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生(11)

第十一章 老板娘(二)

缘定三生封面.jpg

缘定三生目录、简介
他终于来找我了,终于真的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站在门外,起先,我以为自己会满心欢喜的扑向这个男人的怀抱里,可脚步却没有迈出去半步,曾经的一幕幕如鲠在喉,叫我根本露不出半分笑脸的模样。直至此时,我才恍然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做好再见到他的准备。

是的,我漠然的看着他的容颜,尽管时间过去了许久,却依旧是那么的熟悉。那个曾经只会放牛赶羊的黑瘦少年;那个不听我念《诗经》却一门心思背咏四书的木讷少年;那个和我一起侵湿了衣裳相拥相吻的懵懂少年;那个让我等他考取功名回来娶我的心爱少年,那个……做了别人驸马的负心汉!是啊,如今的他是个男人了,是个别人的男人了!

我安静的站在酒楼门外,看他与人决斗,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怕惊扰了他,让他乱了分寸。

可眼前的男人,却让我有些不敢认了。今时今日,他白衣翩翩的像个侠客,从容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残忍狠厉的斩杀了敌人。

他朝我这看来了,真的朝我这看来了。糟糕,我今天又忘了梳妆打扮,一身的酒气还满是皱皱巴巴的青衫,这可如何是好。

他说终于又见到了我,可是,我该如何回答呢?

面对着故人,我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回答。是仍旧爱着他,满心欢喜的再次去拥抱他?是一直思念着他,泪水夺眶而出?还是恨他,决绝的冷漠不说话?

正手足无措时,他还是走来了,又像是小溪边时的那样紧紧的拥抱了我。我能感觉一丝属于他的气息,更多的却是劈面而来的血腥气味。想必,我应是茫然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直到脸颊上淌过两道温热,我才知道,这个时候,真的只剩下哭泣了啊!

我推开他,望着他充满诧异的表情。紧咬着嘴唇狠狠的捶打着他,他却不丝毫不闪躲,仍由我发泄。不多时,我累了、倦了、也冷静下来了。

再抬头看他,从他那双清亮的眸子里面,我看到此时自己披头散发,满脸泪痕,像是个疯婆子一般。不由得,心里那抹慌乱又涌了上来,赶忙转过身去,不愿叫他再看见。

许久,依旧没有回应,我有些心慌。算了,闹都闹了,就索性回头悄悄吧,我如此安慰着自己。

然而,映入我眼帘的却不是他,而是一位身穿华服、端庄美丽的女人。

“这就是你吗?”那女人面带冷色的看着我,随后无端的露出一抹自嘲似的笑容,叫人听不出其深意的喃喃道:“我就是输给你的吗?”说完,她不再看我,转过身,朝他走去。伸手拂过他的脸庞,转而露出一副充满着温柔爱意的笑脸道:“我既然拦不住你,那,人也见到了,能不能……和我回去?”

听了这话,我便明白,眼前的女人就是他那身为王爷之女的夫人了。不禁又多看了几眼,看着她那吹弹可破的白嫩皮肤;仪态优雅的身姿;娇好的容颜。还有那……可以肆无忌惮伸手抚摸他脸颊的手。

“走开!”谁想,正当我的心口冒出妒火之际,他却粗暴的甩开夫人的手,满含厌恶的喝到:“怎么,派来的人死在我剑下,硬的不行,就想来软的吗?”

“怎么会?”那夫人却没有气恼,轻揉着被拍红的手,依旧是柔声道:“一个下人,死就死了。他伤到了你,早就没有活路了……”说完,那夫人又看向慌乱逃散的人群中,似乎是在找什么人,而我也跟着她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那书生居然又折了回来。却见那夫人面露一抹失望之色,轻啐一口:“废物!”

那书生好像被这一声给弄得莫名其妙了,茫然的看看夫人,又看了看我,犹豫片刻后,便朝我这边走来。

谁料他却挡住了书生,喝到:“你到底是何人?”他问这话也不奇怪,毕竟,当初我第一次见到这书生时,差点就以为是他来找我了。

这书生和他长得十分相像,若说是孪生兄弟,想必也会有人信服的。方才看到那夫人对书生的态度,不免令我心生疑惑。可这些时日里,那书生也没做出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被我坑了五两银子后,便在门口做起了帮人提字画像的生意。时不时的还会念些奇奇怪怪的诗,有些叫人心烦。

“谁也不是,路人!”谁想那书生居然一改之前懦弱慌张的样子,反过来呛了他一口,便绕过其身来到我面前,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拉起我的手道:“走吧……”

走?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跟你走?

我仍旧伫立在那里,摇摇头,挣开他的手。那书生却楞了一下,咬咬牙又是回头冲那夫人问道:“你叫我来这里,到底是何种目的?”原来,这书生也是那夫人派来的吗?我不禁心生一丝寒意,也望向了那夫人。

“自然是……成全你们!”那夫人却没有丝毫被人戳破的慌张,反倒是理所当然的看向我道:“你看不出来吗?他们如此的相像!”那夫人望了望他,又对那书生道:“骂你废物,还不是因为这么久来,你依旧没能让她爱上你!”原来,这书生是来做这件事的吗?

一时间,我茫然的望向书生,看着他不住的摇头,心里却越发冷了起来,默然道:“她不该骂你是废物,这任务对你来说太荒唐,也太为难你了,你走吧!”说完,我不再看书生,望向也是满脸愕然和愤怒的他道:“你也走吧!”

“我!”

“我!”

他和那书生异口同声,却又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两人同时朝我疾步赶来,却见他直接一掌将那书生推飞了数米开外,我没再多看一眼,没等他走过来,就已经转身了。

拿起关门的木板,正要插上却被他挡了下来,满含焦急的说道:“是我啊,我回来了啊!”

“回来了吗?”我看着他焦急的神色,却只剩下了苦笑。

那几年,我每日等你、念你、盼你。可你呢,没有一丝一毫的信息传回来。我不知道你是否到了京城,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死在了路上。我只能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等你,等到花开花谢;等到地老天荒;等到你回来娶我,可一连等了三年却音讯全无。

好在,老天终于是开了恩,我终于在之后得到了你的消息,却传来的是你得了状元做了驸马。

那些日子里,我浑浑噩噩,食不下睡无眠。我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你会如此薄情,怎么也不相信,你真的忘记了我。可这消息却深深的刺入了我的心房,拔不出,在滴血,一直在逼着我明白,明白那个当年的放牛郎再也不会回来娶我了。

好吧,既然你已如此绝情,我又能如何呢?去赴死吗?我真的想过。

我想投入串流的河水里,我想登上高楼再一跃而起,我还想找一条白绫……可我终究没有这么做。只因,我遇到了一位老道士,恍惚间对我讲了个奇怪的故事,点破了你我前世的姻缘。听完这些故事,我笑了,笑的很欣慰,也笑的很悲凉。

欣慰的是,你我真的是生生世世有缘,悲凉的是,为何这一世落得这个下场。我问那道士,我该如何?那道士却猜不透老天,只是留下句诗便走了:

今生若无前世缘,空等一场忘流年。

若盼比翼双飞渡,怎舍独去奈河边。

于是,面对家里一次次逼迫着的说媒,我走了,走在一个人的路上,走在等你这一世的路上,也走在与你再度轮回的路上。

此刻,再面对你,我该如何呢?我又该如何呢?

君已娶贤妻,何来念故人?

君言并无忘,妾却念旧郎!

我摇摇头,硬逼着自己露出一抹笑容,见你仍旧挡在那里,便放下了木板,逃也似的往后院跑去。

他依旧追着我,嘴里诉说着这些年对我的思念和悔意,可我却不敢再多听一丝一毫。身子忽然一滞,见是他拉住了我的手。我试着挣脱却毫无反抗的力气,不免火从胸中来,脑子一热便指向后院的一口水井,扭头决绝道:“既然你不让我走,那好,我跳,你跳?”

他慌了,一把抱住我,一遍遍的说着对不起,可我的心却更冷了。

竭力挣脱开你,摇摇头道:“既然不愿,你……就走吧!”说完,趁着他茫然大意,挣脱了桎梏,快步跑开。

我跑出后院来到后巷,之后又来到街上,期间跌倒,又赶忙爬起来继续跑。我怕,我怕他会再度追来,怕自己的眼泪被他看见。

他,终于是没有追来,我不知该庆幸还是该落寞。我跑了许久,直到筋疲力尽,直到深夜了才拖着满是灰尘的身躯回到酒楼。他走了,终于是走了,这次,不再是我送他了。

“回来了吗?”正走入酒楼,熟悉的声音响起,抬头看去,那书生居然还在。一想到白日那夫人的话语,便觉得这被人指示而来的书生也是一丘之貉,脸色顿时寒了下来,冷冷道:“你怎还未走?”

“走?去向哪里?”那书生却依旧微笑,拿出一副画像。我能认出里面画的是我,而那书生就这么拿着画道:“我以为,这画中的人是个飞舞的精灵,就像是不沾染凡尘的仙子。如今,我明白,这人不该是仙子,仙子也不该这般落魄。”说完,他卷起画,递到了我面前,仍旧是温柔的笑着道:“我听了你的故事;听了那公子的故事;听了那夫人的故事,也知道了……我的故事!”

“你的故事?”我茫然摇摇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走吧!”

那书生却没有动,依旧是柔声道:“我知道,你等了多少次轮回,受了多少次离别之苦。现在,我在这里了,你不必等了!”

“呵呵?哈哈哈!”我却像是听了世间最荒唐的笑话般,摇着头道:“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自信我会跟了你,想必你也明白,我这里……”我指着自己的胸口,继续说道:“早就填满了别人,那里不会,也不该有你的位置!你的爱,我受不起!”说完,便朝楼上走去。

那书生却一把抓住我,握着我的双肩将我强行扭了过来,满脸的情深意切道:“是我啊,我也是他啊!我就是他啊!”

看着你的脸庞,我这才想起,你的长相和他是如此的相像,一时间迷茫于过去,愣愣的不知该作何反应。

“这一世,我和他本是一体,三魂七魄分成了两半!”那书生讲着听上去光怪陆离的话,满是激动的道:“他没能守住你,可我能!他令你失望,可我不会!他没能娶你,可我想!”

“什么?”我震惊于这真相,缓了好一会才想清醒。想起当年那个老道士的话,却仍是凄凉一笑,回道:“即便真是如此,可我却仍不能……”

“为什么!”那书生依旧不甘心的质问,而我又能说什么呢?

我爱的不是你,即便你和他真的是在这一世的轮回里被一分为二了,我爱的依旧是他,依旧是那个当年的牧童,是那个在河边亲吻过我的人。

也许,若那时候我遇到的是你,我会爱上你吧,毕竟你和他本就同源。可你终究不是他,不是那个我最初认识的人,不是那个我等了这么多年的人。

那书生听后,不甘的嘶吼,满是凄苦神色的说着爱我。我看出他执着,不知该如何是好。转念一想,也不知是心灰意冷还是怎的,就领着他来到了那后院的井边,道:“若今世无缘,就盼来生再续吧,你既然和他魂为一体、魄为一道。那我也可以安心的去奈何桥边等了。”我指着这水井接着说道:“我这一生,定不会再爱上他人。也许,也许来生我可以的吧……”说完,我站到井边问:“我跳?你跳?”

这问话刚从口中说出,我便觉得自己可笑。无论是白日里的他,还是眼前这书生,我居然都想着去赴死。我累了,真的累了,想赶快了解这被捉弄的一生。

正当我心思百转千回时,忽然,一股子坚定的力量将我抱住,直接摔向了井里。

落水之前,我听到你平静的在我耳边轻声呢喃道:“此生我没能早些寻到你,来生,愿你多等我一等。”

冰冷的井水灌入了鼻腔之中,叫我难以呼吸,里外皆都传来阵阵的寒意,最后一丝意识飘散前,我忽然笑了……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