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27状元夫人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状元夫人

文/宣宣妹子

“师傅,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撒娇地问道。

师傅摇摇头,“不是担心你这个鬼丫头,我才懒得回来呢!”师傅招招手,“来!”

我开心地走了过去,“师傅,你是不是给我带礼物了?”

“就你最鬼机灵,什么都知道!”师傅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我,我小心地接过来,轻轻地打开,“又是墨!”我佯装失望的说道,“师傅……你怎么这么没有新意……”

“哈哈哈……”师傅大笑道,“墨心啊,你现在知道了吧,你这个师妹可不好伺候了啊!看来有你苦日子了以后!”

墨心跟着笑道,“早就知道师妹调皮,以后徒儿会好好替师傅管教师妹的,师傅无需担心。”

“你们……”我被气得不行,“你们欺负我……”我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师傅和墨心望着我,面面相觑,然后一起大笑起来。

“墨心,日子选好了吗?”师傅开口问道。

墨心恭敬地回答道,“回师傅,选好了,这月十四。”

“十四?”师傅沉思了一会儿,“嗯!倒是个好日子,只是会不会太赶?”

“还有三天,来得及。三天前已经开始准备了。”墨心解释道。

“那正好,我还来得及喝你们的喜酒。”师傅笑着说道,“你父亲那边……”

墨心打断道,“父亲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他老人家说现在整个李府我当家,所以,他没有意见。”

“嗯,难得你家老爷子体谅你!”师傅点点头说道,“对了,这次考试放榜了。我刚刚入京就听见京城都在传,说今年新科状元姓李名厚呢!”

墨心中状元了!我开心地蹦了起来,“真的吗师傅?!真的吗墨心?!”

墨心看着我笑道,“是真的!那也用不着这么高兴吧?”然后对着师傅行了个礼,“多谢师傅的栽培,没有师傅就没有墨心的今天。”

“师傅,你不公平!”我嘟着嘴抗议道。

“哦?哪里不公平?”师傅好奇地问道。

“为什么都是一个师傅教的,墨心就中状元,而我却什么都不是呢?”我认真地问道。

“哈哈……你不是已经是长安城人尽皆知的才女、女诗人了吗?难道你也想考状元不成?”师傅大笑着说道,“再说了,你还是状元夫人啊!”

“为什么不可以呢?!”我极其严肃地回答道,“我也想考状元呢!”

“嗯……”师傅点点头,“要是鱼儿真去参加科举,估计墨心你的状元头衔还真的不保了呢!”

“真不知道我墨心是攒了多少年的运气,才换来这么有才的小师妹做我的夫人。”墨心调侃地说道,“多谢小师妹承让!”

“不谢不谢!”我回答道。

“你们两个……”师傅看着我们,不由地笑起来,“看来还真是天生一对!”

接下来的三天,师傅和墨心天天腻歪在一起,我被闷在屋子里,只有彩莲相伴。

“彩莲啊!”我无聊地喊着,“你说这都是什么破规定,成亲前为什么不能见面。你说是谁这么无聊定这么无聊的规定!”

彩莲噗嗤一笑,“姑娘,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怎么能说是破规矩呢!”

“可是真的很无聊嘛!天天待在屋子里,我都快无聊死了!”我抱怨道。

“姑娘,要不你弹弹琴解闷吧?”彩莲提议道。

“也好!”我点点头,“彩莲,你帮我把琴拿过来。”

我接过彩莲手中的琴,轻轻地弹奏起来。不知不觉,竟然想起书仪来了。想起那晚上那个少年对我的承诺,心微微犯疼。

啪啪啪……掌声响起来,只听见师傅的声音传来,“鱼儿,你这曲凤囚凰比当年更加动听了!”

我推开门,只见师傅站在院子里。“师傅……”我走了过去,“怎么还不休息?”

“睡不着,想到明天小小的鱼儿就要变成别人的新娘了,为师太激动了。”师傅坐了下来,声音低沉地说道。

“彩莲!”我喊了一声,彩莲从屋里出来,“姑娘有何吩咐?”

“去准备点酒菜来!”彩莲犹豫地站在原地,“没关系,我自由分寸,不会喝醉的。”彩莲听完,方才退下,不一会儿酒菜便端了上来。

“你下去休息吧,彩莲!”

“是,姑娘!”彩莲行礼退下,还不忘嘱咐道,“姑娘可别贪杯,明日还得早起呢!”

我点点头,“知道了!”

“师傅,来……”我为师傅倒满一杯酒,师傅接过仰头一饮而尽。“鱼儿,你不会是在想书仪吧?”

“师傅,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想书仪呢?”我佯装淡定地回答道。

“你骗的了别人,骗不了我。”师傅满上一杯酒。一饮而尽,“你的琴声出卖了你。或许你自己并不清楚,但是为师却知道。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弹琴的时候是不知怎么想起书仪来了,可是我真的爱墨心。我们一见钟情,我不明白师傅为何这么说。

“师傅……你醉了!”我拿走师傅手中的杯子。

“我……我没醉,你别拦着我……”师傅口齿不清地说道。我执意拿走师傅的酒,没想到师傅竟然哭了起来。

“师傅,你别哭啊!”我吓得心慌意乱,“来,我给你满上。”我赶紧给师傅倒满酒。师傅接过酒,一饮而尽,仍然不住地哭泣。

我吓得不行,只好叫人把师傅送回房间。

我回到屋里,梳洗之后躺在床上,激动地睡不着。墨心,明天我就要嫁给你了。

我回想起父亲夜读,母亲在灯下绣花的日子。那时候我就幻想,等到将来长大,我会不会也爱上一个这样的男子。然后做母亲这样的女子,安静的看着丈夫,守着一个温暖的家?

“姑娘,姑娘……起床了!”我正睡得模模糊糊,彩莲便火急火燎地叫道。

我睁不开眼,嗓子沙哑地问道,“什么时辰了?”

“五更了,姑娘再不起床可就真的来不及了!”彩莲把我拉起来,我像个木偶一般人她们梳洗打扮。

“哎哟!”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传来,我睁眼一看,两个婆子正在给我绞面,“哎哟,疼……”我疼的直叫,惹的彩莲和和两个婆子大笑。

“姑娘,一会就好。”一个绞面的婆子说道,我只好咬着牙忍着痛。等绞完面,我已经疼的眼泪汪汪。

“姑娘,先吃着点心垫垫肚子。”彩莲拿来桂花糕,我摇摇头,“太甜了,没有胃口。”

绞面的婆子笑道,“拿着吃点吧,这一整天都是没有吃的,吃点准没错!”

“是啊,姑娘!”另一个婆子笑着说道,“当年我成亲的时候就是不懂,饿得晚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绞面的婆子笑道,“我看你是故意不吃的,晚上洞房花烛夜好让你相公喂饱你!”婆子说完大声笑了起来。

“去你的!”被调侃的婆子说道,“老不正经的!”说完也跟着大笑起来。

我听完默默接过桂花糕啃了起来,惹地两个婆子哈哈大笑。

宣宣妹子原创,转载请索要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如果喜欢 /宣宣妹子 的文章

请一定要点赞❤❤❤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的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