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兒童繪本

在我開始著手進行《兒童繪本》這個長期以來一直想要進行的工作之後⋯

許多的思考,開始在腦海中呈現萌芽的狀態!

我在生命中的頭與尾,試圖找到真正的題材,或許可以想像自己在〈生〉與〈死〉兩個極端中,試圖用自己的想法,去思考如何讓這個題材,能夠用不同於現在的觀點來表達與呈現。

我在兩種極端的世界觀中,企圖尋找一種平衡的方式!在生與死、黑與白、喜與悲、聖潔與卑劣、戰爭與和平⋯之間的有與無!

我在思考如何告訴孩子們,我們的過去、現在、未來、我在思考如何告訴我們的孩子,如何才能真正的看清⋯現在世界的模樣?

我們現在給孩子的一切,是不是太空洞⋯過多的神話、過多的幻想、過多的負擔、過多的野心、過多的手段⋯⋯

我們告訴孩子要善良的背後,是環境的污穢、我們告訴孩子要勇敢的背後,是環境種種的不堪!

我們心中仍然存在著,自古以來的神話幻想,我們的對未來,仍然充滿著虛幻的夢想。

環境中,仍然大量灌輸給孩童們,不切實際的幻想世界,我們用著假裝兒童的聲音,發出成人的內容、我們用著假裝兒童的筆觸,畫著大人們的偽裝與謊言,我們假裝成兒童,扮演著自以為是的兒童專家⋯⋯

《兒童繪本》究竟是給家長看的?還是給孩子看的呢?關於這個問題,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回答,《兒童繪本》是大人陪著孩童看的繪本!這樣的回答,基本上也沒有錯!而我想要特別提出來的問題是,家長們懂這本《兒童繪本》真實要傳達給孩童們的原意嗎?家長們⋯自己懂得如何面對,並處理自己內心深處的不足嗎?

我們當下的兒童文學底藴不足,更遑論兒童繪畫教育方式的拙劣,市場上充滿著西方的兒童繪本,呈現的無論是圖畫的表現方式,或是故事內容,均與我們的環境無關,儼然有著隔靴搔癢的故意!或許可以想像為另一種文化侵蝕的力量,而我們似乎只有剩下孫悟空孫爺爺的金箍棒在力挽狂瀾。

對於孩子們未來的夢想,我們只能拿著自己過去模糊的回憶⋯⋯去滿足孩子們對於探索未來、探索未知領域的渴望。

我們的孩子在説些什麼話?

我們的孩子在想些什麼事?

我們的孩子在乎的未來,是什麼樣的世界?

我們的孩子在乎的自己,是什麼樣的自己?

我們現下的《兒童繪本》根本不是《兒童繪本》,而是大人們自己的兒童故事,是大人們為了滿足自己情緒,所產出的成人語言式的兒童故事書。

我們對孩子的不懂,我們對自己的不懂,我們對環境的不懂!那麼我們要告訴孩子什麼呢?

一本新的《兒童繪本》呈現出來的是,整個環境的覺醒,是我們對環境、對教育、對人際關係、對生活品質的新影響!

一本新的《兒童繪本》是當下環境,關於當代新美學的覺醒。

兒童繪本對兒童的影響性、渲染性、誘導性⋯⋯著實比教科圖書,更具吸引力!

在孩童學齡前的啟蒙過程中,兒童繪本,悄悄的佔領了這片未開發的沃土,也在孩童們的腦海中,種下了不知所以然的種子!

不論是兒童繪本的繪畫內容,還是兒童繪本的文字故事,都在失序的現象中魯莽的橫衝直撞⋯⋯

我們精挑細選了營養食物,餵養我們的孩童,卻失守於最重要的思想堡壘!我們放任了,環境中各種文化污染、失美的污染⋯⋯侵蝕著孩童們純真的心靈。

我們對於孩童的教育,失去了符合這個世代的教育理念與價值觀,我們忽略了,教育不是一成不變的方法,我們自己都迷失在森林中,又如何帶領孩童們闖出自己的道路,奔向各自美好的未來發展方向!

兒童文學不彰、兒童繪畫藝術如此的貧乏、兒童寓言故事,似乎並不是寫給兒童們看、兒童繪本的哲學導向,感覺似乎還是在摸索的階段⋯⋯當今的孩童們,只是這種亂象實驗室裏的白老鼠。

我們這極度缺乏創作力的藝術環境,不論文學、不論繪畫創作,均呈現一種可悲的現象,在漫天飛舞的模仿遊戲中,互相誇贊的虛偽,是當下的惡夢,而《兒童繪本》陷入這種大染缸中,文字已經變得越來越腐爛,繪畫越來越失控在不知所以然的荒謬模仿。

一本失去內容的兒童繪本,如同包裹上糖衣的毒藥⋯⋯我們不經意的,將這糖衣毒藥,餵養著我們下一代的夢想。

如果兒童繪本是教科書⋯⋯

我們換一個說法:

如果教科書,是有意思、有趣的《兒童繪本》!

我相信孩童們的學習興趣與能力,相較現在會有截然不同的結果。

我們一般家庭的歡樂,全繫於孩子的學習成績之上⋯⋯我們一直在努力的找方法解決這個問題,而我們卻只是一直在原地踏步、原地打轉,如此這般,問題不會有真正的答案!

我們整個環境,太習慣換湯不換藥,我們的思維,太懼怕新的嘗試、美其名說著,我們大步向前邁進,事實上⋯我們什麼都不敢。

《兒童繪本》不是一位作家的工作,不是一位藝術家的工作、不是一位教育家的工作、不是一位有心人士的工作!

《兒童繪本》的誕生,是整個環境的工作、是整個社會上有愛的人們,集結而成的小世界⋯我們集結為美好而努力、大家集結為美妙而奮鬥、所有人有心人士集結,為新時代《兒童繪本》的誕生而形成一個《兒童繪本催生聯盟》。

《野生~蔡振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