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幻想的爱情是什么样子

1.

      “温暖!你在看什么看这么入迷?”江晓柔一把夺过我手里的信。

“哦~情书哦!”江晓柔阴阳怪气地读起来,“温暖,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的温和谦逊,喜欢你的大度善良,喜欢你时时刻刻为别人着想……咦!这么肉麻!”江晓柔一脸鄙夷地把信纸丢给我,还留下一句:“什么年代了,还写情书……”然后爬上床开始翻手机,开始做她玛丽苏的白日梦。

      “温暖,几点了?”刚醒的黎佳眯着眼问我。

     “十点半了。”我边收拾散在桌山的信纸,边回答。

     “温暖,喝杯麦片啊。对了,我晚上有个约会,可以用一张你的面膜吗?”黎佳从床帘里探出个头,笑嘻嘻地跟我说话,然后起身从我书架上格拎走了我刚买的燕麦片和最后一张水光面膜。

      我把信纸撕个粉碎丢进纸篓。

     “哎,怎么撕了,那男的也还可以嘛,看起来挺有钱的样子……”江晓柔横卧在床上,像贵妃醉酒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那让给你好了……”我没有抬头看江晓柔,翻开英语书,开始写作业。

     “咚”,巨大的甩门声让宿舍瞬间安静。丁橙回来了,带着她浓烈的花粉香和劈啪作响的三吋高跟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波澜不惊,毫无感情。

2.

      我叫温暖,大一。我的室友们,一个艳俗贪婪,一个过分苛刻,一个物质骄傲,每一个都让我想要退避三舍,可我们还是这样和平相处在同一屋檐下。倒不是说我自己有多温柔善良,我觉得我的本心也带着邪恶,我所呈现的善良,都渴望得到感激。因此我讨厌她们三个,讨厌她们像蛆一样依附在我身上,永无止境地期待着我的善良。但我从来不说,永远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准确来说,我没有朋友。因为我表面上谦逊温和的性格让所有人都觉得容易相处,同时也让所有人觉得从我身上得到好处是理所当然。因此,我可以和所有人变得亲近,却不愿意在他们身上花一丁点心思,同样的,他们也不会愿意在我身上留心一点点。

      如果说任何人的相遇都是宿命的安排,那么,我和宋臣羲注定是一段孽缘。

     “听说你把南城的信撕了?”一个男生突然走过来坐在我对面,吓得我握着勺子的手颤抖了一下,差点把汤洒了。

     “你是谁啊……”我低着头,不敢看他。完蛋,一定是南城的哥们儿来寻仇了。

     “你别管我是谁!”他突然提高了嗓门,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然后慢慢靠近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干得漂亮!”

      我猛地抬头,正好对上了他看着我的眼睛,他冲我笑了下,走开了。

      我认得他,宋臣羲,从丁橙那里看到过他的照片。好像是丁橙的小姐妹很喜欢他,是个富二代,但是私生活糜烂。当时丁橙介绍他的时候虽然带着蔑视他走肾不走心的情感生活的态度,但还是很容易看出她对于这张帅气的脸和身后巨大财富的向往。反正我是搞不懂他们这些人的生活,也不想融入。倒是被宋臣羲这么一闹,我的饭都凉了,让我有些烦躁。

3.

      可是生活偏偏就像洪流,把不相干的人都搅在一起,汇入深不见底的汪洋。

      在食堂遇到过宋臣羲之后,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开始了接二连三诡异的相遇。

      在食堂,去上课的路上,回宿舍的路上,甚至在厕所。每一次,宋臣羲都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有一次碰巧是跟江晓柔一起去洗手间灌热水,宋臣羲的热情让江晓柔对我刮目相看。当然了,她的态度是:你怎么会跟这种人搞在一起。

      那天,在英语课上,老师点到宋臣羲的时候,在最后排突然传来了声,到。英语老师把老花镜顺着鼻子往下移了移,瞪大了眼珠看着坐在最后排的宋臣羲:“你竟然来上课啦!”上了大半个学期的课,我才知道,原来他跟我上同一节课。

      课间休息,我从洗手间灌完热水回来,回位置的时候路过最后排,宋臣羲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嗨,温暖!你也在啊!”

       我尴尬地回头冲他笑笑,回到座位准备上课。

      “啪!”从我身后飞过来一个运动背包,稳稳地降落在我旁边的位置。宋臣羲跑过来坐在我边上:“我没什么认识的人,一起坐嘛!”他刻意加强了“坐”这个字,然后冲我邪恶地笑了笑。我别过头去,没有理他,却忍不住脸红了。我用头发遮住发烫的脸,低着头整理笔记。

      “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吧!”他趴在桌子上,头靠在胳膊上,侧着头小声跟我说。

      “不了,我有约了。”我一本正经地说谎。

       “哦,那好吧。”他的神色竟然有些失落,然后别过头去睡觉。

4.

      自从那次以后,好长时间我都没再遇见宋臣羲,他也没有再来上英语了,我突然暗暗地有些失落。这一段时间,竟然让我产生了难道宋臣羲是生气了这样的想法。当然,这样的想法随即就被我自己扼杀了,宋臣羲是什么人,温暖你真是可笑。

      事实证明,一切确实都是我自己臆想的一场短暂的爱恋。

      学院杯篮球比赛,每个学院都派出自己的队伍互相竞争。昏昏欲睡的下午,我正在看周星驰的《大话西游》,被江晓柔拖去看决赛。我们学院连续六年拿下了第一,出场自然是气宇轩昂。而宋臣羲他们学院连续六年第二,紧跟着我们学院的队伍入场,显得有些气势不足。宋臣羲穿着白色的球衣,干净清爽,很适合他。在看台最前排站着一个小个子的短发女生,化着精致的妆,穿着男式的球衣,大声呼喊着宋臣羲的名字。说不清楚为什么,我就是很讨厌她。那么小的个子还偏穿男式球衣,毫不介意袖口大开,里面黑色的bra清晰可见,呼喊得青筋突起,简直没有一点女生该有的矜持。

     “我靠,你看那个宋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喜欢宋臣羲一样。”江晓柔对那个短发的小个子女生指指点点。我立刻点头表示赞同,真心实意,第一次,我觉得我跟江晓柔有了共识。

      比赛异常激烈,我的心思却一点都不在赛场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页一页翻动的计分牌,在心里暗暗较劲,我们学院一定要赢才行,绝对不能让宋臣羲嚣张。直到比赛结束,都没回过神来。

     “哎呀,结束了……”江晓柔在一旁叹息。

     “什么?结束了?那我们不是还少三分吗?”我显然没有意识到身旁那些刚下场的球员,只执着于我们学院最后都没有再翻动的分数牌。

      江晓柔猛地拉了拉我的衣角,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堂皇,迅速坐下来,不再说话。自然地,我也没有看见在我荒唐地感叹我们学院输了的时候,远处一边喝着宋意递过来的水,一边盯着我发笑的宋臣羲。

      走出体育馆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在夜幕降临之前,凭借着最后一点点日光,我清晰地看见了走在前面的宋臣羲和宋意。宋意自然地拽着宋臣羲的衣角,头靠在宋臣羲的胳膊上,她当然是靠不到宋臣羲的肩膀咯,像是大哥哥拎着幼儿园的妹妹,真好笑。我又在心里默默地生气。

5.

      平安夜的前一天,气温骤降,天突然开始下起了大雪。在南方,这真是难得的浪漫。丁橙还是风风火火地闯进寝室,我总觉得她一定是跟我们寝室的门结下过什么不可饶恕的仇。

     “温暖,南城叫你明天一起去玩,你去不去啊?”她一边脱下大衣,一边对我说。

     “不去。”我继续刷剧,无心理会。

     “宋臣羲他们都在啊,你跟他不是挺熟的嘛,我们大家一起去咯,顺便联谊!”她这么一说,成功地引起了江晓柔的注意。

      “联谊啊?可是我们家那个肯定不会让我去的吧……”暧昧又娇羞,好像是我们在逼良为娼。

      “哎呀,都去嘛!不然你们还有什么活动啊,他们搞个大趴,大家一起玩多好。”我明白丁橙是非去不可,所以就想法设法说服我们一起去。

      “那好嘛,去咯!”黎佳突然从床帘里探出个头来,反正是白吃白喝的事情,她就饶有兴趣。

      丁橙兴致勃勃地开始聊微信:“好啦好啦,我们寝室都会来的。”

       对于聚会这种事,我向来只是被通知。

      平安夜的聚会,我本来并不打算作什么准备,突然听丁橙说宋意也会去,鬼使神差地,我拿起粉底液,涂涂画画起来。简单地打个底,描个眉,涂一点唇膏,选一身别致的衣服,看似不在意又花尽了心思。剩下的几个,黎佳依旧保持自暴自弃的状态,问我要了张面膜,敷完就没有任何其他步骤。江晓柔和丁橙轮番换装,化妆,挑选眼影颜色,唇膏搭配,这一幕,让我不自觉和灰姑娘的故事联系在一起。我们将要奔赴一场盛大的王子的舞会,成王败寇,全在这一夜。

6.

      大雪纷飞,风尘仆仆,只为一场没有轮廓的爱情,这绝对是我做过最疯狂的事情。

      轰趴馆的暖气让飘落在肩头的雪花瞬间融化,连水滴都蒸发不见。宋臣羲穿着驼色的牛角扣大衣坐在沙发上,宋意穿着亮红色的连衣裙把头靠在宋臣羲肩上。我真是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一见到宋臣羲脊椎就会消失。

     “温暖……”南城看见我。

      我尴尬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平心而论,南城还是个不错的人,跟我在同一个社团,总是会主动帮忙。我不喜欢他,他也没有纠缠不休。但是在他的眼里的那个我,是我不曾喜欢的样子。

      宋臣羲听到声音转头看了过来,眼神是我看不清楚的含义。

      聚会的时候,是我觉得最孤独的时候。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有相似的体会,一个人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孤独,一群人的时候才觉得身单影只。黎佳忙着吃,丁橙和江晓柔忙着各种交际,我待在一边,如坐针毡,望着窗外的夜景,思绪开始四处游荡。

     “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看的《大话西游》。我不需要什么金甲圣衣,也不要七色云彩,我只想他快快来带我离开。

     “温暖,再去洗点水果嘛!”忙着聊天的丁橙突然回过头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房间里很吵闹,大家都各管各的玩着,没人理会。我什么也没说,起身往厨房走。

      水哗哗地流淌着,敲击着水槽的壁,发出哔哔啵啵的响声,我突然很感谢丁橙,让我有了安身之处。

     “不喜欢就别做啊。”宋臣羲的声音突然穿越外面的吵闹,传进我的耳朵。

      我猛然抬起头,头顶磕到他的下巴。

      他“啊!”一声叫起来,像个小男孩一样瞪着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很无聊吧,我们走吧!”他拽起我的胳膊。

      “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拖走。

7.

      宋臣羲握着我的手腕,温热而有力。雪花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在我的心上撒下了一把玻璃珠子,扑通乱跳,我觉得自己真的疯了。

     “温暖,我喜欢你。”他盯着地面,是我从未见过的羞涩。

     “你跟多少个女生说过这句话。”我险些沦陷。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我咧嘴一笑:“就你一个。”

      我冲他翻了一个白眼。

     “跟她们,不需要喜欢……”他低下头。

      我抽回手,慢慢向前走,没有说话。

     “那你喜欢我什么?”过了很久,我还是忍不住好奇。

     “喜欢你野心勃勃,敢爱敢恨。”他盯着我的眼睛,不容许我躲闪。

      真是个有趣的答案,真是个让我钟意的答案。

     “我知道你是个‘坏人’,只有我知道……”宋臣羲咧嘴一笑,像能洞察一切的侦探,“你根本就不是一味为别人着想,你只是为了能平静地生活。你想要的东西一点都不比她们少,但你不说。你害怕,害怕说出来也没人理会,因为你根本没有朋友……”

      我盯着宋臣羲的眼睛,一动不动。我无法相信有一个人的词句一字不差地映照着我的内心。而一切不是在梦里,周围的寒冷带给我强烈的现实感。

      “你闭嘴。”我不由自主地冲他吼,强烈的自我防御不受控制地打开。

      “你喜欢我吧,对吧!所以你讨厌宋意。”他还是坚定地说着,完全不理会我的反感。

       我透明得无地自容,强烈的自尊却不肯服输。

      “那你呢?你就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吗?你们不过是相互攀比。我撕了南城的信你那么开心,是因为你根本接受不了别人比你好。你对所有人都不用心,因为你不敢,你只允许你玩别人。难道你就是个好人吗?”我在谁比谁更坏的游戏上不甘示弱。

      宋臣羲盯着我,突然扑哧一声笑出来,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我真害怕我费尽心机地去接近一个人,得不到任何回报。既然我们都罪孽深重,不如就在一起算了。”

      我没有回答,只是紧紧地抱着宋臣羲,多么难得的浪漫,多么难得,你刚好是我幻想的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6,102评论 73 249
  • 1.你早晚都会明白,答非所问就是回答,敬而远之就是不喜欢,沉默不语就是拒绝,闪烁不定就是撒谎,忽冷忽热就是答案,冷...
    离星星很近耶阅读 2,479评论 14 72
  • “筱沫,我不知道你那个学长和你说什么了,总之你别听他瞎说,你所知道的都是误会巧合。”“巧合?当初你与她一起去图书馆...
    丝竹水韵阅读 64评论 0 3
  • 昨天晚上,我问他喜不喜欢我,是不是认真和我交往,他没有直接回答,只说你喜欢我我就喜欢你。我又追问是不是认真和我交往...
    等等别等等许阅读 718评论 10 23
  • 十二月了,到了今年的末尾,应该快下雪了。我等待着初雪的到来,因为她说,“初雪的时候,所有的谎言都值得...
    佐迁然R阅读 1,253评论 10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