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奇遇(系列短篇23)

作者/胄宁

欧俊山是一个戴着大圆框金丝边眼镜,个子矮小又瘦弱的男生。尽管如此,他却顶着一头深棕色的卷发,让人感觉非常的亚撒西(日语:温柔)。

作为一个T市普通的大二学生,恋爱问题,对他来说是个普遍存在的国际性惯例问题。初中、高中都没谈过恋爱的他,在大学也已经过了将近两年的他,依旧是筷子敲擀面杖——打着光棍呢。

也不知道是因为商业街的健身广告宣传效果好,还是他下定了决心要给自己增添一些阳刚之气的缘故。总之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欧俊山毅然放弃了空调宿舍里的安逸与凉爽,走进了夹杂着汗味和满满荷尔蒙气息的NASA健身房。

商业街的NASA健身房位于大贸商场的五楼,也就是顶楼。此时,从室外隔着落地玻璃窗也能望见成排的跑步机和肆意挥洒汗水与青春的男人和女人们。

今天是欧俊山人生中第一次来健身。

作为一个资深二次元死宅,虽然之前几乎没有任何运动的经历,但是欧俊山知道第一项应该是跑步热身。而健身房里的跑步机操作简单易懂,不需任何的专业知识。

在简单试按几下按钮之后,跑步机开始缓缓抬高坡度,胶皮履带伴随着机械的响动,徐徐转动起来。欧俊山随着履带转动的节奏,开始了快走运动。在他的运动鞋鞋底逐渐适应了履带的移动后,便开始试着加速。他把时速按钮调到6km/h,感觉稍微有点快,但这种久未有过的吃力感却让欧俊山异常的满足。他慢慢放松下僵硬的身体,从快走的姿势加大身体的摆动幅度,开始慢跑。伴随着高级跑步机屏幕里景物的移动,欧俊山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影片中的世界,有点身临其境的感觉。他的精神专注于画面,身体仿佛就不那么疲惫了。但汗水依然顺着他的额头,划过眼镜框,笔直的落在跑步机的履带上,一滴、两滴…… 欧俊山毫不在意,只有在汗水流入眼睛的时候他才下意识的抬起眼镜框用胳膊抹一下。

“下次一定要记得带毛巾啊,出汗太多了。”他暗自想道,毕竟之前几乎没有过运动经历,身体已然虚弱不堪。

正当欧俊山沉浸在跑步运动大概10分钟的时候。从他身边的过道走过来一个身材高挑却又姣好的短发女人。

由于身材高挑,她走过来时,遮挡住了跑步机前落地窗射入的阳光。欧俊山下意识的抬起头,才发现对面的这个逆光的身影。一滴汗划过他的鼻尖,感觉痒痒的。他用左手小臂抹了一下,继续低头跑步。

“卧槽!”欧俊山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不太文明的女人的惊呼,这个声音音色比较中性,低沉之中略微有点沙哑,但音量却响彻耳畔。如果不是声线的问题,完全像个男人的声音。他没抬头就猜到是那个从窗前走过来的高个子女人发出的声音。

“才他妈6,我起步都是10,”这个不和谐声音继续在欧俊山的耳边回响,这次声音更高了,但是这句话却又听不出刚刚沙哑的感觉,低沉是依旧的,夹杂着不屑与惊讶。不过,抛去声音问题,这个说话的女人就不能在有着五千年文明底蕴大国的文化长河中略微斟酌文明一点的词汇,并且稍微小声一点讲出来吗?

“现在的孩子们怎么都这么虚啊?唉,完了完了,回家回家。”耳边再次传来那个女人不耐烦的自言自语和哀叹,欧俊山觉得非常刺耳,尤其是这个女人用了“虚”,而不是全称“虚弱”,虽然欧俊山理解她的意思,但是一字之差很容易让周围人产生误会。好在现在周围没有什么人,而且欧俊山也不想招惹她,随她去好了。

“喂!四眼仔!说你呢!”这个女人依然不依不饶,声音更大了,让几个路过的会员对这边驻足侧目,“你多少也说句话啊!”看来这个女人是在找茬,欧俊山心里这样想着,他依然没有理会这个女人。在他心中,最好的解决争吵的方法就是冷战。

“啪!”女人用力拍下了跑步机上显眼的大红色紧急停止的按钮,履带从6km/h的高速运转中突然停止。欧俊山没有丝毫心理准备,身子猛地前倾,打了一个大大的趔趄,双手下意识地抓住跑步机两边的支架,才勉强没有摔倒。他惊魂方定,弯下腰,双手扶着还在颤抖的膝盖,嘘嘘带喘,此时义愤填膺。

“你干什么!这样很危险啊!”能让欧俊山这么温柔的人生气,看来这个女人的做法的确很过分。欧俊山想要高声喊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声音突然哑了,看来刚才的跑步运动的确废掉了他很多的体力,让原本就虚弱的他更加的疲劳。

他抬起头怒视站在跑步机下的女人,没错,的确是抬起头,这个女人站在地面还比欧俊山站在跑步机上高一点点。欧俊山当时吃了一惊,同时喊出的话本来就哑火了,却被眼前这个女人的气场碾压,“危险啊”这三个字欧俊山虽然认为自己喊出来了,实际上却几乎听不见。

欧俊山此时才仔细打量,只见眼前的这个女人,笔直的站在木地板上,目测比他至少高一头半,她的身高应该在一米八左右。年龄应该比自己大五六岁的样子,不到三十岁。她的身材纤细,却又凹凸有致。黑色的紧身裤子包裹着她修长又健美的双腿。上身穿着同样是黑色的紧身衣,没有任何点缀装饰,反而更加凸显她傲人的身材。她外露着的双肩和颀长的脖子,皮肤白皙。脖子处锁骨突出,有如模特身材一般。一枝鲜红色的玫瑰花文身顺着她右边的脖颈冒出,在颈动脉处绽放,如此的妖艳动人。欧俊山想,这个文身应该开始自她裸露的右背部,但是以他目前的角度,无从看见。一张小脸和高挑的身材放在一起,显得稍微有一点比例不协调,拥有将近180身高的女人,她的头却比较小,尖尖的下巴向斜上仰着,同时用她那下巴尖直指着欧俊山,下巴上方是涂着鲜红色口红的嘴唇,像乍现的鲜血一样的红色。高高的鼻梁让她的脸非常具有立体感,鼻头却稍微有点向上翘,更显她的妖娆与高傲。一头金灿灿的短发凌乱却不散,汗水把短发弄湿,却又恰到好处的维持着原有的发型。短发里边晃出一对大大的蓝色的宝石形状的吊坠耳环,在射入的阳光下晃动,熠熠生辉。

欧俊山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仔细看来,是如此的富有魅力。(在不说话的前提下),一时间他被久违的美艳所吸引,如此近距离的与她对视,让他看的有些出神。

“喊他妈什么!”女人的高声喊嚷把欧俊山拉回到现实的思绪里,那女人顺手又拍了几下跑步机上的紧急停止按钮,啪啪作响。“我他妈还以为你是聋子呢,原来会说话呀!”女人一双杏眼紧紧瞪着不知所措的欧俊山,锐利逼人的眼神让他有些骇然。“你太虚了,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可会娶不上媳妇啊!”还没等欧俊山反应过来这个女人的话里的意思,女人已经转身离开,等他突然恼怒女人又一次用了“虚”这个字眼时,想要叫住她理论,女人早已大步流星的消失在拐角处。

“真是蛮不讲理,”欧俊山叹了口气,小声的自言自语,“原来还有这种人啊,社会果然比我想的复杂多了。”欧俊山今天总结了一句真理,顿感浑身乏力。

是这个女人把欧俊山初次锻炼的好心情全部摧毁殆尽。不过他转念一想,既然是第一天健身,也已经很累了,就不要勉强自己的好,细水长流,健身还是应该慢慢来。这样半安慰自己半找着借口,欧俊山走下了跑步机,向男更衣室走去。

正当他走到男更衣室门口,还没走进去的时候,斜对面女更衣室里传出了争吵声。

“阚小姐,非常抱歉!我想我们已经提醒过您好几次了,请您不要在更衣室里吸烟,其他会员都有意见的。”一个女性工作人员的声音从女更衣室里传来,能听得出她语气的诚恳却又无奈。这年头还有这么不自觉的人,在公共场合而且还是封闭的更衣室吸烟吗?真是很难理解,欧俊山这样想着。

“他妈的!老娘花钱了!抽一根怎么了?你告诉我,她们谁有意见?我直接跟她讲。”是刚才那个高个子女人的喊声,破案了。

“实在抱歉!不好意思!阚小姐,还请您理解……”看到这个高个子女人强势的样子,这个工作人员连连道歉,并尝试用常理来劝诫高个子女人。但是门外的欧俊山心里很清楚,常理对那个女人根本不起作用。

“蛮不讲理!”欧俊山脑海中再一次蹦出来了这个四字成语,随后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推门走进了男更衣室。

“如果以后娶了这种女人当老婆的话,只有她不开口说话,还是很能拿出手的吧,毕竟样子很不错嘛。”欧俊山如是胡思乱想。

换好了浅灰色的套头衫和牛仔裤,蹬上心爱的万斯平板鞋,提上健身挎包,欧俊山低头走出了男更衣室。

“啊!”欧俊山下意识的发出喊叫。因为他与突然从斜对面走出女更衣室的人撞了个满怀。

“卧槽,你没长眼睛啊?这么大个活人……”对方是个骂骂咧咧的女人,不用抬头欧俊山就知道自己和谁撞在了一起,又给自己招来了麻烦事。

“怎么又他妈是你?今天倒了血霉了!”因为换了便服,对面的女人似乎才发现撞的人是欧俊山,大声说道。

欧俊山深感歉意又无可奈何的抬起头,顿时脸一红,马上低下头去,“这位姐姐,撞了你实在不好意思。但是,但是麻烦你可以先把衣服穿上吗?”原来眼前这个女人只穿了件黑色的文胸就走了出来。

“操!”女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前胸,“刚才和工作人员吵架,忘了把上衣穿上了。”从她的话里感受不到丝毫的羞赧与被陌生男人看到的尴尬,“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啥也没见过吗?”这女人对满面通红,低头道歉的欧俊山大声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她转过身,毫不在乎的大摇大摆走回了女更衣室。

“唉……”听到关门的声响后,欧俊山轻轻叹了口气,缓缓抬起头。也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叹气。当他直起身子时,一阵疲惫向他的全身徐徐袭来。

                      2021.9.12  13:44最终完稿

一年前就已起笔,想起来就写两笔,一直拖到现在。


写在后面的话:

首先,如果能看到这里,证明你已经完整的看完了我的这篇短篇小说,在此对读者表示由衷的感谢。

其实我自己也很清楚,我写的这个系列算不算短篇小说还有待商榷。有个朋友一口气读完了前边所有的系列小说,对我说故事性不强,但是描写很细致。我也感觉自己是在竭尽全力细致入微的刻画一幅静态画。不过话又说回来,读我的小说是不是画面感很强呢?( ὅ  ὅ )ʃ

这一篇的篇幅相较于之前的系列算是长的,但是说是之前,距离上一篇也已经辍笔超过一年。

这一年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让人措手不及,前途迷茫。虽然现在笔者的生活依然乏善可陈,但我相信总会好起来的吧!

经过深思熟虑,笔者把该系列短篇小说的名字定为了《沤梦演义》。演义是一种写史的文体,但由于笔者太过钟情于我国古代第一才子书,四大名著之首的《三国演义》,还是想给该系列起这个名字来表达一种致敬与敬仰。

最后,在此感谢濯华姐!一直在支持我的写作与创作,虽然她早已离开这个平台,依然希望看到我的新作品,也很抱歉让她等了这么久。

我会给这个系列短篇一个结局,虽然离结局还遥遥无期。但我以后会提高创作速度,争取写出更加感人(和悲伤)的故事。

感谢各位!胄宁拜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