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八十七章)海生

字数 2027阅读 27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她…她这是怎么了?”我问。

净玄目光微沉,盯着素素望了片刻,方道:“我答应过晏初寒,会封住程素素关于他的记忆。”

“…可是,她这样子哪像是只把初寒忘了,倒像是将这二十年的记忆都忘了干净,”我忧心的道,“大抵,她现下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罢…”

“或许是晏初寒在她心中的份量太重,”净玄眉间微皱,“重到非旁人所想的地步。一旦强行剥离,便会产生混淆…”他顿了顿,接着道,“这混淆不仅打乱了她的记忆,亦会发生错失…此刻的她并不认为自己是程素素,她会给自己代入一些新的身份...”

我惊了一下,立即问道:“那,这可怎么办?大师,你有法子让她恢复么?”

净玄抿了一下唇,并未作答。

正值此时,素素不知为何突然停止了躁动,她抬起头,目光直愣愣的朝我投来。

不知她从我身上望见了什么,眸光只在一瞬间便亮了起来,她“嗖——”地从床上蹦下,猛然朝我奔来。

我被她吓了一跳,也不知她意欲何为,只见她急匆匆来到我面前,伸手便朝我腰间扯了一把,继而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跑去。

我愣怔了一下,下意识的朝腰间望去,然后立即明白了一切。

“竹笛...”我喃喃念出声来,“她把竹笛拿走了!她…还记得初寒…”

净玄亦吃惊了一瞬,但却并未再说什么,只朝我道了一句:“不能让她跑丢了。”

我点点头,随着他身后出了木门。

院子里有适才帮过我的一老一少,老者吸着水烟,青年砍着木柴,见素素猛的跑出来均是一愣。我忙叫了一声素素的名字,不想她听见之后跑得更快了,一转眼便出了院门。

青年反应很快,立即明白现下发生了何事。他离院门最近,见素素六神无主的跑过去,便立即放下了手中的铁斧,一言不发的也追了上去。

我一时忧心忡忡,也想追过去看,却听老者和颜悦色的道:“二位小友不必担心,海生是我们寨子里脚力最好的,有他跟着,人丢不了。”

我下意识朝净玄望去,只见他微微点了一下头,继而向老者俯身行了一个佛礼。

老者一臂揽着水烟筒,一臂掌心横立,也朝净玄回了一个礼。

正值此时,在厨房忙活的龙婆婆听见院子里的动静,便从内出来问道:“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老者抖一抖水烟筒,缓缓将适才发生的一切简单的向婆婆道出。

“噢...阿持姑娘,你的朋友这番境况,当真不紧要么?”婆婆担忧的朝我们道。

“这…”我为难的瞧了净玄一眼,只见他神色如常,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于是我只有叹了一口气:“阿婆阿公,不瞒你们,我这位朋友…不久前,因家中突逢巨变,一时受了不小刺激,所以记忆产生了错乱…”

婆婆露出了然且带些同情的表情:“原来如此...竟也是个可怜人儿…”她眼角忽然闪现泪光,“从前素悯也是这般神智不清,得了失心疯,后来…后来…”

她似是伤心得已不能自持,却弄得我一头雾水:“阿婆,素悯是谁?”

“素悯…素悯啊…”婆婆声音已有呜咽,旁边的老者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打断了婆婆未说出口的话:“行了行了,老婆子,都过了那许多年的事情了,还提它做什么!瞧瞧你这副模样,倒叫人看了笑话。”

老者嘴上虽说的是斥责的话语,但面上竟也同样带着一丝隐忍的痛楚,这不禁让我心中产生疑惑——素悯究竟是谁?他与素素又有什么联系?





半个时辰后,那名叫海生的青年果然将素素带了回来。他怕素素再跑,又碍于男女之忌,便扯了几条柳枝编成藤,细细绑在了素素的左手上,一路将她牵了回来。

素素也许是闹累了,此时也变得安静许多,只右手死死拽着那只翠色的竹笛,一句话也不说。

“龙婆婆,我把人找回来了。”海生的嗓音浑厚低沉,他长着一身小麦色的健康肌肤,面貌虽算不得俊秀,但带着一种乡间少年特有的阳光与率直气息。

“多谢你了,海公子。”我上前一步,向他曲身道了一个谢。

他显得有些羞涩,十分腼腆的将那柳藤的一边交到我手中:“小事一桩,小事一桩。”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那什么,你叫我海生就可以了,公子不公子的…我们这里不时兴这个,听着怪别扭的。”

我于是笑了一下,打心底里对这个良善淳朴的少年产生了好感。

“海生啊,跑了那么久累了罢?”内间传来龙婆婆和蔼的声音,“来,进来开饭了。”

“噢,不了龙婆婆,你们吃好,我娘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我得回去了。”海生如此回道,也不待婆婆再说什么,转身一溜烟便不见了。果真如适才龙爷爷说的,他的脚力还真是非一般的好。

龙婆婆出了屋子还想再挽留什么,却早已看不到海生的身影,她缓缓摇了摇头,面上充满着宠溺。

“阿婆,海生原来不是您的儿子啊?”我问。

“噢,不是不是,”龙婆婆笑着摆手,“海生是我们隔壁的邻居,这孩子心眼打小就好,是我看着长大的。因着我们无儿无女,他可怜我们两口子,一有空便过来家里帮忙,还说要孝敬到我们百年之后呢。”

龙婆婆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院子里不知在想什么的净玄:“小师父,饭菜都做好了,来里屋吃罢。”

净玄愣了一下,刚想拒绝,便听龙婆婆早已预料的语气:“小师父不必多心,我们平日里也是吃惯了斋饭的人,饭桌上不沾荤腥已是常事,不会破了你的佛戒的。”

净玄于是不好再说什么,默然的点了点头,随着龙婆婆进了里间。

我却忍不住苦了一张脸在原地:唉…又没肉吃了…人生真是好苦好苦…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点个赞噢。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荒山脚下,暮阳渔村。 这是一个居民稀少的小村子,因靠近河岸,故而村民世世代代靠打渔为生,更因其与城镇隔绝,所...
  • 目录 “崭新的生活?”我略有意味的重复。 净玄淡然的问:“你可曾想过她今后该何去何从?” 我缓缓摇了摇头道:“这几...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帕劳,全称帕劳共和国,位于西太平洋,属加罗林群岛。帕劳由一个大堡礁和无数小岛和较小堡礁构成。主岛本身也由多个小堡礁...
  •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大鱼海棠》是一部让我边看边为其感动到泪流满面的电影,不仅是感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