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X的献身

究竟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程度?

究竟什么样的邂逅,可以舍命不悔?

逻辑的尽头不是理性和秩序的理想国,而是我用生命奉献的爱情!

世上没有无用的齿轮, 也只有齿轮本身才能决定自己的价值。

------------东野硅谷

故事情节:一位天才数学家孤独一生(记得高中班主任曾说过“高手往往是孤独寂寞的,所以你应该感谢你此时的孤独。”) 孤独平静的生活就在他邻居来拜访那一刻便停止了。他多年冰冷的心,在看到那一对母女炽热的眼神起便温暖起来了。靖子的前夫三番五次来打扰他们宁静的生活,可是这一次就是最后一次了,这对母女失手把他杀死了。而这全部的谈话都被隔壁的天才数学家石神听见了,他过来敲门,在门缝看见室内和靖子的表情便立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在那一小段时间里,他凭借自己强大的逻辑思维便勾画以一场“完美的”献身。为了保护他们母女,他以身犯法,使一位无名的游客散民无辜失去了生命。不得不说小说的结局有些过于残酷了。 汤川从石神身后将手放在她双肩上,石神继续嘶吼,草薙觉得他仿佛正呕出灵魂。 石神要保护的人不能有幸福了,但说的高尚一点她们在灵魂上获得了救赎。自己也因以身试法得到惩罚。

翻开这本书以为自己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弄清了受害人,被害人,帮助者。觉得后面的情节无非是侦探如何搜索到确实的证据然后定罪。不过有一个疑惑一直困扰(一对平常的母女在面对警察的再三的询问下,为什么没有暴露出一丁点马脚?而且在她们的朋友方面是如何遮盖的?一切事情都发生的那么自然合理,他的作案时间是如何安排的?)好像一切都证明她们无罪,但在一些环节感到疑惑。带着这样的疑惑我把这本书一口气看完了,在故事的第一个转折的时候,我并不是很吃惊。第一个转折情节:石神是一个变态,他在靖子家安装窃听器,每天去她的餐馆,每晚给她打电话,却不说话,因为嫉妒杀了靖子前夫,因为嫉妒威胁靖子的爱慕者。这一切如果不在前面一些环节互相矛盾又是那么的自然合理。慢慢地,凶手便指定是石神了。第二个故事情节:说实话本想先谈谈自己的一些想法,但第二个转折确实对我太惊吓了,迫不及待的想说出。本以为故事差不多就这样结局了,证据已是明明白白的放在哪!同样为天才的物理学家汤川了解他的朋友也凭自己强大的逻辑想出完全不同的犯案方式 他的朋友为了拯救那一对深爱的人,将她的前夫分尸,扔在很远的地方,在第二天那对母女按着石神所说的过着寻常的生活,可在这一天石神却在计划一场相似的谋杀案。为了他爱的人,他以相同的杀人方式杀死了附近的一个散民。这样就清楚地解释了作案时间和案件发生过程。

与很多人不同的是让我真正震惊的不是石神对那对母女的爱,而是人自身的“自私”和石神的那种信仰。靖子在最后自首是自私的,她考虑到自己如果不去自首自己的内心会受到一辈子的煎熬和不安。 美里是自私的,和她妈妈的心态一样,只是她选择了割腕自杀,汤川也是自私的,他清楚知道自己的推理如果告诉了靖子或是其他人很可能让他朋友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但为了自己不独自一人受这种煎熬或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天才而把它一切的推论告诉了草薙和靖子。而导致悲惨的结局。开始我的这种想法并不强,只是在书评上看见一个像这样清晰明确的想法,便使他加强了。

对于这样的结局又是非常矛盾的。不能确切地说靖子自首是对的或是不去自首,忘记过往,完成石神的愿望,快乐幸福的生活下去。在这个越来越法治的社会里,我不禁想起刘媛媛一次演讲所说,“我们人啊!就是喜欢给自己人生画格子”我们就是无怨无悔的待在一个的“道德的格子里”。靖子的自首,美里的自杀,都是出于道德。可是如果没有了这些严严实实的格子,只是像原始人一样凭借自己的感觉行事,靖子他们就该不畏将来,不念过往,为着石神,过着幸福的生活。这样才能让石神的付出有价值。

对于我,在这样的社会久了,即使内心更倾向于让付出得到回报,但自己那样做了也确实会因为道德而内疚一辈子吧! 一个矛盾体结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