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离校回家(师范生活结束)

18.离校回家(师范生活结束)

一场电影,使得武钢和肖睿的关系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两个人的眼神多了一份亲密,说话少了一些拘谨,在半个月的志愿者工作中两个的感情急剧升温,叶红竟然生出几分嫉妒。袁海也看出了其中的故事,开玩笑说:“你俩眉来眼去的,发展够快的,是不是以前就地下进行着,隐蔽的够严实。等回家的时候,我给你们要个包间,让你们有个私密空间,来个甜蜜之旅”。

7月16日中学英语教师培训已经结束,武钢和肖睿登上了回家的列车。袁海果然不失前言,通过他父亲从燕京火车站要了四张软席卧铺票号。武钢和肖睿拿着学生证、学校开具的临时定期乘车证,还有袁海给要来的软席卧铺票号顺利地进入了列车软席卧铺包厢。从开始到燕京上师范学校开始,两个人才有机会乘坐火车,从仓城到学校每次购买的都是硬席无座票,一站三四个小时到燕京。从学校回家,学校统一购票,能够坐在硬座返程。但是从未购买过卧铺票,也不知道火车卧铺是啥样子的。卧铺分为软卧和硬卧,硬卧一个“单元”6个铺,分两边,每边分上、中、下铺,一般没门。软卧实际上就是通常说的包厢。每个包厢两下两上四个铺,并且包厢有推拉门与通道隔离,旅客感到比较安全和隐蔽。袁海将一个包厢四个铺位的票号都给要来了,车站将无法向外出售这个包厢的任何一个铺位了,武钢和肖睿两个人独享一个包厢,开始了二人世界的旅程。他们俩兴奋无比,包厢内洁白的床单被褥,灰白的墙壁,窗明几净,无论是自己家中的房屋,还是学校的宿舍都无法相比,在他们眼里包厢就是别墅一样的豪宅。二人挨着车窗,双肘按在小桌上,面对面而坐,四只小眼幸福的对视着,他们竟天真的想,成为铁路职工真好,可以免费享受到如此高的待遇。

幸福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开车五分钟后,麻烦事来了。按照规定,对乘坐卧铺的旅客,列车员在开车后应及时收票换发卧铺票证牌,下车前交换。这是乘坐卧铺与坐席所享受的不同待遇的表现之一。列车员将旅客的车票收走同时换发同号位的票证牌,便于掌握了每位旅客的行程,下车前将车票发还旅客收回票证牌,目的提醒每位旅客该下车了,避免旅客“睡”过站,下错站。

随着轻轻的敲门声,包厢门被拉开门,女列车员手拿票夹站在门口微笑着说:“你好,开始换票了”。武钢和肖睿慌忙站起,赶紧将学生证、乘车证、票号递给了列车员。列车员接过证件仔细看了看,又询问了他们目的地,皱了皱眉,退了出去并没有给他们票证牌。两个人面面相觑,对乘坐卧铺需要车票换发票证牌的流程并不清楚,对乘务员拿走他们的乘车证感到惊讶。

过了几分钟,一个帅气的男列车员在女列车员的陪同下走进了包厢。男列车员看了看武钢和肖睿两人,脸色慢慢严肃起来,说道:“两位好,按照铁路的相关规定,你们违规使用乘车证,应该将你们的乘车证查扣寄送你们的学校,需要你们自己花钱购买火车票,也就是补票”。此话一出,两个人愣住了,不知道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肖睿紧张的满脸通红,武钢则强压内心的不安慢慢地说:“对不起,我们两人都是刚刚毕业的学生,对乘车证的使用不清楚,但是我们的其他同学都是这样使用的,我们有事走的晚,其他人早到家了,没有出现问题?”男列车员笑笑说:“其他同学应该是没有出现问题,你们如果现在坐在硬座车厢里,也是没有问题的。你们在三个方面违规,一是你们的乘车证是硬席临时定期乘车证。”说着他用手指着乘车证最上面的一行字让他们看,果然显示“硬席临时定期乘车证”字样。“你们只能乘坐硬座或硬卧,而你们现在坐的是软卧;二是铁路职工必须是在车上过夜六小时或连续乘车超过十二小时以上方可免费享受卧铺待遇,但是你们从上车到仓城下车也就四个多小时,你们也不具备乘坐硬卧的条件。”武钢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男列车员所说的内容,但也感觉到出来问题,内心的不安多了几分。

如果单单让自己补票,武钢并不太惊慌,半个月的志愿者活动学校给了一些补贴,足够买票的。但是把乘车证查扣寄回学校就麻烦了,让学校的老师知道了,尤其是如果学校以此为事例教育下一届的同学们,就太丢人现眼了。况且7月26日去津滨市津滨分局教育分处报到还要用到乘车证。武钢想着汗水从额头渗出。这时男列车员已经看出了他们的窘相,用眼瞄了瞄肖睿,似有几分窃喜。男列车员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两个人,又说道:“第三,按照铁路的规定,取得座号或卧铺号,必须本人拿着乘车证到车站签证,依据你们乘车证上的信息,车站只能给你们签发硬座票号,不可能给软卧票号,更不可能两个人拿来了四个卧铺号,你们的软卧票号应该是别人给拿来的。这个违规是更严重,浪费铁路资源。”男列车员说得的最后一条话使得武钢猛的一个机灵,想到了袁海,想到了袁海是如何拿到票号的。想到了当初上学第一次坐火车时在餐车上列车员对方瑾母亲的态度,边强做镇静地说:“你说的不错,我们的票号是由同学在路局当领导的亲戚给要的,本来共四个同学一起走,所以要了四个,但是那二位有事没有能和我们同行。”听到武钢如此说,男列车员眉头皱了皱。武钢见此又补充了一句:“好像是领导秘书给我们送的票号,他都没有看我们的乘车证。”其实男列车员在进包厢前想过这个问题,一般铁路职工在车站根本无法能签出卧铺票号,两个毕业学生能够拿到四张软卧的票号,说明必定有关部门的领导照顾,自己本想不难为两个人,否则有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但是有朋友托付自己,朋友的三名亲属没有买到卧铺票,已经持硬座票上了车,请他帮助解决,在开车前送了他两条苏烟。同时列车上还有补票收入任务,列车上的收入与本班组的列车员的奖金挂钩。如果将四张软卧卖掉,一举两得,既帮助朋友,又为车上增加了收入。

男列车员想了想,面带微笑地说:“两位同学,你们不清楚铁路规定,违规使用乘车证,可以理解,你们还是刚刚毕业的学生,就不查扣你们的乘车证了,但是按照要求你们不能再在包间里了,否则有收入稽查的人员发现,不但没收你们的乘车证,还有对我们进行处理”。男列车看着武钢和肖睿,他特别注意着漂亮的肖睿,又慢慢地带着点玩笑口吻说:“这样吧,现在硬座车厢已经人满为患,没有空座了,男同学站四个小时还行,但是不能委屈美女同学,我把你们安排在餐车坐会,四个小时一会就到了。”听到男列车员如此说,武钢心里松了口气,肖睿紧张的面容也放松了些,紧紧握着武钢胳膊的手自然地放了下来。

男列车员将乘车证还给了两个人,但是四张卧铺的票号留下了。他们来到了餐车坐下,男列车员还为他们送上了一杯茶水,和他们聊了起来。聊着聊着竟然聊出了同学袁海,原来男列车员和袁海是邻居,名叫张帅,都是铁路职工子弟,比袁海大两岁,毕业于铁路运输学校,在津滨客运段上班,正是袁海父亲工作的单位。由于聊出了袁海,武钢和肖睿的心情彻底放松了,不知不觉四个小时过去了,张帅特意将他们送下车,并盯着肖睿说,以后通过袁海多联系。武钢和肖睿随着人流走出了仓城火车站,相约7月26日同去津滨分局教育分处报到,便分手各自回家了,他们的师范生活结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部,第一章 工作报到 第一章工作报到 1991年7月26日的下午,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从东北方向飘来一片乌云,...
    老吴同志简书阅读 204评论 0 0
  • 第十三章送肖睿回家 一个周六的晚上,武钢从大姨家吃完晚饭回到学校,刚走到校门口,看见877班的几个女生簇拥着肖睿从...
    老吴同志简书阅读 236评论 0 0
  • 过了几分钟,一个帅气的男士列车员在女列车员的陪同下走进了包厢。男列车员看了看武钢和肖睿两人,脸色慢慢严肃起来,说道...
    老吴同志简书阅读 448评论 0 0
  • 男列车员想了想,面带微笑地说:“两位同学,你们不清楚铁路规定,违规使用乘车证,可以理解,你们还是刚刚毕业的学生,就...
    老吴同志简书阅读 168评论 0 0
  • 感赏老公跟我心交心的沟通了一次 这次沟通让我们更理解对方 更加亲密了 感赏老公在我们出现问题的时候老公主动跟我沟通...
    幸福魔法师阅读 130评论 0 0
  • (一) “老师,陶渊明好恶心呀,都不讲究卫生!” “何以见得?” “醉思鹿酒脱陶巾!” “注释里说,陶渊明自己酿酒...
    采之言阅读 483评论 3 3
  • 故事很庸俗,情节很套路,可是我还是想说。初三那年,我遇见了小萌,也见证了那场爱情的全部。 那年小萌是初四,因为中考...
    卖糖果的小女巫阅读 130评论 0 0
  • 突然发现以前为数不多的老朋友居然好久没有联系了,翻开联系方式,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将熟悉的号码播出去,实在...
    璐妮子阅读 236评论 0 0
  • 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两年半。 我是一名高三狗,明年就要走入战场,每天的任务就是背背书,做做题,背背书,做做题。...
    88f5ae39f885阅读 159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