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八十九章)龙家有女

字数 2064阅读 360
图片发自简书A@9@pp

目录

“崭新的生活?”我略有意味的重复。

净玄淡然的问:“你可曾想过她今后该何去何从?”

我缓缓摇了摇头道:“这几天的事情发生得太快,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何去何从,又如何替她打算。”我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反正江宁城是不能回去了,若是叫张家的人知道了她的存在,必然不会放过她的。”

“不错,”净玄点点头,“你还算有些脑子。”

“你…!”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兀自气了一会儿,继而鄙夷的问他:“大师如此胸有成竹,想必心中早有打算,又何必再来问我呢?”

他仿佛是笑了一笑:“小鹤妖,莫要生气。”

“哼…”

他无奈的道:“我是让你想清楚,她如今记忆全失,你是否要照料她一辈子?”

我一愣,还不及多想,便下意识的猛烈摇着头:“她有手有脚,何曾轮得到我来照顾?”

道什么笑话,我与她不过是旧识,情分还不曾深到生死相依的地步。何况,何况…我不愿承认的是,初寒拿他的几生几世来换她的不足百年,此事的确让我耿耿于怀…

也许从前我能拿她当友人看,但此番,此番…我真是道不明对她是同情多一些,还是怨恨多一些了。

“这便是了,”净玄道,“那你是否又能做到对她置之不理?”

我想了一想,并未狠下心来,只觉烦躁不已:“你别给我绕圈子了,我知道你心里明镜,不妨讲出来听一听。”

净玄沉吟了一会儿,继而缓缓的道:“你可知,其实龙家二老并非无儿无女,十八年前,他们曾育有一位女儿。”

我脑海中立即跳出了一个名字:“是…素悯?”

“不错,”他点了点头,“龙素悯长到七岁时,曾无意中跑到了日前我们去过的那座荒山。”

我惊了一惊:“那她可曾遇到那只千年的发鬼?还有那个魔力高强的石魔?她…难道遇了害?”

“遇害倒是不曾,”他轻轻摇了摇头,正当我松了一口气,却听他又接着道:“但她并没有躲过这个劫数…不知她在山上看到了什么,当人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神智不清,变成了一个痴傻儿。镇上的大夫看过后,道是她由于受到了过重的惊吓,已经得了失心疯,此生无望了。”

“怪不得…怪不得当龙婆婆听到素素的事时,情绪会那般失控…她定然是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我若有所思的道。

净玄不置可否,接着道:“纵然龙素悯已成痴傻,但龙家二老却不曾放弃过她,依旧对她宠溺,好生养着她。可龙素悯毕竟阳寿已尽,只在家中待了一年,第二年便失足落河,失了性命。”说到这里,净玄似乎也略有不忍,微微叹了一口气,“可怜龙家二老,原本即是老来得子,却又无奈遭此横变,往后十年,唯有二人孤苦相依。”

我静静的听他说完,心中忽然生出了疑惑:“这些事…你怎么会知道?”

他不动声色的道:“傍晚时海生来院里送菜,我与他聊了几句,他便将这些前尘闲话告知予我。他还说,程素素与当年的龙素悯,眉眼间竟有几分出奇的相像。”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你歇得早,所以不知他曾来过。”

“原来如此…”我喃喃的道,心念微转,试探的问他:“难道…你是想…将素素留在这里,做龙家的女儿?”

他并不否认,淡淡道:“除非你有比这里更适合她的去处。”

“……”

“小鹤妖,她需要的不仅仅是朋友,她需要的是亲人,而你,做不成她的亲人。 ”净玄断言道,“你也给不了她全新的生活,你只会让她回归过去。一旦忆起过去,那么晏初寒所做的一切,皆会成为徒劳。”

我微微一愣,有些惊诧于他已将事情看得这样透彻,让人全无反驳的能力。

“可龙婆婆他们与素素非亲非故,平白无故要多一个女儿…他们会不会愿意?”我犹豫着,道出了心中的忧虑。

“我会与他们谈谈,如若他们不愿,你我再做打算。”他泰然自若的道,“其实他们与程素素今日相逢,的确有缘,这也许是上天对他们二老的一点补偿。”

我一时心思百转,抬眼问道:“你怎知道他们有缘?莫非日后种种你早已预料?你…莫非早就算到素素会成为龙家的女儿,早就算到…这里即是她的归宿?”

他没有回应我的所问,微风波澜,掀起他衣袍一角,我有一种错觉,仿佛他即刻便要乘风而去……

“大师,你真的好厉害,”我禁不住由衷赞叹,“你虽是人非仙,可在我看来,却比天上的那些神仙还要厉害许多!你连这都可以预料,你说,这世间的万事万物,还有什么是你算不到的?我当真是好奇,不知这世间还有什么事,能有幸在你的意料之外?”

他听之微微一愣,继而嘴角提了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这点笑容给他圣洁庄严的气质上添了些人间烟火的气息:“你也说了我是人非仙,哪可能事事都在预料之中,一切不过因缘巧合罢了。”顿了顿,他又道:“总有一些人,一些事,是我远远不能料到,也非我所能掌控的……”

我不禁很是好奇,于是问:“什么样的人和事?大师,你快快告诉我!否则我心痒得很!”

他抿着唇,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高深莫测的表情。他墨色的瞳孔中充斥着我看不懂的情绪,但我却莫名觉得那情绪很热烈,热烈又灼人…他一直看着我,眼光深刻而哀愁,他以前从未用这样的眼神望过我,也从未望我望得这样久…

我莫名开始心慌意乱,面红耳炽,却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我颤着声音轻轻喊了他一声:“…大师?”

他仿佛大梦初醒,幻境忽逝,只在一刹间便止了所有情绪。

他侧过脸去,不再看我:“回去罢,时候不早了。”

不等我说什么,他袖袍一挥站起身来,只留给我一个决绝清冷的白色背影…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