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妈的两个男人

1.

第一次想写大姨妈是初三。那时候家里中午没饭吃,我又不是早晨四点起床做好饭再去赶五点多晨读的人,所以大姨妈让我去她家吃饭真的是雪中送炭。大姨妈搬家之后就住在我们学校对面,我来回不超过十分钟,中午也可以多睡会儿觉。我从小就被大姨妈当成小透明,除非借钱她从来不登我家门。俗话说爱屋及乌,同理,大姨妈不喜欢我妈连带着不喜欢我。当时我很感谢大姨伸出援手,不过对她突然地关心感到疑惑,或许我就是个受虐狂,人家对我坏我才能安心。不过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能在她家白吃白喝一年多亏了我妈妈隔三差五送的钱,还有给大姨妈这个不会打扮的女人送各种漂亮衣服。

第二次想写大姨(高中时大姨妈这个词汇被妖化了)是高一。我妈那一个月没事就出差,大姨晚上来陪我。我的叛逆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来的气吞山河,我更像一座冰山,露出头的只有那么一点点,还不骄不躁不争不吵,就安静地呆在那里不主动冲撞别人,只等着别人来送死。我所有的不满和愤怒都积聚在海平面之下随时间膨胀,再随着时间融化。但我还是需要一个发泄口的,大姨又一次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她主动和我谈话,一开始我还是有所保留的,毕竟我们也没那么亲昵,可说着说着我就被她的真情流露感动的稀里哗啦,她说我妈一个人带我不容易让我理解她,多和她沟通,都快把我说哭了。我妈回来之后突然没头没脑地把我劈头盖脸骂了一顿,说我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等她骂痛快了就问我都和我大姨说什么了,我哪敢把我对她的不满说出来啊,我就挑那些可有可无的说,说到我告诉大姨我妈上周六去看姨姥姥的时候我妈让我打住。原来大姨和我聊完后转过脸就告诉姥姥上周六我妈不是单位有事,是去姨姥姥那里才拒绝去我姥姥家。姥姥不喜欢姨姥姥,一听这话肯定生气,就打电话质问我妈。显而易见,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大姨套了话,她那芝麻粒儿大小的心眼全用来和我一个小丫头斗智斗勇了。那次大姨教会我一个道理,虽然我早就听说过但是我不信,就是说:亲戚也会算计你。

第三次想写大姨是2016年十月份。过年的时候我就听说大姨夫搞外遇了,快六十多的人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那阵子大姨天天跟我妈打电话让她去劝劝大姨夫,我妈说没什么可劝的,这么一而再再而三还不如离了。嘴上这么说,我妈还是去了,谈的结果必然是不欢而散。大姨知道我妈的脾气,不让我妈对大姨夫直呼其名,千叮咛万嘱咐让她继续叫姐夫。大姨夫已经修炼成一块滚刀肉了,话里话外还讽刺我妈也是个离婚的管好自己就不错了,还说反正她和大姨感情不好这些事情她也管不着。我妈强压着火气用那张把死人说活的嘴和大姨夫说了一晚上,不过我们都明白说了也没用。

十月一回家过节,姨姥姥招呼我去她家吃饭,姨姥爷张罗了一桌子菜,我小时候吃肉是一绝,所以到现在我一去他们还是会准备各式各样的鸡鸭鱼肉。

吃完饭他们把我支到客厅,我把电视声音调小竖着耳朵听墙角。

那天我妈才知道大姨夫比大姨大一轮(当初大姨告诉她大七岁),我才知道大姨还没和大姨夫离婚,而且大姨夫和那边也没有断。我的大姨啊,你到底再留恋些什么?不过想想也对,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离什么?以大姨的性格下半辈子也就这么凑合着过了。

起初我坐着摇椅,喝着毛峰,以看好戏的姿态看着大姨家这出戏。大姨你不是觉得我妈离婚丢人吗?不是告诉姥姥少管我们俩吗?现在你呢?你家的事情就很光彩吗?真是风水轮流转,现在除了我妈没人管你了,可是你又嫌我妈对大姨夫态度不好,唉,您是非要闹到孤家寡人的地步吗?

后来我以圣母的姿态怜悯我的大姨,竟然有想要原谅她的冲动,要放到以前我是恨不能把她咬碎啊,不过现在我觉得她很可怜,真是应了我妈常说的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说我想写写我大姨,我妈说我脑子有病,好好地写她干吗,我哪知道啊。

我就是想写写这个我爱不起来,曾经恨过的女人。她的人生就像泡了五六次的菊花,索然无味,平淡无奇,只是隐隐还有点菊花的气味。好不容易从中尝到了些辛辣的味道,总该有人记下来,我就想写写大姨妈的两个男人。

2.

我妈说她见到大姨的第二个男人前大姨是这么评价他的:“他长得像童安格,不,比童安格还帅。他对我挺好的,像大哥哥一样照顾我。”我听了以后都想笑,大哥哥?都比您大一轮了不像爸就不错了。我妈听了也笑了,她对这种描述向来是嗤之以鼻,而且在她看来大姨的眼光就像夏日在厨房放了一个月的猪肉。

后来见到了本尊我妈觉得这男人长得确实精神,再穿上他那身警服,简直是电影明星。大姨夫会来事,尤其会投其所好,哄得姥姥姥爷天天跟过年一样高兴,两个小妹妹也喜欢这个新姐夫,我妈这个二妹对他倒不是那么看得上,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姐夫早晚要搞事情。

大姨夫对自己的外形也很满意,这也成了他在和大姨结合后依然拈花惹草的原因之一。他帅啊,这么好的撩妹资本放着不用,难道要在山花烂漫时烂在地窖里吗?

看来大姨喜欢长得好看又能照顾人的(大姨夫就是这样,并且照顾的不只是她),那大姨的第一个男人也是这样吗?

第一个男人带着我那个未曾谋面的小哥哥走了,在我出生之前。

我想象过第一个男人的样子,他大概是戴着金丝眼镜栗色头发的斯文男人,并且是斯文败类。

据说大姨发现第一个男人出轨的时候把家里掀了个底朝天,喝多了酒在马路上摔得头破血流。姥爷不让姥姥去找她,三姨老姨多得是不去的借口,我妈这个老二又当起了老大,跟单位请了假去找她的傻大姐。我妈比大姨高,但是站在她身边就是像个营养不良的小鸡子,你说小鸡子是怎么把大秃鹫扛回家的?晚上八九点,堪比汽车远光灯效果的霓虹在她俩的背上闪烁,一点也不热闹。

大姨已经没有家了,他被第一个男人赶了出来,离婚后八成是净身出户,我妈刚上班没房子,住在姥姥家过交房租的生活。这会儿她又把大姨带回去,我能想象姥爷会气成什么样,估计我妈也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姥爷没得脑血栓之前还是很吓人的,我永远忘不了他让我加快吃饭速度时瞪着俩大眼的样子。我妈光荣继承了他的铜铃眼,一骂我就瞪起来。

爸妈离婚时我妈坚持要带我,那段时间没人理我们,就我俩相依为命也熬过来了,大姨为什么没要我那个小哥哥?姥爷喜欢男孩(为了要儿子他连生四个女儿,最后放弃),就算再不喜欢大姨也应该能帮她拉扯孩子吧。

那个小哥哥还是消失在历史中了,在大姨不够漂亮的历史中。

在我看狗血偶像剧的年龄,我也肖想过小哥哥的样子,他长得最好遗传我姥爷。姥爷年轻时当过兵,我看他那时候的照片首先注意到的还是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其次是战斗民族的鼻子和一口大白牙。他脑血栓后我举着照片问他:“姥爷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俄罗斯混血?”姥爷傻笑着摆手,口齿不清地说:“不,不是。”

我幻想某年某月某晴天,我在某条林荫路偶遇我的混血小哥哥,我帮他从刚入行的抢劫犯手里夺回了钱包,他对我一见如故,再见倾心,三见见家长。我把他带回家时我妈说他眼熟,大姨倒是一进门就傻了。然后就上演什么棒打鸳鸯啊,母子相认啊,孽缘情深什么的剧情。大结局是小哥哥回到第一个男人那里,继续过着有钱没情的生活,某天我们又在林荫路相遇,我笑着喊了他一声哥。

天啊!我不应该这么对我小哥哥的!从小没妈妈照顾,大了以后还差点乱伦,如果老天真的给小哥哥写了这样的命运也太不公平了。哥我对不起你,以后我再也不肖想你了。

3.

第二个男人,我叫了他十八年大姨夫了。在我向往父爱的年龄也把他当做过父亲看待。

我小时候还挺喜欢他的,肥头大耳胖乎乎,看着就憨厚老实。那时候我只会看表象,觉得大姨一家简直是模范家庭,却不知道这个家早成了空心的大桃子。

我妈和大姨从小打到大,成年后好了一段时间,后来又闹掰了,在此要向大姨夫脱帽致谢。

就称那个第三者为大姐A吧。大姨拿出小市民的撒泼阵势去大姐A家打架,只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大姐A和她老母的撒泼本事已经修到钻石级别,大姨明明是有道理的一方却被那不讲理的斗的灰头土脸。她回家拉帮手,老姨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三姨已经不做大哥好多年,俩人一听大姐要打架立马撸胳膊挽袖子,穿上亮晶晶的衣服,把头发披散开来。我妈拉着她们说别去,去了就能让大姨夫回心转意?她们母女是做缺德事的,你再找他们打架不也和他们一样低级了?问题出在大姨夫那里,找大姐A是治标不治本。大姨不听她那一套,带着俩小妹去斗阵,三姨一出马绝对大胜归来,从此大姨对我三姨高看一眼,对我妈则是白眼没完。

大姐A的事是有了大姐B后我才知道的,我也挺好奇她之后的事情,不过她和第一个男人,以及我的小哥哥一样都消失在大姨不漂亮的历史里了。

再说这个大姐B,大姨夫的同乡,三十出头徐娘半老,徐娘半老必接风韵犹存。她带了个上幼儿园的女儿,按她的话说她老公在外面做生意,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大姨去她家找她的时候她就装死不开门,她邻居们对这个女人的评价都不怎么样。大姨身单力薄,三姨老姨早就过了打架闹事的年纪,找小三理论这条路是走不得了。大姨又找仨妹妹轮番轰炸大姨夫,我妈的部分前面已经提过,估计我另外两个姨出阵也没用,大姨夫还是天天接送大姐B的女儿上下学,给她们母女做饭收拾屋子,品尝着大姐B带来的温馨。我妈让他要么离婚,要么和那边断干净,大姨夫竟然还掉泪了,一看这个我妈就打道回府了,临走给大姨放了话:“没救了。”

我妈说男人偷了一次腥就会有第二次,改不了。大姨夫有了大姐A和大姐B,虽说是一把年纪但依然很帅,看着比大姨小好多,如此这般以后没准还会有大姐C,凑完了ABC卫生巾凑个字母表也是可能的。

4.

一个巴掌拍不响,留不住大姨夫的心大姨也肯定有问题。说实话虽然应该是很亲的亲戚,但我对她的了解都是通过听我妈和别人聊天得来的。

我觉得大姨太不爱自己了。她不是没钱,但就是不爱打扮自己,不爱保养,这没关系,腹有诗书气自华,外修不够可以内修。但是大姨自幼厌学,她脑子里天天被这家长那家短充斥着,平生最大乐趣是嚼别人舌根。在照顾家这方面,打扫做饭全靠大姨夫,她从我妈那里要了几根吊兰走,没几天就养死了,你说她离了大姨夫可怎么过?这也是她下不了决心离婚的原因吧,虽然怨他,也依赖他。

人之所以不幸更多是因为自己,你选择的生活方式就是不积极的就怪不了活的失败。我不知道大姨现在改还来的来不及,我不知道大姨夫会不会也在她不漂亮的历史中消失,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那就说说我知道的事情好了。

我知道大姨... ...诶?我知道的都已经说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有五个姨姨,除了我妈,我妈排行老三。大姨和大舅是姥姥从她前夫那里带回来的,和妈妈的这些姊妹们是结三姊妹。二姨、...
    过我的小日子阅读 1,110评论 3 3
  • 在姥姥家吃饭,因为人多,向来都是要分桌的,男人们一桌,女人们一桌,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又一桌。可大姨妈不一样,她...
    胡闹的兔子阅读 638评论 9 9
  • 大姨在长辈里最是心灵手巧,小时候好看的绣花鞋、花衣服全是大姨给缝的,但很少见过大姨,儿时的大姨总是以新的绣花鞋、花...
    Suki酱油阅读 458评论 0 2
  • 去年,姥姥永远离开了我们。 结束了她孤苦的一生。 享年一百岁。 01 姥姥出生于1917年。 姥姥没有名字,也没人...
    月亮小姐6阅读 1,061评论 12 24
  • 今天爬墙头 呵呵哒 摸了一手的鸟屎 是在报复那天我抚摸你吗 可能是耍流氓招bao应了 觉得有点冤 帮老妈搞定一些事...
    水笔仔o12530阅读 286评论 0 0
  • 26岁,对于我身边的大多数人来说,这个时候是要稳定下来了,结婚,生孩子。我却要说现在的我才要真正开始。
    辛穗阅读 134评论 0 0
  • 大一开学一个月,就听老乡提说,学校清真食堂的味道更胜一筹。 排队十分钟,我俩一人要了碗牛肉面。一口汤入口,我内心狂...
    我是安迪阅读 314评论 2 1
  • 鸡汤,情话,干货。以上三者我称之为网坛三剑客。 从某个天崩地裂的时刻开始,人们被网络所迷惑,前赴后继的冲进网络游戏...
    宅东东阅读 323评论 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