。看了眼躺着床上的胡采采,走了。

蒹葭疯狂的在宣泄,丝毫不顾柳若晞的感受。许久,小屋里才安静下来。

“你怎么了,不高兴么?”柳若晞把蒹葭搂在怀里,摸着他的头。

“要不我和那谁说分手得了,我不想看到那副面孔,还是我们家蒹葭好看,行吗?”看蒹葭不说话,她把他搂的更紧了,试探着问。

“再给我两天时间,快了,你先回去陪着苍苍吧,别让他怀疑。”蒹葭皱着眉。

“让我再待会,好几天没搂着你了。”

“我今天遇上点事,快,听话,过了这几天,咱们挑明了关系我天天陪着你。”蒹葭虽然是在哄她,可语气里却透着一种不可质疑的感觉。

柳若晞走后,蒹葭一个人在床上躺着,突然他坐了起来,疯狂的砸着床,眸子里都是猩红,甚至,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蒹葭,来老地方,你多久没有来找我吃饭了!说定了啊,一会就去啊!我请客!”苍苍突然打电话来。

蒹葭想拒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嗯,知道了,一会就去了。”

“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样子?”苍苍问着总是瞅窗外的蒹葭。

“没事,来,喝酒!”

“来!一醉解千愁!”

难免,两个人都喝的有点多。还好,因为柳若晞劝他们别喝多,要不她自己可弄不回他们两个,要是喝多了就让他们露宿街头,这才罢了。不过,还是柳若晞搀着两个人才回了家。

回了家,柳若晞赶紧给两个人弄了点果汁醒酒,两个人却死活也不肯喝,倒是在床上盘着腿聊了起来,嘟嘟囔囔的根本听不清说的什么。柳若晞要留下来照顾他们,却因为蒹葭的一句话就走了。

“毕竟,今天我们还是朋友。”

她以为,蒹葭这是要和他挑明关系了吧。对啊,毕竟,他们曾经是兄弟。俗话说得好,朋友妻,不可欺。

想到了这些,她便打了个车走了。可到了宿舍却发现没有人,自己的钥匙还找不到了。估计是丢在苍苍租的屋子里了,她不的不回去拿,那两个人是死活也送不回来的,打电话问了室友,也一时半会的回不来。

打开门,屋子里满是酒气,她瞅了一眼卧室,那原本要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实在是看不下去,又关了门出去了。

她就坐在门前,仰着头,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并不是仰一仰头就能让眼泪就回去的,也不是不去想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就不会发生。哭了好久,没有声音的哭了好久,她擦干了泪,咬着牙,紧紧的攥着衣角,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戾气,好似刚从酆都出来的鬼怪。

“喂,采采吗?蒹葭在苍苍租的房子里给你了一个惊喜,快来吧,他在这等着你呢。”

“真的假的,别骗我。我今天还看见他了,他都没有和我说。”

“跟你说还能叫惊喜!快来吧。”

“哎,若晞,你知道嘛,我今天向他表白了,他没有答应,我还以为他不喜欢我呢,原来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行了,我一会到!”胡采采原本的不高兴一扫而空。

“他们在里面?”胡采采问着在门口的柳若晞。

“自己看吧,很精彩。”柳若晞面如死尸。

“你,你怎么了?”感觉有些不对劲。

“自己看吧,都到了还问我什么。”说着,一把推开了门。

迎头而来的是一股酒气,胡采采有些纳闷,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酒味?胡采采上了个台阶,本就不大的屋子一览无余。

床上是搂在一起的两具赤裸裸的身体,一个肌肉虬起,一个肌肉初显,一个皮肤微黑,一个皮肤白皙。可能是因为开了门吹进了冷风,皮肤白皙的男子向门口看了看,瞬间清醒,背后生寒,这种寒冷比风吹的要冷一万倍!

“姐,你……你怎么……怎么会在这?”

胡采采愣在那里,犹如冰雕。

柳若晞像是鬼叫的声音突然从胡采采身后响起,“你不仅把我骗到了床上,还把我男朋友骗到了床上,真是厉害啊!哈哈!我怎么说你不让我和他说分手!”

因为柳若晞的鬼嚎,苍苍也醒了过来,看了看四周,没说什么,只是把手指插在了头发里。蒹葭从床上拿了床单遮住下身向采采走过来,顺便也给苍苍扯了件衣服盖住了。胡采采看他过来却是不断的向后退,蒹葭一个健步抓住了她。

“姐,你就这么怕我吗?还是嫌我恶心?我,我也不想看见这个样子啊!我以前一直是爱你的,你说你喜欢苍苍那种类型的男生,我就跟他学,可谁知道时间久了,我竟然……我竟然喜欢上了他!”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你让我走!让我走!”

“姐!你那天你在酒吧那样我也没有嫌弃你啊!我就真的那么让人恶心嘛!我有什么错!谁不想过正常人的生活!谁不想!可是我不能啊!我不能!”

胡采采只是一味的哭着,终究是不想逃走了,任由蒹葭说下去。

“是啊,姐!我怎么就喜欢上了他呢!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后来柳若晞向我表白,她竟然吻了我,我还有感觉,当时就以为我还是喜欢女人的,我还有救,可谁知道,苍苍在我们脑海里根本就是挥之不去,就像当年的你。可就连你对我说爱我的时候,我都没有什么感觉,你知道当时我是什么感觉嘛!我爱了二十年的女人我竟然不爱了,反而去爱一个男人!我也想让我自己是一个正常人,爱一个女人,和她娶妻生子,可是我做不到啊!姐!我该怎么办!”蒹葭扑在了她的怀里,就像小时候他被打了之后的样子,很无助,就像飘在水上的浮萍。

“苍苍!你干什么!”那鬼嚎一般的声音再度响起。蒹葭瞅了一眼,也忍不住的叫了一声。

不知道苍苍从哪里找出的剪刀,用力的刺进了心脏,血液就好像喷泉一样向外涌,蒹葭死死的用手按住还是无济于事。两个女生瘫坐在一旁,身上都是血,蒹葭在哭嚎。

“苍苍,是我害了你!我为什么要爱你!我明明不爱柳若晞为什么还要顺水推船,这两件事情都是你不能接受的吧!都是我的错!我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人!我恨我自己!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后来听说,柳若晞和胡采采都找到了如意郎君,生活幸福美满。她们还会隔一段就回母校看看,想想在这里的时光。她们来到学校,一定会去学校不远处的大水塘去看芦苇,他们毕业后不知谁在里面撒了些种子,这些年芦苇长得格外茂盛。他们还说那是因为一直有人在管理,有个男人撑着小船,游弋在水面,含情脉脉地看着那苍苍蒹葭,还会轻轻的握在手里,好似那是他的绝美情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