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没等我

美丽回忆

高一下学期时,我从四高转学到了二高。第一次月考之后,根据成绩排座次时,我和W成了前后桌。没有想到,从此以后,W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十多年。

当时的我,拥有着在另一所学校时的骄人成绩,目空一切,骄纵自负,以为学习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我依然还是那个成绩优秀的我。没有想到,第一次的月考,就让我丢盔卸甲,一溃千里,成绩差的我无处遁形。在这种情况下排座次的时候,我被排在了成绩优秀的W后面。

W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带着一副近视眼镜,口角周围有一卷黑黑的胡茬印记,说话文质彬彬的,总是一副安静的样子。说实话,当时的我不太喜欢这样的人,因为我是一个很活跃的人,所以我也喜欢很活跃的人,他这种安静的男生,让我觉得和他格格不入。

因为不喜欢,所以不关注。因此,和W成前后桌半学期了,我们依然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我是一个活跃的人,平时班级有什么活动,我都是积极参与。而我的记忆力也好的惊人,一本书读下去,我差不多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歌曲听一遍也就会唱了。

在又一次的月考之后,我的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不过W的成绩依然比我高出很多,在班内遥遥领先。这一次的按成绩排座次的时候,或许是为了激励我,老班把我的座位往前排了下,我的前面都是成绩很好的学生,而W却被排在了我的后面。这样一来,我们依然是前后桌。

其实,关于成绩,我一直是很在意的,我觉得W也并不比我看起来聪明些,然而他每次都比我考的多,这让我很郁闷。不过,这样倒也增加了我们的交流机会。我们那时候男女生之间是不说话的,大家的交流工具就是传递纸条。我把我不会的物理题写在纸条上,递给坐在我后面的W,而他接过纸条,也不说话,只是把解题思路写下来,然后再递给我,全程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有时候,觉得自己思考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的题,递给了W后,不到三分钟纸条就写满答案传回来 的时候,真是很伤自尊,感觉自己真的太笨了,这么容易的题都不会。于是,就不再去问他了,有什么问题就向前面的同学请教。然而,坐在我前面的那个女生,似乎并不乐意我打扰她,每次询问的时候,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的我也没有心情再问她了,只好压着问老师,实在迫不得已了才会问W,而W总是很耐心地给我讲解。

很快就到了五一的时候,我们班组织了一场晚会,由各位同学上台表演节目。我记得我当时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居然跑到讲台上唱了一首刘欢的《从头再来》,是想让我的成绩从头再来,恢复以前的出色优异吗?或许是吧。我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动机了,只记得当我唱完歌,迎着同学们雷鸣般的掌声从讲台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我看到了W那厚厚镜片下的一双眼睛,正深深地注视着我,看的我的心轰然一动,忙错开眼睛,慌乱地坐下。

然而,我和W的关系,并没有太多的改变。真正让我对他改观的是后面发生的一件事。由于我是转学生,所以我发的学习资料和这所学校的资料并不一致,而老师们每次布置作业及讲解习题都是以所发资料为主,我没有这些书籍,当时也没有找到哪有卖的,就导致了我上课的时候没有书可看,做题的时候只能等我的同桌做完了,我才可以拿着她的资料看看。

别的课程都还好说,只有物理课程比较麻烦,老师完全以《物理金榜》为主,习题也是讲那上面的,而我的同桌做题又比较慢,等她不看书的时候,我基本上都来不及做题了。

有一次,又要上物理课了,因为同桌没有看完题的缘故,导致我一道题都没有做。正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我感到身后W用书碰了碰我的背,我扭回头去看他,只见他拿着那本《物理金榜》递给我说:“你看吧!”我很诧异,问道:“你不看吗?”他点点头说:“我都看过了,你看吧。”上课铃已经响了,我只能接过书说了句:“谢谢!”心里想等下了课再还给他吧。

然而W并没有收下我还给他的书,他只是淡淡地说:“送给你吧!”

这是我和W之间除了传递纸条之外第一次有了交集。

快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因为我学习成绩的提升,老班让我代替班里参加县里的会考,和W坐在同一个考场里,第一次我有了种和他并驾齐驱的感觉。

高二时期文理分科,我选择了理科,成了名副其实的理科班的女生。没有想到在班级人员名单的花名册里,我同样看到了W的名字。

我们又分到了同一个班里,不过这好像和我们并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从开学到上课很久后都没有说过有一句话,唯一的表示就是不小心碰面了微笑着点点头。好像我从来都没有向他请教过问题,而他也从来没有给我送过书一样,我们彼此间所有的关系好像就仅仅是同学一样,和其他同学没有什么两样。

我们再次有了联系是在开学不久的一次月考后,按照老规矩,考试结束后要根据成绩排座次,成绩优秀的先挑选。这次,成绩不太理想的我选择了中间靠边的位置坐下,然而没有想到,成绩依然优秀本来可以做在前面的W居然坐在了我的后面,这样我们再次成了前后桌。

然而,此时我的心境已经不复从前,因为家里的变故,我的内心发生了一场翻天覆地的浩劫,打翻了我内心小小的自尊与骄傲,我的自信也在这次的事故中轰然倒塌。此时的我,变的敏感而焦虑,自卑而多疑。

本来让我引以为傲的成绩也开始下滑,最喜欢的学习也开始变的讨厌起来,我不知道以后能干什么,对什么都提不起来兴趣,我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怕什么,于是我开始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对未来充满了绝望。

W的成绩就像他的人一样,依然平平静静地保持着前几名的位置,似乎都没有改变过。再次成为前后桌后,我们也没有太多话,我有时候会向他请教问题,依然是通过传递纸条的方式,他依然是很快的回复。不过,说不清为什么,我却不愿意向他请教问题了,总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个白痴一样,什么都不会,虽然他从来没有说什么,可是我却很介意。

在此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时间可以如此的难过,如此的漫长。晚自习的课间,无法忍受压抑的心境压抑的氛围,每次下课后我都飞快地下楼,披着满身的月光,奔跑在学校的操场上,抬头看着满天的星辰,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坚持,一定要努力,困难总会过去的,我一定会赢来自己的时光。

一天,我无意中翻书的时候,从书中掉出一张纸条,是W的字迹,上面写着:相信自己,加油!看着纸条,我的心中充满了嘲意,你不是我,又怎么知道我不够努力,没有加油呢?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就像你从来没有看见过有多努力,成绩依然是傲人的。我的心中充满了难过,可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不想让他看到我心中的脆弱,也更不想向他请教问题了。

我在刻意同他保持着距离,维持着我们之间一如既往的平静。最终,这场平静还是被我的同桌给打破了。

同桌是一个爱说爱笑直爽的女孩子,有什么话都是直接说出来。她的成绩也是不太好,有些不会的问题,有时候她会问我,但更多的时候,她会去问我身后的W。每次W也会像回复我的纸条一样的回复她,可是,她在收到纸条的时候往往还会回身问W为什么,刚开始的时候,W还是很耐心地回答她的问题,可是有时候她问的问题又和学习风牛马不相及,有些问题甚至我听起来都很尴尬,渐渐地,W都不怎么愿意回答她的问题了。

这种情况下,连我这种情感白痴都感觉的到我的同桌是喜欢上了W,更何况于聪明绝顶的W,他不知道才怪呢。每天看着同桌给W撒娇,说着各种各样的话,W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淡淡回应着,他们的关系也好像并没有变得异常的熟络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总感觉W那么沉默的一个人,是不会喜欢上她的。

不过,这关我什么事情呢?W又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和谁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维持着这样的一种关系。在第N次月考之后,很久都没有动过位次的老班决定改变一下,动一下位次。在动位次前,可能是大家相处久了,有点不舍得分开,一时班里乱哄哄的,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我的同桌更是直接表露出了她对W的不舍,她让W表示一下。

我的心里也很难过,不知道自己将会被排到哪个角落,将会和谁在一起,所以我一直沉默着,静静地等待最终的结果。直到一包糖果被扔到了我的桌子上,我抬起头,看着从我身边走过W,他说:“要分开了,给你们买点糖果。”我看着他,没有说话,感觉自己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我的同桌在看到糖果的时候一下子炸开了,她生气地质问W为什么不给她买,我赶紧把糖果分给了她,生怕她说出更要命的话。W也说是给我们买的,可是她还是说了一句话:“那是你给XX(我的名字)买的,我不吃!”W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她,我的心却因此而砰砰乱跳起来,一直小心翼翼维护的关系,还是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变的尴尬起来。

调整座次后,W坐在靠北面的窗户下,而我坐到了靠南边的窗户下,我们之间隔着中间一大排人的距离,却似隔着山与海的距离。

从此之后,我们两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再也没有了联系。

偶尔,在某个自习课的空间,我会不自觉看像W的方向,而W安安静静地低头学习着,仿佛这个世界都不存在了一样。

高三再次分班的时候,我没有在自己的班级上看到他的名字。后来,听说他被分到了别的班,在我楼上的教师。

每天上放学,我们还是走同一部楼梯,只是从来都没有碰到过。

我甚至自觉屏蔽了有关他的一切消息。

整个高三时期,我放弃了以前的张扬,开始沉下心来用心地学习。我期望能够有个好的成绩,能够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也许这样,将来有一天可以同他讲话的时候,也能够和他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而不是每次地仰望着他,而遥不可及。

那段日子,我是拼了命地在学习,不再去思考什么的意义,不再考虑未来,我只想考一所好的学校,仅此而已。生命暗淡的似乎是永远都走不出的黑暗,我在里面举步维艰。我爱上了跑步,闭着眼沿着跑道什么都不想的跑步,我想等我跑出这道黑暗,我一定要大哭一场。然而,我就像《飘》里的思嘉一样,永远也跑不出噩梦里的黑暗,找不到光明的出路。

在我心情暗淡的时候,某一天吃过早饭归来,在我的书桌上发现厚厚的一叠草稿纸,没有落款,没有字迹,我问了一圈周围的同学,没有人知道是谁放的,班里也没有人用和这一样的草稿纸。因为这点滴的关怀,我的心小小地温暖了一下。

我不知道W过的怎么样,世界好像真的把我们遗忘了一样,在同一座学校,同一座教学楼,共用同一部楼梯,我们居然真的没有碰到过。

直到有一天放学,我走的比平时早一些,随着拥挤的人群往前走,走道楼梯拐角的时候,习惯性地抬头向上看的时候,发现W正站在高高的楼梯上也在看着我,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彼此,世界都仿佛静止了般只剩下我们两个人。那是我们认识那么久以来时间最久的一次对视,然后各自扭头离开。

高考是在极端压抑中走过。我知道自己考得不理想,万念俱灰。

成绩下来后,我以十几分之差无缘本科,而听说W考的不错,六百多分,超出一本线很多分,应该会考一个很不错的学校吧。我没有刻意去打听他的去向,不敢也不想。

后来,我选择了去一高复读。

复读的那一年的元旦,学校放假了,我没有回家,依然留在学校上自习。中午回宿舍的时候,听到同宿舍的同学说W来我们学校玩了,听她们议论说他上了本省的Z大,现在放假了回校找老同学玩呢。听了她们的谈话,那一天我没有出去上自习,我怕出门碰见W,我怕W看到我落魄的样子。

那是我最后一次听到有关W的消息。

多年以后,我大学毕业最后一年实习的空隙,特地坐车来到了Z大,来到了W上学的地方,从老校区一直到新校区,我一遍又一遍地走在参天大树的林荫道上,渴望与W来一场漫不经心的偶遇,然而,繁花落尽,终是失望而归。

后来,我再也没有听到过有关W的消息,也没有一个男孩能够如此深刻地走到我的心里。

也许,初恋,就是一场来不及说出口的暗伤。

W,你现在过的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如果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可以在相遇第一眼时便知晓以后的故事,那么你还会这样义无反...
    陈若鱼小姐阅读 108评论 0 0
  • 离开小时候的城市去到另一座城市读初中,我觉得是我人生目前为数不多的大胆决定。 住校的生活让我结交很多朋友,我现在...
    凤邪少爷阅读 236评论 0 0
  • 自序 这些年我做过很多场演讲,去过很多地方,遇见了很多人。 曾经听到过很多故事,回想起来,每一个都历历在目。一年前...
    吴祉祺阅读 5,392评论 1 15
  • 从没想过白头发会这么多,从三十多岁就焗头发,基本上每一个半月焗一次。棕色,紫色,酒红色,不一而足。很完美的掩盖了我...
    爱看书的文杰阅读 59评论 1 1
  • 职场中,人越厉害跟领导相处的境界会越高。当我们所在境界越高时,我们不再频繁做些琐碎事情,从而快速提升技能。 职场中...
    哈默老师阅读 1,660评论 5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