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虫师-八-如梦似幻

“各位,久等了。”

小村门口,齐三爷回来了。

“村子没大问题,中心发现了一条暗道,他们已经下去了一拨人。”齐三爷道。

“那我们现在进去么?”十八问道。

“跟我来。”齐三爷转身带路。

十八跟丁钱对视了一眼,紧跟着齐三爷,孙空灵在孙谷耳边说了些什么,面色通红跑到了白白知病身边。“走吧,空灵。”白知病说着往前走,突然感觉到一只手钻进了自己的手里,身边孙空灵的身上又泛起了好闻的幽香。他斜了下眼,看到了一只可爱的粉红耳朵,又赶紧端正自己视线,今天这太阳有点热啊。

乡间小道,曲曲弯弯,像是被一间间随意放置的农宅围困出来的;清风拂面,路旁野花,手边牵着可爱的姑娘,最美好的生活也不过如此了。白知病闭上眼睛感受暖洋洋的日光,身边的人渐渐消失,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他和……

“呦,刚刚你牵的那小姑娘谁啊?”

“谁?不就是你……”白知病转头一看,“小芹?!!”

“嗯?这什么表情?不想见我?”

“不是不是,可是我怎么记得刚刚不是你来着……”

“呵,我也看见了,牵着个小姑娘的手,牵得真紧呢。小姑娘挺可爱啊,比某个乡下姑娘仙气多了哦。不介绍一下么?”

“仙气……介绍……我,我想不起来她是谁了。小芹,倒是你,你怎么来了!你吃午饭了么?最近过得怎么样?”

“你搁这调查问卷呢?”

“不是,我看到你太高兴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就闭嘴。”陆小芹甩开了白知病的手,往前走了几步,踢着路边的石头。

“你生气拉?”

“没。”

白知病站在一旁,又说不出话了。为什么总是会变成这样。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心里难受,大脑空白。明明之前不是这样子的,可以一整晚一整晚地聊,有说不完的话题。

“你现在这是什么表情啊,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白知病抬起头,看见陆小芹双手抱胸,皱着眉看着他。

“你想说什么就说。”

白知病越发地手足无措了,“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怕说错话你又不开心。”

“你这个样子,难道我就会很开心么?白知病,你之前不是问我,还有什么感觉么?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感觉?如果我们见面了,你永远是这样一副战战兢兢,如临大敌的样子。还有你这副表情,真的,我说实话,特别地让我难受你知道么?你已经没有自我了。”

“我……”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你好好想想吧。白知病,要爱一个人,一定要先爱自己。”

“不要,别走,小芹,我好难受,不要离开我。”白知病拉住陆小芹的手。

陆小芹用力地挣脱,“你放开,白知病!”

白知病的手被甩开了,他傻傻地,愣在原地。

陆小芹慢慢消失了,变成一只三翅黄虫,朝白知病飞来;而白知病毫无察觉。

另一边,孙谷发现了村子里竟然有一家古董商品售卖的小店,他用手摸了摸,果然,一排排的,琳琅满目,其实都是赝品。突然,他手底下摸到了一块光滑温润的宝玉雕成的小狮子,他放到眼前,慢慢睁开了双眼看去,正宗的和田老坑玉,明代官制,做工精良,只是底座略有破损,折价不少,但依然是捡到宝了。孙谷若无其事挑了些个不值钱的小玩意,中间夹着这个小狮子前去问价。

“大叔是看上了这只玉狮子了吧。”店小二直接看穿了他的企图,或者是,今天这一排摆件,根本就是为他设计的。“我该称呼您街头算卦的孙道人呢,还是京城最神秘的掌眼人’黄金瞳’?”

“对不起,我不太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不买了。”孙谷的眼底闪过一丝金黄异色,转身要走。“别急啊,我们掌柜有请。啧啧,‘黄金瞳‘啊,传说没有什么宝贝能逃得过您的眼睛,我们家掌柜的可是仰慕您许久了。”

店小二拉着孙谷硬是往里拽,孙谷一时也是挣脱不得。果然小店内部别有名堂,暗门背后一条暗道通向地底,好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殿。大殿内随处可见珍贵的古董名作,光是墙上一幅白虎下山图,就价值百万。一个巨大的胖子脸上带着夸张的白狐面具,手上戴着玉扳指坐在中间,桌子上摆着三件宝贝,一个青铜香炉,一个雕龙黄金碗,还有一块传国玉玺。

“孙道人,不,‘黄金瞳‘;可算是把您盼来了。您看,我最近刚得了三件宝贝。您帮我掌个眼,报个价?报得好呢,我会给你一份惊喜;如果跟它实际价格相差超过10%,您可能就走不出这间屋子了。”

孙谷知道自己身份是瞒不住了了,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对方既然到现在还没有对他做些什么,就证明对他有所求,这就是他的生机。他很快就报出了前两者的价格,与那掌柜买下之时,分毫不差。只是到了最后一件,大名鼎鼎的天下奇宝,赵国和氏璧,孙谷知道今天是来者不善了。

因为这“和氏璧”是假的,虽然品相极好,近乎可以假乱真,但假的就是假的。并且这不是第一次,他见到这块玉了。一个月前的拍卖会上,它作为压轴品,拍出了一亿两千万的天价,就在即将成交的时刻,他凭借着自己这双特异的眼睛,看出了它是赝品,暗暗告知了雇主,也是这块玉的买家。买家想到自己差点一不留神一个亿买了个笑话,当场暴怒揭穿,自然的,这玉石流拍了。

“十八万。”孙谷就整块玉的品相给出了一个合理的价格。

“不,不不不,孙道人这你就错了。”掌柜的走上前来,轻轻摩挲那块玉玺,“这是和氏璧啊,大名鼎鼎的和氏璧啊。我告诉你它值多少钱,一亿两千万。一亿两千万你明白么?可是因为某人的眼睛不好使,看错了,愣说是假的,你看,钱是小事,但这宝玉蒙尘,让人痛心棘手啊。”那掌柜的抓起玉玺往地上用力一摔,竟是把整个玉玺摔得四分五裂。

“不好用的东西,跟用不好的东西,都不应该留着,你说是吧,孙道人。”掌柜的手盖上了孙谷的脸,隔着眼皮摸了摸他的眼睛,“来人,把他的眼睛给我挖出来,再把人丢出去。”

“好嘞。”

孙谷感觉自己被人用力按住,动弹不得,眼前一张戴着面具的笑脸越来越近,突然的一只三翅黄虫从那面具底下飞出,就要钻入孙谷嘴里。

一阵白雾笼罩住三翅黄虫,再一收;黄虫被越缠越紧,最后动弹不得。

孙谷感受到整间大殿分裂消失,却并没有砖石掉落,最后大殿消失,他仍在村子里,身边,闻到了齐三爷的味道。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