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幻想的爱情是什么样子2.0

这个故事写给所有喜欢 你幻想的爱情是什么样子 的人们 感恩支持

若爱,至死不渝

1.

春日的黄昏,太阳懒洋洋地坠入西方,把天际染得一片橘黄。又一季《破产姐妹》结束,我躺在床上,突然觉得有些虚无,为剧集,也为自己。看着从落地窗里透进来的最后一丝阳光,我下床准备去食堂,突然宋臣羲来了电话。

“在干吗?”

“准备去食堂。”因为在冷战,我回答得毫无感情。

“晚上我有比赛……我想你要是能来就好了。你觉得呢?”宋臣羲在电话那头撒娇。

我自认为撒娇是女生做的事,对于他这种剥夺女性权利的行为,我爽快地挂掉了电话。

晚上的球赛我自然是准时到场。宋意依旧在那里高声呼喊着宋臣羲的名字,搞得我有些烦躁。她故意向我示威吗?还是宋臣羲完全没告诉她我们在一起的事?不管是因为什么,都使我不太开心。

中场休息,宋臣羲还没走下场宋意就冲上去又递汗巾又递水。宋臣羲朝看台方向扫了一眼,咧嘴笑了笑,没有接过去,径直向看台走来。宋臣羲站到我边上,若无其事地一把夺过我手里的水,自顾自地拧开瓶盖。

“谁说给你喝了?”我朝宋臣羲翻了个白眼。

宋臣羲坐下来,紧挨着,手横抱在我肩上,在我耳边低语:“出门在外也给我点面子嘛!”

宋臣羲急促的呼吸穿过我的耳朵,不由得让我脸红心跳。

“这么喜欢我,脸都红了……”宋臣羲戏谑地笑着。

“你少自恋了!”我又白了他一眼。

站在场上的宋意尴尬地往看台上走,我骄傲地回应了她一个眼神,她冲我不屑地冷笑了两声。

那一刻,我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那种感觉就像在嘴巴里撒一把跳跳糖,然后紧紧地闭上嘴,任凭它怎样活跃也是满满当当的安全感。

2.

新的一个学期,宋臣羲跟我报了相同的选修课,虽然是完全跟他的专业不搭边的课程,再加上原先的英语课,我们基本上有一半的课程在一起。上课的状态就是我看PPT,他看我。我本是个性情冷淡的人,却也不厌倦这种过分暧昧的行为。原来人们信誓旦旦说下的自我,在恋爱的时候全是扯淡。有的时候,听课乏了,我偏过头看见正熟睡的宋臣羲就会觉得很欣慰。他睡着的时候特别安静,什么坏习惯也没有。我暗暗地想,不打呼噜就好,不用担心睡不好觉了。然后再看一眼宋臣羲,偏着头不知做着什么美梦,嘴角浅浅地带着笑意,像是在耻笑自己就会觉得羞耻,好像我们真的要过一辈子一样。可是如果不是他,全部推翻重来一遍,我闭上眼,觉得心口有一把尖刀刺得心尖泱泱地出血,不敢想象。

宋臣羲不知道给我们社团的女社长什么好处,什么也不会就随随便便地加入了我们摄影社。我追问他,他一脸傲娇地回应我,当然是美男计了。明明知道他是在说笑,我却还是很生气。宋臣羲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人们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罢了。他,宋臣羲,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

我挥起手,佯装要打他,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然后从后背抱住。

宋臣羲把头靠在我肩上,骄傲地在我耳边低语:“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我呢……”

我很想狠狠地反驳他,喉咙却黏稠地开不了口,只是低着头,面红耳赤。

摄影社难得集体出外景,地点定在西塘。

小桥流水人家,房前屋后的小巷,却邂逅一个丁香一样的少女,那曾是我最向往的爱情。我总以为,只有说得死别生离的人才会是我心尖的刀,却没想到身边人竟是个丝毫不懂得淅沥春雨的意境的浪荡男儿。

“我靠,出来郊个游还下雨,这种雨最烦了,四面八方地来,挡都挡不住。”宋臣羲望着车窗外淅沥的小雨埋怨。

“你还学会用成语了?”我白了他一眼,“这叫意境懂不懂!”

“矫情!”他瘪了瘪嘴。

到达西塘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雨也停了,天际的底端透出一些橙黄。空气里还是凝聚着厚重的水汽,湿漉漉得给整个天地降温。站在桥上,我冷得哆嗦了一下,宋臣羲从背后抱住我,把我的手握在手里,头靠在我肩上,他好像真的很喜欢这样抱着我。一阵潮湿的悠远的饭菜香顺着古老的青石路裹着雨后青苔青涩的味道飘过来,正好是这样一个场景,不免让人忧伤。

“我想家了……”我轻声说。

“难道不是饿了吗?”宋臣羲跟我开玩笑。

我使劲从他怀里挣脱开:“宋臣羲你真是根木头!”然后生气地往前走。

宋臣羲跟在后面贱兮兮地笑:“被我说中了吧!”

晚饭之后社长开始分房间。原则上是男女分寝,但是社团内有好几对情侣,就把原则打乱了。宋臣羲一边偷偷摸摸地拿出张房卡在我眼前晃,一边偷笑。我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可是他已经十分迅速地把我的行李全都搬到房间里。

3.

我因为之前的事还在暗暗生气,抵着宋臣羲的胸膛愤怒地把他往门外推:“你去死好了!”

宋臣羲双手抓住我的手腕,凑近来暧昧地说:“你还真舍得啊!”

明明是对我说着这些话,我却不自觉地想象着宋臣羲曾经也这样抓着别的女生,任凭她怎么生气,他还能暧昧地说着情话。我并不是不在意他的过去。想到这里,我更加生气了,大声冲他吼:“你滚!滚!滚!滚!”

宋臣羲显然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真的怒火,他慢慢地打开门,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眼神里恋恋不舍像是被赶出门的流浪狗:“那我真的走了,真的走了……我真的走了……”

我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心里爬满了蛆虫般痒,但是嘴上还是坚定地驱赶他。

“那你自己别踢被子,别感冒……”他的眼神里没有任何希望,低下头,准备关门。

门缝越来越小,就在宋臣羲要退出我视线的那一刻,我不自觉地伸手拽住了他的手。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我的脑海里却好像经历了一场大灾难。他悬挂在峭壁上,只手攀着岩壁,岌岌可危,我不伸手,他就会掉下去,从此永别。而就在他绝望地放手的那一刻,我紧紧地拽住了他,是人类求生的本能。还好,我抓住了。我暗暗地松了口气。

“你干什么!太危险了!你手不要啦!”宋臣羲推开门,抓着我的手仔细检查。

劫后余生,我惊魂未定地抱住了宋臣羲,从他身上的温热我才感觉到自己存在的真实。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音的原因,那个夜晚特别的安静。宋臣羲从后背抱着我,我能感受到他均匀的呼吸和手掌里传来的热度,却怎么也不安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即使在身边也想念?我觉得自己太矫情了。

失眠的原因通常是因为脑海里有个活跃的世界。

我回忆起第一次正式告诉江晓柔她们我和宋臣羲在一起的事。那天我突然在寝室宣布了这个消息,没有人立刻回应,寝室安静得出奇。过了很久,江晓柔幽幽地说:“我听高漾他们说他们那群男的总是喜欢打赌谁先追到女生之类的……温暖你还是当心一点吧。”

又来了,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江晓柔口中的我永远那么不幸,她真是阴暗极了。但是我不可反驳,因为以宋臣羲的为人,江晓柔口中的,确实比较像真相。而我自己呢?被江晓柔那么一说,心里更是敲起了鼓。我和宋臣羲,确实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我叹了口气:“他说明天请你们吃饭,你们去不去啊。”

我们寝室公约的一条就是谁有了男朋友就要请全寝室吃饭。虽然当初定下的时候,大家各怀鬼胎,但如今要兑现的只有我,不免让我有些懊恼。

“去啊!”黎佳立刻回应。

江晓柔犹豫了一下,狡黠地笑了一下:“那干嘛不去。”

丁橙一听说我成了宋臣羲的女朋友更是急得不得了,感觉自己再不下手就只剩下吃泡饭咸菜的命了,火急火燎地安排好了第二天的约会,就说不去了。

时间和地点都是由我来定。日料自助,既显档次,又能满足这两个大胃王的贪欲。我舍不得在他们身上多花一分钱。

席间,黎佳只顾着吃,江晓柔阴阳怪气地说话,抓住一切能证明宋臣羲对我并无真情的机会。

“哎,温暖睡觉可不老实了,老是蹬被子,半夜的时候怪吓人的!”

宋臣羲点点头,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瞄了我一眼。我低着头,狠狠地戳着碟子上的鱼。

原来他真的会很用心地去记住这些琐碎的小事,这让我既感动又害怕。感动是终于有人知你冷暖,害怕是我所有说过的无心的恶言,他是否也会一一铭记,像无法排除体内的毒素,慢慢累积,毁灭掉我们的爱情。

4.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小学周记里的名句确实说对了。转眼就是大四。每个人的航向都好像在这一年得到快速的明确。时光真的有催人奋进的能力,当人的惰性和求生的本能搅和在一起的时候。

黎佳依旧孤家寡人,早就开始了考研的准备。丁橙总算傍上了大款,大款大笔一挥为她盘下了一间店铺,毕业后就稳稳地当老板娘。江晓柔准备和男友留下来共同奋斗。我握着各类证书奖状准备去早前实习过的杂志社就业。至于我们?我终于还是准备问问宋臣羲他的打算。

晚上,我约了宋臣羲一起去操场跑步。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并不怎么喜欢运动的我一直都向往能和男朋友一起去轧操场。能有人陪你做不喜欢的事情,总觉得生活充满生机。

学校的路灯隐藏在高大的樟树里,向地面洒下一片斑驳的光,夜晚独自走在这样的路上,总会有青春的感伤。日子过得真的太快了。我默默叹息。

远远地,路灯下有一对身影。这样的日子太过甜蜜,总是让人更加贪婪。我清醒地告诉自己,这样的日子,即将离我而去,而我们的未来,凶多吉少。不对,那个身影有些熟悉,是宋臣羲。

越走近,我越肯定那个灯光下的人就是宋臣羲,心里顿时有了一百种不好的想法。

“宋臣羲!”我站在离他两三步远的地方,怎么也迈不开步了。

宋臣羲诧异地回过头,慌张的神色让我心碎。

“这是我妈……妈,这是我同学……”宋臣羲解释。

我一时语塞。这是妈?眼前这个打扮时髦的女人实在很难和中年妇女这样的词划等号。我顿时又羞又恼,温暖,你真好笑。

宋臣羲的妈妈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对宋臣羲说:“那我先走了。”

宋臣羲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

“阿姨再见……”我实在不知道这样的称呼是否得体。

宋臣羲的妈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微笑着离开了。

宋臣羲目送妈妈离开,一把搂过来,擒住我的脖子:“你不会吃我妈的醋了吧!”

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慌张地挣脱:“懒得理你!”

接着操场昏暗的光,我还是能清晰地看见宋臣羲的郁闷。他总像个孩子一样把情绪都写在脸上。我下意识地有了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你?”我努力地让自己保持镇定。

宋臣羲很长时间没有回应。这令我更加慌张。

“你书都没读,毕业打算怎么办啊?”我轻描淡写地问。

“读书有什么用,我妈说人脉才重要。”宋臣羲低着头。

“呵,富家公子是不一样!”我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该来的还是来了。我像已被判刑的犯人一样释然。

“温暖……”

“不要说了!”我几乎哭出来。

“对不起……”彼此沉默了很久,宋臣羲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没有回应,迅速地跑开了。在宋臣羲的面前,我一秒钟也呆不下去了。因为我无法预计下一秒我会用什么方式恳求,甚至哀求。面对这样一场结局已定的爱情,做什么都无济于事。所幸,我看起来不是放不下的那个。

据说一起去西塘的情侣容易分手,第一次,我相信了这样莫须有的传说,把一切的罪恶都推给那个美丽的地方。

5.

丁橙已经搬进了大款的别墅,黎佳作为社长带着小团体外出活动,寝室里只剩下我和江晓柔。

我闷在被窝里嚎啕大哭,根本来不及理睬江晓柔的态度。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江晓柔幽幽地来了一句。

“你真的好阴暗!”我觉得江晓柔真是一个坏到极致的女孩子,那一刻,我好像能理解为什么会有给室友投毒这种事。我想把江晓柔捏碎,狠狠地。

江晓柔沉默了很久,我渐渐停止了啜泣。

“你以为我本来就那么坏吗?”江晓柔淡淡地说,“那是因为心里有太多伤心事了……”

我不太在意她们,但也听说过江晓柔家的一些变故,当时甚至还幸灾乐祸,现在想想,觉得自己冷漠极了。

“温暖,你就是活得太安稳了!”江晓柔丢下这样一句,就不再出声。

冷静下来,看着隐约透进一点光来的床帘,我反复地琢磨江晓柔的话。哪有人好过?我所向往的日子,世事安稳,是多么奢侈的渴望。我和宋臣羲,大概是误食了魔鬼撒旦的果实,多么真实而强烈的疼痛,温暖,你终究太贪心了。

6.

毕业,我和大学里的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因为害怕,所有联系,都会牵扯到疼痛。在杂志社,努力工作,重新开始生活。我不敢恋爱,却交到了不少朋友。人毕竟是群居的动物,豺狼虎豹,你总要遇到了才会知道。这一点,我要感谢宋臣羲。

既然人注定是有欲望的,我也不准备再用它来交换我安稳的日子。五年,我积攒了一些人脉,也终于能够在工作上独当一面。

“暖暖姐,我们杂志社好像要换新老板了!”同事之间总是会传这些无处考证的八卦。

“不管是谁,我们好好工作都一样。”我欣然接受。

如果当初只是误食了魔鬼撒旦的果实,那么五年,早已生长得枝繁叶茂。罪恶,也就随之蔓延开来,不可收拾。

这次的八卦是真的,新的老板,宋臣羲。五年,他接手了整个企业。看来,人脉真的很重要。

“你过得好吗?”

再次相遇是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我已经得知他买下杂志社的消息,见面并不意外。他穿着深灰色的大衣,倒也不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如你所见。”我淡定自若地回答。至少这五年,我的成绩都无愧于心。

他笑着点点头。

下午下班,在停车场再次遇见了宋臣羲。准确地说,是他在那里等我。

“一起吃饭吧。”

我想拒绝,可是看着满脸真诚的宋臣羲怎么也开不了口。我多想学学言不由衷的本事。

7.

晚餐是简单而精致的西餐,我们的注意力显然都不是在食物上。

“我真怕你像第一次一样拒绝我。”宋臣羲喝了一口红酒。

“你知道?”

“你的表情全写在脸上好吗?分明就是想要跟我保持距离。那次我真的很失望……”宋臣羲切着牛排出神。

“我才是真的失望……”我猛灌了一口红酒,开始胡言乱语。

宋臣羲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温暖,我爸爸过世了……”他很低落地说。

“什么?”我无法理解他突然转换的话题。

“我一直觉得我爸对我太严厉,所以很不喜欢他。他说什么,我偏偏往反方向做。可是我妈告诉我,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拿印着我的名字的名片出去谈生意。人脉真的很重要……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爸给我的。”宋臣羲抬起头,很真诚地看着我,眼里起了一层云翳。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天我妈来找我,说我爸生病了,让我回去帮忙……我觉得自己的日子真的千疮百孔,可当下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太混乱了。我唯一想到的,就是分手。我只想着自己而已……对不起。”他又低下头,脆弱得像是个犯错的孩子,乞求怜悯。

“所以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买杂志社干嘛,难道你不知道吗?”宋臣羲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宋臣羲你真的是根木头!”

时光流逝,消磨了我们如金的青春,给我们每个人的日子都上了发条,不断向前。可罪恶却是亘古不变,宋臣羲依旧自我,我依旧贪婪。我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否正确,但我知道,前路漫漫,我注定冒险。若如果,他刚好仍是你心尖上的软刺,那么纵使罪恶,又有何不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