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叹息(chapter 4)

“我有一个秘密想告诉你”,睿似笑非笑地对着苏说。

“我也有个事想问你,”苏严肃地看着睿,“你先说你的秘密。”

“既然这样,还是你先问吧。”此时,睿不自觉地咬了下自己的嘴唇,随即又咧开了笑容。

“你是不是没来月经?”

睿收敛了笑容,“是的,我也正想和你说此事,我月经还没来。不过我月经时常不准,而且我宫寒的厉害,应该比较难怀孕吧。”睿又故作镇静地放开了笑容。

“我今天回来前去了趟药店。”苏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验孕棒,递到睿面前说:“你测测吧。”

“测测就测测,我想我应该是没那么容易怀上的。”睿一把夺走验孕棒,从沙发上起身走向厕所。

苏听着这话,脸上的严肃松懈了些许,但心头还是紧张地绷着,默念了句:希望如此吧。

此时四周静得出奇,只听得见厕所门关上的声音、马桶盖翻落的声音、睿小便流水的声音、马桶冲水的声音、验孕棒放在盥洗台的声音、盥洗台水龙头拧开的声音、水龙头出水的声音、水龙头拧紧的声音、厕所门拉开的声音。

睿问:要等多久啊?

“大概五分钟”

两人就坐在客厅静静地等候着,谁也没说话。只听得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在走着。

苏看了下手机,才过去一分钟,却好似已经等待了十分钟。

睿看着苏的凝重,安慰道:哪能这么容易怀上啊,别这么大难临头的感觉好吗?再说即便是怀上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那就生下来养呗。”

苏内心虽知觉这事没口头上说得这么轻松,但想来也无计可施,只能是来什么接什么。于是宽慰地说:确实,不是什么过不了的坎。

五分钟说慢也是快,睿再次起身去了厕所,苏并未跟着去,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只听一声惊恐地喊叫传出,不过一会儿睿拿着验孕棒冲到苏面前,苏不用看也猜到是怀上了,但内心又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便睁大了眼看验孕棒上的结果,赫然写着“怀孕”二字。

“该来的还是来了。”苏内心这样对自己说。

睿已没有了刚才的轻松和惬意,焦躁地问苏:“怎么办!怎么办啊?”

苏叹了口气:“趁现在发现得早,我们把它打掉吧。”

睿嘶吼着说:“不可能,我绝不会杀死这个孩子,否则我会因此而负罪一辈子!”

“它现在还只是个很初期的胚囊,不算是一个生命体,你并没有在杀害一个孩子。”苏极力解释道

睿怒视着苏,“你还是人吗!他就是个孩子。如果堕胎,到时候杀他的是我又不是你,你说得轻松。” 苏想接着说些什么,但睿并没有给苏机会,一个怒步跑回房间,将房门锁上,嚎啕大哭了开来。

苏起身走到房门口,边敲门边喊睿的名字。睿无动于衷,只顾着自己哭。

苏于心不忍:“如果你要孩子的话,留着也没问题。我刚只是一个提议,我还是尊重你的选择的。 ”话虽如此说了,但苏的内心其实是抗拒的。只是睿依旧对苏不理不会。苏没了辙,呆站在门口,希望睿的情绪能平稳下来。

约莫二十分钟过去了,大门外有声音传来:苏,开门!

苏听出来是霞的声音,心里悬着的石子算是稍微落了些下来。赶忙跑到门前,将门打开。霞没等苏开口说些什么,径直走到睿的房门口,说道:睿,是我!让我进来。

睿停止了啜泣的声音,将房门悄悄地开了个小口,让霞刚好能从门缝中挤过,旋即关上了房门。

苏走回到客厅,重重地坐在了沙发上,默默等候着事情能因此告一段落。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霞从房间里出来,走过玄关,来到苏跟前说:“进去吧。另外还请你要照顾好她跟孩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 苏点了点头,走进睿的房间。

看到睿哭红了的双眼和脆弱的面目,苏内心不禁刺痛了下,“放心,我会照顾好你和孩子的。”

“孩子出生了住哪?户口怎么办?”

“我会跟爸妈说这事,到时候咱买套房子住,届时我们一家三口就有自己的家了。”

睿露出安心的笑容,这个笑容怀揣着她二十六年来对家的渴望,睿从小便缺乏的安全感终于在这一刻有了着落。

苏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这个笑容包裹着慰藉了这个女人的喜悦,以及对即将到来的责任的坦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感恩老公今早给宝宝穿衣服。 2、感恩今早做了不辣的豆瓣酱豆腐,好吃! 3、感恩一大早姐姐上来,把儿子带到妈妈家...
    与真我合一之路阅读 58评论 0 0
  • 虚游廿四载,我今志始安。 不向凡尘里,亦非云府间。 山高得路远,风清喜水寒。 非佛又非道,闲游一散仙。
    朔邪阅读 55评论 0 1
  • 每日橙思:关于“自主” 自主就是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准备好了吗?为自己的橙长负责了吗?你知道吗?道理你都明白,你行...
    西诺Cici阅读 34评论 0 0
  • 在各个城市中穿梭流浪,早已身心疲惫不堪,却依旧无法找到自己的港湾。从09年的懵懂少年到如今奔三的人,经历了许多。可...
    姓文小丑阅读 18评论 0 0
  • 那是春末的一个夜晚 良如旧的走在昏暗的街头 提了一瓶从阿骨家拿来的酒 翌日的清晨, 云叔发现良倚着路灯 一动不动
    方成_20cd阅读 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