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小的土地不是菩萨,土地神的一段多味尘缘

我是一座小庙的土地神,你是落难的大佛。是的,在我眼里,你就是!你来了,我很荣幸。

我们成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曾经暮鼓晨钟,曾经诗词歌赋,也曾柴米油盐,也曾把酒话桑麻,那是无比甜蜜的时光。

但是偶尔,我敏锐地捕捉到了你眼中一闪而过的游移,还有心不在焉的迷离!

我终究不是你的白月光,无法替代你的心头好。

还有我的书读得多,也成了你吐槽的糟点,说我不甘心世俗的烟火味儿,不喜欢被红尘琐事所羁绊。要知道,再小的麻雀也有几克肉,做一头快活的猪很容易,做一株会思考的芦苇很难,哪怕低入尘埃的土地神也是有理想的,也会渴望晋级跃升,逆袭成佛。

我想,或许是我的庙子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又或许,对你而言,他乡虽好,但终非吾土,你只不过是暂借了我的一角屋檐避避雨,待雨一停,就要去寻找你的极乐世界的。那里,有世人的膜拜供奉;那里,高香林立、祥雾缭绕。试问,谁又不心向往之呢?

我傻啊!

我认定了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我乐意陪你一同寻找你理想的那片乐土。

出发了,好开心啊!

一路上,我步履蹒跚,吃力地跟着你。

前路崎岖,但你轻装上阵,单人单骑,行动爽利,毫无后顾之忧,一个人甩手甩脚尽情地狂奔,一路高歌猛进向上冲,落下我,远远地跟在后面。

我们是一家人啊!我要顾全大局,不能拖你的后腿!

我扛着一架长长的云梯,这几乎是我全部的家当。尽管气喘吁吁,尽管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也只能勉强跟得上你的脚步。

你,好不耐烦。

我一心只想着和你一起翻山越岭,攻城掠地。心细如发的我,假装读不懂你的嫌弃,更丝毫不在意你的敷衍。

考验处处都有,难关说来就来。

在一处悬崖绝壁前,你望空兴叹,一筹莫展。

“看我的!”

我赶紧迈着得意的小碎步跑上前,把云梯安放好,你顿时转忧为喜,顺着梯子,飞奔而上。

可是,我恐高啊!

希望你拉我一把。毕竟胜利在望了呀!亲爱的,对吗?

结果,你毫不迟疑,迅捷而果决地离开了。

我看着绝尘而去的你的背影,心底的酸楚翻涌而出!

我别无选择,只得放弃,重新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离开的时候,顺便把我的梯子带走了。

因为,我感觉你已经不需要我们了。

没有我,你还有全世界!

不是吗?

你一直围着他们转,投之以桃,焉能不报之以李?相信他们也会围着你转的。

而我,只有梯子。在你之前是这样,从今以后也是这样。

你一定寻着你的极乐世界了吧?恭喜你,终于攀上胜利的顶峰,独步天下,傲视群雄!

然后,你累了,想休息,毕竟灵魂还是需要家园来安放的。

但是,天黑了,烟雾重锁。你看不清下山的路,荆棘刮破你的衣衫;在乱石堆里,你,摔得鼻青脸肿。等你好不容易回到放梯子的地方,才发现,没有梯子,更没有我。

那么高的山,我可以不上去;但是,高处不胜寒啊,冻得瑟瑟发抖的你,不能不下来!

你终究还是凡胎,无法涅槃成佛。这下,你永远都不用下来了!且在高处待着就好!

我还是做我的土地,陋舍一间,屋梁半榻,偶尔有个人来祭拜,为我焚上五毛钱一把、略带苦味儿的香,香味儿寥寥,也知足了,哪怕聊胜于无,比没有还是要强一些的。本来,我也算不得是菩萨。你呢?还是藏起你那条傲娇的大尾巴,做回你的流浪猫吧!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圈子不同,不必强融!

你需要的是做杂务的嬷嬷,我渴求的是灵魂的皈依,我们的要求于彼此而言都像是在缘木求鱼。所以,从一开始,就已注定殊途无法同归的结局。

谁看到我眼里有泪光闪闪?没别的,只是劣质香焚烧出来的烟有点辣眼睛。没事儿,下场雨就好了。

愿神赐福于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