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你所不知道的世界(4)老天你就不是男滴

一个中年男人现在一个空旷的大厅内,看着由七彩玻璃形成的光斑,咧开嘴笑了笑。-

男人看似很精瘦,但内在却充满爆发力的肌肉。他穿着黑色的祭司服,大大的帽子遮住了脸。看不清容貌,似乎是没有头颅“看来‘阵之链桥’开启了…”声音略微有些颤抖,也许是太兴奋了吧?-对面走来一个人“看起来您很激动呢,那我们何时去接他们呢?”-

“这些事不需要你多管,你好好的做好你份内的事就好了,少给我添麻烦。”-那人听到的每个字像是一个个遇巨大的重物压在他的身上,豆大的汗珠从他脸颊上流了下来。-

“有些事你还是少知道的好”-

男人艰难的抬起头,擦了擦汗“是的”-

中年人早以不在,在红衣男子发现那股力量时,并没有避开。不是不避开,而是根本没有避开的余地和时间。这就是势,一种让人屈服的势。在绝对的力量下,它会让你死在敌方的手中,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他和中年人的差距跟本不是一个级别。-

天空墨一样的黑,刚刚还是亮着的。而距这里一里的地方又是一番景象。-

中年人走进了一间屋子里,木制的门以及一切的用具。门框上刻着小楷‘主控’进屋一看里面空无一人“主控者今天有事?”他坐了下来,问着在他一边倒茶的人员。那人没有抬头恭敬的回答“没有,只是出去看了看城边的花草。中年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看着茶杯里面的茶叶。上下飘动着,像是一个人的行走路线,左右的摇晃,他嘴里吐出一个字“十”。

十分种后,门被拉开,一个一身白衣的人出现在了门后,看起来很年轻,浓眉大眼的,只是头发的颜色有点怪,是灰白色的,爆炸头。看见中年人刚刚还吊儿郎当的样子,一下便变的严肃起来“您来这里想必是说‘阵之链桥’的事吧?”银发男人看着中年人,对方点了点头“三天后,现世”他说话很简练,他不爱讲话,只提主要。

主控者的嘴抽了抽“ ‘阵之链桥’不稳定性太差,哪那么好接”他自顾自的小声埋怨。-

“恩?我用了近半年的时间对它进行了加固,它的稳定性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主控者听的愣了一下“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中年人没有理会他。-他的脑子中冒出了数十个念头,那些念头瞬间便凝成了两个个字‘无穷’。主控者不由自主的说了句“是,一定办好。” -

-

“什么?那篇论文不见了?”杨墨和宇涛同时向寒轩吼着。-

“你可以回去了!果然不愧为猪太!”杨墨愤愤的骂着寒轩。-

“靠,不要叫我猪太,你个死猫太!”寒轩冲上前去把杨墨的头按在了桌子上,大骂。-

“好了,好了,别玩了,在哪里不见的,家?”寒轩按着杨墨,点了点头“那中午去你家找找看…”宇涛看着寒轩的动作笑出了声,走了过去顺便把杨墨桌上的绿茶拿到了手中,很随意的就拧开了,似乎是自己的一样大口喝了将近一半,便向寒轩抛了一个眉眼,意思是快来吧!我帮你搞定。而杨墨看了他们两人一下,明白了那意思,要做最后的反抗,两人当然不会让他得逞。宇涛压住了杨墨,寒轩接过绿茶连喝三大口,往桌子上一叩。那叫一个有实力。杨墨一口没喝就被这两人全喝了,那叫一个气愤。他想抓两人已经没可能了,在‘工作’做完后早就逃离了现场,上课铃响了。-

杨墨气愤的一会儿看看寒轩,一会儿又看看宇涛,火的无处可发,仰天长嚎了句极具有经典的话语“苍天何在啊!你他妈老天你就不起男滴”寒轩听到大笑,看着杨墨憋红的脸“噗哧”一声宇涛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早就将上课的事儿忘记了,这时两人感觉到有很多双眼睛看着他们,其中一只很猥琐,不用说一定是杨墨那淫荡的家伙。-

老师就在这时进了教室门,看到了一幅狼藉的画面,两人站着,捂着肚子笑,其他人都用杀人的眼神提醒他们两人老师来了,还有的人在议论深什么。可两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老师的存在。气愤的老师叫他们出去,关了门老师又听到了一阵阵笑声顿时火冒三丈打开门吼道“你们两个人再笑就给我滚出学校,什么时候笑够了,什么时候再回来”说完嘭的一声关了门。里面的杨墨低着头心里暗暗窃喜。-

下课后,两人回到教室看到杨墨淫荡的笑着看他们。-

“靠,荡!”寒轩对着杨墨的脸小喷了一口。-

“数学老师不会告诉四眼老班的,没事,咱放学再弄那个淫荡的猫太!”宇涛和寒轩说着,坐回位置。-

剩下的两节课各门老师都交代了一下放假的事情后就让同学们自习了,最后的一点儿时间四眼老班来了,刚放了学就叫住了寒轩三人。-

老班留下他们的目的,用脚趾想都知道一定是关于大赛的事情。关于长池论文大赛这已经是第六届了,前三届寒轩都是第一,其次是杨墨,再是宇涛。六届的前三都被他们包揽,宇涛每次都在赛前大叫大闹说要弄死他们前两个人,每次都是他第三,最好放个泄药什么的,让他们拉的虚脱了,没有劲走路是他在大赛是最希望寒轩和杨墨出现的状态。寒轩听后不禁身上透出一丝凉气,心里骂道,宇涛这个外表正经内心这么猥琐的淫荡男,早晚有一天你的第三条腿会和小墨一样“杨猥”

宇涛虽然每次都这样说但从来都没有实现过,现在四眼老班交代了下流程后就叫他们回去了,还说他们三人都不用初赛了,直接晋级但是最后的二十四强是要参加,那正好是开学的时候,他们听后一阵兴奋,脸上都装的很向往的样子,随后老班说了些类似于加油的话叫他们回去了。

就在四眼老班走后,教室里传来了阵阵惨叫“嗷!嗷!你个死猪太打死你爷爷了!”

“嗷!嗷!妈的你个死涛子敢扣爷爷!”

中午十二点半,三人打闹完毕后成功的到达了寒轩的家里,寒暄的妈妈热情的接待了杨墨和宇涛。寒轩的妈妈四十多岁了,但是还是像二十岁一样美丽,就像个大学生一样,而且做菜的手艺也是一流。看到杨墨、宇涛后从厨房里出来就拉住两人问东问西“你爸爸妈妈还好吗?喝点什么吗?还是喜欢原来阿姨做的红烧鲤鱼吗?。。。”两人笑着点头点的都快成拨浪鼓了,又不能说不爱吃,不好什么的,只能点头,幸亏寒轩及时解救“妈,他们来有点事,您先做饭,我想他们一定爱吃的!”说着寒轩就拉起两人推到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房间就立马开始了搜捕工作,床底下,桌子角落,书缝里,阳台上,电脑前,柜子缝,能找的都找了,但还是一无所获,累的几个人满头是汗。寒轩有时写东西,写错了就撕掉乱扔,更不爱收拾,现在翻了个遍更乱了,他妈妈进来叫他们吃饭,一看把东西都弄乱了,也不客气,三人从小玩到大,父母都认识更是不留情面的吵道“三个人弄的房间都快成狗窝了,不收拾不能吃饭!”说完关了门,心里便笑骂道“一帮鬼孩子,呵呵”

“呼!妈的!那篇文章跑到哪去了?”宇涛首先不行了,坐到地上叹气的说。

“有些东西,你越找它,它就越不出来,等你不找它的时候,自然就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杨墨开始了他的理论,但有时就是这样,越是没有头绪时就越糟糕,等到快灰心的时候头绪就像黑发里的白发,很显眼的出现在你眼前。

“明明那天就放在窗台上晾干,怎么就不见了?奇怪!”寒轩说完叹了口气“算了!不找了!”坐在床上一言不发。三人坐成一个三角状,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谁肚子响了一下,一阵怪笑从他们嘴里发出,三人迅速整理好房间出去洗了手坐在了饭桌上,开始一番风卷残食。寒轩的妈妈做的饭还是那样好吃,几盘菜便被这高一的小伙子吃的连渣滓都不剩了,而寒轩的妈妈却没怎么吃,看着三个少年吃的这样起劲,她满意的笑了。妈妈高兴地事情就是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吃自己做的菜,但他看到和儿子一样的另外两个孩子也同样开心。因为两个孩子的父母和她也是最好的朋友,虽然杨墨和寒轩一样没有的爸爸,但还是同样坚强的走了下去,她也为这件事高兴。

寒轩把杨墨、宇涛送走后,在自己的床上坐了下来,深沪了一口气,心想,“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呢?”一边想一边躺了下来,看着天花板,躺了一会感觉不舒服,翻转了下身子,就在这时,枕头缝里挤出了一长纸,红色的。顿时寒轩精神一颤,红色的角?抽出来一看,就是那篇文章!“嘿!还真是小墨说的那样!”掏出手机就给杨墨打电话,问他在哪?说找到那篇文章了。杨墨这时还真没有走远,和宇涛在寒轩家楼下看EVE模型呢!“那我们去找个地方分析分析吧!”寒轩接着说。“恩!好!”杨墨一口答应,他们约好了在五年前他们三家搬家后荒废的那个小楼里,他们很熟悉那个地方没有几分钟就都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