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烟云》原著:抢孙子赶儿媳的姚太太,揭开婆媳矛盾的本质

婆媳矛盾,是千百年来的老生常谈了,无论哪个年代,都会存在,婆与媳,仿佛是一对天敌。

纵然像《京华烟云》里姚太太这样的富裕之家,照样会发生狗血的故事。甚至这样的故事,有些违背道德,不忍直视。

但,它在书中真实的存在。

甚至,姚太太与儿媳斗法的场面,过于惨烈。我们不得不去思考,为什么女人要为难女人?

姚太太与儿媳银屏斗法,揭开婆媳矛盾的本质。这个本质,一个字就能概括:抢。

没错!对于姚太太而言:你抢走我的宝贝儿子,导致他不孝顺我,让我老无所依,我就设法将你赶走,哪怕你未婚先孕生下儿子,想借儿子上位,在我这也没门。你抢走我的儿子,我就抢你的儿子。孙子是我姚家的,但儿媳我却不认。

大家客观地评论,姚太太的这番举动,这番心理活动,是不是太霸道了!

为什么天底下有这么多婆媳矛盾?根本还在于:婆婆看不上儿媳!

我们来捋一捋银屏和姚太太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会闹到以死相逼的程度。

姚太太:中产人家的女儿,未婚先孕

姚太太是中产人家的女儿,父亲做扇子生意,也算是中产阶级商人。年轻时姚思安是个浪荡子,吃喝嫖赌样样齐全,直到三十岁的时候遇到了二十岁的姚太太,两人发生了关系,姚太太不久就怀孕。

姚思安的父亲知道了坚持让儿子娶她,因为对方是正派人家的女儿。双方一商量,姚太太家要求姚思安不许纳妾,双方互相保守这个丢人的秘密,就结婚了。

姚太太对待这个未婚先孕生下来的儿子姚体仁,简直溺爱到过分。她觉得富裕人家的儿子就该奢侈享乐,以至于导致后来的母子矛盾,婆媳斗争,而完全不自知。

“她嫁到一个富有之家,住在城里宽大的房子,有男仆,有丫鬟,过去在家从没用过这么多人,一时真不惯于这么奢侈。以前自己没享受到的,现在她都教儿子恣情享受。但是她缺乏一个有教养的妇女的学问和妻子,她不知道富有之家的儿子应当怎样教育。”

体仁从小在丫鬟堆里长大,甚至当众打丫鬟,姚太太也不管不顾。

我们说慈母多败儿,体仁的叛逆和放荡,归根结底还在于家教的失败。这也就导致了,让心术不正的丫鬟有机可乘,指望着利用体仁上位,飞上枝头变凤凰。

银屏:穷人家女儿,未婚先孕

银屏是体仁的贴身丫鬟,从小丧父母,被卖到姚家当仆人,伺候大少爷的饮食起居。

姚体仁在花团锦簇中长大,逐渐养成骄奢淫逸的性情,看到哪个丫鬟长得好看,就挑逗一下。

银屏比体仁大,长相娇美,又有成熟女孩的魅力,正值青春年少的体仁,自然会受不住这样一个美娇娘天天在自己的眼前转动。

体仁作为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子,自然少不了说一些动听的情话,而银屏却信以为真,以为体仁爱她,将来会娶她。而她也可以利用体仁上位,翻身成为少奶奶,将来婆婆姚太太一死,她就是当家主母,掌管万贯家财。

当然,她的这些歪心思,体仁看不穿,姚太太怎么会看不穿呢?

姚太太为了赶走银屏,可谓费尽心思,甚至不得不忍受离别之苦,同意让儿子出国留学。

体仁前脚出国,姚太太后脚就搞小动作,恨不得立即将银屏赶出去,甚至派仆人去寻找婆家,将银屏嫁出去。

银屏呢,性格泼辣而坚毅,哪里不知道姚太太的用意,但她的目的没有达到,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哪怕离开姚家,她也要想办法写信给体仁,让他回来。

体仁接到她的信,果然还是回来了。银屏上位的第一步,就跨出去了,似乎离目标越来越近。

这还不算,银屏在窑姐的教唆下还学会谄媚之术,取悦男人,甚至未婚先孕生下儿子。以为只要有了儿子,便能母凭子贵,便能彻底斗赢婆婆,顺利入主姚家。

但她过分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姚太太对她的恨意。姚太太对于突然产子的银屏非常吃惊,但她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孙子是我家的,我要定了,儿媳,我却不认。家里人也劝过,看在孩子的份上,就让孩子的母亲回家。

“她把我儿子都抢走了,你想我还能容忍她这个母老虎?”

对于姚太太而言,报复儿媳最好的方式,便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抢走我的儿子,我就抢走你的儿子。

姚太太派人硬抢孙子,银屏争不过,明白自己彻底失败了,斗不过就去死。

婆媳矛盾的根源:姚太太恋子情节,银屏想跨越层级上位

银屏到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姚太太这么无法容忍她,不过是多一碗饭一双筷子的事情。姚家这种巨富之家,怎么会养不起,为什么偏不让她进门呢?

但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根本不是。

她们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再是主仆之间的矛盾,而是阶级之间的矛盾。

银屏是穷人家女儿,是仆人,而姚太太虽然出身只是中产阶级,但也好歹比银屏强。她嫁到姚家是高攀,好不容易享受这种富豪奢侈的生活,怎么能让银屏这种低等阶层的人抢走呢?

如果银屏换作是是像木兰莫愁这样的出身好,家庭富裕的女孩子,我敢保证,姚太太就算不喜欢,也不会不让她进门。

姚太太坚决不认这个儿媳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银屏一没好出身,二情商又不高,三目标定得太高。

而姚太太呢,她作为一个传统女人,太明白儿子对于一个女人的意义,不仅是地位的象征,也是老来的依靠。

哪怕她掌握万贯家财,假如没有儿子,还不知道地位会怎样。

体仁犯错,差点被父亲姚思安打死,姚太太护着他,说:“我知道他也得受受教训。可是他若是有个好歹儿,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你叫我老来依靠谁呀?”

体仁半夜喝醉,被狗咬,闹得鸡犬不宁,姚太太摔了一跤,首先想到的就是儿子受伤了没。

不管你承不承认,姚太太有着严重的恋子情节,这也是婆媳矛盾的根源。

武志红在《中国式的情与爱》中说道:“婆媳关系其实是一种三角关系,即是一场三角恋,两个女人竞争一个男人,一边是他的妈妈,一边是他的媳妇。除了儿子不能和妈妈有情欲关系,其他方面和三角恋本质一模一样。

婆媳关系的另一部分涉及权力。这是一场战争,在儿子的家庭里,到底谁是女主人。”

当你用心理学来解释,为什么姚太太开口闭口骂银屏“抢走”她的儿子,就知道为什么两个女人会斗争得如此厉害。

《京华烟云》里的姚太太和儿媳银屏的斗争,太具有代表性。婚姻归根结底是一场利益的交换,门当户对在哪个年代都不过时。

-end-

我是 @深情解读 一位做了四年自媒体的情感博主,书评人,影评人,写作导师,全职妈妈,工作带娃两不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