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第一部分

【暗恋】01

一点黑色,染透了天空。雨水,以一种温柔的方式,将大地裹在黑色的氛围里。

那墨色氛围里,有一瞬间像是吸干了空中的氧气,不然人类怎以四散的方式挣扎着呢?

开始感到将要窒息的濒临死亡的绝望感,塞满了胸腔,将要呕吐出来了。

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下,他看到了在那雨水瓢泼的非常安静的一个梦,那梦似真似幻,仿佛刹那间就要破裂了。

是她。

图书馆里的相遇,不知道多少次了,她低眸,睫毛阴影趴在眼脸上,随着光线移动,看起来懒洋洋的。

然后她微微抬起头,恰巧就看到了辰,些许是有些错愕,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反而是女孩子莞尔一笑,似不经意间,一刹那的恍惚。

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当他开始每天的默读时,坐在学校宿舍的阳台上,他就看到了那个慢跑的身影。

那个背影曾经成为了他脑海中无法抹去的时间点,时间的点在时间线上灿灿生辉,又怎能不引起些许伤感呢?他皱眉,然后悄悄记下了每天她晨跑的时间。

每天,他都开始定时起床,比以前更早了。

也许,还有几次的邂逅。公交车牌下,夕阳的昏光晒在侧脸上,一抹晕红如同燃烧的火焰。辰一如既往地靠在那里发呆,火红的枫叶将那条并不宽广的路遮盖得只露出隐约斑驳的光影。

一声细碎的踩着枫叶的声音,以一种漫不经心的感情,将那脚步抽象成斑驳唯美的画面。他微微侧过脸,然后又故作漫不经心地转回去,再也没有动过一脚一步。

侧脸上映满了黄昏柔软的光芒。

她就那样轻描淡写地走了过来,然后站在站牌的另一侧,一个人,一道风景。

漫长的等待过程,辰无数次地祈祷,他们会是同一辆公交车。但,她这个时候又要去哪儿呢?

忐忑的心情伴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变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

一个站牌,两个人。

七路车缓缓行驶到站牌下,下来了一拨人,等待着转车,辰踌躇着到底要不要坐这辆车,他偷偷地瞄了一眼那个女孩子,还在。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终究是没有上去。

一路路车交替着停留在站牌下,一拨拨的人下来,又上去。而最终,女孩子仍然无动于衷。

最后的一抹阳光终于消失了,昏黄的路灯照亮了整条路。

辰装作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女孩的侧脸,女孩的侧脸似乎没有任何的表情,在昏黄的路灯照亮下,显得有些苍白。

辰忽然希望这时间变得漫长一些。

所有的车都经过了这个站牌一次,而女孩却始终没有要上车的意思,而他的行为也有些匪夷所思,眼看着七路车经过了三次,却都没有上去。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打算坐七路车的末班车。

末班车缓缓而来,一车载满了人,司机象征性地停了一下,就又驶开了。只留下了一脸错愕的辰。

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那声叹息掺杂着他琢磨不透的微妙气息,如同荷香,风一吹,就散开了。

女孩叫住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有意要多拉一个人,拉开玻璃窗,问话却只得到了辰摇了摇头,无声的回应。

这个回应似乎是针对那个女孩。

而那个女孩在低首望着手机,似乎无动于衷。

仓皇的相遇,仓皇的离别。

【幻想】02

也许暗恋是唯美的,那种心底凄苦滋味,那种躲闪的眼神,那种念念不忘的擦肩而过,都画成了这个季节里不可抹去的色彩。

辰深有此感,他开始写起日记来。他将每一次的不期而遇,都记在本子上,好使那些感觉不会忘记。

以后的以后,或许会忘记了那张脸,那个背影,却忘记不了那个人。

他有一次真正看着女孩的正脸,没有移去目光,没有躲闪。就那样的,成为了他的勇敢。

军训的总结大会上,女孩穿着军训服,站在主席台上代表学生做演讲。而他,正坐在第一排,他能够清楚地看到女孩脸上的毛孔,那不断闪烁晶莹的眼睛。

被风吹起的发丝在带着些许苍白的脸颊上轻舞,似不染尘埃的眼神,如同仙子般临凡,轻轻地就那么看了辰一眼。

辰有一瞬间的恍惚,那个女孩盯着他看了一眼。

当那个女孩微微颔首的时候,视线如一抹斜线,第一次地触及,如同小舟触礁,半些日子难以脱身。

那个女孩流利的发言,第一次有了些许的停顿,他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个女孩竟然结巴了一下。

但瞬间,那个女孩又捋清了思绪,再次地流利发起言来。

可是就那么一个结巴说错了话,让一些学生成为了带头起哄的理由,吹口哨的声音,调戏的声音此起彼伏。一个学生大喊:“美女!叫什么名字啊?”

那个声音覆盖了整个操场。

那甚至是声嘶力竭了。

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踮起脚尖,举着手,以玩世不恭的笑容对着那个女孩。他面对着所有师生的瞩目,不慌不乱,似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样,临危不惧。

女孩笑了,她说,她叫林湘。朋友一般都叫她小湘。

那个少年问他,男朋友会叫她什么。

林湘有些尴尬,说她没有呢。

于是那个少年突然大叫了一声,小林子。

那个声音响彻操场,萦绕不绝。这突兀的事情让老师都措手不及,校长示意,一个老师迅速把那个少年揪着耳朵拉了出去。

林湘的脸红了半边,在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中,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兔子,不知向哪里跑去了。

辰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很可爱。

他忽然跑上去,然后站在女孩子的前方,双手慢慢张开,以保护的姿态,就那样地站在了林湘的身前。

时间凝固了。显现出了许多的透明的时间水晶与气泡浮在半空之中,奇异绚烂。

莫不许有多少不谙世事的韶华光阴,在迷茫的路途中点缀成,无数流逝岁月里不断回想每每想及就沉湎于释然一笑的往事呢?

林湘问他,你是谁?

辰以淡然一笑沉默回答。

她说,你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吗?

辰微微笑了一下,他说是的。

他要风,就来了风,要雨,就来了雨。

当然,这些都是他偶尔一次的幻想。

就是这些幻想,在那些不谙世事的岁月里,才会感觉到有些可能。愈来愈大的年纪里,开始抛弃了那些曾经被称为幼稚的东西,于是将所有都侵泡在“现实”的毒害之中,开始麻木的一生,匆匆无法再回首了。

【惊鸿】03

曾经无数次遇到的烟花季节里,绚烂的火光将天空映照成辉煌,擦亮了几许少年的眸。

若非时光太匆匆,又岂怪那人走得太匆匆?

辰一如既往地坐在阳台上默读,唯怕错过了那女孩慢跑的身影。

上午或者下午没课的时候,他会去图书馆,似乎那个女孩去图书馆是一个习惯,所以,这也就成为了他的习惯。

女孩喜欢坐在一个靠窗户角落,午后的阳光透过香樟树的枝桠穿过淡绿色的玻璃,照在她微微苍白的脸颊上,乌黑的发丝遮了半许,故作不经意经过那扇窗时,能够清晰地看到女孩低下且认真的眸子。

或是雨后薄雾,带着凉意,那凉意使人感性,附带无限美好遐想。

在那独立图书馆的后方是一面布满了苔藓的墙壁,湿漉漉的清香透过半开的窗,传进图书馆氤氲弥漫。

就是这样的氛围里,图书馆安静得杳无声息。

不知谁喊了一句,说出现彩虹了。于是开始有人躁动,然后摆下书好奇地寻了出去。

图书馆外一片小湖的桥上站满了人,纷纷拿出手机拍向那一抹弯在半空的惊鸿。

许久之后,觉得也不过如此,一时兴味索然,又全散去了。

而自始至终,只有辰没有出去,当然,还有那个女孩。

女孩微微咬着下唇,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人认真思索的样子,是那么的美。当辰第一次看到之后,他就觉得,这无疑成为他心中难以磨灭的一道痕迹了。

然后那女孩忽然转过头来,兴许是突然发现了图书馆里唯一的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在注视着她,不由得有些错愕。

刹那间眼神的碰撞,迎接而来的,依旧是长久的寂静。

心跳的紧蹙感,让他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呼吸。

感觉快要窒息了。而这种感觉却又那么奇妙,就算痛苦,也希望就此万劫不复,百转轮回。

或许还有很多的画面,在之后的回想过程中。

他忽然站了起来,向她靠近,然后坐在她的身边,微微一笑,说,你为什么不想去看那彩虹呢?

女孩莞尔一笑,说,因为我并不是很想看。

为什么?

太美的东西,看了之后,会很快地逝去。

可是就算你不看,它也会消失。

但是,我在之前并没有看它。在我的生命里,它就如同没有存在过。没有存在过,也就不会逝去。

他笑了笑,替她说道,逝去的只是别人生命里的美好。

没有开始,何来的结束?

也许,还有更美的画面。

辰走过去,对女孩仍然是莞尔一笑,说,你为什么不去看彩虹呢?

女孩摇了摇头,淡然一笑说,因为我知道你是天使,你随时可以再次地造出更美丽的彩虹。

辰将手拂过女孩手上的书,那些书里的文字就跳动起来,如同一个个精灵在跳舞,曼妙而美丽。

原来你真的是天使。

辰笑了笑,说,一直以来,你才是从天而降的神。

因着这荣耀的光,而照耀了你的魂?

其实我只是凡人。受了你的恩泽,而成了天使。

那么,我是遗忘了什么吗?

是的,你遗忘了你神的身份,而我将保护着你回想起来你神的身份,再次地回到天上去。

我为什么要回到天上去。

因为你本就不该在凡人的世界。

【雨夜】04

神爱着世人,即便世人充满了肮脏的灵魂。

神爱着这天地之间的万物生灵,也爱这美好。

秋天的雨,比夏天的雨温柔的多,但却是个冰冷美人,她乘着风,胴体飘落在大地之上得以短暂温存。

为了使人与她更亲近,她一丝不挂,赤身裸体。

人急匆匆地各自散去,昏黄的路灯一丁点儿用都没有。

辰打着伞从图书馆出来,夜色苍茫,似乎稍不留意就会滑入前面不远那个幽深的小湖里。

在微弱的橘黄色路灯光照下,他就看到了那个飘渺的梦。

神沐浴在秋雨中,与雨姑娘亲昵。

那墨色的氛围里,再也不复压抑烦闷。

辰忽然转身,将伞送给了唯一一个这么晚还在避雨的同学,说,你拿去吧。

那个同学愣了一下,然后接过伞,有些疑惑地离去了。

这一片小湖附近,就只留下了那个女孩,与辰。

女孩站在小桥上,淋着秋雨。他一眼就能识出是她,因为除她之后,再也没人有这么好看的身影了。

女孩苍白的脸颊上滑落着一滴滴透明的水珠,折射着微弱的橘黄色光线。

辰就走过去。

他轻轻走过去,没有一点声响,唯怕惊扰了女孩。

而女孩是神,又怎么能不知道是谁来了呢?

即便是跌落凡间的神。

辰靠近了她,女孩慢慢转过了身,嫣然一笑,说,是你呀。

你现在在淋雨。

是呀,因为我爱这雨。如果可以,我真想一丝不挂地淋着这秋雨,那种紧贴着肌肤的感觉可真的是很美妙呢。

你完全可以这样。

可是,我还是不敢那么疯狂。

你是神,你完全可以这么做。神不需要在乎世人的看法。

她侧过黏着雨水的眸子,弯成了半个月牙,她说,可是我在乎你的看法。

他错愕。

是啊,神可以不在乎人类的看法,那么天使呢?

他笑了笑,说,可是我并不敢有任何的看法。

你不敢,说明你还是有自己的看法。

他错愕。

女孩哈哈笑了一声,然后忽然跳进了小湖。

这一紧急的转变并没有让辰感到任何的惊讶,或者措手不及。也没有丝毫的紧张,因为他认定了,女孩是神。

女孩果然没有丝毫的事情。

她在小湖中踩着水,然后对着桥上的辰笑着说,现在,我就可以和雨贴着每一寸的皮肤了。我想让它强奸我,可是,它或许是个姑娘。

辰微笑。

女孩忽然沉入了水中,这一幕让辰有些惊讶了,她好久没有上来。

但辰在等。

过了很大一会儿,随着一大片的浪花展开,女孩伸出了头,而且手中还握着一把的湿透的衣物。

甚至连内衣都脱下来了。

她说,我不喜欢有丝毫的保留。

她将衣服都扔到了岸上的草地。

小湖很清澈,路灯的光似乎变得亮了一些,然后穿透了那湖面,照到了女孩窈窕洁白的胴体上,如凝脂化雪。

但却让人无法有丝毫的亵渎之情。

你也可以下来。她说。

……

【现实】05

自那雨罢之后,辰回到了宿舍。

打开灯,一盏刺眼的光芒瞬间就撕开了暗黑狭小的空间。

辰将衣服脱了下来,然后走到厕所,拧了一遍又一遍,也许是水的声音太过大,终于将熟睡中的室友扰醒了。

室友翻了一个身,呢喃了一句“他妈的,又是谁在厕所里打飞机着急消灭证据呢”就又睡着了。

在那个室友下铺的同学从被子里钻出来,一脸的满足,然后眯了眯眼,看了一圈周围,说道:“哑巴,你他妈的又在犯神经啊!大半夜的,你洗衣服呐!”

辰唔了一声算作答应。

夜终于又变成了夜。

而真正的梦,又会再次开始吗?

谁知道呢。

也许还有很多可以像糖一般咀嚼的回忆。

那些被称为回忆的东西,充满了酸涩苦味,无论是好的,或是坏的,都代表它已经过去了。

过去的东西,过去的人,过去的时间。那些匆匆忙忙的人,彼时又成了谁的故事呢?

第二部分

【惊蛰】06

风以秋的名义,裹挟冬的凉。雨以盗走雪的柔,凝成温柔的眸。

枫叶染了彩霞的颜色,以落败的姿态张扬。露水以惺忪的睡姿,在晨曦之下,躲闪成一道风景。

那是一个不死的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