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

雨后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腥味,不是来自泥土,仿佛是人体剥离而出的寂寥,肤质上的小小落寞,飘荡在空气中,情欲或汗液,混杂,随波逐流。

我塞着耳机,走在技院里,没有目的的乱转,广播正直播着一档交友节目,一时兴起,发过去一条短信:我在合肥上学,喜欢阅读,到处游荡,希望交一个也在合肥上学的女生做朋友。

一首歌过后,主持人真的念了我的短信,并且奇迹般的有一个女生主动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你好啊,很高兴认识你。

她告诉我她叫H,家住宁国,现在医大读临床医学专业,已经读了两年,还有三年。没想到我碰见了一个白衣天使,运气不坏。

我很想跟她立即见面,这很容易成功,很明显,我能猜出,她一定也是单身,而且和我一样寂寞难耐,喜欢到处游荡,却从不考虑要去哪里,我们属于同一类孤魂野鬼,热爱到处游荡,热爱冒险,渴望刺激,等待时机,交出自己或者猎杀别人。

电话很快接通了,心脏扑扑乱跳,这可是我第一次主动出击,话筒里立即传来声音,震荡着我的耳膜,从音质上可以听出,对方是个活泼开朗的人,我们约定下午两点在天鹅湖碰头。

天鹅湖属于政务新区新开发的一处类似于公园的地方,湖是人工挖的,周围种满了各类树木和花卉,炎热的夏季里,很适合在此散步消磨时光,自然这里吸引了不少男女,他们在这里谈情说爱,坐在草坪上接吻,旁若无人的互相搜索着彼此的身体,满足了各自的兽欲,并且烦躁的心情得到了放松,这样非常有利于他们继续活下去,不至于很快做出跳楼或在室内烧炭等过激行为,同时也让父母们可以省心一阵,安心的去打牌,穷聊,混日子。

过去我总是和同学来这里转一圈就匆匆离开,还没有逗留超过几小时的历史。这项民心工程即将被我所利用,发挥它本该有的作用,为我铺桥设路,带着今天走向明天,挽留住时光,插播一条绯闻。

我提前等在湖边,选了一处颇静谧的所在,坐了下来,风吹着我每一处敏感的神经,仿佛安慰,带来极为畅快的感觉。我想象着她会以何种方式出现在我的眼前,她将怎样的明艳动人,我的灵魂会不会就此被点燃,发出绝望的响声。

她出现时,阳光灿烂,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让我有一分钟的痴迷,竟傻傻的忘记了打招呼。她轻轻走过来,在我身旁坐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我,为什么急着见面。我停顿了下有点措手不及,但还是回答了她,因为我很想见你,我还说我正处在空档期,来到这个陌生城市不久,连个知心朋友都没有,然而朋友不会正好从天上掉下来,所以我主动寻找,恰好广播帮了大忙,让我在人海茫茫之中遇见你。

她微微一笑,这么说,你需要我的帮助?我有些脸红,确实如此,我现在需要帮助,摆脱孤独,保持存在感,证明自己是个发育完好的男人,我已经受够了学校里人头攒动的景象,和那一对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他们毫无廉耻,常常在黑夜里,在操场周边的树丛里接吻,而且几乎不换气,我都看见了,他们贪婪的把手伸向彼此,毫无顾忌,道德成了狗屁,我告诉她这些。

她起先感到疑惑并且惊诧,动作都凝滞了,好像呼吸都消失了。你是嫉妒,一千个一万个是这么回事,我感保证,她接着说。你自己不做吗?你这个偷窥狂。我哈哈笑起来以掩饰内心的恐慌和尴尬。我老实的告诉她,确实让你猜对了,我整天无所事事,除了关注这些眼皮子底下的人类活动,已经别无它法。

她皱起眉头说,哦,你真不幸。我想是的,我该怎么办?我开始求助。她自顾撩了撩还算乌黑的秀发,叹了口气才说,你应该改变自己,融入新生活,多跟新同学接触,尤其是做些对大家有益的事情。有益的事情,老天,我真的无从理解,他们不需要我,而且我腼腆的过分,一在陌生的情况下就不会说话,甚至感到恐慌,简直令人发疯,他们会觉得我是个怪人,会更加疏远我,我想还是保持距离不冷不热的好,让他们猜不透我,也不会主动靠近我,这样我就更加安全而自在。

她问,更安全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有人要害你或者谋杀你,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还是有妄想症,我想你不会是个迫害狂吧?我低下头,觉得事情远远比我想的要严重的多,我有点想逃跑的念头,但还是忍住了。

你要相信一切会好的,你试着筹划一次旅行,放下一切忧虑,尽情的放松自己,等你一回来,事情就会朝好的方向发展的,她安慰我。

我说,好的,你呢?生活的怎样,如鱼得水还是游刃有余。你现在肯对冰冷的尸体下刀子了吗?她说,一开始她怕的要命,走进停尸房就会呕吐,尽管有很多人陪着她,还有导师,但她就是不行,仿佛有什么拖住了她的腿,不得动弹,后来就渐渐好了,开始能拿刀子了,逐渐也习惯了奇怪的臭味和刀子划进死尸的触感,再往后就喜欢上了解剖课,有点上瘾。

我顿时感到危险无处不在,毛孔都竖立起来,女人是多么可怕,人们的说法也许是对的,我这么想但没告诉她,我怕她生气,我想给她留下好印象,并希望继续维持与她的关系,她长的还不赖,五官清秀,脸部的线条柔和,而且胸部挺立,十分迷人。

你一定觉得我变态吧?她不屑看着我,其实我知道你想什么,我只是逗你玩,既然学医,我就得努力学好,专业技能必须要过硬,我得对我未来的病人负责,起码不能玷污了白衣天使这个称谓。

我频频点头,表示赞许。

我们站了起来绕着湖走,人渐渐多起来,有些嘈杂。一对情侣手拉手朝我和H走来,显得恩爱有加。我此时很想也牵起H的手,体验一下未曾尝试的感觉,我这么做了,起先H嫌恶的甩开我的手,但我又试了一次,这次更加用力的握住了,她挣扎了几下,终于投降了。我狂喜。心扑通扑通跳着。

你不觉得太快了,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况且我还不了解你,对你也谈不上喜欢,你这近乎于耍流氓吧。她冷冷的说。我只是想练习一下,你不是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助么,那我告诉你我需要你的帮助,你就做做好事吧。

你这个混蛋,她显得有点不高兴,甩开我的手,跑到前面。假装走的很快。我追了上去,用强有力的手搂住她,她照样拼死挣扎,但不再那么用力,少时终于瘫软进我的怀中。

她用迷人的眼睛看着我,幽幽的说,你真是急性子,你定个房间吧,总不能在外面,不好看!我尤为惊诧,但依旧本能的问,多少钱一次?200元她说,随你怎么折腾都行。本来这只不过是我的兼职,要不是家里贫困,我也不会走这一步。

我表示同情,但也无能为了,只能待会温柔点,完事后多给个50快,看来这个月又得省吃俭用了。

她充满爱意的挽着我的手,仿佛我们已经是恋人了,我们走到路口拦了一辆的士,它将带着我和H飞进某个小旅馆。

或许结局是这样的,她推开我,迅速跑走了,我没有追上,后来接连几天给她打电话,都打不通,我开始觉得谈恋爱真是一门学问,如何把妹,真是一种技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