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从始至终,我想要的,不过一个你罢了

他说,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眼睛,但她的心,已经冷透

前言: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

01、失忆后,东海初见

故事的一开始,她从诛仙台跳下,烈烈高空的风,撕裂了擎苍给的封印,她在空中痛苦,化成九尾白狐的真身,呼啸,落入了十里桃林。那日,花开得正好,折颜这个老凤凰,依旧如故。她或许在折颜的怀里讲述了这伤情的过往,伤心于夜华的负心薄幸,剜眼之痛,噬心之苦,她选择了忘记,她趴在忘情泉水旁,喝了过瘾,醒来之后,折颜说,不过一场梦,经历了,醒了,就好了。

的确,忘记了那一世情劫的素素,只有青丘女君,白浅上神,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也是辈分较长之人,人人得见,都得尊称一声“姑姑”。她终日饮酒,只因为爱酒,此时的她,无仇无怨,无痛无苦,潇洒不羁,来去由心。

酒不离手的白浅上神

迷谷作为一个树精,整天跟在姑姑身后,他的任务就是拿酒,不过,长久在青丘窝着的女帝接到请柬,东海水君有请,为了打发无聊时光,也是嘴硬,难道就因为夜华去了,我便不敢去?她踏着莲花,潜入了东海海底。

作为天宫太子夜华,自然是被众人所瞩目的,帅气的外表,高贵的出身,还有小小年纪就一身修为,自是四海女子倾慕的对象。而白浅,这个十四万岁的老太婆,就成了别人口中令人生厌的存在,她听到别人议论自己,不甚在意,摇头笑了笑,就离开了。

东荒俊疾山的快乐时光

然后遇见了一个小娃娃,阿离被一个女子掳走,救下之后,却迷路了,想来东海喝酒的白浅自然是要回到宴会方能喝酒的。那小娃娃喜欢她手中的玉清昆仑扇,“若是我带你喝到了酒,你这扇子借我玩”。阴差阳错,她眼睛不好,误以为一身玄衣的夜华就是刚刚那个掳走小团子的妖女所化,不打不相识了。她眼前蒙着的白绫被割断,他忽然惊喜,“素素”。

东海水君出来后,二人身份皆明朗,众人褪去之后,他轻声道,“夜华不知,姑娘竟是青丘白浅上神。”如此自来熟,饶是活了一大把年纪的白浅也忍不住脸红,“浅浅。”这一声呼唤,在他口中酝酿,她的心,被敲了一下。

02、为了爱、死不要脸

咳咳,这个小节的题目有一些尴尬,不过,夜华的确如此,他确定了这个女子,也就是当年阴差阳错定下来的婚约,让他欢喜,他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入住青丘。他是天族太子,谁能拦得住,而且,自来定了婚约的二人,在成婚前是要相见的,只不过上一次,白浅的订婚对象在狐狸洞呆了一段日子,带走了的,是别人。

他带着阿离,便住了进来,仿佛是多年夫妻一般,他不曾生疏,知晓她的爱好,鱼汤。她有些讶然,但是,日复一日的相伴,还是生出了些许不一样的情愫,只是她从未察觉。他为她洗手作羹汤,这一幕,电影的表现是有一些夸张的,不过天族太子,自然可以用法力,想想也就算了,不过,有这样一个人,为自己洗菜做饭,留心自己的所有喜好,我想是个人都会觉得欢喜。

她本来也无事,只是每日饮酒,逛街,带着阿离出去,族里的人们都说“姑姑好厉害,转眼就有这么大的孩子了。”大家高兴的,都变成了原来的样子,或许这个叫做得意忘形,这一点很有趣。他们一家三口,加上迷谷,其乐融融。

他说,我和阿离去过生日

他给她作画,让她斜着倚在窗前,他一改在人前的冷漠疏离,在她面前,贯彻调戏人的宗旨,为了重新得到她的爱,他连带着睡觉的地方都要跟她争抢,只是为了能够离她近一些。这画面,突然就想到一句“烈女怕缠郎”,嗯,的确如此。夜华成功了,白浅上神,成功的再一次爱上了夜华。

03、俊疾山、过往重现

阿离的生日到了,天族太子夜华素锦侧妃前来接小天孙,阿离不愿回去,素锦却发现了墨渊上神冰冻的躯体,人们都知道,爱情容易迷人眼,爱而不得的人更可怕,爱而不得却看着别人得到的人,尤其可怕。她去了魔族,找了那个可以幻化做白浅的女子,天族的叛徒,玄女。

她坐着绣花,他为她作画

相爱的人带着孩子去了东荒俊疾山,这是离天最近的地方。他带她回忆着素素的过往,她为她束发,她说他“你还是天族太子呢,居然不会生火”。她救了他,美人救英雄,原来也是可以以身相许,他们对着东荒大泽,四海八荒拜了天地,生活过的平淡无波,却又爱意满满。

他带着她重复原来的事情,放飞天灯,她说,我只愿“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她的脸跟过往重合,他已经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是哪一个,她的脑海已然有着些许的记忆,只说或许是梦里罢了。

 她为他束发,他看着镜中的人,心中对自己说,我既望着你记起来,

又望着你不要记起来。那是他们的美好回忆,可是后来,却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他不愿意再说下去。

玄女偷走了墨渊的仙身,白浅拼死相护千钧一发之际,夜华出现,白浅得以脱身。她回去炎华洞跟师父诉说自己的恋爱,甜蜜非常,她心中的牵挂不再只有师父,她可以为师父去死,却想和夜华好好活着。

他们一起去给师父寻找灵芝草,做结魄灯,二人默契非常,战败了那老怪物,却没能取回神草,夜华倒下的时候,她松开攥着灵草的手,幻化狐狸,用尾巴为他挡下那落下的沙石,他微整双眼,唇角上扬。

04、九重天、大婚事件

两情相悦,或许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他们决定大婚,他带她上天。素锦感到了危险,这个爱夜华成痴的女人,她奉行的就是,我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幸福。这只是占有欲罢了,深爱一个人,去伤害他,这样的爱,也甚是少见。

她给白浅讲述素素所受的苦,她告诉白浅,夜华不爱素素,只是因为她身怀六甲,当然更不爱你白浅,他只是把对素素的愧疚,偿还在你身上罢了。她听得心惊,既为素素难过,也怀疑夜华对自己的心,爱里是容不得他人的。素锦再一次成功了策反夜华的爱人,如同上一次素素在天上一样,他们的婚礼上,白浅甩手离去,素锦给了一个得逞的笑。

剜眼

他强自跪在那里,等着她把手给自己,却终究,没有等来,谁欠谁的多,命盘里,恐怕早已经是一团乱麻。他忍着内心的疼痛,把结魄灯的记忆给了她,一点点袭来的记忆,她只记得自己在天宫所受的委屈,夜华的不信任,独守的焦灼,她再一次来到诛仙台,素锦等着她,一次次告诉她,上神白浅抑或是凡人素素,都不该拥有夜华,她再一次跳下了诛仙台,却是被素锦推下去的。

夜华把她救了上来,她胸中满是恨意,眼睛,该还我了。素锦挥刀自残,眼睛还给她了,却是再受一次伤,她白浅,被夜华扶着,满腔的恨,满腔的委屈,她离去。

闭关青丘,避不见他。终日饮酒,此时此刻,酒入愁肠愁更愁,相思满柔肠,却又忍不得那委屈,日日夜夜的煎熬,她不愿再醒来。折颜的劝告,她不想听,她满脑子都是夜华对不起自己。

借酒浇愁


他们的人神恋,灵魂平等,身份不对等,他以为不见便能替她挡去灾祸,却不想换来她的 心灰意冷,她不知道的,他替她承受了天雷,素锦,那个高高在上的昭仁公主,她什么都有了,唯独得不到夜华的爱,她要的,是素素的命。这话,是通过奈奈的口说出,夜华已然离开。

05、 经年后、桃花盛开

这厢,素锦因为陷害素素,然后推太子妃下诛仙台,被判处守东皇钟,她走的时候,非要抱抱小天孙,取走了阿离的血,解开了东皇钟镇守鬼君擎苍的封印,她,疯魔了。为了她的爱。

桃林,或者青丘,夜华在门外,等了一个又一个春秋,从花开满枝,到雪映白头。她一直没有出来见他,擎苍封印被破,为了苍生,他忍着爱,转身离开。

“少年人,你打不过我,我已经人钟一体。”夜华的确打不过他,上古神器,只能以灵魂镇压,父神之子墨渊是以元神生祭,镇守东皇钟,夜华,亦然。但是,他说,“了无牵挂者,忘生,心有所爱者,忘死。”他做到了。

双双归隐

得知真相的白浅顾不得伤心,化作狐狸,飞快的去寻找夜华。可是,已经晚了。她记得清楚,上一次,师父也是这样的姿势,这样的面容,这样的大义凛然,她记得自己的声音,“师父,不要,你会魂飞魄散的”。现在,她对着夜华,“夜华,不要”。可是,他决绝非常,一剑下去,四海皆封。包括那海水,包括那扇着翅膀的飞鸟,他在冰下,她说,“你答应过,陪我好好活,你若死了,我就忘了你。”

他说,“那样,也好。”这是他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他们的回忆,都凝结成冰。她在十里桃林,借酒以醉生梦死,梦里的她,能见到他温柔的唤自己“浅浅,过来。”


故事的结局,墨渊的仙体解冻,或许,已经醒来。十里桃林行走的白浅,听得一声“浅浅”,回过头,那立着的,不知道是夜华,还是墨渊,伸手向她,“过来”。

PS:我期待了许久的电影,终于看了,下班后我飞快的骑车到家,洗漱完毕就出发去了影院,虽然当时的时间还早,我一直在影院来回逛,看着海报,很是开心。看的时候,画面很是唯美,这是神话,也是爱情,亦有苍生,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夜华的那句话,从始至终,我想要的,不过你一个罢了。那样的爱情,在纷繁的乱世,在有鬼族作乱的时代,是很奢侈的,辗转了三生三世,都只有那一个人,我们自是不能修炼成仙的,但是,一心人,却可求。愿你走出半生,归来有爱相伴。


那一世的情劫,历历在目,那爱,已经算不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