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1-今日分享-实践正面管教打卡

《正面管教》原文摘抄

和善与坚定并行

      鲁道夫·德雷克斯把对待孩子时和善与坚定并行的重要性教给了我们。“和善”的重要性在于表达我们对孩子的尊重。“坚定”的重要性,则在于尊重我们自己,尊重情形的需要。专断的方式通常缺少和善;娇纵的方式则缺少坚定。和善而坚定是正面管教的根本所在。

      许多父母和老师由于各种原因而对这个概念难以接受。其中一个原因是,当孩子“故意惹恼他们”时,他们觉得不应该“”和善”。我禁不住要问,如果大人要求孩子控制自己的行为,难道要大人学会控制自己的行为过分吗?往往正是这些成年人需要好好去“暂停”(time-out,在第6 章有更多介绍)一下,直到他们的“感觉”好转以便能“做”得更好。

    让成年人觉得难以做到“和善与坚定并行”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不知道“和善而坚定”是什么样。他们很容易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在生气的时候过于坚定—或许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然后,他们又变得过于和善,以对自己的过度坚定进行弥补。

    许多父母和老师对“和善”抱有错误的观念。他们在决定采用正面管教方法时所犯的最大错误之一就是,由于他们不想再惩罚孩子而变得对孩子过于娇纵。有些人错误地认为,对孩子“和善”就是取悦孩子,或是不让孩子有任何失望。这不是“和善”,这是娇纵。“和善”意味着既尊重孩子,也尊重自己。娇惯孩子并不是尊重孩子。不让孩子有任何失望也不是尊重孩子,它剥夺了孩子培养“抗挫折力”的机会。用语言表达对孩子感受的理解才是尊重孩子:“我看得出来你很失望(或者生气、心烦等等)。”然后,相信孩子能够经得起挫折并能由此培养出对自己的信心也是尊重孩子。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该怎样尊重自己。允许孩子对你(或者别人)不尊重,并不是“和善”。这正是让人有点难以理解的地方。不允许孩子以不尊重的态度对待你(或者他人),并不意味着你要用惩罚的方式来处理这种情形。惩罚是对人极大的不尊重。那你该怎么办呢?          我们假设孩子跟你顶嘴。“和善而坚定”的一种处理方式是你走开,到另一间屋里去。哈,我都能听见反驳我的声音:“那不就等于放过他啦?”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你虽然不能迫使别人以尊敬的态度对待你,但你可以自己以尊重的态度对待你自己。走开就是你以尊重的态度对待你自己;而且,这样做也给孩子树立了一个最好的榜样。你总可以在稍后再找孩子谈,这样每个人都有机会让情绪平静下来。心情好了,才能把事情做好。

      你稍后可以跟孩子这么说:“宝贝儿,很抱歉你生这么大的气。我尊重你的感受,但不能接受你刚才的做法。今后,每当你不尊重我时,我都会暂时走开一下。我爱你,愿意和你在一起,因此,当你觉得你能够做到尊重我时,就来告诉我,我会很乐意和你一起找出处理你的怒气的其他方法。然后,我们可以把精力集中在找出对你我都尊重的解决办法上。”当你和孩子都平静下来的时候,最好让孩子预先知道你接下来会做什么。

    值得强调的是,太多的父母认为在生气时就要解决问题。其实,这是最不适合解决问题的时候。在生气的时候,人们接通的 是“原始脑--其选择只有“战”(争夺权力)或者是“逃”(后撤,并且无法沟通)。我们不可能用“原始脑”作出理性的思考。我们会说些过后就后悔的话。在处理一个问题之前,先让自已冷静下来,直到能够用理性大脑来思考时再解决问题才有意义。这也是我们应该教给孩子的一项重要技能。有时候,“决定你要做什么”(这是你将在第5 章里学到的一个好工具)要比试图让孩子去做什么好得多—至少在孩子愿意合作而不再和你较劲之前是如此。所以,要记住:和善等于尊重。

    今日实践:

孩子在害怕和生气的时候最最需要同理心(被理解)。

话题又回到朵朵的校外课上,从这学期开学我们就开启了校外课的试课之旅。从每周一次都很排斥,到现在每周三次课开开心心!我陪她经历了从学渣到学霸的逆袭!就4月我都想过放弃,我认识到强迫她接受上课,让我们进入了对立状态!我们暂停了2周,我开始跟她说:我们可以不去上课!约课老师打电话来,我也当朵朵的面,拒绝了让孩子单独上课的要求!半个月后,老师再次来电话,我坚定的对老师说:我们只能来试试,如果孩子不愿意,只能再等一段时间来上课!(朵朵全程听着)挂了电话,我就跟朵朵解释了试课情况:上次约课是在5月初, 当时我有询问老师,说是否可以家长陪同上课,老师说不可以,于是我选择延期。今天是另一个班开课,老师说可以在第1.2节课时(一共8节)家长陪同十分钟,所以想让你去试试。我没有答应他,是否愿意去试试,由你来决定。当然妈妈希望你去试试,而且我保证,如果十分钟后你还是不愿意单独上课,那我们可以一起出来。

当天试课的时候,他还是紧挨着我, 10分钟后,老师请所有家长出来时,经过询问,朵朵选择和我一块出来了。于是助教老师出来劝孩子单独进去上课。他说了很多,说:他的孩子2岁多,就去上托班,哭了两个月。说这是孩子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家长需要放手!我则一直表示,孩子4岁了,她有权自己决定要做什么,我不想去逼迫她!(朵朵一直听着,当她再次坚定妈妈会站在她这边时,我们不再对立,她也勇敢起来)这里谢谢助教老师的出现,感觉陪我演了一出戏!

  后来助教老师知道从我这里入手,没有办法,所以就关注孩子。和孩子一块儿玩乐高,聊天,半小时后朵朵主动拉着助教老师(超帅)的手,进教室了!

后来我们又上了2次课,都是orange老师牵进去的!不知道她爸是什么心情,4岁就被帅哥虏获了!跑题了,我想说的是:和孩子共同打败恐惧,比逼迫她自己打败恐惧要有用的多!这一仗,我们打的很艰辛,但总算胜利了!请记住:我们是战友,不是劲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