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不觉晓(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景回顾

第八章:

搬出来的好处是住宿问题得到了解决。

弄堂里的教室是一家杂货间,主人把空旷的屋子腾出来,收拾干净后,摆上了大大小小的桌椅板凳,而黑板,是老陶自己带来的。

我发誓,那是我待过的最憋屈的教室!

因为个头小,我被安排在了前排,小学二年级的桌椅有木有?最要命的是老陶把五班六班合并在了一起,并且讲了最难的二次函数和圆!我卷缩着腿,两小时都不能动弹分毫。

好在晚上终于可以睡饱了。

弄堂对面住的是老爸的远房朋友,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房主乐呵呵的接受了老爸的租金,将私人手术室外的一间通道拉上了帘子,租给了我和枫叶。

枫叶老妈和我老爸在进修的时候有过照面,所以我们两家也算认识。

这是个好地方,因为一出门正对面就是补课的教室,五分钟脚程。相比一鸣小静等一干人来说,我和枫叶算是最幸福的了,因为早上可以多睡半小时,这对于晚上学到凌晨的中考生来说,是莫大的幸福了。

枫叶和我一样,嗜糖如命,记忆最深的就是晚上九十点钟,我俩一边嚼着牛奶软糖,一面听着手术室哀嚎,握着原子笔的手从最初的颤抖变成最后的奋笔疾书,俨然一副“历经沧桑”之态。

墙面上,是我俩共同设计的倒计时日历,每过一天,用彩笔划一笔,就这样,挨过了整个初中最艰难的日子。

九月一号回到学校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仿佛重生了一般,已经没有力气去吐槽补习丧尽天良的持续到了暑假的最后一天。

班里又来了一批转校生。

每个人都有领地意识。所以转校生在初期,永远都是被人排挤的,想当年我和权景不就是这么过来的?

可是这一次,有一个男生却打破了这种不成文的规矩,因为他,太!帅!了!

他叫吕小云,听这名字貌似是一位弱不禁风的文雅书生,实则“肤若凝脂”,且棱角分明,如果想进一步了解他究竟有多帅,可以参考金城武。

全班女生都炸了!她们都对莹莹投以羡慕的眼光,因为她很幸运的被安排成吕小云的同桌,班里唯一一对异性同桌!

而我,也很幸运的坐在他俩前座的前座,中间隔着莎莎,一个从开始到结束都被莹莹嘲讽取乐的“差生”,她头发比我还卷。

很多次莹莹甩着柔顺的秀发,美目流转睨视莎莎,“你这头发太乱了,怎么不去做个离子烫?”

“那多伤头发呀。”有一次莎莎实在不甘示弱,满脸鄙视的反击了一把。

“就你这头发,伤了说不定就是整容!”没心没肺的笑声盖过上课铃声,莎莎不满的撅起嘴巴,而吕小云,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低头。

中考的来临,让每个人都绷紧了一根随时会断的弦,然而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吕小龙却因为用力过猛,直接把弦拉断了。

事情发生在一周一次且没被老陶老韩占据的体育课上。

吕小龙因为打篮球而摔倒在地,因为疼痛难忍,就去了医务室。原本以为只是扭伤,却不想第二天,他就拖着打了石膏的腿一瘸一拐的进了班。

从那之后,每天都变换着人扶他吃饭睡觉上厕所,一时间他“声名远扬”。

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把糖果送出去,我想着,糖果是我的灵丹妙药,但对他来说,或许只会增加上厕所的负担呢?

寝室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搬到了校外,因为晚上十点准时熄灯着实扰了所有人的复习计划,走道里灯光昏暗,也不是看书的长久之处。

我在海霞的怂恿下,搬到了她的寝室,分担了她一部分房租的同时,也被她的神经质搅得头痛欲绝。

海霞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我也是和她住一起后才逐渐了解的,以前只是在一鸣口中听说过,关系也止于见面说Hello而已。

我和海霞住的地方是个三层的民房,房东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女主人不经常露面,男主人在楼下店面做一些五金生意,我们都叫他叔叔。

叔叔很会做生意,他把三楼改造成学生宿舍,住着一群男生。二楼住着女生,他自己住在二楼,方便负责女生的人身安全。

现在想想那这种设计确实让人叹为观止,因为如果想进入女生的房间,就必须先敲开他的门,多么完美!

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和海霞和平“分居”了。

事情起因于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我兴高采烈的背着书包回到住处,还没走到楼梯口,就被叔叔一脸严肃的叫到他的五金店面里。

“小贝,有个问题跟你商量一下。”他欲言又止,海霞立在一旁,强忍着笑意。

“啊?”我张开嘴巴,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席卷周身。

“你呀,这个习惯不好。”他摸摸下巴,捋了捋胡茬,“本来个人癖好按道理说我不该管,但是你能不能不要乱吐瓜子壳?你看看马桶边上,我扫了一上午!”

我一脸懵B有木有?瓜子壳?还是马桶边上?

我深呼吸一口,微笑着转身望向海霞,只见她“噗嗤”一声,终于仰天长“笑”,那个架势,浑身都在颤动!

叔叔也看出了端倪,随即翻了个白眼,“海霞啊,我就知道是你!你还不承认,还诬陷小贝,下次不许这样了,知道吗?”

说话之间吕小云悄然从店面经过,我捂住嘴巴指了指那个一闪而逝的身影,“他也住这?”

海霞点点头,弯下腰,那一脸绯红,似乎还没从刚才的玩笑中解脱,都笑抽筋了。

就这样,我俩因为生活习惯以及作息时间不同而有了一点矛盾,我在矛盾还没有升华之前提出“分居”,搬到了二楼最后一间空房,和海霞有了一墙之隔。

2003年十月,王力宏发行了《不可思议》专辑,我疯狂迷恋上了《Can you feel my world》和《你不在》,一边听歌学习,一边享受着独处的快乐。

一鸣隔三差五的就会登门拜访,可是她永远徘徊在海霞的房间,偶尔找我,也是帮着海霞还钱,初二时字条上的那句话犹如一个定时炸弹,我感受到了我和她之间亲密关系的岌岌可危。

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让我开始慢慢变得害怕,直到陶子搬到附近。

她和外班的一个女生住在了离我不远的四合院里,那间房子异常潮湿,窗户也出奇的小,书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

和她住一起的女生非常漂亮,我们都叫她小倩,她虽然皮肤黝黑,但是丝毫不影响那一脸的“风华绝代”。

那时候老爸经常把牛奶饼干水果奶糖成箱成箱的往我的住处搬,我就乐呵呵的捧着美味光顾陶子寝室,我们的关系,又经历了质的升华。

后来我才知道,发小,之所以和她关系长久,都是你们用时间砸出来的,因为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是一个偏远的小乡村,在中国,这样的小乡村有很多,背靠着大山,面相着广阔的平原或者小山丘,世世代代依仗着大自然给予...
    妮妮安阅读 215评论 0 0
  • 郑艳一大早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在想,要是这次这案子还过不了,自己干脆辞职滚回家算了。 郑艳今年24岁,刚刚毕业不到一年...
    苏陌年Smar阅读 735评论 1 1
  • 自序 这些年我做过很多场演讲,去过很多地方,遇见了很多人。 曾经听到过很多故事,回想起来,每一个都历历在目。一年前...
    吴祉祺阅读 5,612评论 1 15
  • 这是孩子赴美读高中的第二年了。 圣诞放假前的周末跟着艺术课的课外学习小组坐长途车去纽约参观各个博物馆。昨天他给我讲...
    望京詹姆士阅读 323评论 6 11
  • 上篇 优雅得体的社交礼仪 第一章 个人仪容仪表 1.整洁:脸、头发、颈部、手、口腔; 2.化妆:适度; 3.发型;...
    依米花1993阅读 10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