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你所不知道的世界(7)全梦境

十分钟后到了杨墨家门口,小区的人大热天在外面的还很少,有几个老人围成了一圈在打牌,剩下的几个人站在边上,扇着扇子看着热闹。寒轩进了楼里,到了他家门前,按着门铃,过了一会宇涛打开了门。“咦?怎么你在啊!”寒轩看着宇涛问道。“你的手机那会怎么没开机?”寒轩进门坐在沙发上。宇涛一脸无奈“手机刚刚没电了,小墨在他的房间不知道怎么了,把自己反锁在了里面。我早上就被他叫了过来,他说要和我一起打psp我就来了。”听了宇涛的话,寒轩便走到了杨墨的卧室的门前猛劲的敲,结果还是没有反应。“没用的,我刚才也是敲了半天,不知道他怎么了,小墨进去没有反应也是刚发生的事情,我手机没电了,刚说要用小墨家的电话给你打呢,你到来了。”寒轩低头想了一会儿,头脑中全是梦里的场景,扰的他很乱。

“要不我们敲碎门上的玻璃进去!”寒轩终于做出了决断,他害怕杨墨也和自己一样,那样的梦谁也受不了。

“行!”宇涛想也没想,站起身就去找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了锤子。寒轩跟在他的后面。就这样,宇涛砸碎了卧室的玻璃,打开了门。

“小墨!”宇涛冲进了门,叫着趴在电脑前的杨墨。

寒轩跟进房里,看到杨墨趴在电脑前,电脑里正放着《最终幻想》,看到这样的场景,让寒轩想起了自己的一切,和自己一样。寒轩顿时蒙了,喃喃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宇涛也有点犯晕,不知道寒轩说的是什么,把杨墨扶了起来,摇着他的肩膀“小墨!小墨”杨墨还是没有反应。“别摇了,他醒不来。”寒轩在一边冷静的说。宇涛愣了愣“为什么?”“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不觉得我们经历的这一切的事情很蹊跷么?从那篇文章开始,我做过了两次梦,都很奇怪,而且都和小雨有关。”寒轩压下了宇涛的手臂,杨墨便倒在了椅子上。

“那我们怎么办?”

“就只能等小墨自己醒了。”

“要不我们把他送到医院,也许可以查出他究竟怎么了,你和他的这种现象究竟用科学的解释该样解决。”

“…好吧!”寒轩沉默了一下同意了宇涛的建议,拿出手机打了120。

医院内。寒轩,宇涛两人坐在长椅上,医生站在他们面前说道“深度入梦,只能等待他自己苏醒过来了,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三分钟后杨墨的妈妈打来了电话,问杨墨的病怎么样,寒轩只得含糊其辞的说道是轻度感冒,什么大碍,过几天就好了。刚刚在去医院的路上,寒轩给杨墨的妈妈打了电话,告诉了杨墨只是一点小病,让他们送去医院了,现在正睡着呢,叫她不要担心。而杨墨的妈妈听说没什么事,便放下心来,这些年,杨墨的妈妈自己一个人扶持着这个家,算是一个女强人了,在一家企业里坐到业务经理的位置,听说一年后可能晋升到总经理。今天因为一个跨国的企业业务需要她亲自前去处理,所以早早的便出国了,一个月后才能回来。而自己走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心爱的儿子却病了,着怎么能不叫她担心,自己已经失去了心爱的男人,叫她再失去心爱的儿子,就算她是一个女人强人,也会承受不了,担心是必然的,幸亏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小小的感冒“小轩啊!谢谢你啊!多亏小墨有你和宇涛这么好的两个朋友,你妈妈还有宇涛的爸爸妈妈都还好吧?”

“哦,都好着呢!阿姨,小墨他没什么事情的,你放心吧!”

“恩,好,我往小墨卡上打了些钱,你们和他看完病后就用这些钱玩去吧!好了就这些事情了,我去忙了,让小墨好了给我回个电话哦!”

“恩恩。”

寒轩挂了电话,便送了口气,这一个谎编的可真不容易啊!转身碰了宇涛一下“宇涛,咱去外面…”那透透气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寒轩便看到宇涛靠在等候室的椅子上睡着了,脸上还有挂着一丝难过的表情,寒轩连忙叫护士过来,护士看了看情况,面带疑问的表情看向寒轩,好像在说,怎么着三个人就有两个都像是着了魔一样都是这样?

“妈的!”寒轩骂了句脏话一篇文章引出了这么个事,真实想把我们三个一个都不留的弄死在这梦里么?

下午,寒轩一个人在外面乱吃了点东西,脑子里全想着是兄弟们的安危,寒轩此时真有点不想当这个会写文章的,倒想当个医生了,兄弟们就不用这样痛苦了。在外面吸了一支烟,缓解了下压力,然后回到医院里,开始给自己和宇涛的家里打电话,说晚上都在杨墨家里住了不回去了。说完便关了手机,不想再有人来打扰。走进病房,看着两个兄弟都成了这样,心里一阵酸痛,一幅幅过去的琐碎画面浮现在脑海里。

一起在学校里的广场上大声叫着各自喜欢的女生,然后被年级主任抓住,批评。说青少年不该怎样怎样,结果,放过了他们,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干着青少年不该干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他们。

一起在网吧里通宵打wow副本,因为找的就是网吧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而第二天还是继续腐败,在谁家继续往往会成为三个人争论的焦点,但是最多的还是寒轩家,因为他家有最多的可乐和数不完的影碟。

一起在凉亭下乘凉,谈论各自喜欢的女生,吹牛某某某游戏玩的有多NB。结果下来后是谁的都不NB,都是吹牛。

一起在学校写小说,写文章,自己还兼职绘图。一天累的要死,还以要被剩下的两个人损一顿,但是寒轩也是很开心,因为绘画也是他的梦想和爱好之一。

一起去附近的小吃店里喝酒喝到快要挂掉,晚上回家吐得稀里哗啦,因为三人中的某一个人失恋或是不开心。也许这才是好朋友吧!

虽然和宇涛搞过矛盾,但是心里还是在乎这个同甘苦的兄弟,三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所以这么在乎。可是现在两个人都倒下了,而剩下自己一个人站着,自己现在多想也和他们一起对抗背后的黑手啊!

此时房间里很静,钟表走的每一秒都能听到,像是催眠一样,不停对你说,睡吧!睡吧!寒轩精神已经支持不住了,到底是睡还是不睡,要是睡了,兄弟谁来照顾,要是不睡,可精神上支撑不住了。就在他挣扎的时候,杨墨坐了起来,寒轩正要叫护士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睛还是闭着的,并且表情扭曲的厉害,很愤怒的样子。

此时的杨墨手臂抬了起来,手指变得很长,下一秒便捏住了寒轩的头,嘴里吐着不详的语言。五只手指尖发出淡绿色的光芒,光芒渐渐变量,遮住了两人的身影。远远地看去无比诡异,这时绿色的光芒中多出一个黑影,影子的轮廓像是一把镰刀!他另一只手向那黑影抓去,渐渐近了,那确实是一把镰刀!那把镰刀的镰刃所对的就是寒轩脖颈的方向,不错,杨墨挥镰的方向就是寒轩的脖子,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那把镰刀却硬生生的停住了,离脖子还有三厘米。

杨墨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睁眼的过程还带着像是核桃裂开的声音,他的瞳深红,像是能流出血似地…寒轩楞住了和杨墨的双眼对视着,这时没有了绿光,寒轩看清了那把镰刀的样子,镰刀通体墨黑,镰的锷头处有三道很明显的裂痕,镰锷下的镰刃是半月牙行,通体血红,不知吸过了多少人的鲜血。“让你看清了再死…”手起镰落,红色与红色相接,融合成了同样的颜色,显得特别的艳丽。

我死了么?这时寒轩被砍后的第一句话。

在一个结界中,这个结界有着和一般的结界没有的功能,对施展结界的人和在结界内的人有着绝对的防御和保护。结界里有两个人,一个全身被黑色布袍包裹的人,他的身形略显佝偻,不知道是老人还是青年,看不清他的容貌。另一边是一个青年,他的身上被鲜血所覆盖,尤其是脖颈处的血正在不停地流,惊异的是,这么重要的呼吸器官被破坏成这样,流了那么多的血。他竟然没有死,还背对着墙站立着,只不过身体还在颤抖着。他就是寒轩,被杨墨砍伤脖颈的寒轩,当时杨墨的镰刀只是划破了他的动脉血管,脖子只断了三分之一,而他此时为什么还没有死,而且还在结界中,他丝毫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是…咳咳…”寒轩颤抖着问站在他对面的黑袍人,黑色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眼,看不出表情与眼神。

黑袍人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问道“寒轩是吧?”

“唔…恩…”回答后寒轩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四周,脖子便疼的他发不出声音来。“我还没死啊!…呵呵!…一切都成这样了…我…我居然还没有死…咳咳…活着干吗?”寒轩苦笑。

那黑袍人也大笑起来,“还记得那篇血色文章么?”

寒轩一愣“你说什么?那篇文章?”听到文章连个字,寒轩惊讶的连说话都顺利了许多。黑袍人点了点头,此时寒轩才发现,那在他对面半悬在空中的那家伙居然没有头颅!那他的声音从哪里来的?难道这个也是一个梦?

在寒轩惊讶之余,那黑袍人有说话了“那篇论文就是你们这一切的开始!我将送你们进入我们的世界!”着一句道破谜底的话,寒轩顿时接受不了,闷得吐了口血出来。

之后那黑袍人便用一种寒轩听不懂的语言念叨着什么,像极了电影里那些施法的法师念叨的咒语,这时四周一片漆黑,头顶上方出现了那篇文章,那篇文章像是个施法的重要东西,文章上的血色文字满慢慢变化形成了一个六芒星的图案。寒轩的周围忽然多了两个人,不是他的兄弟们是谁?

六芒星的血光照射在了三人身上,寒轩的伤渐渐地愈合,抚平,三个人都是闭着眼睛,仪式已经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