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生(完)

第十二章 老道士

缘定三生封面.jpg

缘定三生目录、简介
我是只妖,一只还不算太为非作歹的妖。整日化形成个老道士,帮人看看面相,东拉西扯着忽悠点酒钱。

你想必会觉得奇怪,我好歹算是一只妖,喝酒这种事还需要去靠行骗吗?

哎,这真的是有苦难言。想必各位一定听说过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其实,你们人类真的特别受老天的照顾,平日里根本不会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来降下报应,就算是真的惹怒了老天,也是赏罚分明,层层递进的。

而我们妖呢?自打我们开了灵智后,便可以称为一只妖。然而,从我们成为妖的那一刻起,天眼便会将目光投来,并且紧紧地盯着我们。但凡是用妖法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立马就会降下天雷将我们轰成渣滓,哪怕只是小小的恶作剧和作恶,都会在因果薄上记下一笔,为以后的修炼埋下隐患。所以,作为一只妖,我感觉压力很大,整日在恐惧中战战兢兢,有哪里敢因为一时的贪嘴去用妖法偷窃?

今天,我从老巢离开,于深夜时分来到南方小城,走入这荒废了半个月,却因为有人投井自尽,而无人接手的酒楼。后院想来已经许久无人打理,荒草丛生一片。我坐在那淹死了一男一女的井边,拿出酒壶想要小酌一口,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哎……”叹了口气,抬头望天,今夜皓月当空,不知道哪只妖会在这诛邪的月下被捉去炼丹了。转而联想起自己这些年做过的事情,不由得自怨自艾起来,砸吧砸吧嘴,随即又不甘心的朝酒葫芦里面望去……

“喝酒的话,这酒楼不是还有存货吗?”淡漠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虽然语气轻缓,却仍令我浑身一颤。

赶忙回头看去,但见一身穿粗布麻黄袍子,满头乱发,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一见对方,我不得不赶忙露出一副献媚的表情,赶忙迎了上去。在距其三米远的位置,毫不迟疑的跪了下去,磕了一个头,这才抬起来笑脸,满含谦卑的说道:“原来是接引道人,小妖道行不够,未能提早迎接,实乃惶恐了!”

“无妨……”那接引道人略摇了摇头,嘴上虽然这么说,却丝毫没有让我起来的意思,随后掠过我,走到井边,朝里面望了望,这才扭头接着说道:“手段够高明的啊!”

“怎敢在上佛面前受此夸赞!”我可猜不出对方的真意,赶忙调转了方向,对其又磕了一个头,紧张的解释道:“小妖不过是对这些个有缘人略微点拨了一番,为那待字闺中的王府郡主牵了一套红线。至于这投井的两人,此生不能再续前缘,来生说不定还有希望!”

“怎么?你这小妖居然敢在我面前卖弄口舌了?没有你暗中施法,那王爷能没来由的就看上个落难的公子,那郡主能那么钟情于他?”那接引道人语调骤然提高,横眉反问道。

“不不不!小妖怎敢!”我吓得冷汗直流,赶忙改口道:“小妖只是告诉他们前几世的故事罢了。是他们自己选择来生再续的啊!”

“哼!放屁!”那接引道人冷哼一声,居然爆出粗口。可随后又面露一抹讥笑道:“此生相遇了都没能修成良缘,还盼什么来生?”

我一时语塞,诚然,那接引道人此时的口气虽然不善,却反倒令我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索性安静的听他接下来的话。又或者说,给其一个炫耀自己神通的台阶,毕竟我那些伎俩根本逃不过他的法眼,这整个事件的玄机和来龙去脉,他本就该了若指掌。

“他们在前世的轮回里确实有缘,甚至是前几世都纠缠不清,可你……”说着,那接引道人原本冷冽的表情便柔和了下来,转脸一笑,接着说道,“却没有告诉他们,这是当年善缘的最后一世了,哈哈哈!不过是个被夺了法力的残魂,还想着再有轮回?痴心妄想!”说完,居然抬手拍掌,喜怒无常的满带着欣赏之色道:“你做事确实剑走偏锋,比我们要灵通的多,果然超然于世也有不足,反倒是你这样在凡间打滚的泥鳅更擅长些。”

“哪里哪里,还不是上佛点拨的好!”我从才不是什么泥鳅精,可却对这番贬低没有丝毫的不满,反倒是心生一丝惬意,赶忙拍马屁道:“若不是上佛提前告诉小妖从中作梗,这一对生死鸳鸯怕是真会惊扰了你们,那可叫小妖看了痛心疾首啊!”

“嗯,很好!”那接引道人点点头,终于是说出了我期待已久的话:“你这番为天庭办事,修得圆满。我此番来就是为接引你归一我佛的。算下来,再过三日,便是普天颂佛的日子,届时你便可借助我这宝珠脱胎换骨,彻底摒弃了妖的本质,方能在令天庭为你添上一个位置。待到那时,自行飞升吧!”递给我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那接引道人便一挥手消失了。

叽叽歪歪半天,我本该得的奖赏却这么随意,三两句便交代完就走人,好似不愿再多待上片刻一般。可我也懒得在心中排腹,更多的是看着眼前的珠子充满欣喜。

离开前,我又想起了那老板娘和书生,不免也为这对亡命鸳鸯感到唏嘘不已。

若是不这般性子刚烈,在一起生活个十年八载,待到情谊互通,圆了执念,怕是能让他回复圣人之位了吧。可惜啊,他再成圣后,定是比当年那一世的孙猴子还要厉害,还要妄为。却不是天庭那帮人所愿意见到的。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望恩公们莫要怪我才好。

想到这里,我还是有一丝担忧,真不知自己这忘恩负义到底算是好事还是祸事,可转念一想,自己马上就要成仙入佛,倒也不怕了。心情大好之际,又想起那京城附近,王府之内的一对苦命人来。不禁转念一笑,掐指算了一卦,摇摇头,罢了罢了,临走前再去做件好事吧,嘻嘻嘻……

隔日,灵山之上,我见到了那一袭白衣的公子。稍微用了些法术,便将其引到了我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公子,哪里还有一丝潇洒之气。唏嘘的胡碴子、沾满油污的衣衫,还有那扑面而来的一身酒气,无不令其像个落魄了的疯癫之人。

我将一股妖法凝结在掌心,抬手伸对着其额头一拍,顿时让他恢复了清明。

“道长所为何事?”那公子清醒后,先是满脸茫然的环顾四周,随后看到了我,定是明白我不是凡人,略微一弓腰,恭敬的问道。

“嘻嘻嘻,没事没事,就是想说啊……”飞升之际,我也懒得多费口舌,索性就朝着那公子的脸上吹了一口混着妖法的浊气。片刻之后,待那公子的迷茫之色渐渐退去,焕发出一抹明亮后,便哄他下了山。又过了一会,待那公子的身影渐行渐远后,这才感叹一声。

最道是,有缘无分最断肠,有份无缘徒思量。

缘定三生为哪般,笑看世人孰无情?

受累千百年,尝苦轮回间。

情愫天意违,却只叹……有缘无分。

哎……说的这么伤感,我不也是推手之一吗?罢了、罢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我也算是让那恩公的残魂在这一世里能过的美满幸福。再一次用这个道理安抚了心中的愧疚,只等着正午时分到来,届时我可就是位列仙班的神仙啦,嘻嘻嘻……

两年后,王府再次热闹了起来,婴儿哭闹,妇人劝慰,一儒雅的公子,在一旁帮衬着,好一副温馨画面。

奈何桥边,老嬷嬷劝着一女子赶紧喝完孟婆汤渡桥,那女子却摇摇头,看着来时的路。没人为她解答,那一起来的人怎么未能出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