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流浪狗"

快到冬天了,风吹得暖和的人纹丝不动,风吹得怕冷的人无家可归。

看看,这座城市的背后,还有这么多人没有回家;比如你、我、还有它......

孤独的人,晚回家吗?

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一)

这一片土地该是我们共同的家乡,为什么变成''人类''独有的天地呢?

我是一只''落魄''千金狗,我也有爸爸妈妈,有一个姐姐。只是他们没有我幸运。

我的爸爸妈妈死在了''人''的刀下,尸体躺在浓浓喷香的锅里,人们很开心的吃着,嚼着,最后消化成了垃圾。

幸好我还活着,虽然落魄,每天喝着地沟的脏水,翻着垃圾桶的残渣,勉强度过。夜幕在当下,我还是以世界为中心,路过万家灯火的时候,哪里才会是我的家。是那尾随的目光太沉重,才足以掉落;如同迁徙的鸟,洄游的鱼,高峰时段的城市,落魄的''同类'',都能直观让人感觉到自己渺小的存在。人人有家,但是有那么一群''我们'',却没有任何家的存在感,常常痛苦到深夜,辗转难眠。别以为只有你们人类才会痛苦,才会失眠,我们也常常失眠啊,因为想家,想温暖。


我的姐姐被领养到繁华的城市里,3个多月的时候就被好心人领养了,养了2年多,姐姐长大了,有一天他们家属院的管理员找他们谈话,说不让养狗了,期望他们把狗卖掉或者怎样,由于狗主人是落户到那个城市的,因此没什么亲戚,就他们夫妻两个人,26岁,没孩子,一向把姐姐当作自我的孩子,得到这个消息后,夫妻俩很苦恼,一来舍不得,二来知道该怎样处理。3天后,夫妇俩商量让它自我闯荡,万一遇到好人家把它收留了,他们也安慰些。然后就开着JP带着狗到市区郊外,在一个空地那,把姐姐骗出来,然后悄悄离去,当姐姐转头找不到主人时,情绪肯定很复杂,夫妇俩一路上不停转头遥望,当他们3个小时后到家,下车,惊奇的发现姐伸着舌头,喘着气坐在家门口!夫妇俩上去就抱住姐姐,两人感动的抱着姐姐哭起来了,姐也很明白,他们是逼不得已才不要它的,就不停添他们脸上的泪水,其实姐姐内心是很害怕地。

就此,夫妇俩决定,再也不放下狗狗,不会丢掉它,就继续的养着。可惜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1个月后小区管理员再次上门,这次是最后的警告,他们说如果还不把姐姐处理掉,那么他们就会亲自来带走姐姐。我多想告诉他们,我姐姐不是物品,不需要处理。

夫妇俩一夜没睡,不知道该怎样办是好。最后夫妻俩商量,把狗带到农村,出钱找人代养,这样有时候还能去看看它。当天晚上,姐姐好象明白他们的决定,忧郁得走上了绝望的天堂,一直围在他们旁边,舔着主人的嘴脸。

就这样第二天一早,夫妻俩又开上车,带着姐姐去离城区较近点的农村。一路上姐都不说话,目光呆囧,和它的主人都很安静,开了2小时左右的车,最后到达目的地,他们安抚了下姐,然后进村找适宜的人家,1个小时过去了。

夫妇俩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叔叔来到车前,当他们打开后车盖时,惊心动魄的一幕,让夫妇俩瞬间晕了过去。

满车后箱都是血,主人当场晕过去,姐姐躺在那个地方,生命瞬间永恒了。

我知道,姐姐明明是咬断自我的舌头自杀的,狗是最通人性的动物,虽然我们不会说话,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我的想法,但我们能够用行动来表示,而我姐的做法,就是想告诉它的主人:它不想离开他们,但它十分清楚主人的矛盾和为难,它不想拖累他们但它也不愿意离开他们,因此它选择了死去

无言的挣扎和忠诚。

(二)

这一片土地该是我们共同的家乡,为什么变成''人类''独有的天地呢?

哪里,才是我们永恒的天堂?

但愿爱''我''的每个人,都不是因为怜悯,人人生而平等,动物也一样;

人类的你呀!你愿不愿意,庆幸它们找到自己的家,拥抱新的生活。没有被人类残忍的一面吓到,摆脱噩耗。

人类的你呀!你愿不愿意,生活仍旧对它们温柔相待,让流浪的''我''有个家,还相信善念,我会努力为你们付出。

人类的你呀!我们都有共同的作用,分我一杯羹吧!

同样的水,如果盛在杯子里,我们认为它可以饮用;如果是在澡盆里,就认为它是用来洗澡洗衣服的,不会想要去喝它;如果是在马桶里,哪怕是一只很干净的马桶,你也不会想用那水来解渴或洗澡。我虽然是一只落魄的''狗'',但是一条生命,可以为人类的最、诚的朋友。

爱与慈悲就是你每一瞬当下的决断。你可以走过可以嘲笑可以向狗扔石头,你也可以像这俩小孩样坚决的把它救上来。但是你觉得不能剥夺我们的生命。

爱与慈悲

(三)

这座城市的背后,有很多失落的环节。

我不说,事实却如此。


孤独的老人


我不说,世态的薄情。

我不说,流浪的不止是狗,还有很多人心。

我不说,势可为恶而不为,即是善;力可行善而不行,即是恶。

我不说,终日说善言,不如做一件。

我不说,这个世界既不是有钱人的世界,也不是有权人的世界,它是有心人的世界。

这一片土地该是我们共同的家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