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七十五章 凤邬失言言回现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6.01.21 23:01* 字数 2625
第七十五章

文/唐妈

凶神在夜色中疾驰了小半个时辰,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刚刚苏醒的力量在六合阵中已经耗费了不少,朝洛感觉自己渐渐可以控制这具身体了,而焦躁的母蛊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似乎陷入了沉睡。进入一片树林后,他停了下来,这身体透支了力量,这会儿扶着树干的手都在抖。

朝洛抬头看了看夜空,皓月当空,他不记得方向,只是根据周围的树木推测这还该是在魔界,应该是魔界西南,差不多是死去的紫芋的领地了。他想起那女人死前的惨状,嗤笑了一声:“愚蠢。”

他脱力地靠在粗大的树干之上,眼中迷茫了起来。之前凶神忽然苏醒控制他的意识,可是他还是有一些知觉的,知道自己这下必然成了众矢之的、六界公敌了。凶神出世,生灵涂炭,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韩起……想到韩起,他眼中的迷茫一闪而逝,变得清明起来。嗬,有什么关系呢?那个天帝的位子自己早就腻了,如果不是那个位子,自己早该和韩起在一起了不是吗?韩起现在在哪里呢?为何今日他没有出现?可是那日在轮回台受的伤还未痊愈?

自己今后怎么办呢?凶神不知何时又会苏醒,按照情势的发展,自己清醒的时候怕是会越来越少,如果被凶神控制了意识,自己是不是就会忘记韩起?想到这里,他不禁打了个寒战。如果是那样,自己所做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对,一旦我力量重生了,你就会消失,不是忘记,而是消失。哈哈哈……”

朝洛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尖利的笑声,他猛地坐直了身子,然后才意识到这是母蛊的声音。

“然后呢?”

“然后,自然是屠尽六界!”

“韩起呢?也会杀了他吗?”

“哈哈,说起来我还要感谢这个韩起,如果不是你对他的执念,我怕是还没有机会重新出世呢。这么说起来,他也算是,呃,恩人对吧?你我自是不能共存的,我倒是可以代你陪着他。哈哈,绝妙啊。”

朝洛听得浑身冰冷,他这才知道自己放出了个疯子。他咬牙道:“你休想!”

母蛊却不再答话了,朝洛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那东西似乎又陷入了沉睡。他耳边还萦绕着刚刚那怪物的话“代你陪着他”“代你陪着他”……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韩起落在这个怪物手里。朝洛盘腿而坐,闭目开始疗伤。他需要尽快恢复,思虑如何克制这怪物。

朝洛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天光大亮。那怪物虽然可怕,可是对他这具肉身倒是颇为不错,修为大增不说,恢复能力也是一日千里。不过短短几个时辰,他已经感觉浑身清爽,昨日夜里的沉重和疲累已经消失了。他跃上云霄,俯视下去,确定了这确实是紫芋领地,魔界西南边陲。

紫芋?朝洛忽然想起了骊珠。当日凤邬一族被自己赶进骊珠,再未出来过,至今仍旧在其中避世。凤邬一族世代掌管神兵,虽然已被自己卸了权,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保不齐他们手中还留有可以克制凶神的法宝。想到这里,朝洛飞快地降下了云头,在林中找了一处隐秘之地,从怀中将之前蔡贤交给自己的骊珠拿了出来。

朝洛看着脚下的景象,心中五味杂陈。骊珠生幻境,这会儿呈现在朝洛面前的跟黎丘之前见到的诡异树林完全不一样,而是他万分熟悉的地方。他管这里叫青草地。

天庭虽然有琼楼玉宇,但是草地却十分罕见,多的是繁花似锦,花团锦簇,似这般清雅别致的地方,只有东华帝君府邸后墙之外有。记得自己第一次被韩起带去青草地的时候,他还颇为嗤之以鼻,觉得这样的地方在华丽的天庭实在是太寒酸了。谁知韩起却偏爱那个地方,说安静。他和韩起在那片青草地一起修炼读书习字,一起喝从东华帝君那里偷来的桃花酿。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

睁开眼睛,朝洛眼中满是失望。这里看起来和昔日故地一模一样,却终究是个幻境。幻境而已,又怎么可能闻到好闻的青草香呢?

他自嘲地笑了笑,抬脚朝青草地深处走去。

行了不过十余里地,就被一批黑衣人拦了下来。

那些人身着黑衣,袖口有羽毛样的族徽,正是凤邬一族的守卫。这些守卫还颇为年轻,应该是在幻境中出生的,并不认得朝洛,这会儿都警惕地盯着朝洛,其中一人开口问道:“你是何人?怎敢擅闯我族禁地!”

“你们主子现在可修出肉身了?”当年凤邬肉身被自己所杀,不知现在可复原了?

问话那人没有与外界打交道的经验,没什么城府,听了朝洛的话,大声道:“我们族长哪里需要修炼肉身?”

“哦,那就是修出了。去跟你们主子说一声,有故人来访。”

朝洛气势逼人,那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就这么被他唬住了,愣了一下问道:“敢问尊姓大名?我好回禀族长。”

“朝洛。”

凤邬很快就出来了,身后跟着一队十人的护卫,气势沉稳,应该都是凤邬的亲卫,修为都不弱。

凤邬看到朝洛后冷笑了一声:“不知天帝陛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不知有何贵干?竟然寻来如此偏僻之地?”

朝洛淡淡笑了笑:“来向凤邬大人借一物。”

凤邬警惕地看着这个杀死过自己一次的阴险男人,问道:“何物?我这等穷乡僻壤,怕是没有陛下能看得上眼的。”

“你可听过凶神母蛊?”

凤邬一脸惊诧:“凶神母蛊?”

“对!你这里可有可以压制凶神母蛊的宝物?”

凤邬忽然记起自己当年死之前看到的天帝手腕处那条青黑色的细线,她颤声问道:“你以血饲蛊?”

“有吗?”朝洛的眸色忽然冷了下来,不知道是凤邬忽然现出的敌意刺激到了那东西还是怎的,朝洛感觉体内的真气开始紊乱,显然那东西快醒了。

凤邬的性子并没有随着她的重生而改了一星半点,这会儿见天帝忽然变了脸色,言辞不善,想起自己昔日死在这人手下,全族还被圈禁在这不毛之地万年,脾气也上来了。她抬了抬下巴,倨傲地看着天帝:“有倒是有,但是我为什么要给你?”

朝洛听到真有这样的东西,心中大喜,往前走了一步,伸出了手:“给我!如果压制不住母蛊,凶神现世,六界必是生灵涂炭!你身为神祗,怎可不知此理?”

凤邬冷笑说:“六界?哈哈,我不过是一个被贬在荒蛮之地的落魄神族,哪里有闲心去管别人的事!”

朝洛再往前一步,逼近凤邬。他心下焦急,母蛊蠢蠢欲动,他怕下一刻就压制不住了。

“给我!”

“大胆!竟敢冒犯我族族长!”站在凤邬前面的那个通报的年轻人可不管什么天帝地底,见有人对自己崇敬的族长不敬,手中寒光一闪,竟然挥剑抵在了朝洛胸前。

凤邬大喊了一声“不要”,却已经来不及了,朝洛眼中瞬间被黑雾弥漫,他细长白皙的手指刺入了那年轻人的颈间,鲜血一下子喷涌了出来!朝洛将瞪大眼睛的年轻人扔在一边,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竟然有可以压制我的东西?小姑娘,来,乖,给我。我帮你毁了它。”

朝洛的声音很温柔,似在哄孩子一般,可是所作所为却无一不血腥残忍。众人都被这惨烈的一幕惊呆了,这会儿几名亲卫才摆出阵型护在自家族长身前,慢慢向后退去。

凤邬皱眉看向天帝:“朝洛?”

“哈哈哈,朝洛?我不是朝洛,小姑娘,记住,我叫言回,凶神言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