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不敢招一胎妈妈,都是职场“性别歧视”在惹祸?

据说计划生育时代形成的已婚已育女性求职优势已经不复存在,除非你标注一儿一女,表示再也不生。职场性别歧视固然一直都在,但这个锅真的要性别歧视来背吗?

菲菲告诉我,今年接到的猎头电话明显变少了。每年的3月,都是猎头最活跃的时候,能否跳槽成功,往往在此一举。但奇怪的是,其他男性朋友却没有这个感觉。

“也许因为全面二胎的政策?”菲菲猜想。她是一个三岁女孩的妈妈,从民间传统来看,是生二胎的高危人群。

也是因此,HR们收到女性的简历,如果标注“已婚已育”优势已不在。除非标注“已婚已育,一儿一女”,才能暗示“我再也不生”,才能被放心的列入候选人名单。

“唉,性别歧视啊。”菲菲无奈感慨。

作为一个文科女生,对于“性别歧视”的感叹,我一点也不陌生。从高考开始,文科专业就有女生的招录限制;考研究生的时候,同等条件“男生优先”的潜规则人尽皆知;毕业找工作,女生热门就业的出版社、报社直接在招聘中注明“只招男生”,如果勉强招了女生,也免不了要签一个“三年内不准生育”的私下协议。

职场性别歧视有没有呢?当然存在。

但要让性别歧视扛下所有的锅,似乎又不公平,尤其是在生育问题上。不知下面这些场景,是否发生在你身边过?

——好不容易新招来的员工,试用期没过就怀孕,一怀孕就保胎。病假连着产假,产假连着哺乳假。等所有的假休满,她辞职了。

苦逼主管空管了一个人头,实际上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一干就是一年多。想想当初招聘面试时的决定,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发誓再也不招女员工。

女人怀孕生产不易,正常的产假和哺乳假必须保证,偶有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主管和同事也应该尽量体谅。但是,以上的情况早已超出了正常休假的范畴,完全有占公司便宜之嫌,甚至有可能是故意计划之。

这样的女员工,不是给性别歧视合理化落下了口实吗?

工作与生活从来不可能兼顾,有的只可能是牺牲和平衡。

即将离职的雅虎CEO梅耶尔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任命为雅虎CEO的时候,她正怀着五个月的身孕。为了让公司有效运转,梅耶尔当时宣布,她只会休两个星期的产假。

有妇女组织批评梅耶尔可能“为妇女树立了不健康的形象”,但同为硅谷女精英的Facebook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却力挺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也会有不同的生活选择。桑德伯格自己在怀孕的时候也忍受着剧吐,每天坚持独自开车上班。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可以选择成为专心在家照顾孩子的母亲,也可以选择成为职场精英,哪一种选择都有艰难和幸福的时刻,哪一种选择也都意味着放弃一些可能。

在福利体系存在缺陷的中国,选择成为全职妈妈,告别工作带来的安全感,则需要内心分外强大;如果要选择兼顾家庭和事业,则必须自信且坚韧的背负起两份责任——公司不会因为你有了家庭和孩子就对你的岗位放低要求。

最糟糕的选择就是既要享受社会提供给职业妈妈的福利,又不愿意真正承担起职场人的责任。利用女性身份在职场钻空子、耍滑头、占便宜的后果,是对所有女性职业生涯的整体伤害。

一边呼吁男女平等的权利,一边却又不愿意承担平等带来的义务,是一些女性群体的不愿戳破的微妙心态。与占公司便宜相对应的,满地打滚要求未婚夫的房子上加名字,因为“我为你们家生孩子”——岂不是如出一辙。

灵魂的独立,对于现代职业女性来说,才是最难去争取的东西,因为这种独立十分抽象,没有量化的标准。能养活自己是独立的必要条件,但不是有钱就是独立,更不是有一份工作就是独立。

那些没有做好拼搏职场的准备,却又留恋社会给予职业女性的福利,找机会钻空子的女性群体,就并非是独立个体,也许她们不附着在丈夫身上,但她们却是在向整个社会索取。这种行为的“对价”就是贬低女性群体整体的价值。

毕竟,独立才是争取公平的基础。有些锅,不要动不动就甩到“性别歧视”身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