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十二章 信口雌黄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对母子匆匆地走了,正如他们匆匆地来,挥一挥衣袖,淹没在人海。在这座让人留恋却又不得不离开的城市上空,云朵正如花儿般盛开。

小陌趴在母亲的背上,带着这座城市赐予的健康,引来路人诧异的目光。豆大的雨滴从李二妮的脸上偷偷地流淌,滑落在路旁的落叶上。没有人懂得这位母亲脚下的坚强,更不会有人明白她心中的凄凉。

客车在公路上飞驰,小陌的思绪中翻滚着无法言喻的心事。“家”这个字眼,此刻对他而言更显得陌生起来,他憧憬过,可更多的还是恐惧。

“离你大姨家越来越近了,她知道咱回来,说不好正在车站等我们呢!”李二妮抚摸着儿子的头,轻轻说道。

小陌好奇地看着窗外穿梭的汽车。“我们还去我姨家吗?”

“不去了,怪麻烦的,到了车站得停一会,我们趁机和你姨聊几句就行了。”

“好吧。”小陌貌似有点失落,跌在母亲的怀里,眯上眼睛,睡着了。大姨和姨夫又给自己买吃的了,就像在省城医院里那么多……

“哎,怎么开的车。” “就是啊,多危险。”

突然,司机师傅一个急刹车,车厢里炸开了锅,小陌的美梦也就此终止。

“各位乘客安静下,实在不好意思。由于前方道路出现故障,正在清理,大概需要十几分钟,所以我们在市里就不做停留了,还望各位谅解。有需要下车的乘客提前说声,到时我们会在路边停车。”售票员清了清嗓子喊道。

车厢里唏嘘一片,小陌也因为这个小插曲睡意全无。到达市里已经中午了,隔着窗户,他第一个发现了富态的大姨。

客车没有进站,在路边为下车的乘客停下来。小陌的大姨挤在人群的最前方,敲打着车窗。

“二妮儿,你和孩子怎么不下车?”

“姐,客车在路上遇到点情况耽搁了,所以这次就不进站停留了。”李二妮摸索半天打开窗户。

小陌的大姨踮着脚尖,将几斤橘子投进车里。“哦,我说呢……唉,这么快……”

“回去吧姐。”

“大姨,再见。”小陌探出脑袋向大姨挥手作别。


客车又在蜿蜒的公路上颠簸了近一个小时,终点站到了。

“儿子,下车了,我们到家了。”李二妮把沉睡的儿子叫醒。

“阿嚏。”小陌拖着沉重的头,跌跌撞撞地下了车。

“快把扣子系上,天冷别感冒了。”

雾仙子笼罩着这个看着小陌成长的村庄,他的那个家,也在弥漫的雾里若隐若现。

村庄的街道上湿漉漉的,不知是刚下过雨,还是笼罩大地的雾仙子在作祟。陌家门前,大门潮湿地嵌在门栋里,黑色的门漆看时间久了是那样的阴森。小陌不禁打了个冷战,一把拽住母亲的衣角,躲在母亲身后硬着头皮进了院子。

“呦,还知道回来啊!”陌升站在偏房门口,言语戏谑。

李二妮朝儿子使了个眼色,会意的小陌伸出小手拿了几个橘子,颤抖地递给陌升。“爷爷,给。”

“哼。”陌升不屑地接过橘子,扭头进了屋。

无奈地李二妮牵着儿子的手回了房间。“儿子,饿了吧,来,先吃块蛋糕,我得去你李婶家一趟。”说着从柜子里翻出一个褶皱的塑料袋,装上一半橘子,向外走去。

小陌站在冷清的屋子里,握着手中发硬的蛋糕,邻床叔叔的笑脸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回忆是块不听话的石头,激起小陌的心湖片片涟漪。

窗外的雾四处蔓延,一朵朵如云似絮,织成一层层薄纱。遮住了天,铺满了地,围绕着房屋,淹没了树木,挡住了小陌的视线,眼睛也变得模糊。

东屋传来稀里哗啦的洗碗声,小陌咬一口硬的硌牙的蛋糕,咀嚼了好久未曾咽下。泻在院子里的泔水声刚落去不长时间,母亲回来了。

“儿子,我去给你烧锅水,多亏你李婶帮咱家种了白菜,不然今年冬天咱就没菜吃了。娘给你烧好水就去地里薅白菜,你李婶说白菜都半尺高了。”

小陌点点头,脑袋一片空白地上了炕。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是疲惫的母亲。

“儿子,娘一会儿给你炒碗白菜,多放点油,其余的改天腌成咸菜”李二妮憔悴地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托起儿子的脸。

小陌没有言语,他开始不适应这个家,满脑子是洁白的病房,邻床的叔叔阿姨,伟岸的医生,甜美笑容的护士姐姐……就这样,一直过了好几天。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要不然是碰到了我大娘,还蒙在鼓里呢!你怎么不去找我玩去,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都快把你家门槛迈破了……”阿旺喋喋不休地絮叨着。

“对了哥哥,你不在的时候,二宝掉进了咱挖的陷阱里了,让他欺负你。我把妞妞家的蜂窝给捅了,看它们以后还敢不敢蜇你……你给我讲讲省城的新鲜事呗!”滔滔不绝的阿旺跟个戏匣子似得,越说越带劲。

小陌学售票员那样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你真的想听?”

“嗯。”阿旺似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眼神里流露着崇拜。

“好吧。”小陌应允道。之后便胡侃乱侃起来,目不转睛地阿旺全神贯注地听哥哥讲了大半个时辰。

“哇塞,原来省城是这个样子啊!”沉醉的阿旺自言自语道。

“旺仔,旺仔,回家吃饭了。”杨氏站在小河对岸的土坡上呼喊着儿子。

“噢。知道了。”阿旺依依不舍地和哥哥道别,向家中走去。

返程回到家的小陌,发现家里多了两辆崭新的自行车,甚是好奇。


“小陌回来了,想二姑没。”只见陌念从北屋走了出来,牵起了小陌的手。与此同时,陌雯也掀起了东屋的门帘。

午饭是在东屋吃的,饭桌上小陌紧挨着母亲,迟迟没有动筷。坐在他左边的陌言狼吞虎咽地低着头,嘴里塞满了小妹带来的鸡肉,骨头在面前堆成了一座小山。

“来,小陌,吃肉。”陌念夹了块肉放到小陌碗里。

李二妮看了儿子一眼,“儿子,还不谢谢你二姑。”

“谢谢二姑。”小陌嘟囔道。

钱氏扫了小陌一眼,将沾满油渍的手指塞进嘴里,边剔牙边言语。“这么大了,一点事儿都不懂。”

“娘,小陌才多大啊。”陌念说着又给李二妮夹了块肉。

“嫂子,别生气啊。咱娘就这脾气,口无遮拦,和孩子似得。”

李二妮尴尬地笑了笑。“没事,孩子做的不好就该教育。”

“哼,不给我买,好意思吃我的还。”钱氏话锋一转,矛头指向了儿媳妇。

李二妮的脸刷地一下子红了,夹到嘴边的肉又放回了碗里。陌言依旧充耳不闻地狼吞虎咽着,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陌雯开了口。

“行了娘,改天有空,让嫂子给你杀只鸡不就得了。”

钱氏刚想说什么,就被大女儿陌雯一块鸡肉堵住了嘴。

“嫂子,吃,小陌没事了吧。”陌雯咽了几口饭问到。

“没事了,不用惦记。”

“噢,那就好,吴新回到家里,腰疼了好几天呢!”陌雯一副心疼的嘴脸。

李二妮端起的碗又放到桌子上,一脸歉意地说道:“辛苦孩子他姑父了。”

“不会吧,大姑夫基本上一直在睡觉。他把身上的钱丢了,还是俺娘给他一百块钱让他回来呢。我们回来的时候,车费都没了。”小陌的话音刚落,钱氏便拿起筷子玩命地敲起桌子来。

“小孩子懂个屁啊,睡觉?医院里能睡踏实吗?你说你们回来的时候车费都没了,那怎么回来的?难不成长了翅膀。”

屋子里霎时安静下来,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的小陌钻进母亲的怀里。他闭上眼睛,不敢去看钱氏那凶神恶煞的鬼厉,小心翼翼地呼吸着弥漫着浓浓火药味的空气。飘零的心儿,在这个深秋季节里显得愈加凄凉与孤寂。

“好好的一顿饭,非他娘的搅黄了是吧!真他娘地扫兴。”陌升将碗在桌上重重地一墩,溅出一朵花。

李二妮的屁股从炕上挪了下来。“不好意思,都怪孩子说话直,你们吃吧。”

小陌这一次没有哭泣,他拿起篦子上仅存的两个白面馒头,跳下炕,跟在母亲身后。

这一次,他没有牵母亲的手。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雪后的傍晚,路上都是冰棱碴子,走起来一呲一滑。化了的雪水如同风尘女人的眼泪,脏呼呼地在地上淌着,到处都是,弄的小陌...
    墨成阅读 149评论 12 9
  • 街边的柳树留恋着阳光的温暖,一身翠绿的丝绦,像一缕缕氤氲的轻烟,袅袅娜娜地飘荡着,撩拨起一丝不属于近晌的慵懒。 李...
    墨成阅读 170评论 0 7
  • 第一次听到精要主义,但好像前不久还美好了一把。前不久看了(记不清是哪个公号了)一篇推文,内容大同,看完后感触挺深,...
    清雅_1314阅读 25评论 0 3
  • 苏秦有一双儿女,七岁的儿子小石头,近来几乎每天都要动手,打他的姐姐。 她说:“小石头除了变得好斗以外,原来快乐的性...
    龙门朱老师阅读 242评论 1 0
  • 回复航道 绕着星球航行一圈便回到原点,这个地点,便是你过去所谓的未来;也是你现在所谓的过去。 看到同学写的一篇日志...
    爱课IKE阅读 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