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皎皎如明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人物赏析之盛明兰

本书为穿越文,架空历史。讲述一个现代司法工作者的当代女性姚依依,在支边过程中以身殉职,穿越到古代,成为一个六品小官吏的庶出女儿,且穿越之时不受宠爱的妾室生母刚刚亡故,府内几股势力刀光剑影,风雨飘摇。

全书紧扣了地位低下的庶女盛明兰(姚依依穿越),在严酷的封建时代和父权时代,巧妙的获得盛府老太太的庇护,因为不能有结果而聪慧的避开侯府公子的倾心相爱;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和祖母齐心协力地考虑婚嫁时的幸福;又因为独具慧眼而获得朝廷新贵顾庭烨的倾慕,克服重重困难最终结成良缘成为一品侯夫人;而在夫家复杂的家庭关系中谨言慎行,明察暗访,避开所有的明枪暗箭。在祖母遇害时,孤注一掷,抛却所有义无反顾地要还祖母清白,矛盾冲突安排合理,作者浓墨重彩,诙谐调侃的笔法把每个人物形象刻画的入木三分,跃然纸上。

盛明兰的性格特点,可以总结为如下几个方面。

聪慧达观
作为一个悲催的穿越女,穿越为不受喜爱的庶女,父亲还只是个六品小官吏。上有强势的嫡母和年纪相仿的嫡姐盛如兰,下有机关算尽备受宠爱的林姨娘和庶姐盛墨兰,端的是爹不疼娘不爱,好不可怜!好在,这个家有品行高洁的盛老太太,虽不是盛府老爷盛紘的亲生母亲,跟这一家也毫无血缘关系,可她却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这个家族的兴衰,对养不熟的庶子盛紘,虽在感情上有所保留,却在需要扶持时竭尽全力。

可是在一开始,盛老太太眼睛里是看不到盛明兰的。直到盛明兰的生母卫姨娘去世,盛府形势有变,老太太才出手,把盛明兰接到自己身边养育。在盛府的私塾里,有平宁郡主的爱子齐衡,芝兰玉树,俊美无匹,对明兰一见如故,再见倾心。在嫡姐和庶姐都情窦初开制造机会靠近齐衡的时候,盛明兰却理智地看出,齐衡不可能和自己,甚至和盛府的任何一个姑娘有结果,因此她扮没长大的小丫头,凡是齐衡在场的地方坚决不出现。

在后续和顾庭烨剖析自身的时候,盛明兰说:

“我六岁没了生母,家中姐妹,太太宠爱五姐姐,父亲喜欢四姐姐,若非祖母垂怜,我还不知会怎样,似我这样的,何尝有半点行差踏错!"

“这世上男子与女子是不同的,不能男子付出多少情谊,也叫女子回报一般......女子只要一步踏错,这辈子就算完了一半!又叫慈心抚育我的老太太如何自处人前!”

"是以,任凭怎样的青梅竹马,都叫那阵子的担惊受怕给淹过去了,我怕还来不及,哪有功夫想什么男女之情。这种金贵玩意,我一个小小庶女,消受不起!"

虽然在理智上如此的理直气壮,可每每提及齐衡,她却会莫名的心虚:

“......我心虚,是因为当一个人待我真心实意时,我却只想到我自己。”

这也是她性格里的分裂之处。如果是现代的姚依依,对于这样一份美好的爱情,像齐衡这样为她辗转耗力的青梅竹马的优质对象,她一定是毫不犹豫飞扑过去。悲催的是,她虽然是现代的灵魂,处处考量的却是封建时间的社会等级,在婚嫁方面因为庶女地位而处处掣肘。这该有多么强大的精神力量才能做得到。

对于善意付出百分百的真诚

“对于明兰来说,只要父母还为她的婚嫁幸福考虑,那就是好父母;姐妹们只要不牺牲她来成全自己,那便是好姐妹”。

盛老太太自是不必说,盛明兰自己说过:

在这个纯然陌生的世界中,如果没有这个老人的关怀和温暖,那她会是什么样。盛老太太像个坚固的磐石,稳稳地立在她后面,让她依靠。

在盛老太太被康王氏设计下毒时,盛明兰豁出所有,顶撞生父,逼迫嫡母,对康王氏更是恨不得一刀毙命。她充分利用前世司法工作者的优势,细细探查内情,拿到人证物证,不怕盛家老爷盛紘跟她反目,也不怕一向待她亲厚的盛华兰和盛长柏两兄妹跟她起了嫌隙,奋不顾身,只为了还盛老太太清白。

对于嫡兄盛长柏,嫡姐盛华兰、盛如兰这几个对她大体上善意的兄姐,明兰颇为亲厚,并小心注意分寸。在大家的印象里,盛明兰十分的乖巧可爱,知情识趣,见好就收,从不与人为难。

对于小沈氏、张氏、郑大夫人,英国公夫人等对他颇有善意的人,盛明兰贴心相交,为人排忧解难,并无偏私,也因此博得大家的喜欢。

遇强则强
对于盛墨兰(富有心机的庶姐)、康姨妈(康王氏,设计毒害盛老太太)、顾太夫人(盛明兰老公顾庭烨的后娘)这样一干人等,盛明兰则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

对于盛墨兰,因为她深受父亲盛紘的喜爱,而盛明兰如果想要在盛府生活的平安,需要得到盛紘的信任。为了避免盛墨兰在盛紘处搬弄是非,盛明兰在一开始就跟盛墨兰立下了协定,井水不犯河水,自己只想安稳度日。可后来,在婚事上,因为盛明兰有盛老太太的筹谋,盛如兰由王氏保驾护航,而墨兰虽然在盛府过得体面,在婚事上,生母林姨娘却是不能置喙的。明兰偶尔现身人前,落落大方,明媚动人,再加上是由老太太养育,自然比妾室养育的墨兰体面。墨兰忍受不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几次三番找盛明兰的麻烦,后来不惜堵上盛府的名声,只为了嫁入有爵之家。在盛明兰与盛墨兰的较量中,明兰从来都是识时务的那一个,也向来是控制矛盾冲突的那一个。明兰对墨兰说:

为了你的事,前前后后有多少人丧了命,但愿姐姐觉得值。

这是盛明兰的价值观,每个人都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你在现在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就不要恐惧由此而产生的后果。

这对姐妹,在价值观和世界观上相差巨大,从来没有真心相交,再后来墨兰生活的并不如意,明兰并不会出手相帮,姐妹几成陌路。

对于意欲害人的康王氏,明兰嫉恶如仇,几欲除之而后快,恨不得“一刀子捅死了算完!” 这时候的盛明兰,完全不是古代十年闺阁教养出来的内宅妇人,在古代尤为重要的家族观念,男权观念,统统见鬼去吧!姐现在就是现代的女侠姚依依,姐就是要痛痛快快的办了这件事,诸神退位!

人文关怀
作为一个前世的优秀法律人才,在古代法制不健全的社会环境中当一个身居高位的一品侯夫人,精神也是相当分裂的。在古代,草菅人命这种事,几乎在每个大户人家都随时上演,时不时打死个奴才,卖几个贴身丫头,为了震慑下人当场发落人命更是司空见惯。“傻里傻气”的盛明兰可以查清一切鬼魅伎俩,却从不滥用职权,而是根据当代司法知识,合理量刑(好傻啊有没有!)

在盛老太太遇害这一章,盛长柏大手一挥,让自私愚昧被人当枪使母亲去老家的家庙中思过。

盛明兰在袖中掰起手指——从犯谋杀不算,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成立,林太医说祖母会康复的,那么算一半未遂吧,至少得五年有期徒刑......

当盛长柏说:“十年,十年后,母亲想明白了,就回来伺候祖母吧!”

盛明兰吸一口气,咬紧牙关——可以偶尔出来过年过节呢,不算量刑过重,不算不算。

可见,盛明兰虽然深恨王氏陷害祖母,在处置王氏的时候,依然不会单凭个人意愿,随意而为,其下手轻重,甚至还比不上王氏的亲生儿子盛长柏。

而对于丹橘、小桃这两个从下跟随自己的丫头,盛明兰更是细心维护她们的安危,从不让她们置于险地,像一个负责任的家长。对于这两个丫头的终生幸福,更是劳心费力,仔细挑拣对象。在成亲时烧掉身契,给她们良民的身份,送出嫁妆,让她们在成亲后的生活可以有个不错的开始。在现在看来,这是人与人之间平等的相处,可是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这却是难得一见的。

为了给盛明兰添堵,康王氏和顾太夫人联合起来,送来了康王氏的庶女康兆儿,给顾庭烨做妾室。按说对于这样的女孩,一般人都是怀有切齿的恨意的。可盛明兰并没有将她和康王氏、顾太夫人放在一处。待问清楚康兆儿是只能听康王氏的安排,自己并不愿意做妾之后,盛明兰连夜将康兆儿送到盛家老家,托人给姑娘找一个好人家,并拿自己的体己给康兆儿当了嫁妆,安排好康兆儿后才对康王氏和顾太夫人进行正面战斗,正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常怀悲悯之心。

顾庭烨后期充分了解了她:

“她能巨细靡遗的查明鬼魅伎俩,落实罪状,可一旦发落起来,总是手软。他着实不解过。身为主子,无论为着震慑,还是立威,有时是需要下狠手的,哪怕冤枉几个,哪怕惩罚过重了,哪能件件都实打实的依罪量刑。”

“从小到大他身边的人,俱是只凭自身喜好利益行事之辈,从不多想想,到底应不应该,对不对得住良心。像书上士大夫说的,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他这辈子就没遇上过几个君子。“

“相形之下,明兰的自持道理虽然傻气了些,却清风明月般干净。”

“明辨是非”这个词,其实很多人做不到,包括我们现代生活里的很多人。大多数人在辨是非的时候,要么是理智不够,要么是情感不舍。心思通透又三观正确的人,才有可能做得到明辨!但愿我们通过读书学做人,也能做到盛老太太对盛明兰的评价:

当的起一个"明"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