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东非马赛民族零距离碰撞

第【85期】有交流的请添加微信LH19892012或长按以下二维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旅行最美妙的感觉,是在它不断轻声提醒我们―你所知甚少,而这个星球如此美好。在你一已的生活方式之外,还有无数种形态绵延不绝地繁衍着,一切皆有可能。

再远的地方,只要愿意迈步,都不遥远;再近的地方,只要不愿意走出去,都遥不可及,这世界其实无所谓远方,所有你的远方,都是他人的故乡。

广阔的东非草原,一闪一闪的的红点是荒野中一道非常耀眼的风景。

崇尚自然,拒绝现代的马赛人凭借一身红布一只木棍,与狮子猎豹和谐了上千年。据说现在也不和谐了,偷猎让动物的空间越来越小。

马赛马拉良好的生态得益于马赛人的生活理念,问酋长,周围有那麽多的荒地为什么不种些粮食而现在要乞讨呢?酋长答曰:这就是生活。。。现在所谓的文明和游客让他们的空间越来越少,不得不过着一些与过去不一样的生活。

走进马赛,其部落人身上披着的那块布被称之为“束卡”,是马赛人的传统服饰,红色如火,这样在草原上行走的时候就如同一团火焰,以便驱赶猛兽。而马赛人在游牧时还会随身携带一根木棍,腰间别一把尖刀,和一个细空管,据说是渴了的时候,直接吸取牛血用,马赛人生猛可见一斑。而马赛男人更是号称能独自杀死一头狮子的人,行走在草原上,身为草原之王的狮子都会敬而远之。好在马赛人一般情况下不猎杀动物,和谐共处使得现在非洲草原上的生态才得以保存,我们才能看到各种动物自由地生活,要是在天朝,现在连毛都见不到。

马赛人(Masai)为东非民族。主要分布在肯尼亚南部和坦桑尼亚北部的草原地带。属尼格罗人种苏丹类型,为尼罗特人的最南支系。使用马赛语。属尼罗-撒哈拉语系沙里-尼罗语族。相信万物有灵。马赛人今仍生活在严格的部落制度之下,由部落首领和长老会议负责管理。成年男子按年龄划分等级。从事游牧,牧场为公共所有,牲畜属于家族,按父系继承。近年来,坦桑尼亚和肯尼亚政府鼓励马赛人定居从事农业生产,已有一小部分人转为半农半牧,并有少数人进入城市谋生。马赛人以肉、乳为食,喜饮鲜牛血,每个大家族都饲养几十头牛,专供吸吮鲜血之用。马赛人盛行一夫多妻制。成年男子蓄发编成小辫,年轻妇女剃光头。近年来,定居的马赛儿童开始上学,已出现少数马赛人知识分子。

马赛人骁勇善猎,按照逻辑,马赛人生活在草原、丛林中,与野兽为伍,善于捕猎理所当然。但事实上,马赛人不仅不狩猎,甚至只是在庆典的时候才吃肉,而且从来不吃包括鱼类在内的野生动物。对自然的崇拜使他们远离了狩猎。马赛人的日常需要是由牲畜的奶和血提供的,他们口干了就拔出腰间的尖刀,朝牛脖子上一扎,拿根小草管就去吸,就像我们喝饮料。马赛人认为牛群是神的赐予,他们鄙视农耕生活,认为耕作使大地变得肮脏。马赛人把牛群看成生命,在夜间,牛群关在村落里,甚至和主人共居一个茅舍。白天由小孩子照看牛犊,大孩子则赶着牛群去较远的牧场。正是由于马赛人不狩猎,不吃野味的习俗,才使这片土地成为野生动物的乐园。现在的马赛人大都定居了,唯其独特的民风民俗还得以保留。但是,在马赛人保护区的四周,农场主联合起来向他们兜售自己的“现代观念”,促使他们改变生活方式,出售或出租自己的土地。这已经使马赛人和大自然之间的原始的生活方式受到威胁。也许不久的将来,当我们再次提及他们的时候,马赛人已经走出原始部落,融入了现代社会。

下面是我与马赛一位酋长的实答实答(感觉秒变金姐):

问:“为什么马赛人都穿红色、黄色这么鲜艳的衣服?”

答:“放牛时穿红色鲜艳的衣服很醒目,人们离老远就能看到,野兽也惧怕红色。”

问:“村里是否有电?”

答:“没有。”

问:“晚上用什么照明?”

答:“火”

问:“怎样做饭?”

答:“生火做饭,照明。”

问:“怎么取火?”

答:“木头,树枝。”

问:“到哪取水?”

答:“去村外山下的小溪里,背清洁的山泉水回家。”

问:“吃饭都吃什么?吃粮食、蔬菜吗?”

答:“我们主要就吃牛羊肉,喝牛奶、羊奶,很少吃粮食、蔬菜。”

问:“村里男人干什么事情,女人干什么事情?”

答:“男人外出放牛放羊,女人盖房,养孩子,做饭。”

问:“每家几个孩子?”

答:“三五个,七八个的都有。”

问:“听说马赛人男人可以有几个老婆?”

答:“是的,可以有两个,三个。”

问:“晚上没有电灯,你们都干什么?”

答:“聊天,跳舞,睡觉。”

问:“这样的生活保持了多少年?”

答:“几百年,上千年,祖祖辈辈就这样。”

问:“你们离现代文明社会这么近,为什么还保留着这样的简单生活?”

最后酋长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一句:“We are used to. 我们习惯了。”

马赛人,现今社会依然保留部落原始生活的人群,我深入他们的村落,近距离观察他们的生活,面对面与他们交谈,这次马赛村的访问成了我人生中的一段特殊经历,其实比起我在埃塞奥莫低谷访问的各个部落,他们的生活已经算好很多了。

我到肯尼亚的另外一个重要行程是安博塞利国家公园(Amboseli Park),它位于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交界地区。不仅仅是因为它非洲几个著名的野生动物栖息地之一,最重要的是在肯尼亚境内可以清晰地看到海拔5895米的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虽然我将会前往坦桑尼亚登顶,但迫不及待地想早点看到它。

接近赤道的乞力马扎罗山顶终年覆盖着积雪,山下莽原景色优美。据说,在肯尼亚境内看乞力马扎罗山是最佳视角,从安博塞利草原看过去,整个乞力马扎罗山山体一览无余。

拼的车驰骋在安博塞利大草原上,向南看,乞力马扎罗山巍峨耸立,此时山上的浮云渐渐消散,白雪覆盖的山顶显露出来,圆锥体火山型山体高耸入云,非常壮观。

安博塞利最大的看点就是以乞力马扎罗山为背景看草原上的大象、斑马和各种野生动物。严格的来说,这座非洲第一高峰位于坦桑尼亚境内,并不在肯尼亚的国境范围内。但是,如果你站在肯尼亚裂谷带的平缓草原向乞力马扎罗山望去,你会发现这样的视角是独一无二:一望无际的草原尽头是高耸入云的山峰,山顶常年的积雪就像一件崭新雪白的皮毛,雍容华贵。平原上造型奇异的树木和偶尔经过的一群群野生动物与静止的高山构成了一幅动静相宜的壮阔画面。这时,你才能真正理解乞力马扎罗在斯瓦西里语中的含义:灿烂发光的山。这座山发出的自然雄伟之光庇佑者整个非洲大草原上的生灵们,让他们心安,也让我心静。

运气好,天气晴空万里,乞力马扎罗山屹立在安博塞利草原的南部,山上没有浮云,整个山体都看得清清楚楚,太幸运了,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能看到乞力马扎罗山,如同我很幸运地在俄罗斯摩尔曼斯克看到极光一样。据说很多人来过几次都没能看到她总是隐藏在厚厚的积云后面。我遥望着雄伟壮丽的乞力马扎罗山,心里想着一早就下定的决心,走进它的怀抱,亲自登顶,挑战自我,体验一下行走在非洲第一高峰的感觉。

这些年全球气候变暖,山顶的积雪已经融化许多,白色的雪帽正在缩小,再过几年,就看不到乞力马扎罗山山顶的冰雪了。

在安博塞利Safari,跟马赛马拉一样看到众多的野生动物,也幸运地看到乞力马扎罗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发往奈瓦沙的马塔突终点站是纳库鲁湖,所以需要中途下车。从路口再坐一辆车就可进城,20先令。

肯尼亚九月份的天气说变就变,雨后空气清新,我小心地踩着泥水,向湖边进发。千万不要相信当地人说的还有100米,当他们这样说时,把它当成1公里准没错。这一路,遇到了伸手向我要钱买汽水的路人,让我又好笑又好气,肯尼亚这一路,也没少让人把我当成移动的钱袋子,若与他们毫无瓜葛,我定会严辞拒绝,他们也不会生气,反正问总比不问好,说不定哪个mzungu(白人)心情一好,就施舍了呢?在这里,可没人会奉行“不受嗟来之食”的古训。外国人定是有钱的,有钱人就应该为没钱的人付钱,前前后后见到的几位非洲本地沙发主,大多数人每次付钱都躲得远远的,于是我只能为他们付车费、买饮料、请他们吃饭,而他们好像也非常理所当然地接受了。

长途跋涉,不虚此行。湖里无数死去的金合欢树,共筑了一种幽森的气息。鹈鹕吊着大袋子,诡异地站在枯树顶端,半人高的非洲秃鹳(Marabou stork)在岸边走来走去,仿佛这里是它们的天下。我靠近湖边,渔夫们正在整理渔网,60米长的渔网上,正挂着无数张牙舞爪的小龙虾,神奇的是,渔夫们都知道中国人爱吃这个,可能中国人去多了。

我尝试着静下心欣赏这奇绝的美景,我见过世上许许多多美丽的湖泊,这奈瓦沙湖的美,却是从未遇到的美好,无需与谁共赏,这湖本身便是无可救药的浪漫,看到湖中努力划船捕鱼的黑人,也有之前说的伸手白要钱的,人各有志,我喜欢自力更生的。旅行得越久,我越同情那些天生需要百倍努力才能生活的人们,谁说人生来平等?

贪恋奈瓦沙湖的美好,我欣赏到了水中漂浮的风信子,白鹭和翠鸟。从小贩那里花了300先令,买了一条罗非鱼(我猜收取了我一倍的价格),湖边就有加工处,做成鱼汤。

奈瓦沙湖盛产三种鱼,第一种便是罗非鱼(tilapia), 也是我推荐最好吃的,第二种是黑鲈鱼(black bass), 第三种是鲤鱼(common carp), 做法通常就是炸出来,要是要求带汤,则会被理解为做成“湿的”,加入西红柿煮,最后盛上来时,依旧会把少量的汤汁倒在一个小杯子里,完全不是我理解的鱼汤,但不管如何,它美味极了。加工费150先令,小小奢侈一把。

“奈瓦沙”这个名字,源自于数百年来游牧在湖畔周围湿地和季节性草场的传奇马赛部落,意为:“波光粼粼的水面”,这个被后来的殖民者称之为后花园的地方,位于裂谷区,地势却有着海拔2000米,这也造就了这里四季如春的气候。

既然说到这,就顺带提一提东非大裂谷(East African Great Rift Valley)是世界大陆上最大的断裂带,从卫星照片上看去犹如一道巨大的东非大裂谷卫星图片伤疤,顿时让人产生一种惊异而神奇的感觉,这就是著名的“东非大裂谷”,亦称“东非大峡谷”或“东非大地沟”。这条长度相当于地球周长1/6的大裂谷,气势宏伟,景色壮观,是世界上最大的裂谷带,有人形象地将其称为“地球表皮上的一条大伤痕”,古往今来不知迷住了多少人。

在肯尼亚境内,裂谷的轮廊非常清晰,它纵贯南北,将这个国家劈为两半,恰好与横穿全国的赤道相交叉,因此,肯尼亚获得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称号:“东非十字架”。裂谷两侧,断壁悬崖,山峦起伏,犹如高耸的两垛墙,首都内罗毕就坐落在裂谷南端的东“墙”上方。登上悬崖,放眼望去,只见裂谷底部松柏叠翠、深不可测,那一座座死火山就像抛掷在沟壑中的弹丸,串串湖泊宛如闪闪发光的宝石。裂谷右侧的肯尼亚山,海拔5199米,是非洲第二高峰。

有许多人在没有见东非大裂谷之前,凭他们的想象认为,那里一定是一条狭长、黑暗、阴森、恐怖的断涧深,其间荒草漫漫,怪石嶙峋,涉无人烟。其实,当你来到裂谷之处,展现在眼前的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远处,茂密的原始森林覆盖着连绵的群峰,山坡上长满了盛开着的紫红色、淡黄色花朵的仙人滨、仙人球;近处,翠绿的灌木丛散落其间,野草青青,花香阵阵,草原深处的几处湖水波光闪,山水之间白去飘荡。

黑非洲,一个爱与恨都能到极致的地方,落后愚昧、粗野懒惰的秉性让这片土地的很多人还过着贫民窟不如的生活,也正是如此才成就了那些大型的动物们,草原就像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懂得团结崇尚力量的狮子猎豹们统治着草原,而那些胆怯自私只知道繁衍后代的角马羚羊们永远都是待宰的盘中餐。

为了不改变保护区的生态原貌,肯尼亚几乎所有的保护区道路都没有铺沥青,不是没有钱,而是对动物的尊重。

经过东非大峡谷这个世界上最宽最长的峡谷向南,就是比那库鲁更多火烈鸟的博格里亚湖。

合欢树,非洲的象征,在青山的映衬下端庄秀美。傍晚的博格里亚,湖光鸟影,交相辉映,红成一片 。盐碱滩下大概积满了鸟粪之类的各种腐殖质,味道很刺鼻。不过更多的还是被火烈鸟们的壮观所震撼而丧失了味觉。

一群火烈鸟往往有几万只甚至十几万只,它们或在湖水中游泳,或在浅滩上徜徉,神态悠闲安详。兴致来时,它们轻展双翅,翩翩起舞。这时的博格里亚湖则是湖光鸟影,红成一片。而一旦兴尽,它们就振翅高飞,直上中天,仿佛大片的红云。这一奇特的变幻,被誉为“世界禽鸟王国中的绝景”。飞起的火烈鸟群,有的是单列,有的是人字形排列,但是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在天空上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

最后前往 Lake Elmentaita,这也是肯尼亚少数能看到火烈鸟的湖泊之一,全肯尼亚有四处可以看到这种粉红色生物:纳库鲁湖 、博戈里亚湖 、埃尔门泰塔湖和马加迪湖。在纳库鲁湖的光环之下,鲜为人知。天光云影共徘徊,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粉色的火烈鸟,如傍晚的云霞一般美好。这儿的火烈鸟分为两个品种,矮矮粉粉的叫做lesser, 高高白白的叫做greater, 胖嘟嘟白色如一个小球一样的,则是未成熟的lesser火烈鸟。

为了让大家更清楚一些,稍微介绍下我在非洲遇到的动物,顺带学习下各种动物的英文单词:

一、犬羚

是体型细小的羚羊,英文名称为Dik-dik,就是以它们发出的声响来命名的,主要生活在南非及东非的灌林。犬羚属肩高约30-40 厘米及体重3-5公斤。它们有着较长的鼻子及一层软毛皮。额顶的毛发竖起,而雄性的额毛有时部份地遮盖短少及环状的角。

犬羚属是奉行一夫一妻的及生活在自己约12 亩大的领域。它们的领域多是沿著干旱石涧的灌木林,因这些地方它们可以随处匿藏。它们会与配偶一起居住。当其中一方死去时,另一方亦会因压力而死亡。幼羚出生时重约0.7kg,在6-8 个月后达至性成熟。这些宝贝对伴侣十分忠贞,一但伴侣死亡,剩下的一个会不吃不喝,殉情而死,很忠贞的爱情。

二、长颈鹿Giraffe

东非最常见的动物之一,几乎任何一个国家公园都能看到,如果运气好,还能看到长颈鹿打架,是用脖子的。

长颈鹿是一种生长在非洲的反刍偶蹄动物,是世界上最高的陆生动物。雄性个体高达4.8 到5.5 米高,重达900 公斤。雌性个体一般要小一些

长颈鹿根据颜色、花纹变化和分布范围等的差别分为网纹长颈鹿、安哥拉长颈鹿、马赛长颈鹿、等九个亚种。坦桑尼亚和肯尼亚最常见的是网纹长颈鹿和马赛长颈鹿。桑布鲁专有网纹长颈鹿网纹长颈鹿大而呈多边形的褐色斑点,衬有明亮的白色网纹。斑点有时呈深红色,并能扩散到脚部;马赛长颈鹿或称乞利马扎罗长颈鹿:斑点似葡萄叶,边缘呈锯齿状。底色为深巧克力色 。

三、黑斑羚Impala

黑斑羚行动敏捷,奔跑迅速,栖息在非洲南部和中部的森林和草原之中,经常大群地在水边活动。黑斑羚以其优雅的姿势和杰出的跳跃能力而出名。受惊的时候,它们可以跳起3米高,9米远。肩高约75~100 厘米。皮毛呈金黄色、红色或红褐色,腹部是白色。两条腿上各有一条垂直的黑条纹,后蹄有一族黑毛,看起来就像屁股上面写了一个“川”字。雄性黑斑羚有像小竖琴一样的角。

黑斑羚的寿命为12 年。雄性黑斑羚在一岁半时便可交配,但它们要等到3 岁以后,成功打败对手夺得族群首领后,才有资格跟群队的母羚交配。所以通常我们看到的都是一只雄性黑斑羚与无数头雌性黑斑羚在一起,一夫N妻。

黑斑羚的怀孕时间一般是180~210 天,大都是单胎。在临近生产时,母羚会独自离群生产。小羚出生后的一两天内会被藏在隐蔽的地方。大自然的奇妙处是几乎所有小羚都会在数天内出生,这种“羚海战术”可以防止小羚羊全部被吃掉。

四、花豹-Leopard

花豹(又称美洲豹),体重65—130千克。与猎豹相比,花豹头的比例较大,脸较宽,前胸较粗,身体肥厚,肌肉丰满,四肢粗短。可以捕食鳄鱼等动物,身手十分矫健,花豹集合了猫科动物的所有优点,具有虎、狮的力量,又有豹、猫的灵敏是猫科中名副其实的全能冠军。

花豹较喜欢栖于树木茂密的热带雨林,但它们亦会广泛分布于高山、平原等不同的地方。美洲豹爱独行,是蛰伏突袭的掠食者,在选择猎物方面,它们完全是投机取巧的。花豹有异常惊人的咬力,让它们能咬穿爬行动物的厚皮或甲壳和使用一种不常见的杀戮方式:直接把猎物的颅骨从耳部咬穿,对猎物的脑部造成致命的损伤。

五、狮子-Lion

狮子(lion)是唯一的一种雌雄两态的猫科动物,野生非洲雄狮平均体重220公斤,体长2-2.5 米,尾长1 米,著名的猫科霸主。

狮群的捕食对象范围很广,小个子的瞪羚、狒狒到体型庞大的水牛甚至河马都是它们的美味,但它们更愿意猎食体型中等偏上的有蹄类动物,比如斑马、黑斑羚以及其他种类的羚羊。

在狮群中,雌狮们是主要的狩猎者。尽管狮子在奔跑的时速高达每小时六十公里,但是它们的猎物往往比他们跑得还快。而且由于相比于它们庞大身躯的小小心脏,狮子缺乏长途追击的耐力,只冲刺一小段路程后就筋疲力尽了。因此狮群狩猎时总是小心翼翼地贴近目标,尽可能地利用一切可以用作遮掩的屏障隐藏自己,逼近猎物到三十多米的范围内,然后突然地、迅疾地向目标猛扑过去。

尽管雄狮很少参与狩猎,但在狮群内部的进食顺序上,雄狮具有无可非议的优先权,母狮次之,而小狮崽们则只能等着捡些碎骨残肉。

六、疣猪-Warthog

疣猪两眼之下的皮肤,各长出一对大疣,因此得名。雄疣猪在吻部更长出另一对较小的疣,刚位于獠牙之上。它挖土取食时,这些疣可能有助于保护眼睛,还可使头部看起来更大,因而成年疣猪的面貌更为狰狞。雄疣猪的上獠牙很大,有15至25吋长,而且向上及向外急弯。短而尖的下獠牙可当刀用。疣猪有的独居,有的雌雄成双,也有的合家同住。

疣猪是世界上唯一的能够在数月没有水的情况依旧存活的猪,它们还能在超过常温很多的高温条件下生活。疣猪日间觅食,吃青草、苔草及块茎植物,偶而也会吃一些腐烂的肉。它们喜欢洗泥巴澡,也会象犀牛那样浑身涂满泥巴。

疣猪的性别差异有哪些呢?其实很好区分,公的比母的体型略大,公的獠牙比母的长,最大的区别是公的有两对疣,而母的只有一对疣。

七、犀牛Rhinoceros

犀牛也是非洲五大之一。纳库鲁、恩戈洛恩戈洛、马赛马拉赛伦盖蒂国家公园能看到犀牛,不过由于数量不多,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好运见到。在尼泊尔我也亲眼看到过。

犀牛是最大的奇蹄目动物,也是仅次于大象体型大的陆犀牛是最大的奇蹄目动物。所有的犀类基本上

是腿短、体粗壮,体肥笨拙皮厚粗糙。约6千万年前犀牛就已出现,现在世界上共有黑犀牛、白犀牛、印度犀牛、苏门答腊犀牛和爪哇犀牛等5 种。

白犀牛和黑犀牛都生活在非洲的大草原,白犀牛并不是白色,而是跟黑犀牛的颜色一样,这个名字是从南非白人语言中的“weit”一词错译过来,本来是宽的意思。雄性白犀牛可以长达5 米,重达3.5 吨。白犀最显著的特征是吻部比较方,头向下,吻部贴近地面,主要食草。黑犀体型小于白犀,吻部尖且能伸缩卷曲,头抬起,以树叶为食。遭到人类的大量猎杀,原因只是它有美丽的犀牛角。

八、水羚-Waterbuck

水羚体型中等,身高190-210 厘米,体重160-240 千克。仅雄性具角,角长而多脊,呈螺旋型并向后弯曲。分布于非洲。

水羚是白天活动的动物。家族一般有三十头左右。雌性水羚在生育了小羚后会聚集成数十只到上百只的大群。雄性在6-7 岁最具实力,它们会占有150-625 亩的领地,为保护自己的领域而与其他雄性争斗。这种靠实力争得的领域能保护到十岁左右。水羚的身体有着难闻的味度。一般狮子都不喜欢它们,除非在非常饥饿的情况下才会猎杀它们。

九、非洲水牛 Buffalo

非洲五大之一,成年的非洲水牛身高可达2 米,身长3 米。虽是食草动物,但却是最可怕的猛兽之一。非洲水牛集体作战,由一头成年雄性水牛带头,组成大方阵冲向入侵者,通常有数百头甚至上千头,它时速高达60 公里 ,在这样的阵势下任何动物会被踏成肉泥。

水牛交配和分娩严格定在雨季进行。出生高峰发生在本繁殖期初的交配高峰期后。母牛第一次交配在5 岁后,怀孕期为11.5 个月。头几个星期, 新生牛犊仍然隐藏在植被里,而正在哺乳的母亲偶尔加入的主要群体。犊牛被关押在该中心的畜群安全区。 公牛离开他们的母亲后,大约2 岁会正式加入水牛群体。

十、鬣狗-Hyaena

鬣狗,身长1-1.5 米,重40-86千克雌性个体明显大于雄性。毛色土黄或棕黄色,带有褐色斑块。能将9 千克重的猎物拖走100 米。见于视野开阔的生境,如长有仙人掌的石砾荒漠和半荒漠草原、低矮的灌丛等。

性凶猛,可以捕食斑马、角马和斑羚等大中型草食动物。进食和消化能力极强,一次能连皮带骨吞食15千克的猎物。善奔跑,时速可达40-50 公里,最高时速为60 公里。

斑鬣狗与狮子之间的关系的复杂性及密度有其独特的地方。狮子与斑鬣狗都是顶级掠食者,猎食同样的动物,故其实是有正接冲突的。它们故此会互相斗争及偷走对方的猎获物。斑鬣狗亦是幼狮的主要掠食者,当攻击成年的狮子时,斑鬣狗会追击雌性,但却一般会避开攻击雄性。斑点鬣狗全年都能繁殖,但雨季为产仔高峰期。妊娠期110 天,每胎产2 仔。雄性2 岁、雌性3 岁性成熟。

十一、河马-Hippopotamus

河马主要居住在非洲热带的河流间。它们喜欢栖息在河流附近沼泽地和有芦苇的地方。生活中的觅食、交配、产仔、哺乳也均在水中进行,是世界上嘴巴最大的陆生哺乳动物。

河马的身体由一层厚厚的皮包着,皮呈蓝黑色,上面有砖红色的斑纹,除尾巴上有一些短毛外,身体上几乎没有毛。河马的皮格外厚,皮的里面是一层脂肪,这使它可以毫不费力地从水中浮起。当河马暴露于空气中时,其皮上的水分蒸发量要比其他哺乳动物多得多,这使它不能在水外待太长的时间。

河马寿命40-50 年,繁殖期不固定,全年均繁殖,每产一仔,孕期227-240天,仔兽出生时体重27-45 公斤。小河马出生后几分钟便懂得在水中畅泳。小河马有时会成为狮子或鳄鱼的佳肴,但更多小河马是死于成年河马争执时的牺牲者,河马也是会攻击人的。

十二、角马-wildebeest

非洲角马长得像牛,它们生活在非洲的东部和南部。雨季期间(3月-5月),雨水充足,大地一片,广阔的草原上散布着一匹匹非洲角马。但到了旱季 (7月-9月),为了寻找新鲜的草料,非洲角马不得不离开这里,它们聚集起来,数量多达150 万头,成群结队地去寻找食物。

角马的交配发生在集体迁徙的途中。每当大角马群停下来,雄性便会把雌性赶到一起,头抬得高高的,绕着它们奔跑,并且与其他竞争的雄性争斗。这样的群体只能持续几天。当大群体再次开始前进时,它们就解散了。幼仔会在食物充足的雨季降生。

在肯尼亚马赛马拉有一条马拉河,每年的7-9 月份,都有上百万头角马从3000 公里外的坦桑尼亚迁徙到这里。马拉河中有两种动物是角马们在渡河时必然要遇到的杀手:一种是世上最大、最为凶残的尼罗鳄,一种是被称为“非洲河王”的河马。马拉河是角马们要渡过的最后一条河,渡过去,就进入了水草丰美的“伊甸园”。渡不过去,它们中的绝大部分将会因缺草缺水而死。

十三、猎豹,也叫印度豹。

长腿、 细腰、嘴在脸部并不突出,小而精致,两眼平行向前,捕猎时可聚焦猎物。猎豹看起来更像是身材大些的猫,它们不像美洲豹一样能用牙齿咬穿猎物的脖子。它们虽然进化成一种快速高效的猎手,然而和其他像狮子这一类更强大的猫科动物相比,它们是相对比较弱小的食肉动物。

猎豹捕食少于40 公斤的哺乳动物,如瞪羚、黑斑羚、幼牛羚、人,以及野兔。 偷偷接近到与猎物10 至30 米的距离,然后猎捕猎物,猎捕时速度最高可达到时速110 公里,且仅一脚着地,但最多只能跑3 分

钟,超过时生理构造使猎豹必须减速,否则它们会因身体过热而死。通常在1 分钟内即可猎捕到猎物,如果猎豹猎捕失败,那将是浪费体力。大致上6次捕猎中仅有1 次会成功。

狮子会猎杀猎豹的幼仔,还会抢夺猎豹捕到的猎物。训练小猎豹适应周围环境大约需要18 个月的时间。而小豹要成长为熟练的猎手则还需两三年的时间。

十四、姆万扎平头飞龙蜥蜴(Mwanza Flat Headed Agama lizard)

姆万扎平头飞龙蜥蜴产自非洲,红蓝双色,它们经常群居生活,具有统治地位的雄性一般是体色最

鲜艳的。寿命长达15 年。

姆万扎平头飞龙蜥蜴的体色非常鲜艳,看起来它好像穿着一套考究的服装,在岩石周围爬行时它看

起来跟蜘蛛侠非常相像。现在很受出售奇异动物的宠物店欢迎

十五、黑背豺 Black Backed Jackal

黑背豺又叫黑背胡狼,黑背豺主要分布于非洲东部和南部的沙漠地带,是足智多谋的获食者。

黑背豺个头较小,长相似狗,喜欢栖居在洞穴中,一般被认为是食腐动物,是一些一边围绕着坟场不停地嚎叫,一边挖掘死尸吃的动物,因此在当地被人们尊为地狱和死亡之神而贡献祭品,我在埃及也看到它作为陵墓守护者多次出现,甚至埃及神话的地狱使者就是胡狼头人身。事实上,动物死尸虽然是黑背豺的一个重要的食物来源,但在它们食物中的比例并不大。他们行动敏捷,凭它的足智多谋的才能,常常可以智胜所有竞争者而获得丰盛的美餐。它们的家庭为“一夫一妻”制,雄兽和雌兽结成伴侣后将厮守一生,这在哺乳动物中是不多见的。在当年出生的黑背豺幼体中,有三分之一的个体将留在母亲的身边,并与母亲一起度过下一年的繁殖季节

十六、火烈鸟 flamingo

*火烈鸟是一种大型涉禽,体型大小似鹳;嘴短而厚,上嘴中部突向下曲,下嘴较大成槽状 ;颈长而曲 ;脚极长而裸出,向前的3 趾间有蹼 ,后趾短小不着地;翅大小适中;尾短;体羽白而带玫瑰色 ,飞羽黑,覆羽深红,诸色相衬,非常艳丽,脖子长,常呈S 型弯曲。通体长有洁白泛红的羽毛。红色并不是火烈鸟本来的羽色,而是来自其摄取的浮游生物而使原本洁白的羽毛透射出鲜艳的红色。同时红色越鲜艳则火烈鸟的体格越健壮,越吸引异性火烈鸟,繁衍的后代就更优秀。

火烈鸟喜欢群居。在非洲的火烈鸟群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鸟群。火烈鸟不是严格的候鸟。只在食物短缺和环境突变的时候迁徙。迁徙一般在晚上进行,在白天时则以很高的飞行高度飞行,目的都在于避开猛禽类的袭击。迁徙中的火烈鸟每晚可以50到60公里的时速飞行600公里。

十七、埃及圣鹭 Sacred lbis

埃及圣鹭分布于东非地区,在当地是普遍的留鸟。黑头、白身、黑脚、长而弯曲的黑嘴。埃及圣鹭通常出现于草泽、湿地、水田或海岸等环境,以蛙类、虾蟹、昆虫等小型动物为食。动辄数十、上百只共同活动,对于当地小动物族群可能造成冲击。

在古埃及的时候,埃及当地很多,古埃及人相信智慧和知识的神时常化身为鸟来到地球,所以命名为圣鸟,它在古埃及许多壁画中有记录,我在埃及博物馆及陵墓多次见到。

十八、非洲象

这个不用多做介绍,陆地上最大的动物,只想说一点:母象从怀孕到孕育一个新生命至少需要22个月的漫长等待,这是多么伟大的物种,却因为人类的贪婪,种族数量正在快速减少。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善待一切生灵。

如果我记得一首歌 ,它关于非洲 、关于长颈鹿 、关于一弯新月斜挂 、关于田头的犁和咖啡采摘农挂满汗珠的脸 ,非洲又会否记得关于我的歌 ? —凯伦 ·布里克森《走出非洲》

如果我记得非洲的一首歌,她是否记得我的歌?从最初对黑非洲的偏见与恐惧,到慢慢接受她,融入她,与她合拍,是一个悠长的过程。我舍不得蒙巴萨海边宛若孤岛的豪宅,却更难忘记奈瓦沙湖旁盘旋的小屋;我想念拉穆半个月自制鲜美的广东风味海鲜大餐,脑海中却也不时浮现臭烘烘的牛杂羹配上难以下咽的乌咖喱;我享受物质的丰裕,却也发现这里大多数人的工资甚至不够支付每天的公交车费,而乡村的人们依靠天上的雨水生存;我被贴上了白人的标签,在享受“特权”的同时,却也承受了巨大的风险。我看到非洲大草原动物的自由自在,却也忘不了大迁徙的残酷。我想,我喜欢的不是这里的自然与动物,而是自然与动物唤起的心情,我喜欢的也不是肯尼亚,而是伴随着这个地名同时出现的所有回忆......

时间被精确地刻画在日历和时钟上,而在马赛马拉的东非大草原,在奈瓦沙和纳库鲁湖的茫茫水域里,存在着另一种悠远模糊的生命时刻,它存在于狮子完美的回头瞬间,长颈鹿无辜的小眼神里,角马迁徙张扬的生命力中,它也存在于鹈鹕扇动的翅膀之下,火烈鸟粉色的羽毛里,金合欢树与青草的气味之中……肯尼亚的自然天堂,天地万物平等地在时间的长流中共存。在这里,慢下来,在东非最古老的斯瓦西里古镇拉穆岛迷路,在纯净的白沙滩和驴子一起放空,在野性的大自然中寻觅动物的逐猎,你会感受到,某种天荒地老般的奇妙。

然而肯尼亚并不止这些,非洲的歌,不止是人与自然的互动,也是人与人不断的碰撞与交流,肯尼亚的酸甜苦辣,每时每刻都渗入我的感官,在肯尼亚的旅行经历,也许真的应验了那句话—看到得越多,便发现自己知道得越少,怀着感恩的心,昊子背包在路上。

或许是向往自由的缘故,可是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不向往自由?自由是一首歌,它很动听,可是当你要唱出来的时候,可能需要付出许多代价去争取。

在非洲旅行的沉淀,教会了我从容淡定、乐观豁达,也让我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看清现实但也依旧热爱生活,愿我们不再把生命浪费在:让别人觉得我们过得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