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相亲》: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段时间非常喜欢看文人墨士的爱情故事:徐志摩和陆小曼,鲁迅先生和许广平,张学良和赵四小姐……虽然知道真实的生活中必然或多或少也有着琐碎和无奈,而世人流传的不过是他们自己希望看到的版本,然而作为一名凡夫俗子,我依然忍不住按世人描绘的情节去想象他们之间的故事。这些才华横溢的人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里熠熠生辉,他们的爱情万众瞩目,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成为了陪衬。人们传颂着他们的爱情故事,却很少有人会去想,在这些爱情里还存在着另外一种人:他们的原配。

佳人们美貌大方,有不俗的学识和修养,郎才女貌,情投意合。而父母包办的婚姻则为原配们蒙上了一层封建的阴影,她们也按照传统意义上对妻子的要求为男方操持家务,奉养双亲,在丈夫追求自由的爱情时,化为墙上的背景,而后安静的过完她们的一生,安静到就像一个影子,没有人注意她们的存在。

我曾经觉得这一类人可悲又可怜,却不忍想在那些漫长又寂寞的日子里,她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每天独守空房月光凉凉时,她们又会想些什么。而《相爱相亲》把我拉近了一个原配女人的生活,所有疏离的想象都化为了具体的场景。

故事的发生源于外公有两个妻子。他年轻时在乡下有个“封建婚姻”,“正房”名字登记在宗祠里,没有结婚证,也没有爱,却一直以“岳曾氏”的身份在生活,村里人喊她“阿祖”,薇薇喊她“姥姥”;外公到了城里寻找自由又有了自己爱的合法的妻子,也就是薇薇的外婆。外公去世后,落叶归根,埋葬在了乡下,外公的原配姥姥在他生前见不到他的人,在他死后守着他的坟。外婆去世后,薇薇的母亲慧英希望可以将父亲的坟迁到城里,与自己的母亲合葬,而姥姥坚持守坟,甚至整个人趴在坟上来阻止迁坟的队伍。而后双方便开始了漫长的开具证明的道路,希望可以有完善的结婚证件来做法律支撑。

慧英第一次到姥姥家里说明自己的来意时,姥姥静静的坐在一大群人中,沉默不语。她唯一有反应是在薇薇拍墙上的镜框的时候。薇薇后来才知道,姥姥没有外公的相片,于是用自己家乡的文字绣了他的名字裱起来当遗像。外公和姥姥结婚后不久便离开了家乡,姥姥守着一纸婚约等了一辈子,到最后等到的只有丈夫的尸骨。

电视台的人为了收视率费尽心思想要做采访,姥姥把他们全都赶了出去。薇薇也曾拿着相机边录边问姥姥为什么要守着一个背叛她的男人,为什么不改嫁,姥姥沉默不语。那样一个小心翼翼的保护自己的人啊,在慧英伪造的法院传票面前竟生出了不顾一切的勇气。薇薇忍不住说出外公心里并没有姥姥时,姥姥不信,她固执的拿起外公寄来的家书,还说他每个月都会寄钱养家,急切的想要证明薇薇说的是不对的。然而她不懂家书和情书的区别,不知道外公写给外婆的信里才是甜言蜜语:现在是几月了,什么天气,你离开多久了,好怕我们之间没有结果。爱情,是姥姥一生都没有拥有过的东西。

在被问及是否真的准备去电视台时,姥姥的神情是胆怯的,眼神却是坚定的。

灯光绚丽的演播厅里,电视台的人急切的想要问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为大众增添谈资。姥姥一个人坐在大大的台阶上,身影瘦小又单薄,整个身体怯怯的缩在一起。她坚定地说着封建礼教灌输给她的承诺:“我是岳家的人,他死了活着我都是岳家的人。”在慧英哽咽的说着她从小就看到的父母相处的方式,双方真心相爱,从不舍得对对方说一句重话时,姥姥的眼圈红了,她好像受到了什么伤害一样,嘴里喊着:我不录了我不录了,我想回家。那一刻的她,惊慌又脆弱。

在慧英的家里,姥姥说想看看慧英的母亲。当她看到慧英母亲旁边自己丈夫的遗像时,努力的踮起脚想看的更清楚一点,啊,那个人早已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遗像旁边是家庭相框,里面放着慧英父母生前拍的照片,有结婚照,有旅游照,从年轻到年老,镜框中的他们相依相伴,眼角眉稍尽是幸福的微笑。

姥姥收到了薇薇和男朋友寄来的照片。他们用电脑把外公和姥姥的照片P在一起做成了一张合照。打开信封,看到照片时,姥姥怔了怔。然而那天下雨,照片被淋湿了一块儿,姥姥想把它擦干净,却不知道照片只会越擦越糟糕,最终,合照上外公的脸依然是模糊一片。姥姥捧着照片失声痛哭起来。

在双方争执的过程中,感情也在发生着变化。慧英终于决定妥协,准备将母亲的骨灰迁到乡下与父亲葬在一起。而什么都不知道的姥姥正站在乡下坟地,望着刚刚迁出的丈夫的尸骨哭得不能自已。“我不要你了。”她哭着说。

屏幕外的我早已泪流满面。屏幕里一个女声缓缓唱起:

陌上花开 不忍不开 等浪蝶归来

天涯有约 落叶有情 舍不得腐坏

不敢期待 只有等待

哪怕你青丝向陌路人花白

有生之年总记得

对着陌生的冷表达最熟悉的爱

……

陌上花开 开的太快 谁迫不及待

梦里花开 天天在开 天色已斑白

看不清谁缓缓归来

……


无戒365写作日更营第20天第14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