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选择了敬酒

我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和玲玲大概说了一下昨晚的事。

我刚坐下,就觉得困意袭来,玲玲在说着什么,我也听不清楚了。

就在我快要进入梦乡时,我突然被玲玲摇醒。

我眯着眼看着玲玲,她支吾的说:“姐姐,王爷叫我们过去呢。”

我迷迷糊糊地起身,跟着她往前走,在经过了一条条走廊后,来到了大厅。

一看去就见王爷,寒月都坐在哪里喝茶,而寒月看上去有些在幸灾乐祸的样。

我心想着修炼之人果然是厉害,熬夜都还那么精神。

寒月一看到刚到门边的我就,热情的说:“夏姑娘,你来了?快快,快请坐。”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时不时的不知道在笑什么。

我在玲玲的指引下坐到了坐位上,就在这时,第一次见过的那位管家从门外缓缓走来。

他弯腰对着王爷和寒月行礼,寒月问道:“好了吗?”

管家说道:“是公子,好了。”就退下去了。

刚开始我由于还有些迷糊看得不太真切,直到他在走过我身边时,我看到他也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就是一眼,使得我的迷糊又减退了许多。

只见管家的双眼又红又肿,加上严重的黑眼圈,凸显得那双眼有些可怕。

而管家,却对着我笑了笑。他不笑还不要紧,这一笑倒是把我给精神笑清醒了。

我用力扯出了一个,我自己都感觉得到有些怪异的笑来。

在他走后,我转头想喝口茶来缓缓,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寒月站起身来,说道:“夏姑娘,东陵,饭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说完就走到旁边一处门帘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等着我们。

饭厅离大厅并不远,就在大厅的后面。

寒月只留下了我和王爷,我本是想和玲玲他们一起去的,但被留了下来,他说我是蛇国的客人,那自是要留下的。

我跟着他们进入了里屋,只见一张大圆桌上早已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我吃惊的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第二个出口啊,那这些菜?

我暗自嘲笑了自己一下,就这在他们面前那还不是小事一桩吗。

落坐后,寒月为我们各斟了一杯酒,后又端起他的酒杯,说道:“为了我们能有这相聚的缘分和一杯。”

王爷也端起来酒杯,我看着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想着还是喝敬酒好一些,就咬牙端起酒杯来。

我先浅尝一口,发现这酒不似我们的白酒那么辣,倒是和葡萄酒似的。

于是我便放心的一口喝了。寒月见此,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在又喝了两杯后,我又感到了先前的迷糊感,我还觉得是由于熬夜的关系,倒也没想过是喝多了。

这时寒月,突然说道:“夏姑娘,不知成婚了没有?”

我偷偷的用手掐了掐大腿,想要以此来恢复一些神志。

我:“没有啊。”

寒月:“那可有喜欢的人?”

我仔细想了想,这些年除了村里一起长大的他以外,好像也就没谁了。

我:“有啊,只不过,后来他离开了,和别人结婚了。”

都那么久的事了,我还以为我已经忘了,可不曾想我却还记得那样的清晰。

寒月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我在这沉默下,也脑袋一点点的变得空白,直至完全空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