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成长的记忆之矿石收音机

    矿石收音机是最简单的收音机,我小时候,应该是1970年前后,有一天,我大哥花一角多钱,或是几角线买了一个矿石收音机。刚拿回家时,我们都不相信这...

  • 成长的记忆之砸石子

    看着在路灯灯光里飞旋的雪花,小时候和三哥一起砸石子的事就又闪现在眼前了。 记不得是小学五年级还是初中一年级了,那年的寒假,已经上了初中的三哥...

  • 成长的记忆之手闷子的秘密

    我小学一到四年级(上世纪70年代初)是在五校上的学,后来因为搬家,五年级开学前转到了八校。五校的教室没有砖瓦结构的,都是土草房。学校的大门在南面...

  • 成长的记忆之放风筝

    我小时候,没有卖风筝的,想要放风筝都是自己作。我家邻居有几个作风筝的高手,他们也是家里富裕,能买得起那些材料。有时候看人家放风筝,一看就是一下...

  • 成长的记忆之看摔跤

    在我童年时代(上世纪60年代),有一年深秋,时间应该是晚饭前。我家附近一帮十七八岁(和我大哥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聚在气象站院里摔跤,跟前围了一帮...

  • 成长的记忆之偷袭

    我的堂兄叫李季胜,比我年长6个月,我两家住东西屋,我爷爷奶奶住在他家,他是我叔的大儿子,营养状态和身体素质比我强很多。小时候和别的小孩跑赛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