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巴西之十三伊纳瓜风波:充当调解员,有了意外发现

   骇人听闻的结果:在玛丽亚娜的强烈反对下,伊纳瓜生态园将在今后不再招收志愿者。丹尼尔决定在伊纳瓜狂欢节过后,离开依拉瓜生态园。


伊纳瓜

   骇人听闻的结果,在他们讨论之后我们并不知道。只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因为,当天晚餐玛丽亚娜和丹尼尔都没有出现。

   第二天休息的时候,伊纳瓜过来找我们。眼泪在眼圈的求着樱子,“Ying,玛丽亚娜现在很伤心,我不知道怎么劝她,你可以去帮我安慰一下她吗?”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樱子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伊拉多叹了一口气说道:“玛丽亚娜不理解我,也并不理解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我们吵架了!”“哦?!”樱子表示不理解但还是答应着:“好吧,我这就找她谈谈心。”

   樱子走了,我当时也没有完全听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就问伊拉多:“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听我这么问,伊拉多眼泪流了下来说道:“我的助理丹尼尔要走了。”听完他这么说,当时我很惊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于是,赶紧安慰他,并说,“我去看看丹尼尔吧”。

   丹尼尔的房间关着门,窗户也都挡了起来。我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丹尼尔探头出来,看见是我,便站在门口我们两个人聊了起来。丹尼尔把发生的事情和我讲了一遍,最后说,“对不起Mark,让你看到出了这种事情。”

   “应该我说对不起,是不是我们的到来让你有了麻烦”我猜想是不是我们的问题呢。丹尼尔叹了口说,“完全不是,是伊拉多与玛丽亚娜之间的问题。伊拉多说,生态园设想本来她同意,并由我执行。而现在,玛丽亚娜把矛头指向了我,她说,是我鼓动的伊拉多。本来我想去劝劝他俩,现在我被卷入其中,这里我呆不下去了。”“什么你真的要走了吗?”“是的,不用劝我,这是我的决定。”话唠到此刻,我也无话可说,只能祝福吧。

    “什么时候离开呢?”我问他。

     丹尼尔苦笑着说,“把我该做的我事情做完,就走了。大约是你走之后的那个星期吧。”伊纳瓜生态园静修项目,二月二十二号开始,二十六号结束。也许他要把这个事情做完吧。听他说着,我没有吱声,他问我:“你们28号走对吧?”我说,“是的。”“嗯,可怜的格瑞斯要在这里待半年,你们走了,我也走了,就剩她自己了,不知道她怎么办啊。”咳!此时我只能叹息,是啊,年轻的小姑娘,处在两个时常意见不合的伊拉多和玛丽亚娜之间,她在这里怎么待下去呢?

   “顺其自然各自祝福吧”,我也只能这么说啦。然后,和丹尼尔拥抱了一下,转身准备离开。就在我转身丹尼尔开门进屋的一刹那,我无意间发现,似乎格瑞斯身影在丹尼尔的屋内闪了一下。没太在意,就走开了。


伊纳瓜

   回来后,没看见樱子。过了好久她才回来。一进屋她就快速的小声和我说:“不好了,出事儿了!”“什么事情?”“他们谈崩了!”樱子神色严肃的说着,“伊拉多说玛丽亚娜是更年期发作,使伊拉多无法忍受。而,丹尼尔竟然帮着伊拉多说话,让她倾听伊拉多的意见,还建议她服用更年期的药。本来是伊拉多和玛丽亚娜之间闹矛盾,由于丹尼尔的参与,最后玛丽亚娜把炮火转向丹尼尔。认为,丹尼尔的坏主意,破坏了她和伊拉多之间的平静生活。”“嗯,问题严重了”接着,我也把我从丹尼尔那里听来的过程,和樱子讲了一下。

    樱子平时不太喜欢碎嘴的伊拉多,她更多同情玛丽亚娜。她认为,伊纳多生态园这么好的地方,伊拉多和玛丽亚娜过着自己安宁的日子多好啊,再说她们家本身有个长期帮佣。两个人平时也不用在外工作,玛丽亚娜在家做自己的艺术,伊拉多的工厂有人在管理,他一星期只去一次或者不去在家电话指挥就行。多么好的生活啊,为啥偏要招来世界各地的志愿者来打破这里的平静呢?

    我试着解释,伊拉多想把这里建设成伊甸园的梦想。“狗屁的梦想!”樱子怒了,“平静和谐的家庭才重要,其它都是瞎想。”好吧,好吧,女人同情女人。

伊纳瓜

    一连两三天,未看到丹尼尔出来吃饭。这孩子火气真大!

   这几天格瑞斯似乎有些反常,话格外多了起来。

    玛丽亚娜看上去很快乐!

    伊拉多病倒了!

    伊纳瓜狂欢节就要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