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七十四章 恨八荒凶神出世

字数 2513阅读 926
第七十四章

文/唐妈

歌扇本就受了伤,蒙毅的死让他气急攻心,又吐出一口血来,却只是抓着蒙毅的肩膀不放。墨谷早奔了过来,看到这等惨烈的场面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矮下身想把歌扇拉起来,却发现歌扇似是铁铸一般,无奈下,他只得挡在歌扇身前,以防天帝再次出手。

歌扇那一声长啸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包括李天王在内的几名仙将也看到了这血腥诡异的一幕,这会儿纷纷停下了与魔族的纠缠,愣愣地看着天帝方向,眼中均是惊诧和不解。

忽然从远处奔来一人,正是歌扇麾下的徐长生,之前被派去缉拿紫芋。徐长生顾不得理会这血腥的战场,直奔到了歌扇面前,俯下身,在歌扇耳边轻语了几句,而后恭敬地站在了一边。

歌扇失神的目光找回了焦距,狠戾地看着天帝,缓缓站起了身,墨谷想扶他,被他躲开了。他看着天帝,说的话却是给徐长生的:“长生,把人带上来吧。”

徐长生行了个礼,朝身后的方向而去,片刻后带回了一人,清远眼中一亮,却立刻又涌上了深深的不安。黎丘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边,把手伸到清远袖子下面握住了他的手。

“师父……”

清远侧过脸看了看黎丘,露出个苦涩的笑容,反手握住了黎丘的手,紧紧攥住。

在场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被徐长生带过来的人,魔族人眼中都是愤恨,那人正是失踪多年的西南领主紫芋。

紫芋朝歌扇行了一礼,淡淡道:“你们保证会放过他吗?”

歌扇点了点头。

紫芋身着布裙,脸色看着也很憔悴,得了歌扇的保证,似是卸下了心头的重担,长长嘘了一口气。风雪已住,紫芋的声音在寒冷的夜色中传的很远,在场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她缓缓将自己如何碰到蔡贤,如何受蔡贤胁迫刺杀仙界太子都说了出来。

“我并不知那人叫甚名谁,只是推测他是仙界之人。刺杀仙界太子一事,的确与魔族无关,是紫芋私心作祟,连累了族人。紫芋甘愿一死抵罪,还望两界修好,莫因紫芋的一时糊涂而伤及无辜。”

歌扇冷声问道:“你且说说那人长什么样子?”

紫芋摇了摇头:“样貌很普通,但是,眼睛很特别。他,他的眼睛像是不起波澜的湖水,虽然每次见面他都笑的温文尔雅,可是眼睛里永远没有温度。”紫芋抖了一下,低声说:“他像个魔鬼。”

歌扇挥袖幻化出一副画轴,上面画了一人,他将画轴扔到紫芋脚边:“可是此人?”

紫芋瞪大了眼睛,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就是他。”

歌扇本来也只是猜测,听完紫芋的回答,他猛地将画轴抛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太上老君,指着天帝恨声说:“朝洛,为了挑起两界争端,不惜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为了让仙界坚定出战的决心,不惜让近侍自杀!如此德行,就是你们仙界的行事之风吗!”

太上老君手中的画轴已经在仙界众将中传阅了一周,画上正是三个时辰前才死去的蔡贤!如今歌扇如此说,再加上天帝一而再再而三的诡异和嗜血,众仙都已心生疑虑。

“单凭你们魔族人一面之词,并不足为信。”太上老君将拂尘上的血迹化去,皱眉看向了歌扇。

紫芋的嘴角渗出了淡淡的血迹,她淡淡笑了笑:“当日与那人定下契约之时,我立了血誓,如果透漏出契约内容或者有违约定,必然被血誓反噬身亡。”她咳嗽了几声,眼角也开始有血迹渗出:“王上,还请谨遵约定,莫伤了他的性命,他什么都不知道。”

众人吃惊地看着紫芋渐渐化作了一滩血水,片刻便只剩下雪地上鲜红的印记。

“是魔族血誓!”“那,那她说的就是真的了……”“可能是蔡贤一人做下的好事……”最后这个声音很低,估计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太上老君望着天帝:“陛下,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母蛊最爱血气,连日来的屠戮和周围浓重的血气让这小东西在天帝体内蠢蠢欲动,加之之前与三人拼斗,他自身的真元也消耗了不少,这会儿已经压制不住那虫子对他的控制了。

他冷冷地看向太上老君,忽然笑了,开口的声音却带了一丝尖利:“是啊,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残忍嗜血,为达目的不惜派人刺杀自己的亲生骨肉,不惜让跟随自己多年的近侍自杀。哈哈哈……”

天帝双眼已经全部被黑雾所笼罩,眸子变得漆黑,鬓间徐徐出现了鲜红的脉络,渐渐布满了右脸,却是一朵栩栩如生的牡丹!

他扭了扭脖子,嘴角斜斜挑起,喉咙里发出了尖利的笑声:“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要你们死!我要屠尽六界,血洗八荒!”

众人吃惊地看着诡谲的天帝,屏住了呼吸,还是太上老君惊呼道:“凶神母蛊!怎么会是凶神母蛊!”

一名低等的天将并未听过凶神是什么东西,正待问个明白,却发现自己的脑袋和身子分了家,他放大的瞳孔中最后留下的一幕是天帝脸上那朵妖冶诡异的牡丹。众人未想到天帝会突然暴走,眨眼间就杀了数十人,其中有仙界的也有魔族的,一时间,哀鸿遍野,血流成河。

歌扇冲仙界之人喊道:“还愣着做什么!趁母蛊刚刚苏醒,凶神实力不济,且合力把他制住!”

说罢率先冲了上去。清远和白诺对视一眼,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仙界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挥舞着兵器法宝冲着天帝,哦,不,是凶神攻了上去。

凶神之力刚刚苏醒,但是也让众人依旧对抗的颇为吃力。

白诺躲开一名被朝洛震飞的仙界之人的身体,大喊道:“这样不行!歌扇,祭出六合阵!”

六合阵是威力庞大的杀阵,歌扇甫一祭出,天地顿时失色,阵外之人皆被阵法扫出了几丈远,只能远远看着。只见阵中飞沙走石,片刻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歌扇、清远、白诺、太上老君、李天王分别守住了阵法的一角,合力将阵法催动,朝洛被压制在了阵中。刹那间,真元聚成的利箭万箭齐发,如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朝洛罩在其中,身影隐没在了箭雨之中。

五人不敢掉以轻心,盘腿坐在地上,凝神继续催动阵法。六合阵初创之时是用于大规模的厮杀,阵法往往需要上千人来催动,虽然现在只是困住朝洛一人,可是,催动阵法依旧十分耗费精力。李天王相比之下,修为要弱些,而且心中还惦念着天帝往日的情谊,懊恼不已,一时间慌了神。

清远等人心中咯噔一下,就知要坏事。李天王方向的真元忽然弱了一下,也就那刹那的功夫,朝洛竟然挣开了阵法的压制,带着满身血迹冲天而起!

他尖利的笑声在漆黑的夜色中分外刺耳,冰冷的声音让众人心生不安:“哈哈哈,区区六合阵就想困住我?哈哈哈,痴心妄想!昆仑陨落,诸神避世,你们这些蝼蚁,还有什么能力能够困住本尊神?哈哈哈,等着吧,我会一个一个饮尽你们的鲜血,血祭我这些年受的苦!”

朝洛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余下众人站在血流成河的荒野里,抬头看着没有一颗星子的夜空:真无人可以制住他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