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觉察到了孤独

    觉察到了孤独,难以分辨是个好歹事。但往往是思考过了,想象过了。你看那个人躺在那啥也没做,你问他话他也不说,但脸上表情又多半是凝重的,抽离的,那大...

  • 不能吃苦的贝龙

    一直觉着自己的生活格外的苦,可一琢磨,不是生活苦。比自己过得惨的大有人在,他们往往还不觉得苦。所以自己吃的是想象出来的苦,是自己给自己强加的意识...

  • 美感

    我曾经拥有“颓丧”的美,在我觉得“颓丧”本身是肮脏而私密的时候。我以具象的而又偏驳的象征包裹起它,在qq空间肆意表达。 那时候因为某个特定的人的...

    0.4 73 0 5
  • 我曾经能看到五根手指间的缝隙。

    我曾经能看到五根手指间的缝隙。 能看到阳光被分成四等分。 树叶互相拍打的声音, 怕对方陷入噩梦太深无法清醒。 还有一朵一朵的云, 在我走神的间隙...

    0.4 54 0 3
  • 会打回旋球的赵义

    赵义的青春恋爱物语1——会打回旋球的赵义 乒乓球,LPL大学的传统体育强项,也是本科生的必修课程之一。跟长跑体能课与太极拳不同,是必须要两个人才...

    0.5 49 0 3
  • 被撞见喂鸡的赵义

    夜半荒山,半坡皆林;一株大槐,横生一枝。枝系彩绳,绳下打圈,圈锁美人颈;抬头看那“美人”歪眼斜嘴,好一吊死红颜薄命。 死者名娇娘,曾是清舞女;长...

    0.2 68 0 5
  • 奔向P城的赵义

    大风吹来,黄沙四溅,天眨眼变色。赵义的枪柄上哭声幽咽,那挂着一串铃铛,头骨做的铃铛——钱耳,孙山和李寺的头骨。 离P城只有不到300米了,赵义却...

    0.2 29 0 3
  • 不被注视的平成君

    世界上的一切,都因被观测而存在。 银日大厦的高度是一百三十七米,紫罗兰的香味像上杉梨子洗完澡后大汗淋漓,袜子放久后摸起来会有结实的触感,没有走到...

    0.3 36 0 2
  • 驱虫师-八-如梦似幻

    “各位,久等了。” 小村门口,齐三爷回来了。 “村子没大问题,中心发现了一条暗道,他们已经下去了一拨人。”齐三爷道。 “那我们现在进去么?”十八...

    0.4 51 0 2
个人介绍
我们都是小怪兽,会打架也会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