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心眼”

“为什么我回来你就想不起来买羊蹄猪蹄、鸭头鸭翅、椒麻鸡呢……?为什么我弟弟一回来你就会想起来买这买那”?

女儿媛媛撅起小嘴,扬起小脸,假装有些生气的问我。

“妈妈是个粗心的人,有时候想不起来,但是咱家的捣蛋鬼总能张开嘴要。他就属于闹人的孩子有太多奶吃”。

说这话的时候,我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想起了儿子小磊每次回来跟我说的话:

“妈,几点能到家啊!回来的路上在咱家楼下捎点麻辣羊蹄、麻辣鸭头、蒜香鸡翅……对了,还有桥头那家的面筋也来一份,等你吆”!

在他的提醒下,我下班就会买好带回家。

我做饭是家里家外有名的不好吃,媛媛和小磊这姐弟俩经常调侃我是个有福之人,去奶奶家姥姥家都不用做饭,在自己家只要孩他爸在家,我也是甩手掌柜一枚。

女儿媛媛在读了大学后却说:在家觉得妈妈做的饭特别不好吃,但在学校里还是会时常想起妈妈蒸的卤面。用专门做卤面的细面条,切得细长的瘦肉丝、西芹或者是豆角也被切得细长,当作里面的配菜。

有次,媛媛坐在学校的餐厅里,要了份蒸面条,吃了一口,没有想象中的味道,感觉还是妈妈做的好吃。那味道,怎么也忘不掉!

是的,我总是先把面条蒸一遍,把肉丝青菜炒好,加上适量的水,熬成菜汤。再把面条放进去,开着小火,来回的翻几遍,让汤浸进面条里,再蒸一遍。然后关火,在锅里捂一会,再盛在带一支梅花细瓷盘子里。颜色黄灿灿的,香气四溢,非常的好吃!

其实,很多人蒸面条,喜欢放黄豆芽,因为媛媛不喜欢吃豆芽,我只好改成了其它的青菜。

她总说喜欢吃我做的蒸面条,所以,每次媛媛回来,我总是不厌其烦的为她做蒸面条,想不起来问她还要不要吃其它的。

因为,我只会做这个,其它的都做得难以下咽。他们笑我:一招鲜,吃遍天。

唉,我是个粗心的人,考虑事情总是不那么周全。对于听话懂事的媛媛,应该多照顾她。

想不到的是小磊以前也曾说过我偏心,他是这样说的:每次自己要钱,妈妈都是瞪着眼睛问之前给的都花那儿去了?怎么又要钱?花钱真厉害。对媛媛却是时常问她还有没有钱,再给点吧!要的不给,不要的非要给,真是大偏心眼!

小磊带着极度不满的语气,还顺带捏着鼻子学我的腔调:“媛媛,再给你些钱吧妮,别舍不得花……”

父母都想一碗水端平,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孩子总觉得父母有些偏心眼。

记得很久之前,自己也跟母亲开玩笑说过:“为何要把妹妹生得这么白,而把自己生得是标准的黄皮肤,真是太偏心眼了”!

弟弟和我都觉得母亲偏疼妹妹,因为她是老小,又爱哭鼻子撒娇。谁知妹妹有一次却对我说:老妈心里最疼的是她儿子,要不怎么谁的手机号都记不住,只记得她儿子的呢!

妈也不好当,自认为自己公平公正一碗水端平,谁知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偏心眼”的人。

其实母亲在我小的时候,特别是夏天的夜晚,在外乘凉,她跟我们讲她小时候的事。每每讲到重男轻女的姥爷,事事偏心爱惹事招灾的大舅时,我总能感受到来自母亲内心深处的愤怒,虽然她性格温婉,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

俗话说:东西路,南北拐,人人都有偏心眼。可能是真的吧!

什么是偏心呢?

就是偏向一方面;不公正。是人内心深处的一种情感活动,也是人际关系中的一种情感倾向。它可能发生在家庭、朋友、恋人等关系中。

偏心,是相对于感情主体以外的人而言,对自身来说的一种感情喜好偏向。

人常说心脏本身就不对称,所以偏到一边是必须的。

现实中,特别是家庭关系中,孩子爱说父母偏心,也是自古以来就有的。有些孩子生来体质差或者讨人喜欢,就会得到父母的偏爱。

也有些父母,偏爱那些在孩子中能力差的,怕他(她)受委屈,时常记挂着他(她)。自己有了东西,总是为他们留着。

最爱说偏心的是在婆媳之间,有一个以上儿子的家庭,结婚后,媳妇们总是为了公公婆婆偏谁而引发很多轮的家庭战争。

偏心的人,有的自己意识不到,说自己没有偏心。其实大多数人应该心里清楚,只不过不愿承认,也改不过来。

朋友婉茹总说她妈妈偏心姐姐,平时对她一般般,总觉得她比姐姐有本事,挣的钱多。总想把她的东西分给姐姐一些,母亲节时,她又是给妈妈买衣服,又是请吃饭,还带她出去旅游。可无论干什么,她都要带着姐姐。姐姐不花钱,她还要为姐姐多花钱,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又倍感委屈。

现在妈妈对她比以前好多了,但还是情不自禁的要她帮帮姐姐。自己做了妈妈后,理解了妈妈的心,也不再为此计较了。

任何人心中都有一杆枰,但不可能是永远的平衡。

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不要过于关注周围人是否偏心,更不要为此抱怨,那样只会消耗自己的能量,让自己感觉更加的委屈而已。当你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束光后,就不会再点滴的偏心而烦恼。

网图,侵删!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