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人

你,是我的灵契吗?

文/尹熙真

【1】

北京时间2013年6月18日晚七点十分,我拿着打火机坐在自己租住的房子的沙发上,七点十五分洒水车准时经过,熟悉的生日快乐歌终于响起。我点燃了茶几上的生日蛋糕蜡烛,闭着眼睛许了个愿:我希望能看到我死之后大家的反应。

生日快乐的歌声渐渐走远,想着自己刚刚许的生日愿望,又看了看袋子里从网上买的木炭——今天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了,我心里居然没有一点儿留恋。

我苦笑着拿着木炭和便捷火炉,走进了卧室点燃了一根烟吸了起来。这个小区不隔音,站在窗边,锅碗瓢盆碰撞声,烧水壶的噗噗声,小孩的哭闹声,大人的咒骂声,连楼上冲马桶的水流声都听的一清二楚…只有我这里是死一般的寂静,沉默,没有一丝烟火气。我熄灭了手中的香烟,点燃了木炭,从衣柜里拿出两件旧衣服堵住了卧室门下的缝隙。关上窗拉好窗帘,嗯,我准备好了。

木炭直直的向上飘着白烟,我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小虫子发着呆。这几年我曾想过很多很多种离开这个世界的方式。溺水、跳楼、服毒、自缢、卧轨、割腕、撞车、自焚,在衡量了痛苦程度和遗容形象后,我最终选择了烧炭自杀。虽然跟安眠药一样都是在睡梦中失去生命,但如果买到假药,死不成还要一个人去医院洗胃就悲剧了。

胡思乱想着,我开始感觉呼吸困难,头晕目眩,胃里翻江倒海,整个人的身体像被石头压住了一样,就像陷入一场痛苦的梦魇。时钟的滴答声无比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时间被拉的很长很长。我静静地感受着自己在痛苦中被死亡吞噬。终于,要解脱了啊。

“你这么想不开啊。”一个稚嫩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我的耳朵,可能又是邻居家的哪个捣蛋鬼在窗边聊天呢吧。正当我懊恼自己连死都要被打扰时,一个温热的小手碰了碰我。我慢慢睁开了眼睛,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杵着胳膊在旁边看着我。

“你醒啦。”小男孩向我招着手,开心的笑着。我被吓了一跳,猛然坐起身,发现自己不但身体机能正常,意识都特别清醒。Excuse me?这年头连木炭都是假的吗?我对自己自杀失败感觉很气愤,对着床重重的锤了一下。

“你是谁啊,你怎么进来的?”我没好气的对着小男孩质问道。

“我是来带你去你死后的第一天。”小男孩用右手食指指着天空,看着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啊?”我望向门口,发现卧室反锁着的门安然无恙,凭空出现并且知道我生日愿望的小男孩…自杀后的第一天…

“我…我…我真死了?”我结结巴巴的说。

“这么吃惊干嘛,你自己自杀的啊。”小男孩看着我,一脸莫名其妙。

“啊,”一直那么期盼死亡的我,在这一刻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后悔,只觉得自己脑袋很乱。

“别想了,清醒点儿。我是你的摆渡人。”小男孩微笑着说到。

【2】

小男孩跟我解释说,每个自杀的人都会被迫成为摆渡人。摆渡人不会吃不喝不会睡觉,也不会被任何生命形式感知到,包括其他的摆渡人。在遇到自己指定的灵契之前,就是一股没什么作用的能量。只有当摆渡人满足自己灵契的愿望后,才能永远消散,结束这无穷无尽的孤独。

“那这样摆渡人岂不是很可怜?”我望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心中说不出的同情。

“这是每个自杀者的宿命,很多因为想摆脱孤独和无趣而自杀的人,死了之后才发现什么叫做孤独和无趣。有的摆渡人等了几百年也没等到自己的灵契,就只能这么无依无靠的到处飘荡着。”小男孩抬起眼眸继续说,“ 这是对自杀者的惩罚,没人知道谁是第一个摆渡人,也没人知道这是谁定的规矩。我游荡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答案。”

“你这么小就自杀了?”我问小男孩。

“别问我了,起来吧,我带你去你死后的第一天。”小男孩的眼神闪躲着,拉着我的手往外走。打开卧室门,外面变成了一条长廊,整个长廊被纯白色的圣洁光晕笼罩着,他牵着我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后,出现了第一道门。

“这是你的第一站。”小男孩说完看了看我,拿出一块表戴在了我的手腕上。“我们只能来19号,你可以随意向后调整24小时以内的时间,但你只能在这个门里呆一个小时。”小男孩说完,把我推进了门里。

当刺眼的光消失后,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工作了6年的公司。周围的同事像往常一样,对着电脑假装忙碌着。我试探了一下发现大家确实看不到我后,在公司大摇大摆的转悠着。对于我的透明,我并不觉得神奇。不合群、被忽视、没有存在感本就是我生活的常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自杀,我估计一会儿大家知道我死了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着呆,开发部的王小政朝我的位置走了过来。

“没来?”王小政对着我说,我脸一烧,慌忙的站起了身。

“没。”我刚要回答,听到我旁边同事的声音我才想起,他们看不见我。

“谢谢。”王小政担心的看了一下桌子后又慢慢走回了自己的位置。我好奇的跟了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

“你好,我叫王小政。嗯…”王小政对着空气练习着自我介绍,他害羞的样子可爱极了。也不知道哪个姑娘那么幸运,让他这么紧张。

“嗯,我关注你很久了,今天下班后可以一起吃顿饭吗,祈安?”

听到祈安这个名字,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祈安…是我啊。王小政貌似对自己刚才的练习不是很满意,搓了搓手继续说着,“祈安你好,我叫王小政,我觉得你很可爱…”

我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一样,幸福、惶恐、激动、想哭、不敢相信?我不知道。

【3】

我28了,身高160体重也是160,长相一般,性格内向,没有任何爱好,人也不是特别机灵。从来没有谁说过我可爱,我一直觉得像我这么一无是处的人是活该没有人爱的。活着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对不起。我绝望的把手表调到了下午5点,想快点儿结束这剩下的半小时。

王小政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手痛苦的捂着头,眼睛红肿。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屏幕上是他在食堂偷拍的我的照片,照片里我对着一个鸡腿幸福的傻笑着。我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最终还是夺眶而出,我从来没见过有谁把我拍的如此可爱过,这辈子都没有。

我伸出手,想去擦掉王小政脸上的眼泪。可是我碰不到他,我碰不到他,怎么办啊。我想摔东西,我想告诉他我就在他身边,我想告诉他我也喜欢他。但我什么声响都发不出,我什么都东西都摔不了。我只能蹲在地上大哭着绝望的看着他,王小政,你看看我啊。周围的一切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把我往门口的地方吸。

“再给我几分钟,求你,求求你…”我跪在地上搓着手哀求着。

“如果你不自杀,你的人生还有几十万个几分钟。”小男孩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我还保持着下跪的姿势,睁开眼,我已经重新回到了那个长廊。

“起来吧,我们还有其他地方要去。”小男孩向我伸出了手。我不舍的望向了通往办公室的那扇门,“别看了,只要出来,门就会永远的锁住。”

“这是你的第二站,规矩都一样。你自己进去吧。”走了几分钟,小男孩再次放开了我的手。我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突然有点儿害怕门那边的事物。做了两次深呼吸,我闭上眼,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安安,有什么事你可以和妈妈说啊。你怎么能丢下妈妈一个人走啊。”我母亲蹲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嚎着,弟弟和大着肚子的弟妹在旁边一脸悲伤的坐着。我没想过,我的离去会让他们这么伤心。我们家重男轻女,弟弟出生后我母亲和我父亲就很少抱过我亲过我了。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要先给我弟弟。有什么活,都要让我干。毕业后原本我是住在家里的,他们说我已经大了要独立让我自己出去住。结果弟弟毕业、结婚,一直都还在这里。

这时候父亲进来了,我从没注意到父亲已经这么老了,从进了门他就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几次欲言又止后,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不断的用手打着自己的头。

“安安,我的安安,我的安安啊。”父亲小声的念叨着我的名字,掩面而泣。他的声音跟我母亲的哭声此起彼伏,母亲甚至几次哭晕了过去。我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从来都不告诉我你们爱我?我一直以为你们不爱我,不喜欢我。一直以为你们觉得我是多余的…

我往后退了两步,靠在墙上。我后悔了,我后悔结束自己的生命了。我想跟我的家人呆在一起,我想吃母亲做的饭,我想跟父亲一起下棋,我想跟弟弟再吵一次架,我想听他的孩子叫我姑姑。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冲出门,跪在那条走廊中间用尽全力磕着头,“让我回去吧,不管你是谁,请让我回去吧。求求你,我发誓我一定好好活着,让我回去吧。”

我不知道我磕了多久,也不知道我哭了多久。前方响起了吱呀一声的开门声,我知道,我的第三站,开启了。

【4】

我走了进去,门后面是一个白色的房间,中间放了一张白色的方桌,两个椅子对放着。小男孩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看着我。

“坐下吧。”小男孩轻声说到。我轻轻点了点头,坐在了小男孩的对面。

“你为什么自杀?”小男孩问到。

“因为没有人爱我…我没有朋友,周围的人总是取笑我胖,没品位,吃得多,笨。大学的时候有一个人爱过我,那是比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更大的错…”

“你现在还这么想吗?没有人爱你这件事。”

还没开口我的眼泪就先掉了下来,我想起王小政,想起我的家人,死命的摇了摇头。

“你放弃了触底反弹的机会,不是没有人爱你,是你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会爱你。伤害你的不是你身边的嘲笑,是你深入骨髓的自卑。让你孤单的也不是你没有朋友,是你自己的内心。多活一天,你就多一天的时间改变一切。”

“那我还能回去吗?”我不死心,抓着小男孩的手问到。

“你已经死了,死了就是死了。”小男孩说完,挣脱开了我的手。“你还有什么地方想去吗?”小男孩看起来有点儿慌张,右手食指不安的敲着桌子。我看着小男孩,欲言又止。

“你说吧,没人会嘲笑死人。”小男孩期盼的看着我。

“我想…”我舔了一下嘴唇,不想去回忆那段往事,“我想去看看我的孩子。”

大学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向我表白。他是第一个向我表白的人。虽然他不高也不帅,但能够被人喜欢我已经很开心了。在一起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就初尝了禁果。三个月后我怀孕了,他却要分手。我不想离开他,想通过这个孩子留住他。没想到他第二个月就出国了,从此再无音讯。

“我就见过他一面,生下来就被我丢在福利院了。他现在应该九岁了吧,也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我试着用笑来掩饰自己心中的内疚。

“你闭上眼睛,想你生他当天的情景。一分钟后睁开就可以了。”小男孩说。

我按照他的指令,在脑海中回忆着那天的场景。重温着第一次看到他红色褶皱的皮肤,他嘹亮的哭声,他身体的温度…我缓缓的睁开了眼…我还在那间屋子里。

“是失败了吗?”我望着小男孩困惑的问到。

“没有,你成功了。”小男孩望着我,眼里满是泪水。

“你…你是我儿子吗?”我踉跄着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傻孩子,你为什么要自杀啊?”

“因为福利院的小朋友说,等我们死了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妈妈了。我太想你了,就从楼顶上跳下去了。”小男孩笑着说,“他们没有骗人,我真的见到你了,妈妈。”

我摸着他的脸,摸着他的头发,摸着他的手。这居然是我的儿子,这是我的儿子!

“你为什么不去找我?”他咬着嘴唇问到。

“对不起,妈妈是个懦夫。我以为把你送到福利院会有更好的家庭领养你…对不起…”我正说着,发现我儿子的脚不见了,他的腿也在一点点消失。我怕极了,死死的抱住他。

“妈妈,我是你的摆渡人,你的心愿已了。我该走了。”他的小手摸着我的脸轻轻的说到。

“你去哪儿啊,妈妈才刚刚认识你。你不要走啊,妈妈爱你,妈妈非常非常爱你。”我儿子消失的越来越快,终于,他消失在了我的怀里。

“妈妈,你真漂亮。妈妈,我爱你。妈妈,再见。”

【5】

我是摆渡人,我已经死了四年。这四年我未曾睡过觉,未曾吃过饭,未曾说过话。不是我不想,是我不能。

我每天都呆在一个白色的盒子里后悔当时的自杀,我想我儿子,我想我爸妈,我想我弟弟,我想王小政。我不知道我还要存在多久,只有找到属于我自杀的灵契我才能结束这无尽的孤独与痛苦。

你,是我的灵契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克莱儿·麦克福尔居住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南部,是英国文坛备受瞩目的实力作家。 她的作品往往在出其不意的情节架构中...
    不堪一击的洁白阅读 308评论 5 2
  • 帮你读书系列《摆渡人》 全书17万字,本文7000字,帮你节省阅读时间10小时 《摆渡人》畅销欧美33个国家的心灵...
    读书电子书阅读 429评论 0 4
  • 1、苏醒 “哎,我的头怎么那么痛?”迪伦从刚才的猛烈撞击中渐渐恢复了点意识,艰难地挪动着上身,试图用手去抚摸头。 ...
    文若生阅读 182评论 1 3
  • 最近,如饥似渴地一口气读完了两本《摆渡人》。《摆渡人》是英国作家克莱尔·麦克福尔创作的小说,作者从...
    邓佳音阅读 649评论 6 8
  • 在2018年2月,我有幸与优唐结缘!经过第一次的培训学习,我明白了健康管理是优唐的核心,优唐通过药物管理,营养管理...
    Lilifish阅读 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