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九章 画蛇添足

回到家中,李二妮开始准备明天的他乡之行。为此,特地蒸了一锅白面馒头。

次日,三更时分。

躺在炕上的小陌看着烛光里单薄、瘦弱的母亲忙碌着,他又开始问自己: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如果说周扒皮叫醒了鸡,那这对母子会不会惊扰梦中的周扒皮?夜,还在沉睡,在这个三更时分的时光里。

一同前去的还有小陌的大姑夫——吴新。客车上,小陌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看着窗外鬼魅般的树影向后闪退。吴新坐在他们旁边,磕着磕着瓜子睡着了。

客车在公路上匀速行驶了四个多小时,终于到达省城,小陌刚下车就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哇塞,娘,省城真热闹。”

“是啊,等我们从医院出来后,娘带你四处转转。”李二妮倒了倒拎行李的手。

小陌挣脱吴新的大手,执意自己走着。他张开的双臂像一把翅膀,触摸、感受着这座从未涉足的陌生城市,又似乎在召唤什么。

医院里,小陌重复做着各项检查,李二妮再次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握紧拳头的手掌沁出了汗珠。

结果出来了,不好不坏:良性鼻腔肿瘤,得做个手术。落了地

李二妮的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花钱总比没得治要好的太多。

住院手续办好的时候已临近傍晚,夕阳如害羞的姑娘,绯红了脸颊躲在远处高楼的半腰。吴新去食堂吃饭了,李二妮打开洗的干干净净的化肥袋子,掏出一兜馒头,看了儿子一眼。

小陌冲母亲笑了笑,挑了个最大的捧在手里,慢慢地品味起来。

儿子的举动让李二妮欲言又止,她嗅着邻床的肉味、菜香,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抬头还了儿子一个灿烂的微笑。

“嗝”,小陌望着窗外的高楼,三下五除二地把一个馒头消灭掉了。

“娘,我吃饱了。”

说完拍拍肚皮,倒在洁白的床上,再次把头扭向窗外。

时针指向了十一,李二妮失眠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窗外,路灯将黑夜点缀的耀眼,她望着他乡如同白昼的夜晚,回忆着儿子的滴滴点点。明天儿子就要上手术台了,担忧在她的心里蔓延。

悲苦的呐喊响彻在心田,在某个瞬间,她真想大哭一场。不为渲染这个秋天,只想卸下所谓坚强的伪装。但,她还是忍住了。

夜,最终以听不到吴新的呼噜声开始,以小陌的醒来结束。

洗漱完毕,小陌有幸作为早上的第一个主角,在母亲的依依不舍下,在医生、护士的前簇后拥下,在吴新的若无其事下,走进了手术台。

手术台上的小陌,一脸恐惧,茫然。

“小朋友,握紧拳头,闭上眼睛哦。”护士姐姐甜美的声音刚刚划过小陌的耳际,一阵刺痛穿过他的肌肤。

他想到了那只曾蛰过他的马蜂。他追啊,追啊,追啊,追累了就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梦里,小陌和邻床的叔叔一样,大口大口地吃着肉,吃完肉就长大了。他在心里雀跃着、欢呼着,趾高气昂地回了村子,陌升他们惊呆了,唯唯诺诺、和和气气。母亲看到他举镐的样子笑了,笑的那么灿烂,如盛开的花般,他才明白,举镐是一件多么累的事情,最后他累到了,倒在了地上……

小陌眯着眼睛看到母亲的笑容,泛着泪花的笑容。他望着天旋地转的天花板,瞥一眼邻床洁白的被褥,小陌才明白,又是一个梦。

“娘,我想喝水。”

小陌有气无力地说道,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了般,几次想坐起来,却都以失败告终。

“儿子,乖,别动,娘,娘给你倒。”

李二妮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任凭夺眶而出。她俯下身,一只手将儿子轻轻扶坐起来,另一只手把枕头立在床头的栏杆上,慢慢地让儿子靠在上面。转身端起桌上的水,抿了一口,一勺一勺地喂起了儿子。

“烫不烫。”

小陌,摇摇头,缓缓抬起的胳膊又重重地摔在床上,眼睛里汇着泪。

“娘,我胳膊……”

医生和护士不知何时来到了小陌的床前,主治医生刮了下小陌的鼻子。

“没事的,过会就好了。”

“比想象的要好,手术很成功。”医生微笑着说道。

泪,一点,两线,一面,爬上,占据李二妮的脸。

“谢谢大夫,谢谢你们。”李二妮边擦泪边说。

“客气了,这是我们的职责。”

“噢,对了,我决定把你们的情况跟院长说一下,看能不能优惠一点。孩子身体太虚弱了,营养要尽量跟上。”转身准备离去的医生突然又扭过头来。

李二妮不停地感谢着这个他乡异地、素昧平生的好心人,因为她知道,除了感谢,她什么都做不了。

送走医护人员,李二妮在病房门口平复了下心情,大步走向儿子。

窗外,按捺不住的落叶随风飞舞,阳光透进窗户,温柔而又清澈。

临近中午了,吴新从躺椅上打着哈欠站了起来,一双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来游去,然后正步走到李二妮面前。

“嫂子,我带来的钱给丢了,你给我拿点钱吃饭用吧!”吴新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二妮从上衣内兜里掏出个方便面袋,又从方便面袋里掏出取出一个塑料袋,解开塑料袋后,呈现出一个洗的褪色的手绢,一层层剥开手绢后,颜色各异的纸币暴露在空气中……

只见她先抽出一张两元的,稍纵又抽出一张两元的,递给吴新。

“吃饭够吗?”

“嗯,差不多。”

踌躇片刻,李二妮咬咬牙又从手绢的最底层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到吴新手里。

“吴新,孩子动完手术了,也没什么事了,你吃完饭就买票回家吧!”

“嫂子,其实我来的时候带了一百多块钱,小雯的意思是等孩子动完手术后,给孩子买点吃的,谁承想给丢了……”吴新一本正经道。

李二妮笑了笑。

“好了,你和小雯的心意嫂子领了。路上慢点,回家要是有人问的话,你就说这边一切都好。”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