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新月皎皎·夜深沉(83)

八十三 喜宴之悲

    屋外设宴满堂,浔南镇几乎所有人都来了,夜龙心是一波接一波和来祝礼的人喝酒,等周允桀出来时,他几乎醉了大半了,没有了内力,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他第一次感受到酒带来的醉意,外面的世界越来越模糊,内心的世界越来越清晰,每一种喜怒哀乐都被放大,让他迎接不暇。

    “别喝了。”周允桀走过夜龙心身边,不动声色地夺了他手里的酒杯,迎向人群。

    见到了新郎,人们便放过了夜龙心,面前窜动的人群在逐渐昏暗的日光下越来越模糊远去,不知不觉,他居然走到了月牙儿和周允桀的洞房门外,这里高挂的红灯笼已经点亮,映得人心发烫。

    夜龙心不由自主地推开了门,屋里的陈设再熟悉不过,几个月来都是他亲手布置的,床沿上端坐的美人也是再熟悉不过的,二十年来,他悉心呵护她到如今,但这一切都不是属于他的。

    这么美好的场景,他连想都不曾想过自己要去拥有,身体沉重不自支,靠在门框上,疲惫无奈地嘲笑着自己。

    “龙心哥哥。”月牙儿本以为是王婆婆又来给她送吃的。

    刚才因为觉得麻烦,见屋里没人就没盖喜帕还被叨叨了一番,这会听到动静她是赶紧盖上帕子,老老实实地坐在床沿,却看见门口的人是夜龙心,不是除了新郎,其他男人不能进洞房的嘛?月牙儿狐疑着,也不知如何是好?

    夜龙心也只是依着门站着,他们之间就隔着这一个门栏的距离,不可逾越。

    站了一会,夜龙心忽然觉得头脑里的血液像是一下子被抽空的晕眩,心里透过一阵无法抵挡的寒冷,胃里翻江倒海地紧缩着,赶紧转出了房门,躲到墙角吐得天翻地覆地,从早到晚都没有吃过饭的他,吐出来的只有酒。

    月牙儿也顾不得规矩约束什么地,掀了喜帕就追出了门,“龙心哥哥,你怎么了?”她在他身边,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了好一会,夜龙心才顺过气来,“你快回去,这样子让别人看见了不好,我只是有点醉了。”夜龙心推了推她,让她赶紧离开。

    “只是有点醉吗?醉得厉害了吧。”月牙儿握着他的手,是从来没有的冰凉,他的脸铁青,额头上密密一层汗珠,这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夜龙心,就他的内功要化解多少酒劲都不在话下的,除非他是卸下防备,故意让自己喝醉的,她不知道此时的夜龙心武功尽失,“龙心哥哥,你到底怎么了?”月牙儿有些心痛,有些莫名的害怕。

    “没什么,我没事。”他的胃连着心口痛得几乎直不起身子,背抵着墙垣才勉强站稳,呼吸略显急促,眼里是迷离的温柔,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一点都没有平日的冷冽,或许这才是他在她面前该有的样子。

    “你是不是很难受?”月牙儿拿了手帕帮他拭去脸上的汗水,心急得都快哭了出来。

    夜龙心下意识的想摇头,但想想自己是最后一次面对月牙儿了,他再也不想强装淡然,他想告诉她最真实的自己,他点点头,浓密纤长的睫毛缓缓闪烁过深邃迷人的眼,像一只蝴蝶振翅般柔和脆弱。

    “进去坐吧。”她扯了扯他的衣袖。

    夜龙心摇摇头。

    “那我给你倒杯水。”

    他又点点头,笑得那么好看。

    月牙儿奔进屋里倒了温热的水,水里撒了糖渍桂花,小心翼翼端了出来。

    夜龙心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影,很享受她为自己担心无措的样子。

    “喝吧,桂花暖胃的,喝完水要去吃点东西,然后早点睡觉。”她看着他把水一饮而尽,还忍不住絮叨关照,她知道一会儿自己是照料不了他的。

    “好,我知道。”他把大手覆盖在她小小的脸颊上,“月牙儿,你今天真的很美,很美。”声音渐轻,爱怜终透过酸楚。

    月牙儿不语不动,静静矗立,只有双眸流转于夜龙心的脸上,看着他微笑又蹙眉,看着他叹息后启口难言,看见了从未出现过的夜龙心,他的柔情无奈,他的欲说还休,他的脆弱无助。月牙儿发现一直神一样存在夜龙心,也有需要她的时候,也有失控的七情六欲,那么多年来,他的清冷淡定只是伪装罢了。

    有那么一刻,夜龙心牵起月牙儿的手,想不顾一切地带她离开这个地方,不去在乎她的感受,不计较结果会怎样,只想拥有她,自私地占有,哪怕短短一夜,而且这种欲望在酒精的蔓延下越来越强烈,夹带着即将和她离别的痛苦,挟持着他的思想,他想把自己的对她的感情痛痛快快地宣泄出来,那些爱的炙烈,那些不被爱的痛楚。

    可惜他夜龙心不能,不能那么自私,不能因为自己的欲望而带给她伤害和困扰,不能因为自己要撒手离去,而留下残局要她收场,她值得拥有一个美满幸福是人生,只是其中没有他而已。

    “夜龙心。”周允桀的一声轻唤,悬崖勒马般刹住了他即将倾泻而出的冲动,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喜服加身的俊美男人,自己卑微地被打回原形。

    那才是月牙儿的如意郎君,能护她一世周全,又能让她幸福快乐的人。

    “我来……”夜龙心的手不舍地从月牙儿脸上移开,一瞬间他感觉到她的微微颤抖,他始终扯不出来谎,找不到借口,他来看看别人的新娘,他钟爱一生的女子。

    周允桀走过他身边,走到月牙儿面前,捞起她一只小手握在手心,“我们进去吧。”他头也不回,拉着月牙儿径自往洞房里走,也不给她回望的机会,就此合上了门,他知道多一分一秒的停留对于夜龙心都是凌迟的刑罚。

    满室暖红在他面前隔绝,留一地碎成渣的凄冷月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