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太太”离职记

题记:如果说企业是一辆公交车,那么,我目睹了许多的乘客,欢欢喜喜地上车。然后,又在各自的站台,下车。今天,“姨太太”下(li)车(zhi)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这是她在公司的最后八小时。离职是她自己提的。但是,我看得出来,她舍不得。

她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地处理着手头的事,耐心接听着同事的电话,合作伙伴的电话。没有心不在焉,没有坐立不安。 

她跟同事甲开着玩笑:“请我吃龙虾要抓紧,我时间不多了。”

同事甲听听,陪着笑:“今天下班我去池塘抓,烧好了明天带给你。”

她听了,也一笑应之。

也许,她的离职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无关痛痒吧。甚至,还有部分人,在心里暗暗发笑。


2

她实在是个长得有些五大三粗的女人。身材魁梧,脸庞黝黑。

还爱打扮。脸上抹着粉,欲盖弥彰。一头枯黄而毛躁的长发,梳得标新立异,编着扎眼的麻花,盘起。

她是办公室的活跃分子,急切地想融入这个集体。她招呼大家吃火锅、吃水果。但是,好像大家并不买账。

她这样描述自己的爱好,叫上三五个女人,凑一桌,掼蛋。

因为她的名字里带着一个“怡”,同事甲总是叫她“姨太太”。

“姨太太,脸上的粉可以扒下来刷墙啊!”

“姨太太,什么时候能转成正宫娘娘?”

“姨太太,今天的造型好迷人!”

她对这些调侃,显得毫不在意。


3

她工作很卖力。

由于工业园区公交设施不完善,管委会承诺给园区企业厂车补贴,但一直没有兑现。自从她掌管了厂车业务,经常坐在管委会财政局长的办公室,跟他聊天。最后,她要回了一大笔补贴款。

于是,她逢人便说“这是我的功劳”。不曾想,最后,厂车的业务给了其他人负责。

看得出来,她很失落。

她生了一场病,请假一个月,手里的业务全部分派给了其他人。病假复工后,这些业务大半没有再回到她手上。

她看出了端倪,不得已,提出离职。


4

还有四小时,她将要离开这个待了一年多的办公室,离开这些相处一年多的同事。

她一边办理着离职手续,一边愉快地跟大家开着玩笑。

办公室仍然显得如此安静,大家低头忙着,似乎没注意到她的言语,无动于衷。

她说要跟大家合影,以作纪念。

他们仍然一动不动,好像屁股上涂了一层强力胶。

于是她凑到每个人跟前,自顾自举起手机,自拍。


5

她还是悄无声息地走出了办公室,留给大家一个飞吻。

同事乙说:“企业就是一辆公交车,她已经到站下车了。”

同事丙说:“我还欠她一顿火锅,不知道如何偿还。”

同事丁说:“她其实是个好人。”

同事甲说:“这办公室人来人往的,见多了,就疲了!”

在办公室的微信群里,一个红包亮起,是她发的。

我迟疑着点开,跳入眼帘的,是一个个熟悉的头像,和一长串哄抢的记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