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记忆之看摔跤

   在我童年时代(上世纪60年代),有一年深秋,时间应该是晚饭前。我家附近一帮十七八岁(和我大哥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聚在气象站院里摔跤,跟前围了一帮小孩看热闹,也有几个大人站在小孩堆里一起看热闹。摔跤活动开始了,就象打擂台一样,输的下,胜的接受别人的挑战。不一会儿就出现了最后的胜利者,他叫WX,家是农业社的,个子挺高,人长得也壮,他几乎赢了所有的参与者,没人再向他挑战,活动看来要结束了。这时L大个过来了,L大个比其他人年龄大,别人都是学生,他却是干了好几年农活的农民了。他个子也比所有人都高,应该超过一米八,WX接受了L大个的挑战,但根本不是L大个的对手,L大个连续胜了几局,最后,L大个甚至让WX从后面先抱住他的腰,然后把WX摔倒。L大个成了新的胜利者,直到我大哥的出现。

 我家兄弟是不许参加这样的活动的,我妈怕我们被别人摔伤了,怕把别人摔伤了,怕把衣服摔坏了,总之是不行。我大哥是不是来摔跤的,我不知道,但他确实是出现在了最适当的时候。大哥当时挺瘦,个子也挺高的,但没有L大个高。L大个正在得意,见到我大哥站在看热闹的人群里,就想扩大战果,于是招呼我大哥,

“撂一跤啊”

“我不会”

“我也不会,瞎比划呗”

 我大哥看了我一眼(怕我回家告密啊),走进被看热闹的人围成的圈子里。

 两人搭上了手,我从来没见过我大哥和别人摔跤,很替他担心。可是没几下子,我大哥别住L大个腿,把L大个摔倒了。“再来”L大个不服,又摔了两跤,L大个都输了。L大个单方面修改了几次规则,比如,单手搭肩、双手搭肩、不搭肩等等,但他总是输。最后他一边借口说“穿衣服不得劲”,一边脱了外衣,赤膊上阵(这是他最大的失误),这是最后一跤,L大个被我大哥来了个背口袋(现在电视上叫过肩摔),仰面朝天的摔在地上,等他翻过身来的时候,大家发现他的后背被地上的硬物硌出了血,他索性趴在地上不起来了。

“还摔不了?”

“不摔了”

 我大哥回家了,我也回家了,吃晚饭的时候大哥有点紧张,总怕我说什么,我当天没有告密。但是没过上一个星期,我就把我大哥和L大个摔跤的事告诉我妈了,我妈问得特别详细,我也如实回答。告密后我一直担心我妈会揍我大哥一顿,但是似乎我妈把这事忘了,没有惩罚大哥,也没再提过这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